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潘朵拉之心(作者:dorayakichan)
LV. 29
GP 131

FILE.36 綁匪歹徒的真正目標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怪了,從剛才開始是不是就來了大量警車啊……」

  入場前夕,紅子和禮花三人隱約能見閃爍的車燈穿梭人潮。

  「該不會是真的發生什麼……可是演唱會沒有宣佈終止啊?」

  「不,」

  紅子深邃的雙眼,彷彿能預知襲來的災難。「已經開始了……」

───Pandore Coeur

FILE.36 綁匪歹徒的真正目標



  「阿南也被綁架了?!」

  在計程車上趕往演唱會會場的途中,經紀人岡山對手機的急電訴說情況。

  「好、是的,目暮警官,我們馬上趕到……」

  「怎麼樣了?」禮吾對前座的岡山質詢。「那個高山南也……」

  「聽說阿南在咖啡廳的時候被椎菜叫了出去,那些傢伙……」

  「碰上偶像被綁架,怎麼會這樣……喬治?」

  安置在禮子提袋的喬治,以少見的嚴肅面容思索著什麼。

  「……保持警覺一點。」

  「是啊,那些綁匪不知道會對TWO-MIX做什麼……」

  「不對。」喬治否定禮子的擔憂。「沒聽到電話內容嗎?對方要岡山交出『他們要的東西』而不是錢,」

  「诶?」

  「綁架那兩人的目的並非是贖金,而是他們身上的某樣東西,而且……」

  「大姐,武道館到了,快下車!」

  禮子等人快步趕往後台位置的接洽室,大量往返的警員在在提醒事態非凡。


  「目暮警官?」

  接在率先開門的岡山後面,禮子一眼看穿穿著橘茶色矮胖刑警的身分。

  「上次雲霄飛車的……橙井小姐?」

  「警官先生!」岡山上前緊握目暮的手。「綁匪是不是還搶走什麼了!」

  「啊,這個是不知道……倒是剛才高山小姐被帶走前在咖啡認識了一群孩子,綁匪指定他們將高山小姐留下的隨身手提袋帶到指定地點。」

  「可惡,怎麼會這樣,椎菜、阿南……」

  岡山持續禱告的手勢跪下,禮子不免感受他的內心的焦慮。

  「那麼,你們幾位是……」「啊,我們是剛才公車上,和經紀人岡山先生一起看到椎菜被綁架的……」

  禮子要解釋事情的詳細經過之時,無預警的心跳再次出現。

  從剛才上公車,這次她已經能確切知道不祥力量的來源。

  「這是……怎麼……會這樣……?」



  「好奇怪啊,演出時間已經過了一個小時半,」

  對著手錶和武道館節目表的禮花,與同伴一起看著台上拖延時間的另一個團體。「TWO-MIX都還沒出現……」

  「沒關係啊!」興奮的朝美對台上喝采。「竟然能免費看到三途之III的撒旦鬼塚大人免費演出!呀、鬼塚大人我愛你~~」

  她是真心想來看TWO-MIX演唱會的嗎……諸羽和禮花同時心想。

  「或許那大姐的說的是真的。」諸羽望著在後一排上根本興趣缺缺地翻著朝美給自己的明星週刊的紅子。「TWO-MIX真的遭遇什麼不測……」

  「可是,就這樣待在座位上,我們什麼也不能做啊……」

  禮花瞪大雙眼,心臟劇烈的怦跳再次響起。

  「髮夾先生!」『沒錯!<闇>的力量就在附近!』

  「我們得快去!」諸羽試圖將朝美從座位上拉起。「朝美,給我起來!」

  「不要啊~~鬼塚大人~~!」朝美掙扎的哭嚎一路拖過觀眾席。



  「沒有……都沒有……」

  昏暗的房間內,背著光翻開辦公桌椅和書櫃的身影十分焦急。

  「說好的東西,真的被阿南帶走了,照理這邊應該還有拷貝捲的啊……」

  「看來你很清楚歹徒到底要什麼吶,岡山先生。」

  將房間亮成一片雪白的,是按下電燈開關的西裝小矮人。

  「或者應該說……歹徒先生比較恰當?」

  「你……你在說什麼?」腳步稍微退卻的岡山,勉強維持臉上的鎮定。

  「年輕人,聽聽三十郎我的話,不自招小心自毀前途啊。」

  三十郎與禮吾抵在唯一出入口,謹防岡山的逃逸。

  「你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只是來找可供警官參考的資料……」

  「少來,」喬治完全不甩岡山的作態。「如果歹徒的目的只是純粹要取得東西,綁架大費周章,還不如找個內應來合作,那個人就是你。」

  「內……內應?」

  「先說說一開始永野先生被綁架,搭乘公車讓裝成乘客的歹徒有機可趁根本就是錯誤選擇,就算不報警、用經紀公司關係雇請保鑣也值得吧。」

「這、只是因為平常開的車子保養送修,趕時間不得已……」

  「即便如此,選在公車上劫人也是相當冒險的作法。你真正的目的應該是藉由將陌生人禮子小姐她們扯進這樁綁架,藉以凸顯經紀人的你是置身事外的被害者……好影響對警方的證詞。」

  「我說啊,矮個子偵探,」

  三十郎的話語參雜部分挑釁。「前面說的都很合理啦,但你都說人家要找內應了,想得到特定東西唆使他偷不就得了,根本不用綁架嘛。」

  「就……就是說啊!」岡山冒著冷汗反駁。「誣賴人有個限度……」

  喬治的頭忽然反轉向門外。「妳怎麼說呢?高山小姐。」

  「什──」

  一席俐落的皮夾外套與牛仔褲的搭配,披著亮麗長髮的女性以堅毅的身姿現身在三十郎背後。

  「阿南!不……不可能……」岡山瞪大雙眼。「妳應該已經被太田他們──」

  「喔!這位兄弟連綁匪的名字都知道呢?」

  發覺自己鬆口的岡山,終於在眾目睽睽下陷入呆滯。

  『還沒……被發現嗎……』

  運用戒指力量將自己化為偶像的禮子,心虛的眼神探斜看喬治。

  「怎麼樣?乖乖向警方自首招出一切,就不用吃太多苦……」

  正當禮子以為可以制止這樁綁架的剎那,她突然感到失誤,

  憑岡山抬起頭瞬間的兇惡眼神。

  「小心──」「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拔出利刃的岡山朝出口的方樣刺去,禮吾和三十郎緊急地躲開。

  那個剎那,禮子更深確地確認那個事實。

  <闇>的氣息,是從這個男人身上發出來的!

  但是,為什麼?「給我過來,阿南!」

  拔腿就跑的禮子,使力朝不熟悉的武道館工作人員專用出入道奔走。

  「可惡的宵小之人!」準備追上禮子和岡山的三十郎,卻看到從走廊反方向過來的人影,是剛才承辦的刑警之一。

  「诶?岡山先生呢?」警員看著辦公室問。「正要通報他,TWO-MIX已經平安獲釋了……」

  「啊?」禮吾和三十郎同時驚呼。

  「剛才派去和綁匪交涉的人和他們兩位通力合作,順利讓綁匪就範,現在已經將他們送回趕上演唱會……怎麼了嗎?」

  以不妙的表情互望的禮吾和三十郎,立即帶起喬治開跑。


  「躲、躲在這裡應該、就沒問題了吧……」

  奔進逃生門樓梯口的禮子,喘著氣躲避追殺。

  「必須想辦法連絡上目暮警官,希望禮吾他們能即時通報人去阻止岡山……」

  但是……為什麼?

  身為經紀人的他,怎麼會如此對負責的藝人痛下殺手?

  而且不顧他人在場展露真面目,他莫非已經陷入瘋狂──

  「誰在那邊?」

  聽到有別人從安全梯下方上來,高興的禮子正以為得到救援機會,

  卻看到此時最不該看到的人。


  「妳……」

  伴隨著肩胛重傷的椎菜爬上樓梯的高山南,不確定地詢問禮子。

  「是『我』嗎?」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