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潘朵拉之心(作者:dorayakichan)
LV. 29
GP 133

FILE.37 偶像的足跡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妳是……我嗎?」

  本人與假冒者,兩個高山南間互相瞻望。


───Pandore Coeur

FILE.37 偶像的足跡



  「終於找到妳了……阿南!」

  在禮子試圖找些不成理由的理由對本尊混過去時,更糟的事情在此時發生。

  從禮子背後的安全門竄出的岡山,刀刃瞄向的是高山南本人。

  「阿南!等──」

  迅雷不及耳的速度下,原本是想要將岡山逼供的計謀,卻弄且成拙成惡意劫殺的烏龍。而且還拖了本尊下水!

  「老姐!」「橙井小姐!」

  三十郎和禮吾衝進逃生梯,卻看到愣在原地的椎菜和禮子。

  「呃诶?您是椎菜先生……那這是老姐還是阿南本人……」

  「真的高山南被岡山帶走了!」

  禮子緊急說。「這下子,原本預定的演唱會……」

  「那個,可以解釋一下,你們幾位是……?」

  注意到完全被晾著的椎菜詢問,急中生智的禮子終於找到藉口。

  「我、我是事務所找來緊急代演的模仿者!」禮子臉不紅氣不喘地織謊。「原本是要回去了,但既然遇上這種事,就由我代勞吧!」

  「老姐!妳要代替高山──」「別管了!你們幾個快去找岡山!」

  無從選擇下,禮吾、喬治和三十郎只能遵從禮子的提議,順著岡山逃離的方向向樓梯下追去。


  「可惡……早知道就別讓禮子小姐用變身來套話…..」

  被放在三十郎褲裙口袋的喬治喃喃念著。「之所以岡山與對方合作,就是為了交換條件,以抹除TWO-MIX為代價來給予他們所要的東西……太大意了。」

  「笨偵探!都怪你的提議啦!」雙腳岔開褲裙飛奔的三十郎罵道。「一點用都沒有,該保護的人都沒保護好!」

  「鬼扯什麼!你自己又──」

  『就是因為你能力的不足,才會連該保護的事物都保護不好。』

  昔日同伴輕蔑的批判,突然迴盪在喬治耳邊。

  「你們兩個別吵了!」手壓住手鐲鑽石的禮吾說。「根據<闇>的氣息,那個人就在附近,趁早找到高山小姐……」

  當他們自安全梯轉移到另一個通道,打開鐵門的瞬間,

  看到的是架滿鐵樑、巨大燈光和照明設備的封閉空間。

  然而,他們仿若能聽到,正上方真正寬敞旁的的天頂,與來自外界的喧嘩聲。

  「這裡莫非是……演唱會場的後台?照理應該有人在……」

  確實是有人在,然而禮吾等人所見的那些工作人員,早就一個個昏卻在地上。

  「怎,怎麼回事……」「注意上面!」

  禮吾將三十郎撞開,從頭頂正上襲來的黑狀物差點波及他們身上。

  三十郎抬頭仰望,桁架在武道館正上的佈景通行梯上,抱著暈死的高山南的岡山以極為冷酷的眼神瞧著他們。

  眼神交會瞬間,感受到異樣能量的禮吾,心臟隨著手鐲的灼熱更加抖動。

  「破壞我……好事的人……都化為灰燼吧!」

  遍佈的黑影,來自於鎂光燈反射於岡山、無限延伸的倒影。

  伴隨<闇>的力量,倒影像是能粉碎任何生命般,以魔爪襲向他們──

  「星光屏障!」

  閃爍的黃亮碎片,如爆彈般從無處遮掩的禮吾等人身邊散開,反彈岡山的攻擊。

  「禮花!?」


  「替身小姐,這邊請。」

  從更衣室換好服裝的禮子,被椎菜請出並帶路。「雖然腔調不太一樣,沒想到您的聲音也和阿南這麼接近,用伴唱帶絕對混得過去。」

  「……可是……為什麼您的經紀人會做那種事、您不知道嗎?」

  提到岡山,椎菜突然停佇腳步。

  「如果是岡山,就千萬不能責怪他。」

  椎菜的回答,令禮子十分吃驚。

  「那傢伙.....從高中以來就和我們兩人有交情…..直至今日……因為一直界在我和阿南之間,他已經痛苦很久……」

  「永野先生,您不會是一開始就知──」「請別再說了,盡速上台。」

  看著椎菜刻意用大件皮衣做為演出服掩蓋肩上的重傷,

  禮子完全不明白,他到底是抱著什麼心態自願被人綁架……

  「阿南、椎菜!」思緒錯亂間,禮子已經被椎菜帶到會場前置室。「剛才被你們帶來的小鬼……」

  「小鬼?」

  「啊,是剛才被歹徒指定叫去幫我們交出贖物的孩子們,」椎菜對禮子解釋。「剛才請他們來這邊等我和阿南……」

  在外界嘈雜的喧嘩中,禮子清晰可聽見,與高山南相近的音嗓透過廣播傳送。

  「現在在用預錄的CD拖時間嗎?」

  「不,剛才有個孩子的聲型和阿南很像,他想試著幫忙拖時間……可是根本就不能聽啊!阿南,快點上台吧。」

  只有最近在廣播上依稀聽過高山南新曲的禮子,吞吐口水鼓起勇氣向前,

  在眼睛探望工作人員口中那代替高山南唱歌的孩子時,

  溫和又深重的悸動,卻在醞存的心臟內突然浮現。

  一個極為似曾相識的印象,重疊在正拿著麥克風散發工作人員口中如鴨喉發聲的、年約六七歲的矮小男孩。

  禮子重新眨眼,照理她不認識這個年紀的小孩,但為什麼有如此有感觸?

  但至少能確認的是,這樣聲型相似的孩子都唱得不會比自己好,給了她十足模仿高山南的自信。

  「絕望的傷痕、把它忘記,振作高飛~~♪」

  禮子舉起麥克風,上前舉起男孩的手,走向乾冰散開的台階。

  「不要敗在你面前~~打開胸襟──♬」

  同時間,禮子注意到身邊的椎菜也帶著其他孩子上台演奏,對自己的努力肯定地眨右眼示意。

  望著廣大的人群,禮子毫不掩飾地展開自己從來沒有自信的歌喉──

  「呀~~好美麗的特效!」

  演唱的同時,禮子卻聽到台下的喧嘩中出現了狂熱偶像以外的讚美。

  『那是什麼?煙火嗎?好像星星。還有噴射的火花和影子,真漂亮』

  禮子邊拉喉歌唱邊仰頭,看到了如歌迷們所爭議的怪異現象。

  『怎麼回事?我們並沒安排這樣的特效!後台的在搞什麼?』

  『組長!燈光組那邊進出口被封鎖了!不知道為什麼進不去!』

  聽到舞台後下的工作人員紛論的異狀,禮子已經猜測到出事的來頭。

  然而現在的她必須專心扮演高山南,根本無心管轄。

  現狀允許她分心的僅有祈禱,禮吾他們和岡山那邊能平安解決。



  「唔啊!」

  僅有一牆之隔的舞台後,被震耳的音樂完全掩蓋的,是橙井兄妹與三十郎求助無門的奮戰。

  「哈啊……啊……」即便有中途參戰的禮花援助,如子彈般襲來的闇影持續將他們弄得遍體麟傷。「可……可惡!」

  「賊子!」僅只擅長近身戰的三十郎,撐著衰弱的身子叫罵。「別給我窩在上面,是個男人就下來與我好好對決!」

  「把阿南放下來!」

  雙腿已經虛脫癱軟的禮花對岡山吶喊。「大家……有多少人期待阿南和椎菜的演唱……你不知道嗎!」

  「阻礙我的,不管是阿南的歌迷或誰都好,化為屍骨吧!」

  伴隨岡山失去理智的吶喊,撒旦之影無情地向下重擊。


  「喂,你們……」

  一直被安置在三十郎褲裙口袋的喬治探出頭看,

  禮吾、禮花和三十郎,和其他工作人員一起倒躺在地的景象映入眼簾。

   『就是因為你能力的不足,才會連該保護的事物都保護不好。』

  「收拾得差不多了……」俯視的岡山,將高山南緊緊擁在懷中。「接下來,就共赴黃泉吧,阿南!」

  「搞什麼啊……」

  喬治跪坐在地上,憤恨的淚不能自禁。「變得這麼小,連個小卒小兵都不用把我看在眼裡……」

  這還像是偵探嗎?

  能保護他人,比警察早一步破解真相的偵探──是如此的無能為力?

  都因為現在的自己這麼渺小嗎?

  「要是……能變大就好……」

  壓抑的心聲源源不絕浮現在喬治的胸口。

  然後,憤怒的淚,滴落在身邊繫在三十郎褲裙上的深靛色鑽石胸針。

  「變大、變回來……然後,保護他們!」


  「呃啊!?」

  從底下瞬間遠播的強烈靛色光芒,讓岡山的眼睛無法睜開。

  而在他終於能看清的當下,視線中卻出現常理無法容忍的事物。

  喬治巨大的圓潤雙眼與臉龐,與距離台底下十公尺高的天上通道平行。

  「嗯?」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