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潘朵拉之心(作者:dorayakichan)
LV. 29
GP 128

FILE.33 人的生命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曾經從春江耳中訴說的、那道隱身於櫻林間的背影,

  倚立在吹雪般的落花間,令自己戀慕不已的劍士背影。

  而現在,出現在橙井姊弟眼前,那道早應消失的背影活生生重現。

  「櫻三十郎,上陣!」


───Pandore Coeur

FILE.33 人的生命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名與三十郎犯沖的長髮高中生,以猙獰的面目向三十郎舉刀衝去。

  「三十郎!?」

  「密劍!」拔起寶刀的青年三十郎,以禮子無法看清的光速揮向對手。「櫻撤地斬!」

  遠方的橙井姊弟未能看清楚究竟狀況如何,但在激烈對打後,

  與禮子交肩衝出劍家道場的長髮男子不知為何,頂著一頭被劍鋒劃光的禿髮和赤裸僅剩內褲的身軀,

  在飄散著制服碎片的風中狼狽落魄地離去。


  「櫻君!」

  原本一直在一旁觀戰的孫女道子,緊張地下來觀望三十郎啜泣,並注意到在劍道服上傷痕累累的紅漬。

  「好重的傷,我馬上去拿急救箱!」

  當心切的道子轉身趕回起居室時,不經意的三十郎回望著庭院那棵櫻樹。

  原本直到早晨仍映在眼中滿載的櫻花花朵,一夕之間已完全地枯去。

  「對了……是櫻花啊。是你吧?」

  望著像是生命殆盡的乾枯枝幹,映在三十郎眼底。「讓我重新年輕,滿足我的心願……」

  沉夕下的櫻風吹動,今日來的一切歡愉快活,已經讓他不再後悔此生。

  不再後悔了……嗎?

  即便心中仿似還有什麼疙瘩,三十郎也不想再去理會,

  閉上眼睛令思緒放空,等待著夢境結束……



  「爺爺,你剛才到哪裡去了!」

  睜開眼睛,孫女道子從屋舍內出來,氣沖沖詢問自己。

  「啊,去散散步而已啦。」看著孫女如此稱呼自己,大概是變了回來吧?三十郎心想。

  「櫻君去哪裡了呢?」道子左顧右盼說。「他跑來和學校裡的仲代大鬧一場,渾身是傷啊……」

  「道子,」三十郎故意試探孫女問道。「妳又被打哪來的無聊男人迷住了?」

  「什麼啊!櫻君可是比爺爺帥多了呢!」

  「啊哈哈哈哈哈哈!」

  心滿意足的自己,隨著孫女無知的反辯大笑。

  這就是最好的結局,

  隨著逝去但毫無混恨的青春,即使就這樣衰老,還有唯一的孫女會陪在身邊。

  這就夠了,真的就夠了。

  夢不該成真。

  所以,那段不應回歸的青春歲月,就讓他隨風飛逝吧……

  「很重耶!平衡一點!」

  嗯?

  「老姐妳才是!只不過抱一隻手,力量幾乎都是我在出的。」

  「你好歹是家裡唯一的男人,多出些力會死啊!」

  搖醒昏睡的頭腦,意識不清的三十郎這時才真的張開雙眼。

  而不自在又酸痛的肩背,出因自被橙井姊弟架住的雙肩。

  而在三十郎掙扎之前,從街角望見的轉向鏡上,映著的卻不是自己真實年齡的面容,依舊是青年時代的模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您醒了啊?」禮子問候。「傷口還沒好,直接把您帶回我的住處包紮。」

  「不對吧!是說為什麼要跟你們走,更應該說我堂堂三十郎不需要被年輕人攙扶!還有,為什麼我還沒變回來?」

  「別開玩笑了,老大哥!」

  提袋內的喬治探頭抱怨。「如果藥效這麼快就過去,我還用得著這樣嗎?」

  「什麼藥效?明明就是櫻花樹讓我重返年輕!」

  「那個,或許您有什麼誤會現在聽不進去,總之詳細的會去我們會好好說明,可是跟櫻花樹有什麼關係……」

  「什麼?櫻花明明都謝光了!怎麼可能──」

  「你是不是,對著櫻花樹或泥土咳血?」

  睜大眼睛的三十郎,對喬治這個提問感到吃驚。

  「是聽同行說過,具有靈氣又上年紀的植物會對那種事物感到過敏,尤其是靈魂枯竭或扭曲的血,更容易招到它們的排斥……或許是無稽之談吧。」

  閉上眼睛,三十郎回想著自年幼以來,伴隨著樹苗茁壯成長的一切。

  並不是藉助櫻花神奇的魔力,反倒是自己害了它……

  「可是也很難說啊,或許真的是那棵櫻花樹的庇祐,才讓劍先生能夠服藥變回年輕的樣子。」

  禮子撫慰著三十郎說。「春天差不多結束、其實那棵樹花也開夠久,早該歇息的時候了。」

  「或許…..吧。」

  原以為能持續保持年輕的三十郎會露出笑容,但禮子所見的並不是持續因為傷口而痛苦、而是持續倦容的三十郎。

  那份無力感,彷若一切都沒發生、和年輕以前一樣地衰老。

  「櫻花之所以能一再開花,不就是因為經歷相同的凋零和老去嗎?」

  靠著三十郎左肩的禮吾,對著街邊其他庭院的小株枯樹說。「因為懂得振作,就算老去還是可以生生不息第循環四季。人類也是一樣,就算年齡會一再老去,只要懂得振作,就能和老樹開花一樣充滿活力。」

  「哼!年輕人說些自以為是的大話,別以為我變年輕就不尊重我……」

  「因為世上,不是所有人可以幸運地活到年老。」.

  禮子和禮吾異口同聲卻沒有彼此驚訝的這句話,令三十郎稍稍驚訝。「嗯?」

  「能夠白髮善終,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



  「嗚~~嗯~~~~」

  除了書包外,背上尚有裝了大量日常用品的包巾。

  從被朝美正式下達半推半就的驅逐令後,終於鼓起勇氣歸家的禮花,卻從傍晚一直在公寓等到街燈亮起。

  「什麼啊,難得人家這麼誠心回來,竟然不見人影……肯定又是不懂節省跑去外面吃了!」

  『小妞,妳白吃白住別人家這麼多天倒是不會計較……』禮花頭上的髮夾貧嘴同時,被禮花用力緊捏。『呃啊!』

  「咿~~呀呀~~」

  細嫩的叫聲,引起禮花注意探向綠川家,只見房東春江懷抱著一個嬰兒出來。

  「是禮花姐姐呢~~蒲公英。」玩弄著嬰孩的春江說。「終於回來了啊。」

  「蒲公英?」禮花聽得熟悉的名字。「是夏實姐和槿和先生的女兒啊,只有接生那天看過她,現在斷奶了吧。」

  「槿和他啊,現在調職到鳥取去了。」春江說明。「擔心生活環境無法適應,只好將蒲公英寄放在這邊。妳知道的,槿和沒有其他親戚。」

  「這樣啊,」看著嬰兒的笑顏,禮花的臉也逐漸緩和。「那個,我很願意幫上這孩子任何忙,可是……我現在不在這……」

  「當初我用便宜的價格承租給你們三個,就也當你們是我的孫子了。」

  春江濕潤的眼神投射於禮花身上。「就算發生任何事情,請妳務必都要回來,讓婆婆我帶替妳父母好好看著妳嫁人啊。」

  「婆婆……」

  「瞧妳外面晃這麼久肯定沒吃晚飯,先進來再說。」

  將禮花準備帶進屋內的婆婆,卻突然向著稍暗的街外呆愣。

  被禮花的兄姊架在肩上來到綠川家外的青年,同樣以驚訝的眼光回望春江。


  「是三十郎……嗎?」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