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79

FILE.3 來由不明的殺意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愛子!快回來啊、愛子!」

  從瀰漫到消退的黃昏之間,大多刑警都一樣,在遊樂園的森林裡喊破喉嚨。

  直到夜黑,終究沒有紫野原愛子下落的消息。

───Pandore Coeur

FILE.3 來由不明的殺意



  「非常抱歉,警官!」全體人員對目暮警官致歉。「還是找不到她人!」

  「她可能已經離開樂園了,加強附近的封鎖,搜查外界的幹道!」

  「那個…愛子她 … 」禮子驚慌地詢問。「會不會怎麼樣呢?」

  「抱歉、橙井小姐,請您先離開吧。關於紫野原小姐近一步消息等明天的筆錄再報備。」目暮警官說。「當然,若她有跟妳聯絡,請馬上通知我們。」

  「是……」


  如同行屍走肉的禮子步出雲霄飛車出口,當有位姓佐藤的刑警詢問是否要接送回家時,無力地拒絕掉了。

  感情好的朋友們一起聚餐、讀書會。

  一起結伴遊完、一起約來遊樂園。

  如今只剩下她孤零零一個人行走在夜空下。

  發生不到半天的那場悲劇,幾乎將她整個人狠狠掏空,即使純粹是身為旁觀者的角色,。

  原來親身經歷一齣殺人事件,是這麼無情悲慘。


  「小瞳…愛子──」

  「對不起!那邊那位小姐!」


  在逐漸夜深的樂園徘徊的禮子,忽然被人叫住。

  「麻煩妳告訴我、熱帶樂園區的登山飛車入口處在哪!」

  回頭的禮子,見到的是名徹頭徹尾的怪人。

  對方是個男的,看來年輕到可能比她還小,重要的是那身意義不明的全白西裝和斗蓬,一副晚禮服紳士的造型。

  但想到最近遊樂園還有夜間花車遊行的活動,禮子不疑有他地認為應該是這邊遊樂園的員工。

  「有、有需要的話我帶你去…」

  禮子和男人行走約五分多鐘,便看送走匆匆進入登山飛車的男人。

  「進去飛車了…那個人,真的是工作人員嗎?」

  當禮子要反向離去,腳下踢到一疊紙張。

  夜晚昏暗下看不清楚,當霓虹燈照亮地面,直讓她傻眼。

  整整一疊萬元大鈔。

  「小、小姐,還給我!」

  在結巴的嗓音中,禮子手上的鈔票即被用力地搶走。

  對方是名看來十分弱氣的西裝中年男子,有著顯著的尖形禿頭和大鬍子,拿到鈔票馬上塞進自己的皮箱。

  禮子還想詢問憑什麼說是他的,但答案呼之欲出,

  在她瞥見皮箱內其餘至少上億的的成堆鈔票當下。

  「喂!先生?」男人消失在樂園的暗處,讓禮子產生莫名的不詳預感。

  那個方向,就是愛子消失的地方……

  「等等!那位先生!」憑著她經歷種種驚恐後的第六感,不停蹄追逐對方。


  遊樂園深處乎是仍在施工開發中的工地,即便男人的腳程不如自己,還是在一時疏忽中被躲掉了。

  踏遍些許濕潤的泥濘,禮子完全找不到男人的所向。

  普通人哪用得著在遊樂園用這麼大筆現金?從男人行頭不小的打扮來看,必定是電視劇上常見不法秘密交易的標準形象。

  想著想著,又想起愛子的事情時,再讓禮子消沉下來。

  「我真笨……他怎麼樣關我什麼事…連愛子都追不回來的我…實在……」

  「到此為止!」

  誤以為是被人發現的禮子,看不到周遭任何人接近。

  鄰近鐵皮圍籬的水泥地內發出巨大的敲響,禮子從縫隙稍稍透視。

  一名金灰色長髮的男人,正在對地上敲打。

  「老大!」急劇的腳步聲踐踏草叢,那厚重的腳步似曾相識。

  「剛才的事,全被他看到了!」

  「要不要把他殺死?」

  「不行!我們剛才從遊樂園的凶殺現場脫身呢!」

  遊樂園的凶殺現場?

  沉宕在心底的字眼一浮現,禮子即刻辨認出眼前的兩人。

  是當初在雲霄飛車後排……那兩名怪異的黑衣男子!

  「為什麼那兩個人在……」

  斟酌著不明場警理由的禮子,才意識到他們對話的字裡行間。

  他們正在殺人。


  「用這個、組織新開發的毒藥。」

  被長髮男人押在身下、遭鐵棍重擊到鮮血直流的人,頭髮硬生生遭到抓起。

  「屍體內是化驗不到毒性的,這樣就能成為完全犯罪!」

  當禮子試圖採取行動而撥起手機時,注意到那個沾滿血漬的被害者面容。

  令她熟悉不過,數小時前擦身而過般的邂逅,再次命中注定般地呈現。

  想必,這是任誰都不期望的展開。

  但是被黑衣男子們逼入絕境的少年,確實是工藤新一本人。

  「工藤…新一……」

  手機再次闔上,禮子的腦海又浮現方才的悲劇。

  指證歷歷地揪出好友兇殺的過程,

  即便自己多努力替她辯護,仍完全不被對方看在眼裡。

  過去的仰慕啃蝕殆盡,憤怒一湧而上。

  死去的岸田、遭到逮捕的瞳、崩潰失蹤的愛子……

  那種人何時體會過所有人的感受?

  為什麼死的不是他自己?

  像他那種人……那種人…

  「不過這樣還沒做過人體實驗…讓他當實驗品正好。」

  去死算了!

  禮子緊閉雙眼,背對工地奔離。

  種種的憤恨不滿,只要他一死就可以得到解脫!


  突然的衝擊將禮子撞倒在地上,以為是沒看路撞到電線桿的禮子睜眼。

  「痛痛痛…….」同時攤在地上的除了禮子,還有被禮子撞倒的人。

  在不遠處摩天輪的燈照下一看,對方就是稍早禮子追逐的禿頭男人。

  「喂!你這娘們是招誰惹誰,這麼晚還在這裡晃!」

  男人方才手上裝滿大鈔的皮箱已經消失無蹤,一度不祥的預感再次浮現。

  「喂,你剛才……」在闇黑中從地上爬起來,禮子的手突然摸索到掉落在地上的堅硬物。

  拿起來湊近眼鏡,是一個底片膠捲。

  「還、還給我!」男人向禮子衝過來,即使沒弄清狀況,禮子仍依循反射神經避開對方。

  「為什麼?這底片裡面,是不是照了什……」

  「我好不容易向公司週轉換回來的證據!還給我!」

  「!」馬上就能理解男人行徑真相的禮子,換成她躲避男人的追趕。

  「還給我!可惡的女人!」

  馬不停蹄的禮子一趕回遊樂園內部,便躲入最近的登山飛車服務處。

  正想能甩開男人辦法的禮子,注意到服務台有替遊客在飛車上照相的設施,周圍的垃圾桶有沖洗過的廢棄底片膠捲。

  眼見時機正確,禮子拾起一只刻意跑向禿頭男人,裝作意外在他面前丟掉。

  未確認底片真假的男人,即刻撿走底片離開禮子的視線。

  「終於瞞騙過關了……」


  驚魂未甫的禮子,還沒喘夠氣,讓她心臟停頓的畫面再次衝擊。

  攜帶放進黑色行李袋的頭顱,紫野原愛子在她眼前呼嘯而過。

  而且她並不是一個人。

  同時跟在後面的那兩名黑衣男子,緊握愛子的雙手。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