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潘朵拉之心(作者:dorayakichan)
LV. 30
GP 134

FILE.40 傳說中的血統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荒野,東京市區不遠的茂密森林,不知為何永遠烏雲密布並持續不尋常的雷聲。

  在森林外圍的懸崖上,佇立一座不知建立歷史何許年也的古老紅磚洋房。

  嚴格來說這並不算鬼屋,因為這棟房屋仍然有住戶日日穿梭森林通勤。


  「紅子大小姐,您今天也回來得較晚呢。」

  守候著深藍制服的長髮冰冷少女的,是一相貌醜陋並駝背的男性。

  「是啊。」

  踏進黑暗大廳的少女即刻進入鄰近的布簾內,迅速拆掉領巾和水手裙,隨之換上的是一襲暗紅色的美麗薄紗。

  「最近被無聊的學校活動纏身,弄得沒時間祭祀了。」

  「您尚未忘記應有的義務吧,紅子小姐。」

  男性將腰更彎下以表敬意說。「作為學生只是取得人類學識必要的身分,您還有更崇高的目標--」

  「是啊。」

  隨著薄紗沐浴在廣大鮮紅藥草水池中的少女贊同。「得到世界之前......」



───Pandore Coeur

FILE.40 傳說中的血統



  「诶诶~~」

  羞紅著臉的禮花和朝美看著諸羽手上的明星周刊。「不是真的吧!」

  「千真萬確!」放學時分的帝丹中學內,諸羽像是說自己家裡事地舉著鼻子。「TWO-MIX已經在節目上公開承認婚約了!」

  「啊~~好虧喔!昨天補習沒看到那節目!」朝美自責地搥胸。

  「那次綁架事件的風雲也都平息了呢。」禮花雀躍地說。「順利將岡山先生的黑暗驅逐後......」

  「好在那次有去演唱會,遇到小泉學姐一起奮戰,我們也有功勞!」

  一貫聽到那個名字,諸羽的眉頭再次深鎖。

  「……那個女人,根本不是誠心要協助我們的。」

  「诶?」「她只是為了自己覬覦潘朵拉的力量,才要幫助妳們的。不要對她會錯意了。」

  「為什麼要把認識不深和拔刀相助的人想得那麼壞呢?」朝美批評。「說得好像你自己跟她認識很久一樣。」

  「我,我只是......」

  『妳隱瞞這麼多反而更幫不上忙呀,諸羽小妞。』

  白天在學校一直噤默的髮夾不顧場合對諸羽直言,讓諸羽稍微驚嚇。

  『不管是你或那個長髮大姐,憑我活這麼久一接近妳們什麼來歷都清楚了。』髮夾繼續斥訓。『也至少對她們兩個,別再繼續顧忌啦。』

  聽不懂髮夾話中話的禮花和朝美,只見諸羽面有難色、最後下決定般閉合雙唇。「……妳們今天需要早回家嗎?」

  「倒是沒有,今天不用補習......」「哥會早回家,不用我做飯。」

  諸羽從裙袋掏出看四名貴的摺疊手機,像形似不是家人的對象說了幾句。

  而兩人被帶領至校門口,只見外面已停一輛黑到發亮的高檔轎車。

  「大小姐,」下車的司機以覆上白手套的手拉開車門招候。「請上座。」


  諸羽家財氣逼人,這兩個同學不是第一天知道。

  即使如此,轎車內的她們隨著駛入華麗鐵門後所繞經種植無數花草的的廣大山坡地,仍看得目瞪口呆。

  甚至只在照片上看到諸羽家那棟豪宅,還在這野原邊境難以遠觀。

  「貧富差距也要有個限度吧,好好一個東京竟然空得出這麼大的私人土地……」「妳看!那是什麼?」

  禮花所指的草原上移動黑白波紋的生物,正是在食用牧草的大小乳牛。

  「那是外婆從紐西蘭旅遊送回來的優良品種,也是家裡用餐用的牛奶源……啊,這邊的牧場還有其他媽媽生意上朋友送的……」

  就在諸羽敘述那些習以為常的活動家產時,轎車已駛入地下廣大停車場。

  在司機的帶領下,三位少女進入電梯,來到豪宅的金碧輝煌的大廳內部。

  「大小姐!」一字排開的女佣們身上拿滿任諸羽挑選的替換衣物和用品。「請問您今天……」

  「更衣和洗澡就不急了,今天難得有客人來呢。」

  諸羽轉頭,朝向唯一穿著深黑執事裝的白髮嚴肅男性。「甲谷先生。交給我"上面"的鑰匙。」

  「啊──啊啊?」以為聽錯的管家甲谷眼鏡稍微偏滑。「大小姐,那裏平常不是夫人禁止……」

  「媽媽回來知道的話,她不會念我的。」諸羽踏上大廳兩邊對稱的深色大理石階梯。「到我家"上面"看看吧。」



  在同學帶領下,朝美和禮花來到了豪宅四樓的走廊盡頭,踏上被隱藏在中櫃後的木梯。

  在木梯的盡頭被封鎖的入口、以精密的鑰匙開啟後出現的,

  是以陳舊木材製造的地板與頂上屋樑,以及高大的陳舊書庫所營造的空間。

  「這裡是?」

  「文物庫。」前端帶領的少女,以點燃的燭台照亮這中日密閉的空間。「是我鐵家近千年來……所收納紀錄的一切,都被保存在這裡。」

  「千……千年!?」

  「我們鐵家與另一個家族,傳承了神的血脈,歷代作為天皇的近臣掌國……」

  諸羽的手比對著每個年代久遠的捲軸書冊上記載的年號。「而直到貴族不再掌權以後,我們家就以家產發跡,建立了現在的鐵氏集團。」

  「那個,諸羽……」朝美提問。「『神的血脈』是什麼?」

  走到書庫的最裡邊,諸羽以同一鑰匙,開啟最裡面的房間。

  朝美和禮花震懾的瞬間,她們在高聳狹窄的空間裡,以微薄的燭光所看見的,

  是一尊有著怒髮粗鬍與握著長劍、宏偉的青銅像。

  「這個……歷史課本好像有類似的……」禮花思索。「……是日本神話中、三貴神的……」

  『素盞嗚尊。』

  在其他人一聲不響情況下突然出聲的髮夾,鑽石的表面在黑暗中不曾黯淡。『鐵家隱含的神祉血統源頭……對吧?』

  「诶!?」朝美和禮花驚叫。「祖先是……素盞嗚尊……?」

  「作為日本開天闢土之神血統、又有殺戮斬妖的基因,」諸羽一副自嘲地解釋。「這種體質不和足以毀滅世界的『寶石』扯上關係很困難吧?」

  「寶石?」禮花問。「是指潘朵拉嗎?」

  「『潘朵拉』,只能說是這個髮夾和其他同類其中一個『名字』,」

  諸羽仰望作為先祖的神像面容。「它在世界各地有著不同的稱號,潘朵拉之名是發源於南歐,在中南美被廣稱是『命運之石』、中國稱之『五色石』、日本則是『勾玉』或『龍珠』……」

  「等等,不對吧?」禮花糾正。「聽說三十郎爺爺的兩個潘朵拉從很久以前就在日本了,怎麼可能它們被流傳這個多地方……」

  『我們是可以"分裂"的。』

  髮夾繼續訴說。『我們作為代表這個世界的"物質"誕生的,可能隨著世界不同地域信仰的供奉存在而有共同意志的分裂體、並且輪迴於時空之間……但隨著演進,我們如今都只剩下一個"自己"了。』

  「是啊。」諸羽點頭。「而爭奪潘朵拉的歷史,從過去就不斷一再衍生,就算作為實體的鑽石被毀滅,潘朵拉本身的『意志』也會在其他地方重新誕生。在這個家記載的過去歷史中,已經有數不清因此而發的悲劇了。」

  「怎麼這樣……」朝美和禮花第一想到的是那造成許多不幸的組織。「過去就發生過……」

  「據家書記載,集齊所有的潘朵拉所召喚出的力量,有心人士期望以此佔有世界,但也可以平定世上所有的紛爭與混亂……但……」

  諸羽頭額微低。「在數年前曾有人集齊它們試圖召喚力量,讓潘朵拉就此消失在世上……沒想到如今潘朵拉和覬覦它們的犯罪組織又再次出現了。」

  「所以,妳在飯店第一次看到髮夾先生時,才會那麼震驚嗎?」朝美問。

  「事已至此,已經沒有隱瞞必要了。」。

  諸羽那兩位好友不曾見過的嚴厲面容,彷彿呼應著自家神像的靈魂。「不管潘朵拉或針對組織都好,這是關係到世界命運的危機。」

  「諸羽,那小泉學姊呢?」朝美追問。「她也算覬覦潘朵拉的人士嗎?」

  「──不僅是如此而已。」

  諸羽突然跳上神像,將藏在其手中的某樣長物拔出。

  兩名同學以震懾,面對著她手中所握長棍上的銀色利刃。

  「『尾羽張』,」

  流露出的眼神有如刀鋒,諸羽舉起手中的長矛。「那個女人,將必須由此我鐵家家傳之寶,消除殆盡──」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