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0
GP 141

FILE.43 靠邊站的行程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了解,比賽的事情不用擔心。」

  從裝飾華麗的浴室裹著浴巾的少女,在華麗房間透過落地窗外探看外界,

  「下週以前我會馬上回去,幫我轉告媽,甲谷先生。」

  『那就請自行小心了,諸羽小姐。』

  掛下電話的諸羽,將捲曲濕潤的長髮挪到頸後。

  然後舉起身邊的長矛,對向陳空的黎明……


───Pandore Coeur

FILE.43 靠邊站的行程



  「班代!怎麼又這麼慢?」

  直到上了機艙,著急的蘆川終於看到了突然又不見蹤影的禮子。

  「抱歉嘛,昨天不知道吃了什麼一直跑廁所……」

  「不過班代,那頭染成橙色的長髮和墨鏡是怎麼回事?」

  被問到剛才緊急在廁所裡以戒指變化外貌的禮子,只有硬笑著回應。「啊啊~~想說在友校同仁面前會體面一點嘛。」

  「喂,那個長頭髮的女的。」

  突然聽到蘆川後座金棒呼叫的禮子,全身毛細孔無不竄起。

  「是、是、主任……」

  不會這麼快就……被發現了吧?特地改變造型避人耳目就這麼……

  「這什麼打扮,俺不是叫吉田給我挑正一點的妹子撐場面,打扮這麼俗氣……算了,在那些都是男生的學院也有母豬賽貂蟬的效果吧。」

  「喔,這樣啊,主任……」雖說這打扮是掩飾用的,但禮子仍然不能阻止心中的怒火狂燒與狂暴青筋的握掌……

  『各位旅客、飛機即將起飛,請盡速回座並聽向服務人員解說……』

  「啊!」禮子趕緊尋找自己的座位。「呃嗯……A排的三號是……」

  禮子找到座位時,看到每排走道間都是兩個相病的座位中,另一個靠走道的位子上已經坐了一位穿著西裝的男士。

  「那個,先生,」禮子呼叫。「請讓我進去位子……」

  帶著眼鏡留有鬍子的斯文男性乘客並未注意禮子,將目光完全放在持續敲打的筆記電腦上,以高效率的手指數秒打出十多行的文字。

  「我說,先生!」

  「啊~~啊啊啊?」

  乘客終於轉頭看到禮子,急忙收起電腦讓禮子入座。「真不好意思,工作太專注了……」

  「沒關係……」

  飛機起飛後,禮子觀察著乘客溫和的表情,印象之下,禮子反覺得自稱紳士的某位偵探是種諷刺的比對。

  「先生是作家?」

  「啊?啊啊,姑且是吧……雖然很少在國內出書過。」

  常跑圖書館的禮子對小說頗有興趣,自然馬上被開啟話匣。「國外啊……是旅外作家之類嗎?這次回來日本也是為了取材?」

  「啊啊,旅行取材只用在小說內容,不是寫旅遊書用……而且這次去北海道是要接旅行的家人回來的。」

  「旅行的家人?」

  「內人。」乘客打開電腦繼續工作。「她比我更愛到處串門子。」

  「喔,原來如──」

  禮子才剛轉頭,卻看到已經起飛的飛機窗外的怪異景象。

  一個帶著風鏡的小矮人駕駛全綠的玩具戰鬥機,和以客機平行的速度一起攀升向平流曾。

  「小姐?窗外有什麼嗎?」

  「啊,是喬──不不不!什麼都沒有!」



  「這樣啊,縣內第一的法學院……了不起。」

  機上這段時間,專心工作的男子竟然還能邊張嘴邊和自己打交道,說來禮子還滿敬佩的。

  「不,不盡然,我還不像那些國內所謂的執法菁英,有那種到國外攻讀到碩博士的漂亮履歷,我頂多只有大學畢業去混飯吃的程度而已。」

  「大學畢業就要就業了啊?」

  乘客的話語稍微停頓。「……並不能說這是不理智的抉擇,但講難聽點,所謂出國念書的那些學者,絕對是出身經濟良好的搖籃,從小的教育鋪路就高在一般百姓之上。說來慚愧,我自己也是這其中之一。」

  「一般百姓……嗎?」

  說到這裡,在孩提時代的禮子,或許對功成名就或出國唸書還懷抱希望。

  直到三年前父母的離開,讓禮子完全認命地選擇未來的平凡出路。

  這就是之所以……現實是嚴苛的緣故吧。


  「呼啊~~」

  踏進完全陌生的機場大廳瞬間,一波清晰可見的白霧從口中吐出。

  「班代,那位和妳在機上聊天的先生是熟人嗎?」

  抵達外界一片空曠冰寒的北海道新千歲機場後,再次和同校團隊聚合的禮子被蘆川詢問。

  「不是,只是剛好一起稍微聊天而已……怎麼了嗎?」

  「那個先生很眼熟,似乎是在什麼地方見……」「好了!小夥子們!」

  身長比年輕學深們矮一截的金棒站在助手準備的台階上。「不要拖拖拉拉了,快點到公車上集合去,收完東西馬上要到學院佈場去!」

  「是的,主任!」

  微笑的乘客向禮子招手道別,而崇敬的禮子對這位長輩給與微笑回應。

  雖然她不知道,諷刺的機緣也正在向自己招手。


  「呼~~啊啊啊啊啊──」

  深夜在冰寒平原的枯樹林間,載著杯戶大學學生的遊覽車抵達了裝飾大小吊燈和雪景,有著北國氣氛的度假飯店。

  但歷經整整十五小時機器擺設操勞後的學生們早已沒有欣賞景致的力氣,一個個拖著疲憊身軀踏進大廳。

  「搞什麼,連續不吃不喝半天以上,果然不會做白工……」

  團隊中僅兩個女生的禮子與蘆川理所當然地安排同房,而蘆川早一步跌入被窩的懷抱。「班代,我要先睡了~~」

  「妳肚子不餓嗎?午晚餐都沒吃什麼耶。」

  「這時間旅館餐廳都休息了吧,頂多只剩酒吧……人家不想動了~~」

  「好吧,我自己去找吃的了,妳安心休息吧。」

  鎖上房門朝樓上酒吧方向行走的禮子,看著窗外白茫茫霧氣中的夜景,禮子才想起那半天不見人影的同伴。

  對了,喬治上哪去了?

  只知道下塌旅館和學校的位置,要是一個不小心讓他與藍碰上……

  「不錯呢。原產的荷蘭『梵谷』,喝得出是當地經歷五年釀時的琴酒與伏特加混合而成……」

  「小兄弟你很清楚嘛!這邊進的貨的確不錯……」

  藍和喬治(真人大小)坐在吧檯上有說有笑的畫面,讓禮子不得不將自己的頭殼狠狠朝牆壁撞去。

  「禮子小姐啊?打扮這麼俗氣,跟妳介紹,這位是剛才在酒吧認識的──」

  「就是我費盡心思要你隔絕的危險人物啦!你的神經是不是廢光了啊!還有我打扮俗氣是哪裡礙著你了!」

  「喔?是他啊?難怪從剛才就一直在閃……」喬治大剌剌在藍面前彈開自己繫在領帶上的靛色鑽石別針。

  「你還露出弱點啊!你自生自滅算了!」

  「不用這麼窮緊張啊,橙井同學。」若無其事的藍舉著酒杯向禮子歡呼。「難得來異地放鬆不用這麼緊繃嘛。」

  「我也懶得吐你嘈!還有我不清楚你哪國規矩,日本人未成年不得飲酒!」

  「妳還是吐嘈了嘛。」

  「禮花的姐姐?」

  一個還算熟悉的年輕女孩聲嗓,忽然從酒吧後方傳來。

  與高雅簡潔的穿著並不相秤,少女手持著一把看來素有歷史的精銳長刃。

  禮子轉頭所見的,正是禮花的好友諸羽。

  「怎麼會打扮這麼俗氣在這個地方……」

  「所以我打扮俗氣到底礙著誰──不不不是……諸羽?為什麼妳會在這裡?那把刀是……」

  「……來辦一些事,包含以後要了斷的……」

  「了斷我嗎?」

  和諸羽的對話還沒說完,酒吧的窗外忽然閃爍著異樣的虹光。

  自外界雪地中繁複難解的六角魔法星陣中,穿著黑衣的女子赫然現身。


  「是啊……」舉起長刃的諸羽對著使用紅魔法的魔女如此回應。「了斷妳。」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