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113

FILE.23 現身於塵囂之中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米花飯店就快到了,好期待喔~~」

  江古田高中全體足球隊隊員坐在迴繞米花市區的公車上,期待著能儘早進去滿天堂的遊戲展場。

  「吶吶、紅子同學,等下跟我們一起來玩極速賽車手的機台吧♡」

  面對左鄰右舍座位上隊員們的熱烈邀約,紅子只是呆著臉凝望車窗外市景,完全當成耳邊風。

  「什麼嘛,又是足球又是遊戲機,這些男人真沒有高尚點的消遣嗎……」

  在公車車體轉彎的某個剎那,紅子的瞳孔毫無預警地放大。

  「小泉,妳怎麼了?是暈車嗎?」坐在後座未加入紅子邀約行列的禮吾,正當察覺到紅子的異狀問候,


  心臟劇烈地震盪。


  「呃啊!」禮吾掐住胸口,喘不過氣的壓迫感似乎來自車外的某處。

  而他手上的紅色鑽石手鐲,也同時緊繃著手腕的靜脈,燃燒著。


───Pandore Coeur

FILE.23 現身於塵囂之中



  「你也察覺到了嗎?」

  紅子對禮吾透露。「有什麼相同的力量,在這附近擴散。」

  「相同的、力量?」

  「同樣持有『潘朵拉』的力量,持有者間能夠互相感應。」

  禮吾閉上眼睛,確實感受正在壓迫心臟和手鐲的力量、冥冥中有種方向感。

  「……那棟?」禮吾睜眼指向車窗外遙遠,被深厚烏雲覆蓋的褐灰色商業建築。「是從那裡傳來的嗎?」

  「啊,您是說大黑中心啊。」司機注意到禮吾的探望。「通往那邊路口馬上就要過了,但這附近並沒有公車站,必須要到米花販店下車徒步走過去。」

  「诶诶~~不能過去嗎?」

  「橙井,你在說什麼啊?」隊長探頭來詢問。「目的地不是遊戲展場嗎?」

  「讓我下車!」憑著野性的直覺,禮吾堅持說道。「拜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非得馬上去那裡!」

  「這位同學,我不是不通情理啦,」司機比著車門邊車滿為患的情景。「現在無法停靠在人行道邊,我不可能在這裡讓你下車的。」

  「對、對不起了!」

  「嗯?」紅子的手突然被硬抓住,而禮吾一腳已經跨在全開的車窗窗檻上,

  兩人一起跳出公車。


  「喂喂!橙井!?」橫越三輛型車的禮吾與紅子,在公車司機、同學與眾目睽睽中快速奔離。「搞什麼啊!要和紅子同學去哪!」

  「喂,」被拉著跑的紅子非但沒有生氣,只是甩開手。「看你平時中規中矩,還這麼趕憑直覺行事啊。」

  「話不是這麼說嘛!就算什麼都不會發生,去總比不去好吧!」

  「……橫衝直撞,也是件好事啊。」紅子稍微嘲諷,跟上禮吾的腳步向大黑中心的方向奔去。



  三面落地透明玻璃環繞的電梯外,映照逐漸密佈的灰暗雲層。

  懷著動盪的心,禮子等待著電梯行進到頂樓最上。

  那股力量越是接近,心臟震動就越劇烈。

  望著發光的戒指,她堅信上面有著什麼和組織相關的事物存在。


  「歡迎光臨,稻尾董事!」

  才剛踏進頂樓裝飾華麗的大型酒吧,服務生們就慇勤招待起自己的偽裝對象。

  「還是和往常一樣,半糖奶精的招牌『紅眼』?」

  「啊……是是是。」受寵若驚的禮子被招待到本尊的老位子上,除了見得這號金主在這裡是多受敬仰,也想起稻尾是這家酒吧的老主顧。

  「怎麼樣、禮子小姐?」收在公事包裡的喬治探眼詢問。「有什麼嗎?」

  「奇怪了……能量最大是在頂樓週遭,可是到了這裡突然感應不到什麼……」

  「外面好像要下雨了。」喬治望著酒吧玻璃外十多層高外的米花市全景。「今年春天好像下過沒幾場雨呢……」

  「雨……」

  聽到雨的第一反應,勾起禮子那場悲劇的回憶。

  被丟在雨中,盡情淋溼的痛苦回憶。

  「會下雨……嗎?」



  「禮花、等一等嘛!」

  朝美和諸羽緊跟著禮花的腳步,最後進入不知名的企業大樓大廳,被行經的上班族與專員注視。

  「跑來種地方做什麼啊?和恰克叔叔有什麼關係嗎?好歹說明一下吧!」

  「力量……」按住頭上黃色鑽石的髮夾,禮花仰頭說。「是在上面!」

  「禮、禮花!」禮花衝到鄰近的電梯口要按下按鈕,與另一隻粗壯的手相撞。

  「老妹?」

  低頭盯住自己的妹妹,禮吾訝異地稱呼。

  「哥……?」

  「怎麼這麼巧,妳不是也去遊戲展了嗎?」兄長按下電梯,輕快地詢問。「怎麼樣?遊戲展逛得愉快嗎?」

  「他就是禮花的哥哥啊?」諸羽打量著。「果然和禮花說的一樣,是長身體不長腦子的人肉金剛。」

  「老、老妹……」對這段陳述抱著不上不下的矛盾糾結,禮吾旁邊的紅子順便遮嘴噗嗤一笑。

  「诶?所以禮花的哥哥旁邊這是……」朝美的注意轉向長髮的年長少女。「禮花哥哥的女朋友……」

  「什麼啊!」

  在禮吾要開口反駁前,紅子已經對朝美大力咆嘯。「給我聽好了、小鬼!就算過五百年,這個空長身體不長腦子的人肉金剛別想達到我萬分之一的標準!」

  「人……人肉金剛……」連續遭受言語打擊的禮吾腰身垂直打折。「老妹……我難道真的……老妹?」

  電梯門打開的瞬間,禮吾看到直然踏進的妹妹臉上展現的,毅然的冷靜表情,

  以及尚未全乾的淚痕。


  「喔喔,真好喝!」

  禮子的嘴唇接觸到第一滴咖啡的同時,濃郁的奶香已經滲透嘴唇。

  「這家的原豆用的都是上等貨呢。」公事包的喬治窺看店員擺放的咖啡豆袋。「看服務生的動作,將原豆與濃縮咖啡混合『紅眼』相當順暢。」

  「喬治你對咖啡很有研究嗎?」

  「當然!不只是咖啡,本人也有收藏釀酒!」喬治造豪地說。「要不是這德性,真想領教依他們的沖泡技術。」

  「這樣啊……等我一下。」

  禮子撕開桌上的奶精球,用小空杯裝了部份咖啡,遞給正下方的喬治。

  「謝啦,禮子小姐──」


  一波衝擊,令滾燙的咖啡完全潑溼喬治。

  「燙、燙燙燙!禮子小姐!小心點嘛!」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無預警中四周爆起的煙霧與閃光,壟罩整間餐廳。

  「怎麼回事!?」起身的禮子抱起公事包裡的喬治,酒吧其它顧客和服務生四處逃竄,那剎那間,禮子注意到在餐桌下閃爍的光線。

  金屬儀器上逐漸減少的數字碼表。

  「炸彈?!」禮子立即解除變身,將潘朵拉戒指瞄準炸彈進行毀壞。起身打算要逃亡時,外界卻只飛來更濃厚的爆炸塵埃。

  蓋住嘴巴,禮子使勁衝回走廊,卻只有更多的人潮互相推擠於電梯口。

  「到底怎麼回事?有誰要炸這棟大樓──」


  劇烈的衝擊,再次出現在心跳之中。

  那股一再感應的不祥之力,正在禮子的正前方。

  重重迷霧與人海間,禮子僅能注意到的,是一道奇異的光芒。

  她努力望向遠方,那閃爍中的光芒,紫色的光芒,

  其中伴隨光芒的身影,在散去的霧中,逐漸可見……


  「禮子小姐?」

  在推擠的人群中,雙腳和雙眼就像被死死盯牢。

  那個身影,何曾忘記,也絕不會忘記。




  「……愛子?」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