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7
GP 99

FILE.17 武士出現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那個人是,沐浴在春季櫻風中威風凜凜的靈魂。

  隨著欲守護之人的消失,他也不曾再出現。

  但只願讓,不要讓那樣信物孤獨地沉落在此……


───Pandore Coeur

FILE.17 武士出現



  「這個沒有劍的劍柄,被發現時是和那根金簪沉在井底同樣的地方。」

  靠著窗戶,捧著和自己快差不多大小打火機的喬治,在窗邊抽起粗大的菸來。

  「這絕非偶然,是在那金簪之後,故意被棄置的。」

  「這麼說,這個沒有刀身的劍柄是……」

  「綠川春江的初戀情人,劍三十郎所有。」喬治說。「從對方是劍道道場的獨生子來看,應準沒錯。」

  「這個劍柄……必須還給他。」

  禮子握著劍柄思考。「說不定持有劍柄的那位爺爺,也會知道潘朵拉的事情。」

  「這樣好嗎?這不是那個什麼組織尋找的目標?」

  「倘若那個爺爺或是誰,也是潘朵拉認可的持有者…...那就糟了。現在除了有<金>的戒指,藍那邊<水>的項鍊,還有……」

  禮子想起來,馬上進房間去翻箱倒櫃,卻找不到先前藏起來的物品。

  「禮吾!」

  禮子對廚房裡的弟弟問話。「有沒有看到衣櫃裡的手鐲?」

  菜刀差點切到手,禮吾遮遮掩掩地將帶有手鐲的左手藏進口袋。「沒……沒看到……!」

  「是嗎?我記錯地方了吧……」

  禮子皺起眉頭。「不管了,明天得抽空去綠台車站一趟……」

  「對了,那個人白天有聯絡喔。」

  喬治提醒禮子,以嚴肅的實情訴說。「底片的……主人。」



  「對不起啊,老姐……」

  隔日,後悔地繼續戴著手鐲,進入教室的禮吾深深嘆口負罪的氣。

  「不知道這手鐲和小泉有什麼關係……要是錯過拉她入社的機會……」

  「早、橙井!」

  同班的快斗、青子和惠子一如往常聚在一起閒話,並向禮吾道早。「聽說了嗎?昨天垃圾場的焚化爐失火了。」

  「耶?」昨天才接近過焚化爐的禮吾,打從心底吃了一驚。

  「聽說從中午後原本沒人碰觸的焚化爐,火源一直燒到晚上,差點擴散到校內呢。輪值的校工伯伯要被處分,但他堅持明明有事先確認好熄滅了。」

  禮吾偷偷瞄向角落的紅子,答案浮現在心頭。

  這手鐲……該不會是……



  「綠台市櫻見町……瑀川路二號。」

  比對喬治那邊得來的資料,中午後沒課的禮子馬上一溜煙來到劍家道場。

  結合了歷史悠久木造屋舍的道場,以及種植百年櫻樹的廣大庭院,真可見春江所說劍家道場於戰末時期之地位輝煌。

  偷偷從庭院望去,廣大的草蓆地的房間中,掛滿了無數的獎盃和武士的頭盔盔甲、和各種武器與戰利品,真可見這戶人家的收藏驚人。

  「對不起,請問有人在家──」

  「妳是來幹麻的?報紙和牛奶我們訂了、電視有收訊,也沒有任何要買的奢侈品!」

  禮子轉頭,一個和自己差不多高的、一身茶色道袍的灰白長髮老男人,正在背後怒視著禮子。

  「那個,老爺爺,您誤會了。我不是推銷員……」

  「還不從實招來!」

  「呀!」老男人從裙帶間拔出竹刀,向禮子揮去,差點命中的禮子皮包不慎掉出皮包裡的物品。

  在禮子慌忙撿拾的同時,老男人注意到那把劍柄。

  「這……莫非妳……」


  「這樣啊,來歸還這玩意的……」

  年邁的劍家道場場主劍三十郎,招待戰戰兢兢的禮子在擺滿各式武器的房間內喝茶,一邊嘆息著。

  「所、所以您是春江婆婆以前的……」

  「就現在年輕人的觀點來說,什麼都不是。」

  三十郎一口豪氣地喝下大盆茶杯說。

  「我那個孫女啊,上高中後就迷上來歷不明的小子,總想著要和對方約會什麼的。以前的人可沒這麼不正經,還沒論及婚嫁休想動一跟寒毛。」

  如果說這樣就不正經,系上那些藍愛好會的聯誼成員就不知道算什麼了……禮子內心吐嘈著。

  「我和春江,唯一能決定自己擁有的回憶……就只有那個時候。」

  三十郎娓娓道來。「即便是我有婚約在先,卻從未想要欺騙她的感情。為了這個家的道場事業,我必須放棄這些苦撐過來……這是男子漢的覺悟。」

  「所以,這劍柄……」

  「是這個家祖先世世代代作為效忠天皇的將軍,和其他武器一起傳承下來的戰利品。」三十郎和禮子望向掛在牆壁上的收藏。「也是作為文定中的重要象徵。」

  「文定?那麼您結婚的時候不就?」

  「家父和家母,當時十分生氣。」看著天花板上成排的黑白遺照,三十郎回想。「但作為代價去迎合他們理想的婚姻,他們也不便多說什麼。」

  潘朵拉,是在戰前甚至幕府時代之前就傳承下來的東西嗎?

  既然如此,為什麼組織直到現在才在追尋它的下落……

  「如果……能再回到那個時候,就好了。」

  三十郎轉頭向著門外,庭院中那棵巨大的櫻花木說。

  「即便年輕時仗著體力四處踢館,為這個道場建立了無限的光榮,現在老了力不從心,當時為了這裡犧牲的一切,現在來看都是空虛……要是回到過去,再次遇見春江的話,就能……」

  說到這裡,三十郎突然極力咳起來,腔調聽來像是要連胃液都要吐出來地乾涸不舒服。

  「劍先生!您沒事吧?」禮子起來使力拍三十郎的背,而三十郎只是勉強地直起身子。

  「沒事,老毛病了。我硬朗得很,吃點藥就好了!」話說完,三十郎抽出木櫃裡的膠囊嚥下。

  「真的沒問題嗎?」

  將三十郎扶起來的瞬間,禮子卻從男人的腰上再次見到一貫的關鍵。

  如凌晨夜空中、星光閃爍的深靛鑽石,鑲在固定三十郎腰帶的別針上。

  「那個……您知道有關潘朵拉的事情嗎?」

  「啊?」「就是您腰上的別針,還有這把劍的劍柄……」

  「什麼潘朵拉我不知道,」三十郎拔起別針說。「但妳說對了。這劍柄和別針,據說上面鑲的鑽石是成對的。記得過世的祖父說,是幾百年前一位什麼公主餽贈的……」
  「公主?」「叫什麼……燭光公主……來著。」

  思索著名字特異的公主,這是唯一能追溯潘朵拉來源的線索……

  「遇到妳也是有緣。這把劍柄,就屬妳所有了。」三十郎伸手握住禮子把持劍柄的雙手。

  「這樣好嗎?這是您對春江婆婆的……」

  「我和她,終究只是有緣無份。」三十郎斷然地說。「見到她請代我問好。」


  走出劍家大門,禮子回頭望著三十郎迎送後落寞地回進屋中,

  那個經歷六十多年的滄桑背影,令禮子感受到那曾春江體會過的悲苦。

  那個失去摯愛,消失在櫻林中卻仍拋開一切的,武士的背影……



  高大的黑衣男子,獨自在街頭步行。

  從那天起,他再也沒有守住約定,只是一味守著組織的工作而在此駐留。

  面對禮子的斥責,他早打定遲早,那是不屬於自己的親情……

  「恰克叔叔。」

  但事到如今,那名少女依然在電話亭前,為了守住約定地站在那裡。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