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9
GP 129

FILE.34 可疑的乘客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停止吧!

  停止唱歌吧!

  直到妳的身形連同聲音完全消失於世人,納入我掌中時……

  妳將由我據為己有!




人與人的情感不外乎仇恨,各種刑案更是無所不在,遇到你算我倒楣!

唯一解救真相的是一個外表看似個高中生足球員,魔力卻過於常人的潘朵拉之心!






───Pandore Coeur

FILE.34 可疑的乘客



  一覺醒來,雙眼前看到的已經不是自家的木房屋樑與天花板。

  三十郎所見的,只是塗上白漆的水泥房間。

  掀開棉被,瞬間還沒想起昨日一切的他,正要起身衝出房間前一秒,

  「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放開你的腳,臭武士!」

  窩在尺寸為三十郎被單十分之一的芭鄙娃娃床單組的睡衣喬治大叫,反應性猛咬三十郎的腳拇指。「咕啊啊啊啊啊啊!」


  「昨天睡得還好吧,看起來不太好啊。」

  在庭院邊澆花邊推娃娃車的禮吾,對渾身齒痕的三十郎和昏昏欲墜的喬治問候。是不習慣新的房間嗎?」

  「為什麼、我非得和這傢伙睡同一房間啊!」憤怒的喬治和三十郎互指。

  「這是春江婆婆的安排,沒辦法嘛。怎麼說我們家這邊三個人也夠擠了。」

  「不過,真的很驚訝呢。」

  在走廊邊打開電鍋取出白飯的春江,招待三十郎進起居室用早餐。「沒想到三十郎姐姐的孫子,和三十郎長得這麼像,也叫三十郎……」

  「呃……就是說啊。」

  是的。三十郎姐姐的孫子,這是三天前當晚與春江重逢時下意識掰出的關係。

  「是啊,劍先生……不不不、三十郎他一直住在京都,為了找工作才來東京試著闖闖看。」禮子在一邊幫腔。

  「這樣啊……櫻君您儘管住在這棟公寓習慣東京沒關係。和那位小矮人先生一起……」「和那個臭劍士同居、不奉陪!」

  生氣的喬治套上西裝、架上四驅車走人。「我去上班了!」

  「……」除了扮鬼臉吐舌目送的三十郎外,綠川家裡的眾人一片低調。

  「啊…..這麼說,櫻君你沒有聯絡三十郎舅公嗎?」春江問。

  「這個……『舅公』他……去青森長途修行去了。」三十郎接過碗說。「他有說要向春江奶奶問好……」

  「來。蒲公英…..」禮子泡好的牛奶以奶瓶送往女嬰口中。「喝奶奶囉……」

  「嗚~~嗚哇!」

  蒲公英有些不悅地推開奶瓶,並跳下禮子的懷抱。

  「我就說姐不會帶嬰兒嘛。」

  仍然還沒和禮子和解的妹妹禮花擺著嘲弄的神情,端整盤荷包蛋進入起居室。「這長相肯定讓嬰兒時不下嚥。」

  「什麼啊!我看是這孩子還不餓吧……」「耶?」

  掙開禮子的蒲公英,自行爬近開始狼吞虎嚥的三十郎懷裡。

  「呀~~啊啊!」不顧正在咀嚼的三十郎,蒲公英抓著三十郎的劍服不放。

  禮子試著將奶瓶轉交三十郎,有些不情願的他抱起蒲公英,而她真的乖乖躺在三十郎身上喝起牛奶。

  「哎呀,這孩子好像很喜歡你呢。哈哈。」

  與春江笑容同樣溫和的與嬰兒,三十郎意識到,她是春江曾孫女的事實



  「所以,你現在到底清楚情況了沒?」

  週末假日,禮子與禮吾、三十郎在公車站、前往市區替春江跑腿。「關於潘朵拉、APTX的這些事情,今後要拜託你的參與。」

  「突然說這麼多離奇鬼怪的事實,叫我這樣的老年人怎麼承受?」

  「你的身體已經年輕了吧!喂!」

  「總之……劍先生也有保護潘朵拉的義務,」禮子看著三十郎褲裙腰插上的深靛色鑽石別針。「而且也必須等待變回來的方法。」

  「說到這,禮花是剛回來,人又跑哪去了?」

  「啊啊,老妹她今天和朝美她們有約……公車來了!」

  踏上公車的第一步,準備投幣的禮子忽然停頓,

  似曾相識的心臟碰擊,在這毫無預警的平常時日湧現。

  「老姐,怎麼回事?和上次一樣的……」

  弟弟同樣的感覺證實禮子並沒有神經大條,但相較大黑中心的事件,心跳沒有來得強烈。

  車上客人只約有五六人,除了兩位帶著孩子的太太都是清一色的男性、連同司機在內看來都不是愛子。

  這不好的預感,從何而來……

  「司機先生,請等一等!」

  三名乘客上車後正關門駛走前,一名慌慌張張的男子搶著叫住搭上來。

  留著一蓬亂髮、身著的襯衫和西裝褲也因匆忙而失去整潔,

  緊抓在他手上的除了零錢和西裝上衣,還有依封矚目的信。

  「喂!下次乖乖等下一班車來,很危險的!」

  男人沒有聽進司機的勸告,匆匆坐上禮子正前方的位子。

  搞什麼啊,那個男的……禮子還想要換座位圖個清靜時,

  男人手上的信,如落葉般順其自然滑到正後方的禮子座位下。

  「先生,您忘了東西……」「別這樣!有話好說!」

  以為是神經衰弱的男人發牢騷,但抬頭的禮子卻看到男人對手機遮遮掩掩的訴諸著什麼。「拜託,今天這場演唱會,真的很重要……」

  「老姐,怎麼回事啊?」後座的禮吾和三十郎也探頭詢問,懶得解釋的禮子只等著對方結束通話,手中的信件無異間露出了封口的信紙,

  看到的是,以膠水凌亂黏貼的報紙碎片截角。

  經歷種種事態訓練第六感的禮子,立即將整張信紙拉出來。

  【停止唱歌】,這幾張指片完整表達來信者的用意。

  「你們、看到了嗎!」

  停止通話的瞬間,前座的男人以與禮子相仿的大黑框眼鏡訝異地瞪著他們。「信的內容!」

  「啊?這個……」

  禮子正想要追問男人怎麼回事時,再男人前座上一名深灰色夾克的束髮男性,突然在駕駛途中離開座位。

  而禮吾和三十郎身後,又有兩名配戴墨鏡的彪形大漢,朝著束髮男性追去。

  「不要驚慌、椎菜!」

  啊?禮子沒聽錯的話,一個女性化的名字,由西裝眼鏡南口中吐向那個束髮的男子。

  「喂!現在正在轉彎,尚未到站請乖乖在座……咕啊!」

  『椎菜』被逼到公車前門同時,歹徒手上的刀已經陷在司機的脖子上。

  「不準給我動手,讓我們立刻下車──和這個男的一起。」

  綁架!

  意識到的禮子、禮吾、三十郎才要起身阻止,戴著眼鏡的神經質男人卻擋在禮子面前對歹徒們求饒。

  「拜託你們!請不要把椎菜帶走、算我求求你們!」

  歹徒們根本沒把男人的話聽進去,在脅迫司機開門後,硬是將對方拉下車門。

  「三十郎,顧好那位先生!」橙井姊弟跟著飛奔下車,而注意到在跨河大橋邊、歹徒預先藏好的旅行車。

  「可惡!不可以得逞!」衝動的禮吾馬上揮出戴有手鐲的拳頭。「烈焰拳!」

  「禮吾、小心!」拳頭迸出的火花非但沒有正中,還差點燒到週遭的來車。「別忘了人質還在車上啊!」

  「不快點,他們就要逃了、還說這什麼!」

  「車要跑了!」逼不得已的禮子對駛動的箱型車發動戒指。「鋼刃護罩!」

  沿著路面突出的鋼筋鐵刃一路朝飛奔的車襲去,但仍無法阻止轉向的車遠去。「可惡……就這麼跑了……」

  「被逃掉了嗎!」扶著神經男下車的三十郎追問。「那些傢伙!」

  「怎……怎麼辦……椎菜被…..」

  男人無力地下跪,突然對著禮子請託。「拜託……把他救回來!」


  不知不覺,緊接而來的事件再次將禮子拉入深不可測的深淵──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