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7
GP 101

FILE.19 消失的叛徒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你們這些窩囊廢還不給我好好做事!」

  暴跳如雷的實驗室總管督促著所有白袍加身的研究生,那扭曲的眼鏡隨著看似快迸出來的血紅雙眼不停抖動。

  「真是的,那個什麼潘朵拉不見後,金棒教授就變成這副德性。」正在配藥的兩個研究生交頭接耳。

  「對嘛。當初都不說清楚潘朵拉有什麼研究價值,被人偷能怪誰……」

  「那邊那幾個!再敢開口就讓你們別想在這所大學翻身!」


  心驚膽跳的禮子,在研究室門外窺看其中的一切──

  下個別想翻身的很可能是自己。


───Pandore Coeur

FILE.19 消失的叛徒



  『什~~麼!』想到昨天接到連續幾天沒回家的喬治來電,禮子被突來的要求嚇傻。『用學校的攝影社來洗底片!?』

  『沒錯。對於那個男人,有些基本的眉目了。』喬治解釋。『雖然底片維持保管較佳,但有些決定性的證據需要從照片證明。』

  『為什麼是學校?難道就不能去外面的連鎖照片行?』

  『小姐,麻煩請維持應有常識。這些是被一群不法組織虎視眈眈、見不得人的東西,哪還能流落在外?學校的隱蔽性是最好的。』

  『我說話是沒錯,但是……』

  禮子最顧忌的,當然是因為攝影社設在化工系研究所內部的教室,尤其其成員九成都是該學院學生。

  「天啊,根本是自找死路嘛……」禮子頭痛嘆氣,便只好套用老招。

  躲進隱蔽的灌木叢,按住戒指的禮子發揮力量,再次變化身形。



  「藍同學,聽說你今天有去攝影社嗎!?」

  午餐時間,聽到消息流通之迅速的女同學們圍著藍詢問,禮子嘴裡的飯整口吐出來。

  「诶?是嗎,我記不得了。」藍將目光掃射到食不下嚥的禮子身上,禮子滿臉心虛地竄汗。

  原以為只有男生的攝影社不會計較那麼多,結果還是逃不過藍的注意……

  「啊,我想起來了。」藍故意隨口胡說。「橙井拜託我幫她洗上次我們兩人約會拍的照片喔。」

  數十對忌妒的目光完全聚焦在禮子身上,她可以預見這個禮拜完全別想脫離聯誼會的魔掌。

  「藍~~~~~!」



  「條件只有這樣?」

  一貫地坐在廢棄儲倉中、秘密聚會老位子的上木箱。

  龍舌蘭面對的兩人,一是金髮碧眼的美女,一是有著冷酷眼眸的長髮男子。

  「哎啊,你不相信嗎?要說想退出組織的,可是你自己喔。」

  「從平常的『客戶』那邊抽回最後一筆訂金,僅僅這樣作為交換條件,妳是要我相信誰?」龍舌蘭看慣不慣地回應。「苦艾酒。」

  「給這樣的條件,實在不為過。」琴酒淡淡說。「在敘利亞獻金案替我們安排眼線、順理成章成為我們幹部的你,不可能從我們這邊撈到什麼。」

  「說的也是啊,琴酒。」龍舌蘭乾笑。

  「那麼,到時候就看你的了。」

  說罷,龍舌蘭起身,扣下帽子向琴酒用力致敬,便走出儲倉駕車遠去。


  「苦艾酒,妳還不會真笨到忘記、離開組織的人只有黃泉路一條吧。」

  「當然囉。」苦艾酒回頭。「但看他這麼認真,實在不想馬上處決他嘛。至少等那個廢物最後的可用價值用盡後,再『回收』一番。」

  「……妳這玩弄的人壞毛病就是改不過來。」琴酒又叼上一根菸。

  「趁這機會,還能稍微訓練一下新人呀。對吧,琴酒?」

  「喔喔,妳說……」琴酒附和地邪笑。「『卡莎可』?」


  「『名偵探毛利小五郎推理之屋』?」

  「是啊。」午休時間的帝丹中學,禮花三人依舊聚在一起吃飯閒聊。

  「我媽他們投資的滿天堂公司準備發表的新作,以最近新聞上當紅的毛利偵探為藍本,作為客串角色的推理遊戲,最近拿到試玩版了。」

  「滿天堂啊~~真好!」朝美洩氣地說。「諸羽家很有錢,什麼好康都有!」

  此時的禮花,完全沒把朝美和諸羽的話掛在耳邊。

  她只顧著看自己手機上、三天前從信箱得到的,龍舌蘭的手機電話號碼。

  雖然這個號碼打過去接不通,但禮花一直等待對方能主動聯絡。

  手機來電震動的剎那,禮花迅速開啟簡訊欄,察覺一則通知。

  『這週末上午十點,在米花飯店的一樓展場等我。』


  「說到這裡,這週末我要代替媽出席米花飯店的滿天堂新作發表會喔。」

  聽及完全一樣的時間地點,終於將禮花拉回現實。

  「真的?新作發表會!諸羽、帶──」「帶我去!」

  搶先朝美一步,禮花像是誓死般對諸羽懇求。「務必帶我去!」

  「這……這什麼意思啊。」諸羽皺緊眉頭。「我當然會帶妳和朝美去啊。」

  「真難得,很少碰電玩的禮花這麼積極……」

  信誓旦旦能再與龍舌蘭相遇的禮花,接下來整天不分上課、開心地看著這則簡訊,期待週末的來臨。



  「欸,橙井。經理的事情還沒有下文嗎?」

  足球社的練習時間,專心單腳踢擊的禮吾未因隊長的詢問中斷。

  「啊咧~~這個嘛~~」

  「我也沒有催你的意思,不過找不到人手是現實,只能厚著臉皮拜託離開的前經理關照一了。畢竟賽季馬上就要開始了。」

  「再暫緩一下可以嗎?真的有個非常適合的人選……」

  「是是,看在你這個咱們學校的明日之星面子上,練習賽的邀請才一延再延。」隊長難通融地提示。「期限就是下週!聽好囉!」

  說罷,禮吾將球體使力直射到圍籬前的球網,卻有些力不從心地洗溝。

  「可以的話,」禮吾腕上的紅鑽石手鐲,像手銬般阻擾四肢。「我也想放棄啊…..」


  「回來啦,」疲憊的禮子回到家裡,終於瞧見睽違三天的喬治盤坐在自家茶几上看電視。「底片拿去攝影社沖洗了?」

  「託你的福啊~~」禮子拖著比眼鏡還厚三倍的死魚眼說。「我已經變成全校女生公敵了~~」

  「別以為只有妳忙,這幾天夜宿事務所,我查到不少有趣的事。」

  喬治後面那隨著玩具車從事物所拖回來的紙箱中,禮子拿出其中的文件。

  除了附上禿頭男的特寫照片,卻甚至有刊登其樣貌的新聞剪報。

  「啊!」禮子想起對其眼熟的真因,是因為在電視上看到不厭其煩──

  「稻尾財閥暨建設企業的董事長,稻尾長久。」

  喬治隨便一轉頻道,馬上見這名男人在螢幕上與政治家握手言和的景象。

  「杯戶、大金和米花地區有七成相關公共建設是由稻尾承包的。其中曾經有不少被質疑有偷工減料和預算盜用的弊案出現,但都被掩蓋過去。」

  「難不成,底片……」

  「八九不離十是那些畫面吧。至於為什麼那個組織扯上關係才是重點。」

  「怎麼辦呢……不能由我們對對方出手嗎?對那個公司社長。」突然覺得像踏入政界的羅生門,禮子稍感不知所措。

  「這種小事可難不倒我喬治的情報網。看下去吧。」

  禮子抽開第二張剪報,這次是約三年前的消息:在米花大黑中心的剪綵典禮。

  「他在大黑有重比例的股東權,而大黑的貿易中心也是他經常出入的地點。」

  「大黑中心、」捏緊剪報,禮子懷有新的預感。「好……就去看看!」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