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7
GP 97

FILE.14 父親的笑容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唷!大家早安──」

  這是橙井禮吾今天生辰八字鬧不合的開始。

  早上打開教室拉門,就從門縫蹦一連串彩帶將他絆倒。

  接著莫名奇妙飛來幾隻白鴿,不停用腳爪進行攻擊。

  「哎唷诶呀~~」

  跌坐在走廊上的禮吾痛得哎哎叫,卻見到白鴿飛到教室中某人的肩膀上。

  「真是好久不見啊,禮吾大爺──」與禮吾同班的少年,滿腔怒火撲發到自己身上……




───Pandore Coeur

FILE.14 父親的笑容



  「喂喂,大清早怎麼對人這種態度……」禮吾對教室中央的另一女同學抱怨。「中森,妳也說說這傢伙吧!」

  「是你理虧,快斗都跟我說了!」

  女同學起身抱怨。「昨天去米花車站附近碰到你,竟然欠錢不還想落跑?」

  「诶?是指上個月的午餐錢嗎……不對啊,我昨天社團練習到很晚,怎麼可能出現在米花那邊。」

  「還敢狡辯!」快斗用力在禮吾身上踹下去,更加火怒。「快還錢來!」

  「好啦好啦,知道了……」禮吾爬進教室,不乾情願地從腰包掏錢。「真是的,愛變魔術整人的鐵公雞。」

  所謂愛變魔術整人的鐵公雞,正是眼前該校魔術社的幽靈社員快斗。

  變出動物或放彩帶對他而言都只是雞毛蒜皮,但說到訣竅,他一概不公開。

  「我哪有辦法,昨天午休和下課全都找不著你的人,向誰討債?」

  「我這邊也很無奈啊!」禮吾開始向快斗抱怨。

  「回到學校才知道原本足球社經理的學姊臨時退休,現在練習賽排成亂成一團,也不知道要怎麼去聯絡對手!哪來的空閒?」

  「說的也是,明明還沒到社團交棒的季節,」快斗同意。「都是男生的社團還真辛苦呢。」

  「根本就是你們男生太沒用吧。」

  「青子,妳這傢伙!」

  快斗和青子互瞪,兩人拌嘴已經是禮吾看慣不慣的常景。

  「有自願加入足球社的其他人嗎?」另一名配戴眼鏡、綁雙馬尾的女同學接著問。「可是這時期也很難找到新生吧。」

  「就是啊。其他能介紹成績不錯的女孩子,早就被挖光了。」

  「那小泉同學呢?」

  一個名字,滲入禮吾的心房。

  「惠子,那不可能啦。」快斗板著臉否定。「那個自視甚高又惡毒的冷血女人,怎麼可能會來足球社當免費女傭兼跑場?」

  「你把紅子說得那麼難聽幹麻?」青子又開始和快斗相瞪。

  「但也沒錯。」惠子點頭。「小泉同學的話,至今不知道有多少體育社團要拉她,全都遭到拒絕了。」

   「小泉……啊。」思索這這個可能性,禮吾下了決定。

  「說到女生,你們家那個可愛的妹妹怎麼樣啦?」快斗突然肩膀併在禮吾身邊問道。「她現在上國中了吧?能交個朋友嗎?」

  「快斗!」

  「她啊──」眼看青子直接對快斗暴力相向,禮吾毫不阻止。「老樣子嘛,我老妹又在鬧脾氣了……」



  「啊啊,是嗎,很抱歉,謝謝您大人大量。」

  在風和日麗的午休時分,在法學院頂樓吹拂高風的禮子掛下手機、持續嘆氣。

  「橙井,怎麼了?」

  「不怎麼樣啊……每當我妹妹一鬧脾氣,嘴上說要離家出走,其實都是去叨擾房東借住一晚,真的很麻煩人家──」

  見到同班的外籍留學生又不聲不響出現在自己身邊,禮子馬上停止回答。

  「──我幹麻對你透露自己的家務事?」

  「反正妳也不是跑來竊聽別人嗎?多多交換情報有什麼關係嘛。」

  「開什麼玩笑,我什麼時候竊聽你過──」

  禮子張嘴開罵藍的同時靜止,她意會到那個事實。

  「我沒說過嗎?【潘朵拉】持有者間的能量是能互相感應的。妳想靠<金>的能力裝成別人打聽消息是無所謂,但對象是我的話就沒效果了。」

  「所、所以昨天在咖啡廳……」

  「那種小事妳怎麼聽都沒關係,和妳的目的也不相干吧。」

  她突然了解到藍之前說『隨妳怎麼調查』的深意,怎麼樣她都瞞不過他。

  「反正……我也不想知道你和你女朋友處理家務事是怎麼樣……」

  「啊?雪莉?女朋友說不上啦,算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不用吃醋。」

  這樣含昧的措詞轉換聽在禮子耳裡沒啥意義,不過那個叫雪莉的女孩也真是同年齡男性夢寐以求的成熟少女。

  「……等等,誰跟你吃醋啊。」

  「所以令妹呢?還要和龍舌蘭繼續見面吧?」

  「龍舌蘭?是哪種酒嗎──」

  聽到藍下意識洩露的情報,禮子細胞即刻振奮起來。

  那層突然從禮子身上散發的怨念和氣勢,突然將身高超過她二十公分的藍給壓下。「他,到底是你組織的什麼人?」



  「禮花,妳沒問題吧?」

  「啊?」直到放學時分才回到教室的禮花,被朝美和諸羽迎接而上。

  「被主任叫到辦公室啊!就是大家看到妳和那個叔叔一起吃飯的事……」

  「沒問題啊。我解釋過了,那根本沒什麼。」

  「當然的,主任和老師們都知道妳的為人,不會輕易誤解。但這些事已經在別班鬧得轟轟烈烈、越傳越兇了。」

  「難聽的不只這些,」八卦的諸羽比比皆是地說。「還有人說因為你們家經濟有困難,加油添醋說妳跑去和年長的大叔援助交際……」

  「管他們去亂講,他們是吃飽撐著沒事幹。別瞎操心了。」

  「可是禮花……這樣下去……」

  「有妳們兩個相信我就夠了。明天見,朝美、諸羽。」

  兩人擔憂地看著禮花離她們遠去,就像什麼暴風雨的烏雲正在醞釀……



  「然後啊,姐真是過份!那些浪費不吃的食物不說,還全丟給哥叫他解決!然後我就罰她自己外面吃一星期。」

  「啊啊,這樣的確不對。」

  閒話家常,逐漸變成這陣子以來兩人在咖啡廳的例行公事。

  禮花不停抱怨著日常瑣事,而龍舌蘭擔任著她唯一的傾聽者。

  剛開始是禮花自己找資料,但不知不覺中,龍舌蘭也開始和禮花去看美食雜誌,甚至漸漸吃遍米花車站周遭的大小蛋糕店。

  從原本單純的利益交換,變成不會消失的約定。

  「我說叔叔!你嘴邊沾到蛋糕的奶油了。」

  禮花拿出紙巾,在龍舌蘭的鬍子上磨蹭。剛巧搔到養處,龍舌蘭的嘴角向上彎起輕咳。

  那一瞬間,禮花的眼眸中閃過深藏腦海的畫面。

  曾永久消逝,不曾期待再次見過的笑容。

  「恰克叔叔!你笑了耶!」

  「啊……耶?」聽到這樣的形容,龍舌蘭下意識遮住嘴巴,將頭別過去。

  「沒什麼好害羞的,叔叔這樣笑很可愛喔。以後再多笑一點吧!」

  「這,這哪有什麼好看的……一個成年人毫無防備之處。」

  「我的爸爸還在之前,就是這樣的。」

  少女的音調,突然變得空虛又冰冷。「把自己的全部,包含笑容和性命……不留情地留給……」

  「放開她!」


  氣喘吁吁的禮子撞開名叫波洛的咖啡廳木門,對緊鄰玻璃窗座位的禮花和龍舌蘭制止。

  「我不管你是為了底片還是什麼目的,不准再接近我妹妹!」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