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7
GP 101

FILE.18 應是相同的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叔叔!」

  穿梭人群、禮花不停追逐逃跑的男人。

  那個神似父親,一再抓不到的背影。

  「請等一下!」背負著同樣的過去的兩人,流動在下班的擁擠人潮中。「請務必聽我說!」


───Pandore Coeur

FILE.18 應是相同的



  「那證明不了什麼。」

  「诶……?」

  原以為紅子會就此改觀而將她留在教室的禮吾,卻見她一貫地冷漠。

  「焚化爐爆炸,大概就是校工自己造成意外吧?既然你不能證明那個手鐲能帶來力量,那個約定還不算成立。」紅子收起書包,準備離開。

  「等……等一下嘛!小泉妳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是魔女。」


  那瞬間,禮吾突然眼前一片昏暗。

  紅子全身散發不可思議的紅光,一種吞噬著魂魄的異樣光芒。

  「傳承小泉家世代魔女血統的魔女……隱身在現實世界人類中的魔女。」

  像是被擄獲靈魂般,禮吾的精神力逐漸不能集中。

  「身為魔女,是不被允許與普通的人類同流合污、更別說是什麼愚昧的足球社。」

  紅子稍微眨眼,禮吾眼中的昏暗突然消失,心臟卻仍劇烈地跳動。

  「……像剛才這樣,我輕而易舉就能得到你的魂魄。」紅子冷笑。「別說我不想,你要拒我於千里之外都來不及。」

  「不、不會的!小泉功課很好,很適合當經理……」

  「真是天真哪。」紅子嘆氣說。「或許你那個手鐲是我所尋找的、<火>之潘朵拉的真品,但是配不上它的你,有什麼資格和我說話?」

  現在禮吾不得不承認,為什麼紅子從人群中孤立的真正理由。

  對於這樣的她,自己不得不感到退卻。

  「如果辦不到,我也不想勉強你。」撥開長髮,紅子背著無法反駁的禮吾離開。「搞清楚你只是個什麼樣的人。」

  看著兩人逐漸濃厚的隔閡,不甘心的禮吾只看著自己手上閃耀的血紅鑽石。


  「沒用的人類……啊。」



  「叔叔、你在這附近吧!」

  追到商業大廈附近的巷角,被逼到無路可退的龍舌蘭躲在一架遮雨棚下,而禮花迎走向前。

  「稍微聽我說一下就好了、拜託!你不出聲沒關係,我馬上離開!」

  龍舌蘭稍稍從遮蔽的牆腳後凝望,少女的眼框逐漸泛紅。

  「我一直很想說……對不起。」


  意外的回答,讓龍舌蘭的緊繃敢完全消散。

  「恰克叔叔,很多地方都樣我爸爸……」禮花壓抑著悲傷抖著聲帶。

  「知道叔叔可能有見不得人的工作,我就拿著偷拍的事故意押著您,帶我去吃很多東西、重溫爸爸還活著時的感覺……可是……」

  見著淚如雨下的禮花,龍舌蘭深感震驚。

  「我卻沒從沒想過,叔叔是用什麼心態和我在一起……我真的太自私了!」

  龍舌蘭一直不願承認的事實,終於被禮花點醒。

  他在無意識中,早已把親生女兒與禮花完全地重疊。

  在那場犧牲無數無辜的悲劇中,作為父親卻置身事外的悔恨,自己一直選擇逃避。

  真正要道歉的,應該是他自己。

  此刻的他,多麼想出去向少女澄清一切,但心底的兩個影子將他制止。

  一個是身為禮花真正家人的姐姐,一個是消逝於世的女兒。

  他選擇壓抑,選擇斷絕一切慾念。

  因為他早就知道,自己是什麼世界的人。


  「所以,如果叔叔不想再見我……我絕不會強求。」

  禮花的言詞即將收尾。「可是,如果能再見面……叔叔可以當我的爸爸嗎?」

  這句話,終於讓龍舌蘭願意探頭出來。

  但回望眼前所見的,卻已經是空無一人的冷清街巷。

  男人緊握手掌,暗自在心中下了改變命運的決定。



  「喬治、咖啡要續杯嗎?」

  桐島偵探事務所這邊,喬治在與自己相較偌大的電腦螢幕前,在鍵盤前來回步行、甚至直接腳踢敲打鍵盤。

  「都要下班了,這份資料打完我就要回去了。」

  「知道了,那我先下樓囉。」

  女助手關上辦公室大門,喬治則仍解析著、禮子昨天的那番話。

  『你說、那個底片的主人來電了!』

  『是的,打匿名電話過來,也查不到線頭,只是聽他催著要更快找到撿走底片的人,馬上需要這捲底片……』

  『這樣瞞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們得想辦法知到底片裡到底是什麼。不能想辦法查到對方的身份和資料嗎?』

  『連對方名字都不知道的委託人,我喬治神通廣大也沒這本事。』

  『之前的那個槍手,好像提過什麼……』當時的禮子絞盡腦汁,終於憶起關鍵。『對了、稻尾!那個人叫稻尾長久!』

  「稻尾長久啊……」

  螢幕上顯現的資料,讓喬治不得不更加陷入呼之欲出的事實中。



  『昨夜在米花圖書館,由滯留館內的小朋友意外揭發館長私運毒品和涉嫌殺人的重大案件,據了毒品解有流入東都大學的可能性……』

  心思毫沒花在平時在意的電視新聞上,回到家的禮子腦中一直盤旋著白天從三十郎相遇得知的一切。

  潘朵拉,和一個名叫『燭光』的公主有密切關聯。

  究竟從上古暨存於世的潘朵拉,驚人的力量從何而來?

  「燭光……燭光……」

  「輝夜姬嗎?」

  端上晚餐的禮吾彎下腰,聽到禮子不自覺掛在嘴上的絮語。

  「輝夜姬(註:日文與燭光同意),那個在『竹取物語』中在人間長大,最後被接回月亮生活的月球公主?」

  「啊,是有這麼一個人……日本童話?」只是同名吧?禮子想。

  「喬治剛才打電話說,今晚不回來了。」禮吾解下圍裙,開始為姐姐添飯。「他最近的工作似乎變忙了?」

  想著潘朵拉毫無頭緒,禮子也只能期許喬治那邊有更明確的進展……



  「難得諸羽今天也一起來寄住呢。」

  圓谷家的夜晚,三個女孩一起擠在狹小的浴缸,享受蒸氣與入浴劑的舒暢。

  「難得禮花這段時間來朝美家住,怎麼不來捧個場呢?」

  「朝美,我們也該出來了吧?妳弟弟還沒洗澡不是嗎?」

  「男孩子根本不想洗澡,他們都是不乾淨的生物!等久點有什麼差!」

  「說的對、我哥也是這樣!」禮花和諸羽附和,三人一起在浴室放聲大笑。


  「禮花姐,有你的信喔。」

  朝美的弟弟從玄關抱著一堆信件入門,對著剛出浴的禮花說。

  「诶?我的?可是這裡是你們家,是誰知道我住這裡……」

  好奇的禮花抽起信件,在這封除了收件人禮花外毫無註名──明顯是被人投入的信件──在封底隱約寫的小字,給了她拆閱的衝動。




  來自電話亭的男人,女兒收──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