根目錄 潘朵拉之心(作者:dorayakichan)
LV. 30
GP 143

FILE.47 不配當科學家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教授、教授?」

  清涼的芬芳撲進逐漸甦醒的鼻腔,金棒歪斜的眼睛睜開,

  才注意到那汲營趕來時忽略掉的那一片雪覆蒼綠與晨曦。


───Pandore Coeur

FILE.47 不配當科學家


  「這裡是……?」

  「國家公園附近的涼亭,」圍繞在將棒旁邊的禮子、喬治、諸羽與紅子等候他的甦醒。「就這樣帶回去旅館,會被你那些學生發現。」

  「那!那那個潘朵拉呢?」

  驚慌起身的金棒因衝擊昏卻,瞬間還沒想起前面發生過的種種。

  「消失了。」

  紅子冷冷解釋。「為了尋找它的持有者,離開這個封印它多時的所在。」

  維持稍久的呆滯狀態後,金棒沙啞的喉嚨只有傳來細微的清脆嘻笑。

  「嘻……這樣啊……」

  他自嘲般笑著,並眼匡泛淚。

  「知道潘朵拉,是當時進入大學研究所的時期。」

  不知道為什麼,在這些方才的競爭對手面前,他開始道出自己的過去。

  「為了和一個同期的惡劣傢伙競爭,我找出了研究上古珍貴物質的古文分析,卻發現了潘朵拉的記載……為了得到更多的資料,極力拿各種手段去攏絡甚熟知的不法組織企業……即便如此也一直所獲不多。」


  然後,他的目光轉向旁邊禮子與喬治身上的鑽石。

  「但直到今日……不論<火>或<風>,就算掌握在手也無法擁有……這就是沒有資格嗎……?」

  自諷的笑聲中,禮子所看到附有縐褶的金棒雙眼,瞳孔僅有一片黯淡。

  「浪費了這幾十年……換來的還是沒有資格?」

  「如果那是你繞了一大圈才理解的事實,那就趁現在改過來。」

  驚訝的金棒抬頭,因為對他平穩訓誡的不是別人,是方才為他所害的諸羽。

  「就算號費光陰歲月,沒有真誠的心意,努力還是會一片空白。而且也不代表潘朵拉不接受你,這一切的心力就會白費。」

  「什……什麼意思?」

  「你的研究收集了足以抗衡某個組織的文獻資料,同時也有人脈和機械理化的各種研究,加上我家那堆分析不完的古文資料,你的用處遠勝過我們。」

  聽到用處兩字,禮子才發現諸羽是在對一個活的百科大全說話。

  「現在世界因潘朵拉陷入混亂,而若你能藉此彌補這些過失……你同樣可以倚靠潘朵拉來完成你畢生重要的研究,不是嗎?」

  「這……」痛苦的金棒語調突有如一名無助的幼童。「真的嗎?」

  「你可以的。」

  咬著牙的金棒一起身,雙手緊握住諸羽伸出的掌心,身體用力低頭示敬,

  像是什麼禁錮的東西從身體解放一樣。

  一直以為金棒的惡行惡言的性格,是如此過人的毅力與消磨的光陰所產生,諸羽和禮子也伸手給予金棒回握。


  「感謝各位,今年的展覽辦得十分成功!」

  上午時分,在南千歲科大展場舞台上,抖著牙朗朗發生的金棒對眾多來賓宣示。「今天很榮幸在此代表東京地區展出今年度成果……」

  「金棒主任好像變了個人似的耶。」在展場看台邊站立的蘆川對禮子說。「總覺得前面他態度很沒那麼好氣,今天變得活潑起來了……」

  「嗯嗯。」保持平常心的禮子哼著。「或許吧。」

  「啊啊,終於要結束工作了,登機之前要趕快去雜誌介紹的店好好逛逛!」蘆川帶著已經公開現身的迷你喬治放進包包。

  「走吧!喬治!為了懲罰你上次誇大不實和這次沒說要來,今天你請客!」

  「是~~是~~」

  看著蘆川那句不知所以的誇大不實,沒多想的禮子然看到諸羽也在不遠處圍觀。「諸羽?」

  「嗨。」諸羽招手。「我等一下也要登機回去了,順道來看看這個男的在妳那間學校表現如何,看來還不錯嘛。」

  「他畢竟是主任啊……紅子回去了嗎?」

  聽到紅子,諸羽有些不自然但未像先前那樣反彈之大。「……大概吧。」

  「那個,諸羽,」禮子有些介意的問。「妳沉入水中後,和紅子她發生了什麼事?」

  戳中諸羽的心事,比起說她想隱瞞,倒不如是像不太愉快的回憶。「……只是不情不願和她簽下與潘朵拉有關的魔法契約罷了。」

  「以後也要拜託妳也要加油。」

  禮子以長輩的身分對諸羽笑說。「因為妳除了是重要的知情者與戰力外,也是最能支持禮花的朋友。」

  想到禮花,得到的守護潘朵拉力量、有如從中保護禮花,

  諸羽從面對責任的沉重中露出微笑。「我知道。」


  「咳咳!所以……」

  同一時間,被孫女硬拖來附近喫茶店的三十郎與春江,把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爺爺失蹤這個月以來,警察能找的都找遍了,在這樣下去見到場的課開不成也很困擾……你那天突然跑不見後、我就想你們之間是不是有何關聯……只是沒想到櫻君竟然是我們家的親戚?」

  「三十郎說,他和妳爺爺有聯絡呢。」

  座位上抱著曾孫女的春江說。「對吧?三十郎。」

  「這這~~」「我爺爺去哪了?和你出現在我家有何關係!快說!」

  夾在激烈生氣的道子和懵懂無知的春江之間,向來居家上位的三十郎差點沒把自己的心臟停掉。「其實……舅公他……」

  「爺爺他?」

  「拜……拜託我在他修行期間代理……場主的位子。」

  「唉呀,原來是這麼回事,怎麼不早說呢!」

  春江握住三十郎的手鼓勵說。「你一定能和他一樣,成為獨當一面的場主!」

  「哼,獨當一面?」對桌的道子反而發起牢騷。「他不是也常叫我獨當一面嗎,竟然叫一個許久不見的遠親來代替他的位子……」

  「喂喂!舅公說就是因為妳不成氣候,才叫我特地來管管妳!妳現在繼承道場還差得遠──」

  只差三十郎還沒抓住機會說完教,孫女隨身佩戴的社團練習用木刀就已經狠狠敲在三十郎的額頭上。「痛,痛啊~~~!」

  「什麼嘛!和爺爺一樣這麼容易分心。這樣也算成氣候嗎?『表哥』♥」

  「死小鬼!今日老子我不把妳教訓好,我就跟妳同歸──」

  「三十郎!我們回來了!」

  「诶?」才準備抓住孫女衣領的三十郎,看到店外剛從機場接駁車下來的禮子等人與那一票研究生。

  「回來了啊,禮子?這次旅行如──」

  禮子才要和春江寒暄時,某個人突然飛奔到春江面前。

  雙眼閃爍的金棒,看著眼前年紀差不多的春江,笑得頗噁心的他馬上半跪以形似求婚的方式握住她茶率和服中的雙手。

  「這、這、這位美麗的小姐,願不願意跟我一起吃頓──」

  「你這老頭!你想對春江做什麼啊!」三十郎張開雙臂橫亙金棒與春江之間。

  「小鬼頭!這裡是大人的事情,去去去!」

  「小鬼頭?媽的!憑你這沒水平老頭跟春江她......」

  「那個……兩位?」被拋在後面的春江與道子無法插話,就這個看三十郎與金棒一言一語展開語言暴力。

  教授又來了!看到長得不錯的老太婆就展開攻勢……這是禮子身後研究生們的底下評價。

  「嗚哇~~!」

  「小薰?乖乖乖,曾奶奶在這裡......」被三十郎和金棒的吼叫吵醒的女嬰,讓曾祖母春江平時溫和的臉色瞬間一百八十度轉變。「你們兩個--!」


  「感覺如何?禮子小姐,對那幾個傢伙。」

  從提袋口袋探出頭的喬治看好戲般問禮子。

  「不知道,能確定的是我今後會越來越頭痛……」





  數日後,在圖書館遛達的禮子,偶然在某偵探小說的作者欄中看到與她共同搭機的男士照片。

  而工藤優作四個字的著者姓名,也很清楚地記在下面。


To be continued……




更正啟事:
部分人名查驗原著後發現錯誤語已修正,敬請見諒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