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0
GP 141

FILE.44 戰慄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是啊……」

  舉起揮灑冷血銀光的刀,諸羽毫不猶豫地向紅子衝去。「在妳毀滅世界之前──了斷妳。」

───Pandore Coeur

FILE.44 戰慄



  「等等等等等等等一下!」

  在禮子施力之下,紅子和諸羽之間豎起巨大鋼樑。

  禮子斜瞄,趁稀少的旅客都毫無察覺情況下,將兩名女孩飛速帶離酒吧。

  「哎呀,那兩位是橙井同學的朋友嗎?」

  被拋下的藍毫未聽進禮子告誡繼續進酒,喬治也只是眨眨眼繼續貪杯。

  「如果說是和潘朵拉有關的人,您怎麼樣?藍先生。」

  看似放鬆的喬治突然吐出這試探意圖極深的問題,一向平穩的藍稍稍驚嚇。

  「──那就看在您今天要不要請我這杯酒堵嘴囉。」

  這段回應讓喬治不由得笑出聲,然後又繼續將雙方的玻璃杯靠攏互敬。



  「妳也感應到潘朵拉在這一帶了?」

  「是啊。」

  在旅館院景暗角,禮子使力強押住諸羽讓紅子慢慢講完。「感應到了……另一顆被埋藏已久的潘朵拉,將會在這一帶在次顯露於世。」

  「是啊。」諸羽狠硬地對紅子回嘴。「妳的目標正是來搶奪它的吧?」

  「隨妳怎麼想。」

  不想多談的紅子,隨即轉身離開。「對於掌握世界真理的能量被其他閒雜的無干人類牽涉……我只是履行血統的義務加以制止罷了。」

  「妳說什麼?妳這魔──」

  隨著來去如風的魔法陣,紅子又如剛才出現的方式般消失。

  「可惡……那個女人……」

  「可以說清楚妳們之間是怎麼回事嗎?」

  抬頭的諸羽,才注意到強壓自己肩膀制止的禮子顫抖的雙手。

  她嘆口氣,將手中緊握的長刀放下。


  「妳是素盞明尊的……子孫?」

  北海道稍微顫冷的星空下,禮子和諸羽坐在庭院板凳上仰望。

  「這次來北海道旅行,是家父介紹在這一帶的自然環境進行劍術修練……社團的比賽就要到了,沒想到在這裡竟然有潘朵拉……」

  聽妹妹禮花說諸羽的劍術十分了得,沒想到她竟然是個能揮舞這樣一定重量真刀的程度,讓禮子稍稍尊敬這個後輩。

  「那個女的……是極為危險的魔女的後裔。」諸羽毫不保留告知禮子自身的一切。「她絕對是有目的接近我們的,包含和禮花的哥哥同班……」

  「不……不是這樣。」

  禮子反駁了諸羽的見解。「紅子同學她……起初連禮吾成為潘朵拉持有者都不相信,甚至對他很反感但還能同般相處喔。」

  「耶?」「她剛才不是提到"義務"嗎?」

  以長輩的姿態對諸羽說話的禮子,不知覺間語調放鬆。「她身為魔女去取得潘朵拉的義務,和妳身為神祉後裔去守護的道理是一樣的。」

  「話怎麼能這麼說,她可是魔女──」


  「我也是。」禮子繼續說。「得到潘朵拉以後,我也想知道我能為它做些什麼,這是很純粹的責任感,並不是強取豪奪的思想不是嗎。」

  聽見禮子如此勸說,諸羽的憤恨漸漸轉化為疑慮。「她的……義務?」

  「總、總之我想她不是什麼壞人,妳不需要太過緊繃……」

  「什麼?不能開放湖中搜索?」

  黑暗中那抖擻的聲嗓中斷禮子和諸羽的對話,旅館長廊角落上,駝著背的金棒惡狠狠對電話彼端嘶吼。

  「保護生態?別開玩笑了!我有文獻重要的文物被保存在裡面,我可是有證明啊!堂堂研究所主任不給面子是怎樣!」

  一聽就知道金棒意圖的禮子,又想起此次來北海道的重要目的。

  「我不管!可惡!聽我說啊!喂喂──」

  手機通話對象斷然掛斷,生氣的金棒近幾要捏斷手機,像是要盤算下一步地制止怒氣。

  「可惡的公園管理所……豆川!京口!給我過來!」

  兩個唯唯諾諾的研究生跟在金棒後頭,跟著他前往住宿房間的方向。

  聽到此事的禮子,內心不由得兩頭焦熱。

  一是金棒不知道要採取什麼激進手段,二來如果維護支笏湖的環境機關不允許,自己也根本不能搶先得到潘朵拉……

  「那個人,目標也是潘朵拉吧。」

  禮子訝異轉向彷彿一眼看穿事態諸羽,她比禮子更機緊地站起身來。

  「妳知道嗎?那個人是我們學校的──」

  「我知道他。」諸羽冷靜地說。「以前有段孽緣……不管了,快點跟上他。」

  「怎麼做?這種時候很容易被發現……」

  「小姐們,需要幫忙嗎?」

  聲音源自後面的走廊上,貪杯的喬治看來有些燻醉地向禮子招手。

  「喬治,快跟上!變成原來的型態進入他的房間!」

  「啊?」「別問為什麼,別忘記你是個偵探!」

  「真是的……知道了啦!」說罷取消潘朵拉力量的喬治瞬間回到小矮人的形態,迅速朝金棒等人後面尾隨過去。


  「禮子小姐、禮子小姐!」

  不知是凌晨幾時,回到房間呼呼大睡的禮子被枕邊的小矮人搖醒。

  「別吵我啊,再多睡一點……」

  「那個老頭和助手們討論結果是,在等一下凌晨五點時,打算用強行潛入的方式違法取得位在那裏的潘朵拉。」

  聽到這話睡意全消,禮子立即從床上蹦起來。「啥?」

  「禮花姐姐!」推開房門的諸羽,以不吵醒同寢室在旁邊蘆川仍呼呼大睡的聲量呼叫。「你們學校那個教授離開旅館了!」

  「現在?」

  「當然要趁沒天亮摸黑行動,可想而知啊。」在禮子盡速更衣時喬治邊說。「潛入他們房間竊聽的討論,他打算要從外圍的惠庭岳山區潛入湖泊周圍。」

  「可、可是那我們豈不是也得一樣得繞過山區才能前進…..」

  「不用那麼麻煩,」喬治又以潘朵拉變回成人大小,指引禮子和諸羽走向外圍。「跟我來!」

  毫無準備的她們來到旅館庭外的枯林雪地,喬治從西裝內側掏出一樣物品。

  一架擬真的墨綠色戰鬥飛行機。

  「……這不就是你從東京橫飛來北海道用的那架玩具嗎?現在拿這個有什麼用……我們可不是小矮人啊──」

  「
等比放大!」

  喬治領帶上的靛色鑽石隨著呼喊閃爍,

  數秒後龐然大物突然占據了枯林間的空地,那是一架和剛才的玩具一模一樣的實體戰機……

  「好啦!」喬治跨身爬上機座。「還不快上來!」

  「好作弊的能力……」邊這麼抱怨的禮子,就這樣和諸羽一起上機。

  「抓好囉!」戴上護目鏡和風帽的喬治俐落地啟動引擎,逐漸啟動的機身就這樣滑過枯林的空隙,然後高速朝不久後即將放白的天空飛去。


  「呼哈……累死老子了…..」

  在惠庭岳的針葉林,倚靠夜燈摸黑前進累得虛脫的金棒,身邊卻沒有任何平日的研究生靠近攙扶。

  「媽的!要不是那該死的機關不准許,也不用落到驗在這種地步……那些沒膽子的傢伙一個都不敢跟來…..回去這筆帳看怎麼算!」

  「需要幫忙嗎,金棒教授?」

  另一個不屬於研究所團隊的年輕男聲,橫亙在深林路途的前方。

  碧藍雙眼的青年,並配戴金棒一眼可認的水藍色鑽石項鍊,伸出那交易意味的掌心。「──找到藏在這裡的潘朵拉。」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