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97

FILE.11 秘密居留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呃……那個……」

  在商店街的玩具店,禮子難為情地向店員開口。

  「芭鄙娃娃宴會系列的西裝啃尼……」



───Pandore Coeur

FILE.11 秘密居留



  「喂!我要芥末色的喔!記得挑拉風一點的樣式!」

  「吵死了!你閉嘴!」

  「那個小姐……您在對誰說話?」

  禮子對提袋內側怒吼,注意到店員的質疑,連忙用乾笑帶過。


  「怎麼樣?還合身吧?」

  鄰近公園的遊戲水泥缸中,禮子蹲著看迷你喬治換上新衣出來來秀。

  「馬馬虎虎啦。早知道就拜託一個開玩具店的老朋友量身訂做,這種深藍色還不足以凸顯我喬治的氣質。」

  「你不要太得寸進尺了……你以為是誰救了你的小命?」

  「是是!我知道,當初能給我選擇,我也還是會服下那顆藥的。」

  迷你喬治盤腿坐在水泥缸中對禮子說。「我也認了。既然這條命是妳給的,我會盡一切可能幫妳收集有關那個組織的情報!」

  「是這樣嗎?你都變這麼小隻了……」

  「別小看我!我可是名偵探桐島祥二,論辦案能力絕不會受身體尺寸影響!」

  「你這樣很難讓人不『小』看你啊……」禮子越說越無力。

  「別說妳了。不找到那個組織救命藥的秘方,我這輩子都變不回普通人。」

  說到這禮子又想起,喬治身體縮小的不尋常事實。

  據球球的情況是變成『剛被房東婆婆收養的樣子』。原以為單純只是返老還童的功效,難道不同人服用情況也會改變?

  「所以在這之前,讓我先去妳家住吧。」

  「喔,是……你說什麼!?」

  「還用說!之前都碰到殺手了。只要底片還在手上,妳能擔保咱們的安全無虞嗎?」

  「呃、也是啦……可是我家還有其他人在……」

  「妳沒告訴家人被組織襲擊還有底片的事?為什麼?」

  仔細想想,禮子不敢對任何人開口,一是警方的封口令,二來她心理負擔著工藤新一的死罪而試圖逃避,但現在這些都不用顧慮了。

  問題是,在狙擊中看到和禮花在一起的男人……


  「今天家裡是不是有誰來過?」

  回到公寓,見用過的坐墊和茶几上未收拾的杯盤,禮子對妹妹詢問。

  「啊、是啊。有客人……」

  禮花的語氣明顯心虛,禮子態度開始強硬。「不是說過不要隨便讓陌生人來家裡嗎?」

  「奇怪了,姐怎麼認為我是帶陌生人來家裡?」

  禮花的懷疑十分合理,禮子隨口敷衍。「不、不知道啦。」

  「是個很熟識的朋友!之前我說過,電話亭認識的大叔。」

  「國中生怎麼可以隨便亂交那種朋友,要是他把你殺──不不不,是對妳非禮,那該如何是好!?」

  「恰克叔叔不是那種人!而且房東婆婆和鄰居中午都會在家,有陌生人進來怎麼會怕呢?姐妳會不會管太多了!」

  「妳不要不知分寸!我好歹還是這裡的戶長,要招待客人請妳多少尊重我的決定!」


  「老姐,姐妹鬩牆可不好啊。」

  接在禮子後面進家門的男性,插進禮子與禮花的對話。

  「……禮吾?」

  理著松橙色小平頭的健壯青少年,將駝著的沉重行李拋在地上。

  「妳們太無情了吧!前天我明明在答錄機說好要來車站接我……」

  「答錄機剛好送修,哥。」面對久違的兄長,禮花卻沒有擺好臉色。「整整三個月毫無音訊的傢伙,被趕出家門是很正常的。」

  「老妹!妳也太狠心了,我在青森受訓可不是去玩的──」

  「痛痛痛!」

  禮吾踩中禮子回家剛丟下的提袋,傳來成年男性柔腸寸斷的慘叫。

  「诶?怎麼好像聽到別人的聲音?家裡只有我們三個……」

  「啊!」禮子將提袋抱起,一溜煙躲回房間。「先讓我換衣服,沒事不要進房間~~!」


  「姐、哥,起床了!」

  「喂喂~~早起的鳥兒不見得有蟲吃啊,別在家都讓我過得像集訓的苦日子!」睡眼惺忪的禮吾抱怨。

  「很遺憾!早起的鳥兒有蟲吃,請不要把這裡當成你家!」

  「那我家在哪裡啊…….」

  趁著禮吾先離開盥洗,禮子偷偷拉開藏在櫥櫃裡、禮花小時候玩的芭鄙娃娃洋房,卻發現人偶的床上空無一人。

  旁邊用鉛筆很難堪地在紙片留下一排小字,寫著『我要去工作了』。

  「……那麼小一隻,是要怎麼回那棟大樓去……」



  「早啊,橙井。」

  一早法律系主科教室,那事隔三週的熟悉粉紅色熱氣在四周瀰漫。

  「你你你你你你~~!」禮子朝著那被全班女孩包圍,活像花花公子的留學生吼叫。「你為什麼還會在這所學校!」

  「哎?妳總不是叫我退學重考吧。聽說日本經濟不景氣,連研究所博士畢業都難找工作……」

  對方廢話不多說,藍從女人堆中被禮子硬生拉出,直奔大樓法律學院樓頂。


  「你到底是怎麼回事!」

  藍照樣是愛理不理的悠閒德性,與大吼大叫的禮子成鮮明對比。

  「哎哎?妳不說清楚是哪回事,妳要我回答什麼?」

  「就是──」思緒錯綜複雜的禮子一時半刻也想不出該先問哪個問題,映入眼簾的事昨日的狙擊事件,與她相遇的那兩名殺手。

  「為什麼,你要保密?」

  「保密?」「就是你們組織弄丟的潘朵拉,在我手上這件事,為什麼他們都不知道……」

  藍的神情驟變,而與禮子持續好一段沉默。

  碧眼青年再次開口,禮子以為對方這次能給明確的答覆,但卻丟出另一個問題。

  「……妳剛才是問,我為什麼沒離開。那麼,這段時間為什麼我又要消失?」

  「啊?」

  下一秒,藍忽然不聲不響,連同鈕扣拔掉身上的淺白襯衫。

  那裸露的黝黑胸肌,一如禮子在變身時曾看過的一樣強健,卻多了令人難以避開的痕跡。

  遭到刺殺劃破、甚至刺穿的痕跡,宛如一幅縮小的煉獄呈現在青年的身軀上。

  禮子嘴唇微張,她逐漸想起痕跡的由來。

  「這三星期來,我就是這麼渡過的。」藍像是挪逾自己般輕鬆笑著。「我不是無故缺席,是請病假喔。」

  模糊的記憶中,命令鐵欄杆穿透水之力量的源頭的人,是自己。

  「那個、那些傷──」「這就是潘朵拉。」

  藍又換了個神情。那不是憤怒或不滿,卻是令人冷顫的警告意味。

  「為了掠奪他人性命而存在的力量。即使妳不情願,只要妳繼續牽涉下去,終有一天連妳也會不得不殺人。」

  移不開的碧藍瞳孔,徹底將禮子的視線完全對焦。

  「即便如此,妳還是要踏上這條路嗎?」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