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潘朵拉之心(作者:dorayakichan)
LV. 28
GP 114

FILE.27 下定決心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身為魔女,經歷過各種法術訓練的紅子,操縱天然物質的各種能力完全不在話下。

過去堅信,世上不會有超越自身魔法的力量,就算是傳說中的潘朵拉也一樣,

然而眼前自少年手中宣洩而出的火燄,完全打破自己的信念。

那道今生從未見過,極為灼熱的赤紅──


───Pandore Coeur

FILE.27 下定決心



「喝~~~啊!」

抱住妹妹的禮吾,自緊握拍合的雙手間,迸出的火舌迅速噴向女人。

機敏的女人立即拆開肩上的黑色披風,但仍無法抵擋烈火的強勁,就在瞬間將其燒個精光。

「怎麼樣!」憤怒的禮吾伸手向前挑釁說。「還敢找我們碴嗎!」

「竟然是<火>……」始料未及的另一顆潘朵拉出現,令女人完全放棄抵抗。「──這次就算你們行……下回別以為我會輕易放過!」

衣服燒灼的女人向後一躍,跳回方才被炸毀的逃生們出口,身影隨即消失。

「那個女人……」至終躲在諸羽背後的朝美,膽怯地探看女人的消失。「是來搶那個叫『潘朵拉』的鑽石的嗎?」

「哥!」禮花隨即轉身,探看兄長全身上下。「剛才沒有事吧!從那個女人身邊把我拉回來……」

「啊啊,沒怎樣啦!」方才緊繃的禮吾在女人離去後,又回復平時愉悅輕活的表情。「只是沒想到那麼漂亮的大姐竟然這麼狠辣……」

「對不起……」禮花低著頭致歉。「讓你經歷這麼危險……」

「要道歉的還有老姐,不只我啊。」

一提到兩人的長姐,禮花露出的是既難過又不滿的矛盾表情。

「當初我說過的,我是要和老姐一起保護妳,不是只有我的責任。在妳離開家這段期間,她比我還擔心幾十倍啊。」

糾結的禮花並沒有回應,但嘈雜的聲音接踵而來。

『這位小哥,你太厲害啦!』

剛帶上沒多久的髮夾,大聲嚷嚷讚揚起禮吾。『剛才那個火焰拳有夠帥的!你是這小妞的大哥嗎?一家就出了兩位潘朵拉的持有者啦!』

「我也成為……潘朵拉的持有者了嗎?」想到起初未能使用這鮮紅鑽石發揮力量的禮吾,不可置信一再詢問。「真的嗎?髮夾!」

「潘朵拉……禮花和她哥哥……」

一直保持旁觀的諸羽持續喃喃念著,未注意到紅子投射自己身上的視線。

『等等,先別說這些了!』髮夾口氣驟變,像似感應到什麼發出強烈的黃光。『在樓上,有其他的潘朵拉引起的強大力量!』

「其他的潘朵拉!?」橙井兄妹同時叫出聲。「難道是從剛才一直感應到的……」

「這棟大樓的騷動一定是那些人引起的!」朝美緊張地說。「會不會……樓上也和我們一樣……」

『快點上去!』髮夾命令。『阻止那些人胡作非為!』


「唔啊!」

跌坐在地上的禮子,接著背脊被油量的皮鞋用力踐踏。

精疲力盡的她已經無法擺脫職員們的追捕,苟延殘喘地趴倒地上。

「禮子小姐、撐著點,我馬上來救……啊!」

連備正常人的腳靴都閃躲不及的喬治,更別說能夠接近禮子。

「怎……怎麼這樣……」

近幾絕望的禮子正要撐起身子,又被一位女服務生以木棒重打,甚至無伸手觸及明明站在眼前的愛子。

「不要抵抗了。」愛子宣示。「交出妳的性命以及潘朵拉,貢獻予我……」

「如果是愛子想要…就算犧牲我……的性命……也沒關係……」

禮子的嘴角已經磨破出血,卻仍努力硬擠字詞。

「但是……我不希望……我們就這樣子……分開啊……!」

「別開玩笑了。」昔日好友的刻薄語句,仍在耳邊不斷掏心挖肺。「憑什麼,我非得不丟下妳不可?」

  『就算禮子一直一個人,我不會丟下禮子的。』

想到當初那不經意的承諾,一個聲音突然在禮子心底產生迴響。

「對……啊。」

禮子完全放棄抵抗的同時,以最後的氣息撐起身子站起來。

「終於臣服了嗎?」愛子叱之以鼻。「將妳的力量──」

「妳說得……沒錯……」禮子顫著牙根硬說出口。「不是大家丟棄了我……是我自己沒有……抓住大家……父母也是……小瞳也是……」

「啊?」

「只會苛求別人留下來陪我……我實在……太沒用了!」

沒錯。

不論親情、友情,不求回報之前,就必須要有付出……

所以,即便無法阻止過去所有悲劇,但現在……輪到我……

「輪到我……不會讓愛子一個人下去了!」

隨著手上橙色鑽戒的閃耀,

張開雙臂的禮子朝著迎面而來的全體職員大聲吶喊──
「鋼刃護罩!」

突破走廊四周的,是大樓本身架構的鋼筋和鐵管。

鋼筋和鐵管化為閃耀橙光的銳利鐵刃,圍繞在禮子身邊朝抱走的職員們用力刺去,瞬間抵擋周遭所有殺傷。

「咕啊啊啊啊啊!」職員們的慘叫不絕於耳,禮子緊接讓他們回復原狀。

「金之心、是堅強的象徵!」 破口而出的語言吶喊同時,戒指的光圈隨之放大。「以潘朵拉之名,將內心的陰影化為堅強的光芒!」

「什麼!?」在橙色鑽戒散發的能量之中,原先圍繞職員們的深紫色陰影完全消退,一個個停止攻擊倒地不起。

「這……我……」用盡戒指力量的禮子全身項被掏空,終於倒在地上,以最後的精力望向愛子。

「禮子小姐!」終於除去他人阻礙的喬治正想接近禮子,愛子卻先一步地蹲下、將禮子的衣領用力抓起。

「力量都用盡了啊。」愛子冷笑。「也好,就由我親自來收拾妳──」

愛子抽起剛才的摺疊刀,在刀尖緩緩刺向里子的胸口……

「禮子小姐~~!」


「深海迴流!」

深藍色的光輝在走廊底部散開的同時,巨大的駭浪一併散出。

「!?」未對禮子出手的愛子與喬治、在突來的水流中一起和其他婚榷的職員們沖到彼端的廊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就像排水管般被淨空的走廊,只剩下禮子躺在原地。

一個男人則從藍色光芒的源頭出現,並將她抱起。


「妳能交代這是怎麼一回事嗎?」

洪水洩出後起身的愛子,被走廊暗處現身的金髮女子詢問。

「對不起,苦艾酒大人。」愛子蹲下身說。「方才發現目標的潘朵拉,但是意外被拆開了。」

「雖然我們組織不容許任何無用之徒的藉口,不過,」苦艾酒苦笑。「我也跟丟獵物了呢。」

「非常抱歉,下次我一定……一定……」

「不過,能將這間大樓毀成這樣,以作為新手的妳倒是很值得褒獎呢,」女人透過破碎的玻璃窗望著烏煙瘴氣的景象。「卡莎可。」

「您過獎了。」

「既然那個男人不在,我們也該早早離開回去報備。」苦艾酒下令。「走吧。」

「──是。」

愛子與苦艾酒,毫無留跡地消失在瀰漫煙硝中。


「為什麼……要救我?」

煙雨瀰漫的大黑中心頂樓,青年以碧藍雙眼查望著橫躺的禮子。

「……我先前說過,只要妳繼續牽涉下去,終有一天連妳也會不得不殺人。」

「你早就……知道了嗎?」仰望雨空的盡頭,無力的禮子滿臉濘溼。「愛子和我的事情……」

「知道琴酒他們帶回來那個女人來歷後,我馬上就猜出來了。」藍淡淡說著,半合的眼睛像是哀悼。「當初我問的那個問題,妳的答案……不同了吧?」

「不會…..變的。」

溼浸的衣袖遮蔽雙眼,禮子忍不住的淚水滑落平行十泥地的臉頰。



「就算是愛子,我也……」遮掩不住的悲傷,對著陰霾滿佈的雨空宣洩。「絕對會──」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