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94

FILE.9 無固定目標連環敲詐事件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商業大廈林立的市區邊陲,在不遠處還可以眺望東京鐵塔。

  站在東京都的警視廳大樓的高樓落地窗前,禮子的空虛與焦慮徒增。




───Pandore Coeur

FILE.9 無固定目標連環敲詐事件



  「對不起,久等了。」

  身著上班制服的短髮女性,相貌十分精幹地進入候客室。

  「高木那邊已經做完筆錄了吧?」

  「是的。」禮子對女性敬禮。「那個……佐藤警官……」

  「沒有任何消息。」

  回答十分明確的女刑警佐藤美和子,一眼望穿禮子。「很遺憾。紫野原小姐至今沒有任何下落。」

  這可以說是令禮子失望,卻又不過於驚訝的消息。

  因為她瞞著某件應該訴諸警方的事實,一個牽扯到靈異魔法等不可置信因素而絕不會被採納的事實。

  「是嗎……」

  「放心,她已經可以正式列入協尋失蹤人口的,全日本各警局一有資訊可是會馬上回船回我們總署這邊喔。」

  佐藤試圖安撫禮子。「妳那些朋友都不在身邊,想必很難過吧。」

  身為家裡長女的禮子,突然覺得眼前的警官像是個鄰家大姐姐。

  「那、那個……」禮子又附加一個必要的問題。「關於工藤新一……」

  「喔?就是偵破這個案子的那位大偵探?怎麼了嗎?」

  佐藤十分自然的回應,讓禮子不知所措。

  「他、在偵辦完岸田的案子後,有沒有什麼特別的……」

  「聽說他人在國外。」

  一名平頭魁梧的中年刑警行經候客室,從欄架抽起今日報紙閱覽。

  「早、松本警官。」佐藤向應是上司的男人道安。「你也在什麼案子讓他插手了?」

  「不不,是在居酒屋聽毛利老弟說的。」松本警官解釋。「聽說他打電話跟她女兒說,好像有什麼棘手的案子非要他解決,就隻身去歐洲了。」

  「喔、真猛!連學校都不去上,一頭偵探熱的小子。」


  兩人熱烈談起工藤新一的近況時,禮子卻只有越聽越困惑的份。

  被毆打成重傷又灌下毒藥的人,現在到國外逍遙去了?

  還是樂觀的想法,他那時候並沒有順利被殺掉?

  『在屍體內化驗不到毒性……』當時琴酒應該打算讓屍體被人發現,然而工藤新一倘若幸運存活,那麼……

  『好像有什麼棘手的案子非要他解決,就隻身去歐洲了。』

  難道他也和自己一樣……被捲入那些人和『潘朵拉』的事件之中?


  「話說松本警官,令嬡的婚禮就是下星期了,今天照常執勤這樣好嗎?」佐藤問起。「親家會不高興的。」

  「那起歹徒死光的十億搶案還沒落幕,身為警察怎麼可以以家務事為首?」

  「啊、妳可以先走了。」佐藤注意到禮子被晾在一旁,不好意思地招呼她。

  「我們務必會找到她的下落、還有那位朋友不見的『殘骸』。」

  「謝謝您……」禮子踏出候客室前,最後一次停頓。「最後還有……小瞳過得好嗎?」

  佐藤稍作抿嘴,緩緩回答。

  「她在那裡……很安分。」



  踏上東京街頭,回望警視廳大廈。

  時間之快,那起悲劇已經向後拋去三個星期。

  這段時間,雖然聽說有些課會去領講義,藍依舊沒再現身。

  另一方面,索求底片的男人也還沒有消息。

  即使愧疚,至少知道工藤新一繼續活著,心頭的大石已經落下。

  想著工藤新一可能也正陷入組織的泥淖,多少給自己一些支持去面對。

  她鼓起勇氣,前往某張名片上的所在地點。


  「久~~等了!」

  身穿無袖休閒裝的禮花,在晴朗的週末現身在米花車站。

  等待她的男人,彷彿不畏懼天氣的酷熱,依然是一身黑色長袖西裝。

  「……不會。」

  這是龍舌蘭遭到某名國中女生連續無目標敲詐的第三週起算。

  從原本以為了事的第二天下午,她又笑嘻嘻地現身在電話亭。

  『今天要去吃什麼呢?叔叔。』

  『我們之間已經沒有任何瓜葛。滾開,小鬼。』

  『可是我昨天說”下次見”了啊。而且……』

  禮花秀出她手機拍照留下的記事簿內容,龍舌蘭當場嚇呆。

  『不是約好不要看任何內容!』

  『是沒錯啊,這些照片我一張都沒看過喔。』她得意地笑著。『不過,我可以一張張傳給朝美她們看……這樣叔叔還是很傷腦筋吧?』


  「所以……」龍舌蘭莫名奇妙就被禮花牽著鼻子走。「照片還剩幾張?」

  「嗯,到今天是第十次陪我,照片還剩下二十五張。」兩人一起坐上公車,身軀龐大的龍舌蘭已經佔走禮花一半的位子。「一次刪一張,約好的了。」

  「今天也是去家庭餐廳嗎?」

  「不,」龍舌蘭轉頭,禮花卻怒眼相向。「今天來我家!」

  「呃?」「我那死老哥原本前鎮子說要回來東京,卻無故又延宕半個月!特地買的好菜都擱下去,這樣就會浪費了。」

  禮花帶著龍舌蘭在杯戶住宅區下車。「大姐今天說有事要在東京蹓蹓,所以來我家沒關係。」

  在龍舌蘭見到公寓外觀的時候,雙眼突然瞪大。

  「這裡……是那捲底片的……」

  「什麼底片啊?」

  龍舌蘭馬上止語,刻意避開禮花狐疑的眼神。

  「吶、小地方,請隨便坐。菜馬上就熱好了。」

  禮花套上圍裙在廚房忙起來,這客廳說多小就多小,身材壯大的龍舌蘭甚至覺得無地自容起來。

  他好奇著,像這樣一個小女孩,怎麼這麼放心讓陌生男子任意進來?

  「啊、放心放心。除了我姐我哥外都沒人了,反正爸媽都不在了。」

  禮花自然的回答,令龍舌蘭稍感少女的成熟獨立。

  在他正打量著禮花時,西裝外套的手機響起。

  「什麼事?」龍舌蘭接下手機。「匹斯可……啊?鎖定目標接近……?」

  龍舌蘭立即起身,差點撞到天花板,不顧禮花鑽出大門。

  「喂!恰克叔叔?你去哪!」禮花見龍舌蘭突然離開,跟著追出去。



  「桐島偵探事務所……」

  追尋著名片,禮子來到的是某棟看似普通的商業大樓。

  然而不但外牆像樣的招牌都沒有,地址還外加標駐在【頂樓】。

  「那位紳士大叔該不會是違法營業吧?」

  顧慮入口的管理員,禮子找到大樓邊直通頂樓的鐵梯,直接爬上去。

  踏上鐵網包圍的樓頂,又是個禮子傻眼的怪異構景。

  緊鄰在大樓水塔邊的,是棟綠色屋頂的木造小屋,上面還有加掛洋傘的天台。

  活像渡假村造型的建築,上面明確掛有【桐島偵探事務所】的字樣。

  拿違建當事務所的大偵探?她心想。


  她伸手開門的剎間,她的背脊突然發涼。

  那不是緊張的引起的心理作用,冰涼又堅硬的物體正抵在她身後。

  在她視線範圍能延伸的正後方,有兩名男女。

  一名墨鏡黑帽的男性、一名剪去瀏海的短髮女性,兩人唯一的共通點是純黑衣裝和手持的來福槍。

  「空等三週,獵物終於自己上門了。」黑帽男性說。「交出來。」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