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9
GP 123

FILE.30 分離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根據本部的生命追蹤器與警方紀錄顯示,在那場意外中列入死亡的對象,是龍舌蘭本人。」

  昏暗的廢棄倉庫中,隨性坐在枕木上的琴酒與伏特加,聽候藍眼青年的報告。

  「總而言之,它幫我們不弄髒手除掉了一個禍害。」

  「不過呢,那筆帳還沒算回來呢。衡水。」

  三顆原本應該橫穿橫腦勺的子彈,在藍的閃躲之下擊中後方的鐵籬。

  「那時候無端出現在走廊上的洪流……還能是誰造成的?」

  「別這麼小心眼嘛,苦艾酒小姐。」藍向持著槍枝進入倉庫的苦艾酒打哈。「當初如果繼續讓大樓燒下去,我們失去資料也得不償失啊。」

  「等奪回照片逮到稻尾時,我們也不用費事派人駐留大黑中心了。」

  聽著報告噤默的琴酒開口說。「不過,沒想到那個叛徒,竟然會把<當>之潘朵拉從組織中盜走……」

  「不用擔心的,琴酒。」苦艾酒依舊維持自信說。「我們這邊存餘的兩個潘朵拉的持有者,絕對能順利將其餘的潘朵拉入手,以及……」

  「將前面那些持有者全數剷除乾淨。」

  最後出現在苦艾酒身後的年輕女子,以一襲緊裹的黑色裝束現身。

  「為了奉獻給這個組織『大人』相配的高上力量……我會竭盡所能。」

  「說得好呢,卡莎可。」苦艾酒輕輕拍手。「果然是個好孩子。」

  「也不想想是誰帶回來的,怎麼變成妳這女人在應照了……」伏特加在一邊小聲抱怨。

  「沒有力量的傢伙,沒有資格跟我相提並論。」

  愛子甩了伏特加一記無情的冷眼,便與藍相偕離開倉庫去執行任務。

  「什麼啊……那個臭女人!」伏特加對離開的愛子氣得牙養。「只不過是基層的幹部罷了!」


───Pandore Coeur

FILE.30 分離



  「妳說的應該是『卡莎可』,」

  被迫留下續杯咖啡的雪莉,和積極詢問的禮子互相凝望。

  「聽說是他們在那次與稻尾交易時偶然碰到可以作為<闇>之持有者的女人,因此就將她納入組織……」

  「怎麼可以……這麼做?」

  「愛子……這麼痛苦…..那些人竟趁危利用她去做那些事……」

  「不管是否情願,妳這樣追問下去也沒有意義。」冷靜的雪莉只是靜靜啜飲咖啡,並未將禮子的焦急放在心上。

  「如果那個人當真是妳重要的友伴,對方毫不顧繼而離開妳,不正表示妳們根本沒有所謂的友情?還不如先管好自己何時會被組織處理掉…...」

  「真的是為了重要的人,還會管自己性命怎麼樣嗎!」

  桌上的桌子差點被站起來的禮子掀倒,而原本給雪莉印象懦弱的禮子。

  「怕什麼組織……喜怒哀樂都沒得表示,那還算是人嗎!」

憤怒的禮子和雪莉對望稍久,在注意到圍觀的客人和服務生後,裡子便紅著臉自動坐下。「對不起……」

  氣氛尷尬下想著還有什麼能詢問的禮子,突然想起上次竊聽的片段。

  「那個……APTX是什麼樣的藥呢?」

  像是被觸犯某種禁忌的雪莉,忽然對眼前詢問的禮子投射毒蟒般的眼光。

  「啊!如果是什麼不該問的東西……我道歉!」

  「是我作為組織藥物開發部門的研究中,所作為潘朵拉計畫中的一項關鍵。」

  聽到潘朵拉的字眼被搬出來,困惑的禮子抬頭望著雪莉。「耶……?」

  「當初研究樣本的雛型交到我手上,本以為是作為暗殺藥物的實驗。沒想到途中數個實驗發現白老鼠上的異常副作用。」

  作為殺人的…..藥物?

  而出現在球球和喬治上的變化,是APTX的副作用?

  「對於這個副作用,原以為是巧合衍生的功能,卻從上級竊聽到藥物的原形與潘朵拉的計畫有密切的關聯性。至於更詳細的,我就不清楚了……」

  「APTX……潘朵拉的……重要關鍵?」

  「我能告訴妳的只到這裡了。」點到為止的雪莉離座。「作為組織基層的小職員,別指望能從我這邊拿到多少好處。」

  「我不想要困擾妳們,也沒打算與妳們組織有什麼瓜葛。」

  禮子以無懼的眼神,與冷若冰霜的雪莉對望。「我只希望能找回愛子。」

  雪莉沒有回話,給服務生付帳完的她筆直向車站離開。

  「APTX......嗎?」

  覆訟藥物的名字,禮子邊想邊從提袋內,欲將裝有膠囊的塑膠黑盒拿出檢視,

  卻只發現這項物品早已從袋中徹底消失。

  「──呃!?」禮子腦袋空白,直接一股腦倒出袋中所有物品,仍根本沒有膠囊盒子的存在。「怎麼會---!?」



  『真的是為了重要的人,還會管自己性命怎麼樣嗎!』

  反覆思索這句話的,沒有別人,僅只有白天與禮子會面的雪莉。

  她搖晃著冰冷暗房中冷凝發亮的褐色玻璃瓶,視線與思考一樣無法集中。

  『我只希望能找回愛子。』

  「唼!」思緒嚴重干擾的她,感覺全身上下都不對勁,好像隨時會不醒人事。

  不願想起、想要以盲目和服從麻痺自己繼續存活的自己,被那個陌生人單單幾句話打擊得支離破碎。

  或許擁有潘朵拉的人心力強勁,是真的傳聞。

  因為她深切意識到,橙井禮子這個普通人遠超越自己的意志。

  『妳只能選擇死在組織內,或組織外。』

  另一個同儕冷酷的語句,更將她強力拉回現實,無可逃避的選擇時刻。

  下一秒,她舉高原本手上的藥瓶,狠狠朝地上摔去。


  「怎麼回事!?」聽到警報器響起、原以為情報局間諜入侵而舉槍衝進地下實驗室的伏特加,卻沒看到任何陌生人。

  只有將各種藥劑摔破而導致警報器作用,以一身污漬坐落在地上的雪莉。

  「妳、你這女的在搞什麼鬼……」

  「姐姐她,是你們殺掉的吧。」她冷冷嗆道。「在上次那次做票……」

  「鬧什麼!我不就說跟我們沒關係!管他怎麼死的,總之妳竟敢毀壞我們重要實驗的樣本!」

  「我只要你回答,是或不是。」根本沒將伏特加的辯護聽在耳裡,雪莉繼續說著。「肯定的話,我沒有理由不離開這裡吧?」

  「伏特加說得沒錯,不管那個女的怎麼死的,和妳一點關係都沒有。」

  那個唯一令她敬畏、卻又不得不當成聖旨聽的聲音來源,硬是將她的頭髮自法跟很狠抓起。

  「作為前研究負責人宮野厚司的女兒,妳生來只有負責他留下的債務,否則只有死路一條。」瞪大雙眼的琴酒,毫未將雪莉當成人類般蹂躪。

  「即使如此……」撞至牆壁血留滿面的雪莉,仍吞吞吐吐說著。「真的……為了重要……的人…還會管自己……性命…怎麼樣嗎?」

  「說這種正直的蠢話,還真不像妳啊。」最後直接將雪莉整個人摔進櫥櫃的琴酒,對伏特加和後進的幹員命令。

  「直到這女人同意回來前,先給我關在自禁室──讓她自己嚐嚐平時對待的人肉白老鼠的滋味。」

  「大哥,這麼極端未免……」「你也想和她一起去啊?」

  不僅對雪莉毫無好感,伏特加也沒有在這點小事頂撞上司的意思,乖乖將昏卻的雪莉扛起來。

  「喂喂~~」

  架著雪莉的伏特加剛走出走廊,就看到不知從哪晃回來的藍,以一臉悠閒的表情探問。「現在這是什麼狀況啊?」

  「這、這女的剛才頂撞咱們,現在要丟到禁閉室給她一點教訓。」

  「話這麼說,被送到禁閉室後活著回來的前輩沒幾位吧?」

  「誰知道?就看這女的識不識相了……」

  「說的也是啊,只會對主人吠的野狗是沒什麼利用價值,趁這機會處裡掉吧。」

  笑著打馬虎眼經過眼前這群人的藍,

  以俐落的手段從袖口抽出那實驗中的禁忌藥物,在僅五公分的距離內拋入雪莉下擺的實驗衣口袋。

  『一路順風,雪莉。』

  在昏迷中沉浮的雪莉,耳邊忽然收到藍輕聲的絮語。


  而後,這也是雪莉餘生中從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