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111

FILE.22 南十字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啊~~唉……」

  靠在十多層樓高的落地窗前嘆氣,禮子已經呆坐長達一小時半。

  「嘆什麼氣、這些該看的還沒看完呢!」

  盤坐在會議桌上,喬治將大黑中心的財務報表快速瀏覽。「光是這些就能找到不少析竅,還不趁冒用稻尾的身分時快點查完!」

  「不是我不關心……」禮子的頭按在玻璃上,凝望遙遠的東京晝景。「想到什麼都還沒做,就已經被對方吃得死死的……信心難免不會削弱啊。」

  「那個叫雪莉的女人是嗎?」興緻勃勃的喬治回想。「從她的說法來看,她似乎也不是什麼高層幹部,不然怎麼會是『既屬於又不屬於』的關係?」

  「那藍就說得通嗎?他可是組織亟需尋找的、潘朵拉的持有者啊……」

  「嘛,怎麼說他們都是聽人行事的樣子。不要太放在心上啦。」

  「這麼說也……」

  禮子的視線自遠方轉回鄰近的租商大廈樓群時,突然看到一怪異的景象。

  形似大型旅館的建築,正冒出濃厚的煙霧。

  「唉呀?是發生火災了嗎?」喬治探頭看說。「看起來沒波及太遠,應該對這裡沒影響。」

  「喔……」疲倦的禮子正要振作,起身要陪喬治分析資料時,


  心臟劇烈地震盪。


  「禮子小姐!?」突然倒地的禮子緊抱胸口,有某種外力正在壓迫五臟六腑。

  當禮子撐起身子站立,隱約感覺到壓迫的力量源自於不遠處。

  究竟是什麼不安的預感牽縈心頭?

  那種令人窒息垂危的恐慌──


  又一次的心臟抨擊,禮子突然仰頭朝上。「禮子小姐、怎麼了!?」

  「有什麼東西……在這大廈的……」禮子下意識地做出某種預測。「上面?」


───Pandore Coeur

FILE.22 南十字



  「比賽結束、由圓谷朝美小姐及鐵諸羽小姐,獲得今年度『速打旋風』的榮譽勇者頭銜、獲贈會員證和禮卷,是歷年來最年輕的贏家!」

  「Oh…….good job, cool girls,」敵對的外國女性玩家不甘心卻樂意地笑著鼓掌。「Seems like the championship doomed not to be for me!」

  「呀~~!」朝美與諸羽從機台前用力互抱。「諸羽!這不是在作夢吧!」

  「怎麼會是作夢!我們很行吧、禮花──」

  直到對決結束的當下,兩人才注意到一直被丟下的同伴早已失去蹤影。

  「糟糕,禮花是不是等太久所以生氣……」「不好了!飯店發生爆炸了!」

  一名滿天堂職員出面呼告,遊客們驚訝地呼聲連連。

  「發生什麼事了,上田?」擂台賽裁判下來詢問狀況,而會場場面也逐漸開始混亂。「什麼!東館的廁所有炸彈!?」

  「喂,禮花這麼久沒回來,不會發生什麼事了吧……」朝美擔憂地猜測。

  「抱歉,容我們連開一下!」朝美拉著諸羽跳下擂台,快步朝東館方向穿梭擁擠人潮。「禮花!禮花,妳在哪裡!」

  在兩人跑經大廳的服務台前,另一個稍矮的身影與他們反向擦肩而過。

  「禮花!?」朝美適時地抓住那個身影。「搞什麼!怎麼好端端不聲不響……」


  禮花轉頭的那剎那,極令朝美與諸羽兩人詫異。

  淚汪汪的雙眼被溢滿的淚珠濕潤,與臉頰一同腫脹泛紅。

  那是做為長久好友以來,除三年前外第一次見到她如此悲傷的容貌。

  注意到禮花的胸口緊抱著焦黑的破爛黑帽,兩人馬上明白方才絕對出事了。

  「禮花,妳到底……」「不要管我……妳們現在可以不要管我好嗎!」

  她掩面啜泣,跪在來往成人的步伐間,毫不留情地哭喊。

  「什麼都沒有……我什麼都沒有了!」

  「禮花?」「不好意思,那邊那位小姐!」

  朝美與諸羽面向呼喊來源的大廳服務台,一名陌生的服務員著急地召喚,兩人將頹廢的禮花一同架起,緩和地牽過來。

  「抱歉,您找禮花有什麼事嗎?」諸羽代問。

  「剛才有位長得很高大的先生,特地甚至塞小費、拜託我有個東西務必要轉交給一個大約是國中生、有綁小辮子在大廳等人的小姐……應該是您沒錯吧。」

  聽到這段陳述,禮花腫脹的眼睛瞬間睜開。

  「他在紙上還威脅我絕對不許轉告任何人甚至警察,必須親手交給您……」

  禮花顫抖的手接過一個小型的包裹,拆卸外面的包裝紙,三人發現包裝背面寫下一大串的文字,

  龍舌蘭一字一句親筆寫下的文字。



給 禮花:

  當妳能看到這些留言的時候,或許我已經不在世上了。

  自那個組織的上頭輕易地允諾讓我徹底回到正常社會,

  我已預知他們絕對要找機會搶先取走我的性命。

  因此不論如何,當妳看完這些之後,盡早將這張紙撕毀或燒掉,不要留戀。

  那個組織費盡任何手段,要利用名為「潘朵拉」的鑽石,達成他們首領長久以來無盡的野心,將會破壞一切真理的野心。

  然而對於這個組織真正本體的存在與影響,即便本人涉足不多,也難以在短短篇幅內詳盡道完。

  然而,為了能夠保護妳能夠繼續生存在這岌岌可危的世上,這樣東西必須交由你來保管,免於這個組織達成目的。


  打從我至愛的妻女逝世後,我早已了卻一切生機。

  而在這之後妳是第一個,令我願意用盡生命保護的對象,

  請不要為我打抱不平,因為我從一開始就沒有資格為人父親。

  如果最初,能以不同形式相見的話,或許,或許……有著道不盡的或許……

  妳真正的家人,相信一直在等妳回去。請好好把握住他們。

  請告別我,繼續踏上妳人生的路程。

                   自天堂永恆誠摯的祝福,父親筆




  雙手捏皺沾滿筆者淚水的信息,原本應該要縱容淚腺的禮花,強忍下去,轉而將包裝紙下的物品拿起來確認。

  那是,一個刻畫典雅花紋的黑絨小方盒。

  十字線的刻紋,鑲著四顆小水晶,排列呈十字星座的形狀。

  她進一步打開盒子,璀璨的閃光卻早一步自方盒中大量外洩。

  鑲在金色髮夾上的,

  如夜空中的點點星光、照亮希望的螢黃鑽石。

  「這……這是?」憑著一鼓直覺,禮花將盒中的髮夾直接插入髮際,


  心臟劇烈地震盪。


  「這……這是什麼感覺……」悲苦交雜中振作的禮花專注在這髮夾所帶來的不快,突然感受到其中傳達的訊息。

  「禮花,妳沒事吧?禮花?」面對遭受種種衝擊的禮花,朝美在一邊慰問著她。「寫著些的人,難道是那個恰克叔叔……」

  「外面……」

  「啊?」「有什麼很不好的東西……正在附近的某地方凝聚……」

  「等等,禮花,妳在說什麼……」

  像是受到龍舌蘭與髮夾的指引,禮花竟隨著神經反應,衝出米花飯店。

  「喂喂!禮花!妳在搞什麼、諸羽,我們快追上去!諸羽?」


  未弄清狀況的朝美,卻注意到另一邊的諸羽極為震驚的表情。

  「諸羽、妳怎麼了?妳知道禮花發生什麼事了嗎!」

  「剛才……那個髮夾……」

  諸羽以一副目睹世界毀滅的訝異表情,雙臂環抱自己顫抖起來。「應該是不存在世上的東西啊──」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