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75

FILE.2 行蹤不明的女子

樓主 Dorayakichan dorayakichan
  父親是知名小說家,母親是前紅牌演員。

  富庶的家庭中成長的少年,且擁有常人不及的推理才識。

  即便知道他存在於現實,仍感覺對方存在於另一個世界。

───Pandore Coeur

FILE.2 行蹤不明的女子


  「工藤……新一?」

  當禮子轉頭看到的是夢寐以求的本人,不由得拿下眼鏡再三確認。

  「啊!你怎麼會知道?」同伴小瞳問。「我是體操社……」

  「妳認識他嗎?小瞳!」禮子急切地尋問瞳。

  「不認識!怎麼了?禮子。」

  「妳不知道嗎?那個男生就是──」

  「喂!你們兩個害我們不能和朋友坐在一起啊!」

  粗重的聲音從後面響起,雲霄飛車的排列隊伍中、岸田忽然對工藤新一吼叫。

  工藤新一和某人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夾在她們與岸田和愛子的隊伍之間。

  「啊,是她的朋友嗎?」工藤新一轉頭詢問。「要不要換個位子?」

  「不用了!沒關係的!」瞳說。「讓愛子和岸田一起坐吧!如果當電燈泡,打擾到他們就不太好呢。」

  見愛子和岸田親密地擁抱,禮子也拚命點頭。



  「吶吶,小瞳。妳不羨慕愛子嗎?她和岸田這麼好。」

  坐上雲霄飛車的前端時,禮子這麼詢問。

  「實在無法想像,如果有個男生願意這樣對我,該有多……」

  「走開!讓我們先坐!」

  一陣嘈雜傳開,原本接在愛子和岸田後面的乘客突然被趕走,兩個穿著黑色大衣和圓帽的男人佔走最後的位子。

  「什麼啊,真缺德。」禮子對最後那兩個男人評論。「吶吶,小瞳……妳說怎樣?小瞳?」

  「啊?」發呆的瞳被禮子拍醒。

  「說要搭雲霄飛車的好歹是妳耶,怎麼看起來狀況不太好?」

  「沒……沒有的事,只是有點害怕。」

  『各位乘客,三十秒後列車即將啟動,請確認自動安全護欄已經固定…….』

  「呀!」列車順軌道迅速滑下,平衡感天生既差的禮子開始天懸地轉。

  列車在空中盤旋不久,即進入黑暗的魔怪隧道。

  在暈眩中快要看不清視線,禮子大聲吶喊。

  「哇哇~~小瞳,妳聽得到嗎?」

  禮子正要呼應瞳的時候,光明從出口處綻放。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愛子的慘叫忽然在空中散開,不方便轉頭的禮子看不清楚後面發生什麼事。

  「愛子?怎麼了──」


  即便自己多麼想親近現實中的名偵探,事件仍為常人唯恐避之不及。

  極速快感的暈眩完全散開,被禮子親眼所見的景象。

  在愛子身旁的岸田仍靜靜坐在座位上,但血淋淋的頸子上已經沒有頭部。


  「為什麼岸田會……」

  愛子跪倒在地上,不願相信活生生的人遭到如此殘酷地對待。

  「好可怕……」禮子和瞳站在愛子身後遮嘴顫抖。「為什麼會有意外……」

  「這不是意外,是凶殺案!」

  工藤新一大聲喊叫,制止要離開的那兩名黑衣男子。

  「而且凶手,是和被害人同時上車的……兇手就在這七個人之中!」

  在工藤新一的衝擊宣言後,警方到來,外面傳來一陣喧嘩。

  『他就是出了名的高中生神探工藤新一嗎?』

  『日本警察的救世主!』

  「工藤新一……?」禮子在友人死訊後,發生的一切過於突然,沒來得及為現實準備。「兇手在我們之中……?」

  「警官!這女人的手提袋有這個東西!」

  進行搜身的愛子,手提包中被掏出一把染血的銳刀。

  「為什麼會有這些東西?我不知道呀!」愛子堅決否認。

  「愛…愛子!妳為什麼要這麼做?」瞳問。「妳和岸田明明這樣好……」

  「不、不是…不是我!」

  「好!把這個嫌犯帶返警局問話……」

  「等等!目暮警官,兇手不是她!」新一阻止姓目暮的警察。「而是…妳!」


  工藤新一的手,在大庭廣眾之下指向沒人注意的瞳。


  「你…你在說什麼呀!」瞳大吼。「凶器是放在愛子的手提包裡的呀!」

  「那些東西根本沒辦法割斷人的脖子,何況是女人的力氣。」工藤新一滔滔不絕地反駁。「如果她是兇手的話,應該早就有好多機會把兇器拋掉了。」

  「我坐的位置是最前面第一個,怎麼可能把岸田的頭割斷呢?」

  「如果是配合雲霄飛車的速度配合鋼琴線或鋼圈的話,就有可能!」

  「小瞳怎麼可能…會是兇手……」新一的話令禮子摸不著頭緒之時,見工藤新一和警方已經回到飛車上實地模擬。

  「像這樣把皮包放在後面,等安全護攔下來,就有空間脫身了。」新一從座位上起身。

  「再拿出預先準備好的、附有鐵鉤的繩圈,趁隧道摸黑中套住被害者,並把鉤子掛在軌道上,利用飛車的衝力和速度就能割斷頭了!」

  「胡說八道!你有什麼證據說是我做的?」瞳極力否認。

  「那麼,坐雲霄飛車前掛在脖子上的項鍊,到哪裡去了?」

  「!」「恐怕是妳將項鍊的繩子換成鋼琴線藏著,鉤子則放在袋子裡吧。像妳身為體操選手要在飛車上行動可是輕而易舉。」

  「喂,你說話太過分了!」

  禮子已經不管對方是不是工藤新一了,奮不顧身上前與他對峙。

  「後面那兩個穿黑衣的人又怎麼說?從後面下手不是更容易嘛!」

  「她的眼淚,就是因為知道兇手會死而流的。」瞳眼角的淚水向外滑下。「雲霄飛車出隧道也不過兩三秒,不可能流這麼久的眼淚。」

  「喔!你能證明小瞳在那時候哭的嗎!?」

  禮子拉大嗓門,一度在心中崇拜的偵探地位,已經蕩然無存。

  「小瞳絕對不可能是殺人犯!什麼名偵探,你真是自以為是──」

  「除非是坐飛車──」工藤新一絲毫沒被禮子的忿怒衝擊。「否則眼淚的淚痕不可能是橫流的。」

  「你!」「禮子,夠了!」

  瞳遮住臉跪地哭泣。「都是那個人不好……他拋棄了我啊!」

  「小瞳…什麼意思…」禮子震懾地問。「妳和岸田交往過嗎?」

  「沒錯!在上大學認識禮子和愛子前,我們曾經是一對!但他卻移情別戀,裝做沒事地把我一腳踢開……」

  聽到瞳哽咽的認罪陳述,讓禮子完全不可置信。

  「我才想在曾經約會的這個遊樂園…用他送我的這條項鍊…殺死他啊!」


  工藤新一在和熟識的暮目警官談完話後,就帶著女伴離開了。

  看著哭腫雙眼的瞳被警方押上警車,僅管禮子多麼想留住她,卻不能掩蓋剛才發生的種種和罪證確鑿。

  「喂!我們要先走了!」

  那兩名黑衣男子完全不聽警員筆錄的勸誡,強硬要先行離開。

  其中一名較矮、身形寬碩的墨鏡男子,在另一名長髮男子低語。

  『老大,那個女的…趁這個機會或許可以利用……』

  「?」禮子聽到男人的耳語後,卻彎下腰靠近痛哭的愛子耳畔。

  男子迅速地留下一些字句,就匆匆離開了。

  「愛子,那兩個男的剛才說了什麼……」


  「找到岸田誠文被切下的頭顱了!」

  鑑識組的隊員前來告知,目暮警官按公例行事地對禮子和愛子詢問。

  「紫野原小姐、橙井小姐,能否請妳們來確認一下死者的身分?」


  愛子沒有回應,禮子和其他警員扶著她,一步步向遊樂園外雲霄飛車軌道的地帶行走。

  鑑識小組在飛車隧道出口正下的草叢邊包圍,愛子和禮子上前望去。

  看到血腥的肉體,一眼看出那猙獰扭曲的表情是熟悉的面容,禮子馬上轉頭作嘔。

  「是…是他本人……」

  「那好,馬上將岸田誠文的頭部送往車上……」

  「潘…朵拉…」

  「啊?」顫抖的音嗓吐出的詞語,來自愛子的口中。「愛子…妳說什麼?」

  「有潘朵拉…的話……誠文…就可以……」

  「潘朵拉?什麼是潘朵拉──」


  下一秒,擋在前面的禮子和目暮警官被愛子推開,衝向岸田的遺體。

  「愛子!?」

  岸田的頭顱連同包裹的白布巾被愛子抱起,朝遊樂園人煙稀少的林地奔去。

  「愛子!快回來啊!」禮子吶喊。「愛子!」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