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175

【短篇】霧中迷城 -暗夜扉音(中)

樓主 風痕 nwps87XZ
霧中迷城 - 暗夜扉音 (風痕)
(中)

「毛利叔叔!毛利叔叔!!」柯南嘗試搖醒正呼呼大睡的毛利小五郎,但是卻絲毫不起作用,柯南也只好放棄,將喚醒他的工作───交給他的女兒毛利蘭。

「對不起了,爸爸!喝───!」小蘭以相當驚人的速度以及力道揮出一拳,朝著床上毛利小五郎的頭揍了下去,但是毛利小五郎卻似乎不受影響,仍自顧自的繼續睡大頭覺。

「唉…」毛利蘭和柯南相視面對,並聳聳肩,表示放棄,接著打開房門,朝著傳來尖叫聲的房間走去。

「請問,怎麼了嗎?」當小蘭和柯南走到傳來聲音的房間附近時,房外聚集了一群人,人群中幾乎都是不曾見過的人,除了剛剛在大廳見過的戶滅承破先生,以及帶領他們進來的男子外,其他都是未曾見過的男子、女子。

「奇怪…這棟城堡如果有這麼多人…」柯南對於眼前的人群起了疑心,如果真有那麼多人,那為什麼在他們進來的那段時間內,只見過兩個似乎擁有主導權和兩個傭人呢?

「怎麼又來了…每天晚上都這麼鬧,大家不用睡覺嗎…?」人群中的一名中年女子抱怨性的說道。

「我想…大家先進去看看狀況吧?」原先帶領柯南等人的男子發言,此時他以褪下手術服,換成一襲輕便的休閒服,但顏色仍以白色為主,彷彿白色和他有著所謂的「不解之緣」。

「好吧…」眾人中一名沒見過的男子隨意的回答,宛如這件事情有與沒有都是一樣的。

「扣、扣、扣…」戶滅承破,家中的二子,上前去敲門,但是久久沒有回應,眾人不禁搖搖頭,也有些人開玩笑的說道:「嗯,之前光是大喊,現在還鎖門,看樣子她也進步了呢…」

正當眾人都拿房間內的女子沒辦法的時候,毛利小五郎才悠悠哉哉的走出來,而他也沒發現頭上腫了好大一個包,只是覺得腦袋昏昏沉沉的。

「不論如何,還是破門而入吧?」一旁的小蘭似乎忍受不了這種充滿玩笑般的氣氛,要求要強行進入,眾人則都是毫無意見的點頭,似乎此人的安危等,一點都不值得在意,或者該說,是與他們毫不相干。

「那我就…」小蘭將集中在門附近的人疏散後,一個紮實的側踢踹在門上,輕易的將木製的門拆開了,但是眾人卻沒想到,存在於門內的景象…遠遠出乎眾人的意料。

「啊──!」首先探視入內的小蘭發出了尖叫聲。

柯南馬上穿越人群,並檢視房內,發現房內地板上沾有血跡,血跡的量雖然沒有多到如何,但是卻明顯可以看出,絕對不是小傷這麼簡單,且血跡的噴灑方式卻相當的異常,尤其是一旁用血漬寫成的數個字母「Ayakashi」,而毛利叔叔也隨後趕到,並且維持住了案發現場的完整,但是房內的桌子上似乎有一張紙條,以電腦列印出來的紙條,按照內容判斷,應該是所謂的遺書。

「我的死亡即是象徵了我決定放棄風刃切割痕紋技術的持有可能,我自殺的動機莫過於我無法忍受這座城堡內的明爭暗鬥了,我希望諸位也能有所體認。」

雖然遺書寫的很清楚,但是柯南卻否定了遺書的存在,繼續搜索著房內的東西,試圖尋找犯案的手法和兇器,但是正當他在尋找的時候,似乎聽到房外的人傳來的竊語:「之前是每夜亂叫,今天竟然自殺了…真是的。」

「等等…每夜?」柯南對於他們所說的每夜存有疑問,但是現在沒有證據可以證明是他殺,因此只好稍後再做詢問。

「血跡似乎…」柯南在看見血跡的散佈狀態後,顯然發現了不合理的地方,因為地板上的血跡有一部份已經乾化,以固態呈現,但大部分鮮血仍不斷的擴散…

「請大家先出去,並維持現場的原狀!然後,眾人請全部到大廳集合,我懷疑兇手就在我們之中!」毛利小五郎打算將遭周的人全部趕離命案現場,不過卻傳來批評聲:「你以為你是誰……?一個陌生人也想管我們的家務事!」毛利小五郎非但沒有讓步,反而抬頭挺胸的說:「我可是名偵探毛利小五郎!」

之中,也有些人受到驚嚇,帶懷疑口氣的問道:「就是那個傳說中沉睡的小五郎?」而毛利小五郎則是更加驕傲的答道:「沒錯!正是在下。」一旁的眾人,迫於那不知如何得來名氣下,也只好紛紛離開那房間,讓小五郎進行採證等工作。

「小五郎叔叔,你看為什麼血跡有些還沒乾啊?」柯南為了引起他的注意,故意提出這種毫無意義的問題,但是小五郎的答案反而超出科男的預期,或者該說:「風牛馬不相干」。
 
「這還不簡單,就是因為由死亡到發現時間相差太短,來不及完全凝結啊。」聽到這句,科南差點跌倒,不過他卻在這個動作中發現掉在電腦桌底下的一片光碟片,上面寫著和血跡所寫的字相同的名稱,柯南快速的將光碟片藏在衣服中,因為他認為光碟片中或許藏有著線索。

「那麼,我們就走吧……小蘭,你順便去報警,請警察過來。」小五郎放棄了在這間房間中尋找線索,轉而將目標放置在眾人身上。

「對了,小蘭姐……你有沒有……」柯南悄悄的跑到小蘭的身旁,問了一個問題,接著就快速的離去。

「由現場研判,那位小姐是頸部遭利刃物品劃過,出血過多死亡……所以!在場的你們都有嫌疑!!」小五郎明確的說出狀況以及自己的想法,雖說如此,驗屍等一切,都還要等警部的人過來才能做。

「那麼,現在請你們針對自己作介紹,並且對死者做出描述,不論是生前的事蹟等皆可。」

「那就由我先開始吧,我是戶滅承破,這棟城堡持有者的二子,目前四十五歲,關於被害者,他是我們家族中的老么,最近不知道為什麼,每天晚上他的房間都會傳來叫聲,不論如何勸阻都沒有。」原先感覺霸道的男子,在此時,多了分敬畏感,或許是來自對真相的恐懼,抑或者是害怕遭到「名偵探」的冤枉。

「接下來是我,我是段承樣,年四十六,是目前以逝世老先生生前的主治醫生,他在遺囑中吩咐,他死後要求我在這裡住滿兩年……關於被害者,我對於他不太瞭解,因為我也是最近才到這邊來的。」原先引領眾人的男子走了出來,說明上沒什麼太大的問題,不過卻也出現一個很大的疑問,為什麼會被要求注滿兩年才可以離去,即使不願意,他也可以輕易的走人啊……

「那麼,接下來是我。」一名女子穿越過人群,以毫無感情的表達方式開始了說明:「我是戶凰牙,這棟城堡持有者的三女,年紀四十,被害者是我的妹妹,他為人開朗樂觀,沒什麼問題……不過……」
「不過?」女子稍微調了一下眾人的胃口,才接著說下去:「這個月開始後,他不知道為什麼每天半夜都會傳出奇怪的叫聲,並且問也不說……」

當女子的說明完畢後,毛利蘭慌慌張張的跑進來,說著:「這邊行動電話沒有訊號,然後室內電話的線……不知道被誰剪斷了。」而小五郎也只能搖頭嘆氣,把報警這件事情延到明天。

「最後是我……」在方才女子的旁邊,一名婦女緩緩的走了出來,以不會過高或者是過低的音量說著:「我是笛派絲,近日逝世的就是我先生,然後關於我的女兒,我並不瞭解最近的狀況,因為我最近住在東京,是前天才回來的……」婦女說完,鞠了個躬,轉身離去。

「好……那麼眾人可以離……等等!你們家族中的長子呢?」毛利小五郎恍然大悟的問道,不過沒有人打算回答,一名傭人偷偷跑過來,告訴他長子在小時候就不見了……
--人物
戶滅承破
城堡持有者的二子,年紀四十五歲

段承樣
城堡持有者的主治醫師,年紀四十六歲

戶凰牙
城堡持有者的三女,年紀四十歲

笛派絲
城堡持有著的妻子,年紀不詳

死者
城堡持有著的么女

--
這邊主要是丟惡搞的東西進去XD

正式的懸疑篇和解惑篇,
下篇一併終結。

然後……
這篇拖了這麼久,
真是不好意思……
下篇可能更久(眾人毆飛)
> 沒辦法,熱斗和梅兒的戀情重要!
> 或者該說,熱斗和洛克尋找力量的旅程重要呢!

> 最後,請大家踴躍發文……要罵人趁現在(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