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潘朵拉之心(作者:dorayakichan)
LV. 30
GP 135

FILE.41 藏在記事本裡的秘密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畫面十分朦朧。

  從拍攝者的角度隱蔽來看可見確實是偷拍,且畫面中兩個男人所站的陰暗牆角確實能見是偷雞摸狗之事。

  手中遞出包裹的,從追撞的光頭頭型和畏縮的背影來看,應是遭到琴酒威脅的稻尾長久。

  而由於背光不便看清的另一個男人,難見的只有他顯著的墨綠色領帶,

  以及背後遠處一名金髮女性行經的身影。

───Pandore Coeur

FILE.41 藏在記事本裡的秘密



  「──怎樣?」

  拿著照片到事務所找喬治探討的禮子詢問。

  「──地點和對象都不知道的威脅照片,任誰一時半刻都看不出所以然吧。」

  不需要放大鏡,小矮人喬治直接趴在放大的照片上看個清楚。

  「多少能找出線索吧!」禮子持續請託。「從稻尾曾經攏絡的對象、身陷的貪污來看他到底有交涉過誰……」

  「雖然只能說不要抱太大期望,但怎麼說這是稻尾和組織兩方追求的照片,一定有什麼可以注意到的。」

  「也是啊……」想著辛苦取得的底片照片卻不能立即展開行動,禮子像皮球般洩氣。「對了,喬治。」

  「什麼事?」

  「你全身上下裹緊繃帶的燙傷是怎麼來──」「不告訴妳。」



  「諸羽離開了嗎?」

  打掃值日結束的朝美看遍離開教室的同學們中,已無她的身影。

  「最近劍道社的訓練比較密集,聽說過陣子還要集訓……說不定好段時間都不用看到她了。」禮花挑起書包。

  「果然還是很令人在意呢,那時說的話。」

  想到那時的諸羽煞氣逼人的宣示,一身寒顫爬上朝美的背。「她真的要……殺掉小泉學姐嗎?」

  「就身肩家族的使命來說,諸羽說這種話也不是沒道理,不過……到我們離開她都沒說清楚,小泉學姐到底是什麼人。」

  「髮夾先生,你一開始就知道諸羽的血統對吧,」朝美在教室四下無人對髮夾問。「那小泉學姐是什麼來歷呢?」

  『天曉得。』

  髮夾太簡短的對話引來禮花與朝美絕對的不滿。「我說……這種回答有點自相矛盾……」

  『就是因為不知道才麻煩,』髮夾解釋。『那個長髮姐姐……有著別於世間任何人的特殊血統,連我這感知世間的存在都無法辨認。』

  「說起來還真不可思議。」朝美感嘆。「什麼魔法、潘朵拉、鬼神真的存在世上,還沒遇到髮夾先生你以前根本無從認知。」

  「更正確來說,是從遇到恰克叔叔那時起……」

  禮花這句話十分有氣無力,當朝美試著安慰她時,禮花已經換回平時的笑容。

  「所以,我們也得謝謝他喔。」

  「說到……恰克叔叔,」朝美像是被偶然觸碰腦神經的開關地浮現遺忘的記憶。「禮花、妳是不是曾經傳給我什麼?」

  「诶?」

  「第一次和恰克叔叔喝完午茶後的傍晚,妳傳了一堆手機照片到我的電子信箱,現在都還留著……」

  「──啊!」


  「恰克叔叔的記事本?」

  傍晚時剛回到家的兄姐,聽著禮花提出的新線索。

  「那時候為了留住恰克叔叔,曾經用他不小心遺留的記事本來威脅一下……沒想到就這麼忘掉有拍下裡面照片的事情了。」

  「那麼,那本記事本在那場爆炸中恐怕已經銷毀,」

  在桌上與三十郎搶著挑菜的喬治說。「從那麼極力想要隱藏裡面的內容來看,保證是見不得光的東西……喂!那塊炸蝦是我的!不要人大就欺人太甚!」

  「在這之前能不能請您們兩位說明為什麼要來咱們家白吃白喝?」

  「兩個男人同居一起哪做得出什麼菜?何況是這個老古板的殺豬武士。」

  「喂!說話有點分寸行不行?沒生意的蹩腳偵探!」「你說啥──」

  在禮子和妹妹勞動菜刀後,兩個男人乖乖閉上他們的嘴。


  「說起來當初沒對筆記的事想那麼多,因為裡面根本都看不懂。」

  飯後禮花以手機秀出朝美傳回來的照片,裡面潦草的字跡下充分展現理由。

  既非日文或英文,而是極為正統的阿拉伯文。「對了,記得龍舌蘭是敘利亞什麼來的僑胞……」

  「這樣有線索等於沒線索,翻譯想必也很難找──」

  「الخيالة يقذف بلو ستر  إلى أسفل من المنتصف صيف……灰藍的晨星,自仲夏的……」

  那完全陌生的語言非常流暢地竄入橙井一家與三十郎的耳朵,出自盯著螢幕的小矮人之口。

  「喬治!你看得懂?」

  「要說看不懂,對曾經在西亞冒死犯難一整年的家伙來說不算什麼。」

  雖就對喬治的認識來說誇大吹牛成分不太多,但當下眾人並沒有特別關心此事。「可以大概講下這頁的內容嗎?」

  「大致的話……『有顆灰藍色的晨星從仲夏的夜空降臨在大地的北方,沉入橙色的星星所指映之處,並與南方之十字互相對應……』」

  『灰藍色?喔,說的是<風>那傢伙啊。』

  髮夾又丟出這麼一句這麼驚人的線索,讓所有人都瞪大看向手機圖片。

  「錯不了……筆記裡的"晨星"是描述有關潘朵拉的事情!」

  「看來是如此呢。」喬治直接按觸手機裡的其他幾張圖片。「另外幾頁提到紫色、黃色、橙色的星星,都是出自那個組織之手得來的潘朵拉對吧?」

  「那個組織應該還沒有得到這個叫<風>的潘朵拉,或許照這上面的線索,就可以搶先一步得到未被察覺的潘朵拉!」

  「髮夾先生,你有辦法知道確切地點嗎?」禮吾問。

  『呃啊……那種敘述我和你們人類一樣都聽不出所以然啊……』

  「話說"橙色的晨星",不就是指橙井小姐妳的鑽石?」三十郎突然擺出一副刁鑽的嘴眼。「這怎麼回事不是要問妳才對嗎?」

  「呃?話這麼說沒錯,不過就算這麼問我……」

  「南之十字的話,說不定就是指我喔。」

  咀嚼喬治敘述後的禮花忽然說。「因為當初裝有髮夾先生的盒子,上面就劃有十字的星星。」

  「诶?真的嗎!」

  禮花將收留的盒子拿出,果如她所敘述,盒上五顆細小的晶沙排列成十字型。

  「姐呢?當初得到的盒子是不是也有這樣的記號?」

  禮子火速衝回房間東翻西找,找回最初從伏特加意外得來的整個深黑提袋,並拿出當初裝有鑽戒的盒子。

  仔細一看,這盒子和髮夾那個簡直一模一樣,從尺寸到刻花無一不同。

  但唯一明確的不同,就是它毫無裝飾的盒面。

  「什麼都沒有啊…...」「盒內有沒有其他不同呢?」

  不死心的禮子打開盒子,果真看到了筆記所指引的暗示。

  七顆晶鑽,鑲在盒蓋的背面。

  「北斗……北斗七星?」

  「確實是與南十字互相對應呢。」眾人擠在一起探看盒中的星座。「不過就算這樣,也不能代表什麼潘朵拉所在的方位啊……」

  晨星……自仲夏的夜空……降臨在大地的北方……

  將盒子對著日光燈的禮子,突然察覺到某種可能。「以前買的星相曆呢?」

  「怎麼了?老姐。」

  拿出地圖後,禮子將盒蓋對準燈光,盒子上朝地圖投影出了北斗七星的光芒。

  「北斗七星在仲夏的午夜時正照在日本的位置……就是晨星降落的地點!」

  翻閱星相曆的禮子開始時興奮,卻在找到答案的瞬間冷卻。

  「在日本的……」禮子讀出地圖北端上的字眼。「北海道?」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