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潘朵拉之心(作者:dorayakichan)
LV. 30
GP 142

FILE.45 從空中突襲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呼啊~~」

  跟昨天白晝時透過客機所看的風景,戰機上完全是不同的另一種感受。

  戴上帽盔與護目鏡的禮子和諸羽,望著壯麗天然的白色北海道雪山針葉林。

  「真的好享受~~喬治你這駕駛技術是哪裡練來的?」

  「哼,這可沒什麼,」喬治哼氣。「前年駕這類玩意橫越北俄還被軍機追殺,練出的技術可不是蓋的。」

  「軍機?技術?所以──」

  如禮子躲所預料,飛機逼近山谷下陷處時,俯衝的速度也仿如戰爭般的急速自殺狀態。「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Pandore Coeur

FILE.45 從空中突襲



  「打呼聲吵死了,臭矮子!當心老子把你壓扁──」

  不斷夢囈的三十郎翻過身,睜開眼睛,但他的身下並沒有平時那個同居中的小矮人。

  驚醒三十郎睜開雙眼,現在的東京杯戶這邊,公寓窗外的天邊已經開始晨曦。

  「對了,那傢伙去北海道了啊……」

  同樣因為不明藥物的毒害不得不同居的兩人,互不習慣天天爭吵,這時才稍微驚覺短時間內迅速的習慣反應。

  「……這習慣也是年輕的副作用嗎?嘖,我幹麻在乎他啊……」

  「三十郎!」

  同時間突然的呼叫,三十郎匆匆出門,果然是一聽就知道的房東春江的聲音。

  「什麼事啊?」剛睡醒的三十郎出來應門,而春江則一副稍為放心的模樣。

  「哎呀,你已經起來了啊。還在擔心臨時這麼早來叫你打擾睡眠,這麼早起來的年輕人很少見呢。」

  不合理之處是,三十郎的精神年齡早就超過外在的三倍以上。「啊,春……不不,房東太太不用擔心,也是說這麼早來到底有何事情?」

  「是這樣的,有個自稱是劍三十郎先生的孫女的同學過來……」

  三十郎瞪大眼睛,在春江身後的那名年輕馬尾少女,散發著寒氣逼人的怒意。

  「道道道──道子!」


  「天開始亮,可見度也提高不少,可要感謝這些白皚皚的積雪。」

  在迅速飛行中,禮子只感受到比以往搭交通工具更慘烈的暈眩經驗,也無心去聽駕駛員喬治說些什麼。「啊啊~~讓我下去~~拜託!」

  「別抱怨了,不衝這麼快,馬上就會被管理所的人偵察到的。」

  「喬治先生,你們看!」

  諸羽指向東方的山麓後方,隱藏在其間的清澈藍色水面隨晨曦逐漸明亮。

  「是支笏湖!」禮子總算打起精神喊叫。「喬治!」

  「了解!」戰機向下俯衝,並貼平水面讓機身滑行,瞬間激起大量的白花。

  「有……有了!」

  禮子和喬治身上的鑽石開始閃爍。「潘朵拉的反應!就在這個湖的某處──」

  「那還真是辛苦妳們了,橙井同學。」

  那個此時不該出現的聲音,有如將禮子打入地牢般驚慌。

  緊追在飛機旁邊的,是一架設備齊全的高級汽艇。

  「早安!」一腳跨在船頭上的藍對面色迅速慘白的禮子大力招手。「妳也來欣賞湖上的風光嗎?」

  「我可沒有這種閒情逸致!」怒髮衝冠的禮子以疵牙裂嘴的面容怒吼。「你還是來了嘛!是誰叫我別窮緊張啊!」

  「呀,別這麼急著抹黑人,我這次也是拿錢辦事的啊。」

  「什──」「找到妳了!偷拿我辦公室潘朵拉的女人!」

  遊艇駕駛艙上的金棒探出玻璃窗的當下,禮子突然面容慘白。

  她用擋風鏡映照自己的面容,睡一覺後早在不知不覺間變化的外型已經恢復原狀。「呃?」

  「好啊!妳把那個手鐲搶走了,現在又想跟我爭奪這裡是嗎?」金棒沙啞的怒斥持續。「把不屬於妳的強大能量交給我!」

  「什麼交給你!那明明──」「那是不屬於任何人的東西。」

  諸羽脫下帽盔,甩開輕柔的頭髮,將冷酷的視線投射在金棒身上。

  「潘朵拉是蘊含神所賜與的萬物能源……而不該是被人和人占有的。你說對嗎──金棒教授?」

  「妳──妳難道是──」

  金棒不明的猶疑間,禮子無法預測的不是敵人的動態,而是諸羽的下一步。

  她解開座位的安全帶,跨越湖面直接跳到敵方的遊艇上。

  「啊啊啊啊啊!?」

  「聽說你以前就協助過很多不法組織四處尋找奪得潘朵拉的方法……連家兄他們都受過你不少照顧呢。」

  「有、有話好說!大小姐,別這樣──」

  「諸羽!?」當喬治和禮子還沒來得及反應,在諸羽的刀即將觸及金棒的剎那,金棒求饒的表情卻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從駕駛座窗戶上伸出的機器把手,突然將諸羽擋下,並反拋到湖外。

  「諸羽!」

  眼睜睜看著少女以愣住的表情被推到湖裡所建起的水花,禮子的心頭頓時瞪向卑鄙的金棒。

 「哼!以為要傷及我金棒一根汗毛是這麼輕而易舉之事?」金棒那殘缺不齊的大牙張著笑開。「素盞明尊的子孫也不過人此──」

  「
鋼刃護罩!

  金棒的笑聲訝然停止,被那拆到不成外型的駕駛艙。

  「禮子小姐!」喬治將機預備的攀爬繩索拋到緊鄰的遊艇上,禮子二話不說馬上到敵陣去。

  而喬治將飛機調往諸羽沉落的方向。「那女孩交給我,妳去解決他們!」

  「什……什麼啊!」金棒這下任何後盾都沒有了。「妳…..為什麼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擾我!潘朵拉根本不配妳這──」

  「就算潘朵拉可以任意奪取,論資格你比得上作為素盞明尊子孫的諸羽嗎?」

  禮子的簡明的反駁,馬上讓金棒啞口無言。

  「她為了這個身分血統付出很多心力,而你那所謂比不上半點的野心──憑什麼?」


  好暗。

  這裡是哪裡?剛才我……被那個卑鄙男人陷害推落水底……這裡不是湖的哪裡嗎?

  還是,我已經死了?

  「都不是,是我所佈下的結界之中。」

  那個帶刺的聲音讓諸羽神經反射起身,而紅子像是早已待候著與她單獨相處的當下。「是水晶球的預知,知道妳將會在此時出事。」

  「出事?呵呵……」諸羽突然自嘲起來。「我……就這麼一個不注意差點丟掉性命,還要妳這個魔女來可憐我啊!」

  「既不是憐憫也非另有意圖,而是屬於我的責任。」

  那個禮子所提出的字眼,此時諸羽訝異從紅子口中再聽到一遍。

  「將世界納為己有是我的最終目標,但如同妳所知,當下有覬覦潘朵拉力量的黑暗將要壟罩襲來,我們現在的目標是一樣的。」

  「妳是指……大黑中心出現那些人?」

  「妳我都非潘朵拉所選中,但作為知情者且被命運賦與守護的義務……我們必須站在同一條線上。」

  「哼!說那麼好聽,憑什麼我們非得……」

  「泰坦之器。」

  不明的詞彙,突然呼應了諸羽腦海的關鍵字。

  「傳說中守護大地力量的武器,並且能與潘朵拉產生進一步的力量結合……妳所持有的家傳武器『天之尾羽張』即為其中之一。」

  「……妳是認真的嗎?」

  「只有身為魔女的我,能召喚出賦予妳正式能量……至於要不要和我締結契約,完全看妳自己了。」

  握緊自己手中長刀的諸羽,閉上眼睛體認了自己的使命,

  以及不得不相信眼前魔女的責任心。


  「──『好』。」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