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潘朵拉之心(作者:dorayakichan)
LV. 29
GP 126

FILE.31 年邁的劍士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沒有...... 」

  烹煮晚餐的弟弟與微小的全身趴在桌上的喬治,看著目前當家做主的禮子四出翻箱倒櫃。「沒有、沒有──沒有!」


───Pandore Coeur

FILE.31 年邁的劍士



  「老姐,到底什麼弄丟了?難道妳還弄丟其他潘朵拉嗎?」

  「潘朵拉的話,現在手上只有這個啊。」喬治拉出藏在電視櫃後的綠鑚劍柄。

  「不是那種東西啦!」禮子反駁。「是把你變得不成人型的危險藥物!」

  「那玩意?誰知道,從吃下肚後沒見妳再秀出來過。」

  「奇怪了,明明一直收在提袋內,我也不記得有拿出來,可是真的沒有……」

  「冷靜點,老姐。如果真的確定,妳是不是曾放在哪裡、讓人有機可趁亂動袋子?還是有什麼時候不小心掉出來?」

  「有什麼時候?」被弟弟具體的提議搖醒,禮子陷入思索。

  「提袋是一般外出或上學書少時用的,不至於有什麼讓人有機可趁摸走的,也不會有人特意偷這種奇怪的東西……更沒掉出來──」

  掉出來?

  曾那麼一次,提袋的東西整個灑出來──「啊!」



  「不行!絕對不許來!」

  舉著自家劍道道場竹刀的馬尾水手扶少女,面對著長袖服的長髮老人咆嘯。

  「哪有配著真劍的老爺爺去參觀教學觀摩的?別作夢了!」

  「哪裡丟臉了?」

  似乎是少女祖父的男人同樣架著竹刀,托著下巴班白的髭鬚,面向庭院的櫻花樹。「聽好了、道子!像妳這樣不檢點的行為,是會被這顆看著我們長大成人的櫻花樹給取笑的──」

  「這種話我早就聽厭了!」

  聽著祖父反覆牢騷一再說教的孫女道子,忍無可忍罵出來。

  「哼,這麼不聽教的話……」老祖父以鄙視黃毛丫頭的心態、對舉刀的孫女挑釁。「就先打倒我再說!」


  「卑、卑鄙的傢伙~~!」

  趴在地上的祖父,忍著腫包的頭部應聲哭說。

  「要是跟爺爺正面對的話,肯定贏不了的啊。」裝作逃跑再回來偷襲祖父的道子笑著說。「我這是戰術取勝!」

  「可惡啊~~!」祖父抓起庭院內的泥土咆嘯。「被這種黃毛丫頭打敗、真是我劍三十郎一生的恥辱!」

  「我走了!」對悽慘的祖父扮鬼臉的道子,便開心拎著書包上學去了。

  「等等!站住……」

  累得體力透支的三十郎,乾脆轉身仰倒在庭院的樹蔭間,對空中持續散落花瓣的櫻樹喘息。「老了啊……三十郎!」

  喘氣的瞬間,一枚輕巧的粉紅花瓣,落在三十郎的鼻尖上。

  他注意到那落英繽紛的源頭──持續散落紛紅的高齡櫻樹。

  「櫻花啊……」一陣鼻酸席上老人的心頭。「你活了和我一樣的歲數……為什麼你……還能如年輕般地綻放花朵,只有我慢慢老去呢……」

  能不能,把你的青春分給我?

  如果是這樣,我就能再一次……


  「那個……劍先生?」

  睜開眼睛,睡意朦朧的三十郎注意到的,是低著頭望他的那副粗黑框眼鏡,

  出現在櫻瓣沐浴下的年輕女子。

  「妳是……前幾天的……」

  「那個,大清早冒昧來訪,」由於三十郎曾經大發雷霆的先例,禮子刻意好氣地對對方問候。「今天有些事情要請教,外面的地都是您清理的嗎?」

  「門口附近的話是吧,有何貴幹?」

  「先別說好了,您為什麼躺在地上?我先攙扶您起來……」

  「沒什麼,只是心情不好想休息一下,我也不需要年輕人勞動……」

  睡昏頭的三十郎才回絕禮子,一陣劇烈的跳動就竄入胸口。

  「唔──呃!」

  這陣咳嗽聲中,讓禮子看到三十郎吐在庭院泥地上的一濺暗紅。

  「劍先生!」「沒什麼事,這是老毛病了……」

  「不,這種時候不叫救護車不行,以前附近有認識的老爺爺也是這樣的!」

  禮子站起身說。「我的手機沒帶出門,藥和電話在上次的候客室那邊吧?我馬上去!」

  「什麼啊,年紀輕輕就大呼小叫……」

  意識不清的三十郎伸手向褲裙的口袋,拿出黑色塑膠盒。「吃點小藥……不就沒事了……」


  「是的!我看看……」禮子向電話吐訴。「瑀川路二號,拜託您們了!」

  接到對方允諾十分鐘內趕到的禮子,慶幸醫院之鄰近地掛下電話。

  「舊戶車趕到之前,先找到急救藥……」起身打開旁邊附有歷史的精良木櫃,禮子在最底層找到類似急救箱的藥品,

  在約五六罐的玻璃瓶中,排除掉發燒感冒等各種頭痛藥,找到較可能符合的『心血管急用』。

  禮子開瓶確認的瞬間,稍微令她呆住。

  紅蓋黑底的膠囊色,雖看得出色澤的偏差,但與APTX幾乎如初一撤。

  「該……該不會……」

  抓著藥瓶衝回庭院的禮子,卻只留下預料外的情境。

  橫躺在土壤與櫻花瓣海間的年邁男人,已經不見人影。

  「劍先生!?」庭院大門已被打開,禮子探望地上,赫然發現失蹤的藥盒。

  撿起藥盒的禮子察覺大事不妙,衝出門口呼喊,但已無法喚回。

  如她預料,遺失在劍家的APTX,已經和三十郎的急用藥弄混了。



  「那個目中無人的女人真的答應加入足球社!?」

  馬上就遭到同班青梅竹馬青子耳光的禮吾同學快斗,和惠子一起走在前往球場的路上。

  「千真萬確,從昨天就已經傳遍整所學校,沒發現的只有快斗你而已。」

  「不過,真的很驚訝呢。沒想到看起來對運動毫無熱衷、體育課都自動翹完到連老師也不想干預的程度的小泉同學,竟然會進入運動性社團……」

  「所以呢?球隊經理不就是那個負責遞冷飲、洗制服、噓寒問暖的女傭罷了?說穿和運動沒啥關係,問題在那個女的也不可能去當全職女佣……」

  「快斗!你印象中的經理到底──」「那邊那個!腰給我身直一點!」

  還沒踏進球場門外的三人,卻聽見了完全預料外的吶喊聲。

  「三號的!你這是怎樣?有做沒做都一樣,追加一百下!」

  「經理!已經夠了,這樣還沒正式練習賽前會累垮的──」

  「還敢頂嘴?再追加一百下!還有!我不是經理!叫我女王!」

  青子三人所見的並不是平日以溫文寧靜的水手服優等生聞名的小泉紅子,

  如今她已經換上縫有校徽的運動背心和小短褲、戴上太陽眼鏡與遮陽短帽,在裁判椅上拿著擴音器頤指氣使。「今天沒做完的人,明天份量成雙!」

  「是的!女王陛下!」

  「怎麼樣啊?隊長!」在休息區納涼的禮吾對球隊隊長得意笑著。「不賴的經理吧?可以提升球隊的士氣喔!」

  「我說禮吾,」快斗滿臉誨暗叫住他。「提升士氣和當初說她天資聰穎扯不上半邊天啊……」

  「沒關係啊,怎樣都得到目的了,計較這些幹啥呢?」

  「喂!」紅子這次矛頭轉回禮吾。「本姑娘渴了,給我去販賣機買些什麼!」

  「是!」

  收到命令的禮吾興沖沖跑出球場,而青子三人仍只能無言瞧著一再遭到魔鬼經理修正和加懲的無辜隊員們。

  「這經理不是來被人使喚,是來使喚人的……」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