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潘朵拉之心(作者:dorayakichan)
LV. 29
GP 123

FILE.29 完全的不對勁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上週在米花飯店廣受矚目的滿天堂年展引發的爆炸案,確定是由該公司職員引起的殺人未遂事件,目前確定有一人死亡……』

  將烤吐司抽出麵包機的禮吾,與等候早飯的大姐和喬治一起將目光集中在公寓內狹小的電視上。

  『而接著,鄰近的大黑中心又引發了不明的連續爆炸事件,並沒有直接關係證實與前起殺人爆炸案有何關係,警方仍持續鎖定……』

  「老妹她,現在也在同學家看到這則新聞了吧。」感觸的禮吾說。

  「到現在她還不能坦然回來啊。」舉起迷你咖啡杯的喬治,將與自己身高相差無幾的玻璃瓶牛奶倒入。「你們可不能這樣縱容妹妹啊。」

  「不,」雙眼聚焦的禮子澹然說。「就因發生這些事,才需要給她時間調適……」

  「你們不是她的家人嗎?」喬治抱怨。「這種時候更需要家人的陪伴啊!」

  「看到龍舌蘭的一切後,才覺得我自己是不稱職的姐姐。」禮子苦笑。「何況……我連自己重要的人都追不回來了……」

  「一定可以的。」

  將平底鍋的煎蛋夾進土司的禮吾笑著面對禮子。「老姐一直以來都很勝任咱們大姐的角色啊。」

  「禮吾…..」

  眼望弟弟數秒後的禮子,語氣驟變。「以為這樣就能省去亂開我櫃子拿走重要東西的這筆帳嗎?」

  「時間不早、我去上學了!」「給我回來!」

  拿嘴巴夾著吐司一溜煙消失的弟弟沒有辦法,禮子回見新聞上的燒個半焦的大樓畫面,無神地遙望昨日的一切。




  為什麼,不能碰觸的人,始終在遙遠的天邊?



───Pandore Coeur

FILE.29 完全的不對勁



  「禮花,差不多了吧。」

  午後打掃時間時,同組在花圃蒔花弄草的朝美單獨對禮花說。

  「太早了吧……」禮花回應。「雜草還沒拔光…...」

  『就是嘛!朝美小妞你這樣偷懶不行喔!』禮花頂上那髮夾加長吐嘈。

  「我不是說這個!」朝美吶喊。「是離開我這邊回去妳自己家去!」

  「朝美…...妳這麼想趕我走嗎?」禮花掩面展現假哭狀。

  「我是不想這麼說,但恰克叔叔的事情都過去了。」

  那是從那天以來,禮花避免去想起的名字。

  即便心隱隱作痛,她選擇繼續在同儕面前強顏歡笑。

  「其實從一開始,禮花就沒打算真的與哥哥姐姐分開吧。」朝美嘗試溫和的勸說。「繼續鬧彆扭下去是何苦呢?」

  「……」嘟著嘴的禮花,裝做沒聽見般不敢回應。

  「其實妳在逃避吧。」

  架著掃帚的諸羽開天窗說。「因為恰克的事情頂撞他們離開感到內疚,這會反而不敢回去?」

  「才不是呢!我……只是……」禮花試圖回嘴,但發現沒有其他措詞可以掩飾這句正中紅心的解釋。「好像……沒錯…」

  「什麼嘛,禮花什麼事都很坦率,為什麼偏偏對家人就不是?」諸羽調侃。「之前不就說了嗎?能支持妳的只剩下他們了喔。」

  「有朝美和諸羽妳不行嗎?」禮花故意裝親密撒嬌。

  「省省吧!我們可是不會養妳一輩子的!」諸羽故意撂狠話。「覺得內疚就盡力彌補吧,是家人的話就不應該記恨不是嗎。」

  「……家人的話嗎……」腦中盤旋對龍舌蘭的承諾,煩憂的禮花停頓工作。

  『對啦!』髮夾不解主人煩憂繼續聒噪。『如果你們潘朵拉持有者不聚在一起,我會很困擾吶!』

  「喂喂,你這只顧自己的傢伙……」

  『對了,上次碰見那位長髮的漂亮大姐是哪位啊?』髮夾問說。『感覺好像是很高竿的人物哪。』

  「禮花哥哥的同學嗎?那位小泉學姊……」朝美回想紅子的樣貌。「這麼說,她很了解潘朵拉的事情啊……」

  「那個女的,絕不是什麼好東西。」

  大言無忌的諸羽,將掃把用力撞在地上。

  「諸羽,妳的反應太激烈了……吧。」朝美、禮花連髮夾都嚇出冷汗。「妳是不是知道什麼啊?」

  遭到追問的諸羽,臉上顯露的是相當不勻稱的驚嚇。「沒,沒什麼……下堂課也差不多開始,收好後就快快回去吧。」

  「諸羽?」

  諸羽丟下工作匆匆離開,禮花與朝美疑惑地對望。「諸羽她……怎麼回事?」



  「還真是好樣的啊,橙井!」

  抽起乾巾、重汗淋漓的禮吾直接穿著隊服離開時,被其他隊員喲喝稱讚。

  「上禮拜你跑下車後跑去大黑中心救人,真會一個人逞英雄!」

  「啊哈哈……學長這麼講我不好意思啊!」

  還沒有走出球場,禮吾注意到平日冷清的觀眾席出口上,那名與禮吾同班的長髮少女不耐煩地等候著。

  「小泉……?」

  「喔~紅子!」其他二年級的隊員自動靠近。「今天要不要一起喝個什麼……」

  「我要找這傢伙說話,給我滾開。」

  原本令人趨之若鶩的少女一聲令下,一陣不明的爆彈將禮吾外的其他同伴撞開,讓她差點沒忘記紅子的魔女身分。「那個……妳這是?」

  「給我入社。」

  「喔,給妳……啥!?」「我可不是輕易食言的人。」

  看來一臉不情願的紅子雙手插腰,臉龐與禮吾的面向則完全打不著。「之前約定的,既然你成為潘朵拉的持有者,我只能勉為其難……進來。」

  即便對方沒有給任何好臉色,得到單單這句確定的首肯,無法形容的激勵在禮吾的血管內四竄。

  「不要會錯意喔!這不代表我承認你了,以後給我識相點……」「棒呆了!」

  紅子尚未斷句,水手服的腰身已經被用力掐住,以壯大的力氣被懸空舉起。

  「小泉的加入絕對會讓足球社晉升!多謝呀呀呀呀~!」

  「快、快放開我!滿身臭汗的人肉金剛!」

  直到紅子直接動粗前,興奮的禮吾將紅子在眾隊員的瞻望中舉高足足二十分鐘,至此多增一項往後經理紅子給禮吾加簽的黑紀錄。



  「終於洗好了……」

  漫步在米花車站外的磚地大街,心臟無法控制地蹦蹦重跳,

  抱著假他人名義冒死進入理學院攝影社的相片袋,禮子迫不及待在下完課先行離開學校,尋找可以安靜瀏覽的地方。

  尤其在學校她又得處心積慮要避開藍的視線,又儘可能裝得沒事,這膽顫心驚的學校生活讓她相信自己絕對有減壽。

  「那些社團的傢伙看來都有聽話乖乖保密,不知道這些照片有什麼玄機,喬治今天上班似乎聯絡不到……」

  然而她現在開始不清楚,現在該依循什麼方向。

  得知愛子真的被組織帶走、甚至還成為持有潘躲拉的宿敵,甚至從那天至今後還會陸續造成無數的災害……

  手上剩下的只有照片的線索、以及所持有的潘朵拉,即便希望渺茫,現在所能依循的只有這些路了。

  「找到愛子的方法……嗎?」

  想著昨日的一切,儘管也沒有把握能將愛子從組織帶回來,也至少再找到見上愛子一面的機會。

  行經市區的雙眼掠過在焙坊【d'Etigues】上、

  不經意的禮子瞥見那一貫座位上的金灰髮少女,將咖啡空杯留在座位。

  「服務生,我要結帳……」「等一下、雪莉!」

  驚訝的雪莉轉頭,嚇見這配戴眼鏡的年長女性氣喘吁吁靠在咖啡座上。

  「可以麻煩……稍微……談一下嗎?」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