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
GP 10

【心得】感哀(上)

樓主 雪夜曼陀羅 skyover
  接著我想談談哀的獨立、堅強、勇敢與自尊。

   至於哀,本人覺得由於她的背景,她已經把自己深深的包裹在
   鐵圈裏,不想讓別人走進去,她的堅強,也許卻是一種懦弱的
   表現,當她面對黑暗組織的人,貝爾莫德、GIN的時候,她是
   多麼的顫抖無助。(註16)

  哀不是會主動與人親近熱絡的性格,但也從未刻意排拒任何人的
好意。並非「把自己深深的包裹在鐵圈裏,不想讓別人走進去」。至
於哀的「堅強」,是否是一種「懦弱」的表現?筆者從不否認,哀醬
有脆弱的一面,沒有人是無時無刻都無堅不摧的。一個堅強慣了的人
,偶一為之的柔弱,似乎很容易得到「堅強來自偽裝」的評價,可一
個生性懦弱之人,是無法承受父母雙亡、自幼便與唯一的親人分離(
我一直很注意40集的一個片段,少年偵探團好奇博士的初戀情人為何
連句再見的話都不願說出,此時小哀輕輕說道:「一定是因為想說也
說不出口吧……『再見』這句話對他們兩人來說都太悲傷了……」。
安排哀醬說出這段話極為合情合理,因為,少年偵探團中惟有哀醬有
過離喪經驗,這句話說來不無感慨)、學習未必是自己感興趣的科目
(存疑中)、因為種族遭受歧視、求學生涯(似乎)總是孤獨一人、
從事違背自己初衷的研究、唯一親人慘死、被組織追殺至今仍不得不
提心吊膽(「可是偏偏就是她的那些恐懼,冷漠,眼淚和死亡情節—
—她的個性導致了她越來越陷入自己為自己編織的一個旋渦中,以至
於問出了『天下哪里有我的位置』這種話」。「天下哪里有我的位置
」這句話是第五彈電影版的台詞。與漫畫中哀醬29集內心獨白「(其
實我早就知道,當我逃出組織那一刻,這世上早就沒有我的容身之所
,我真傻……我真傻,對不對,姐姐?)」意義並不相同,看上下文
的話其中差距便很明顯。前者旨在強調哀醬覺得孤單,找不到自己的
定位;後者則是陳述客觀事實。筆者並不認同「恐懼」致使哀醬陷入
「自己為自己編織」的一個旋渦中。「組織追殺自己,自己存在會拖
累旁人」這是客觀存在的事實,並非哀醬有被害妄想症,自己給自己
找罪受,並非「所受的苦卻是自己給自己創造的」。樂觀一詞並非危
險來了不知警覺不知戒懼,或是對於危險視而不見,我從不認為哀醬
謹慎戒備是一種消極的行為)……等苦難的。

  過去沒有任何人可以依賴是事實,但若非哀醬本身具備獨立自主
的特質,如果凡事只想依賴旁人,在那樣的環境下恐怕早已夭折。哀
醬同樣會有不自覺依賴(新一)的一面,但絕大多數的情況哀醬都能
獨當一面(所以方能成為新一得力的左右手)。48集:「不可以!不
能問江戶川……我的意思是說,不要什麼事都馬上依賴別人」!還有
53集:「真是傻瓜……既然他都解得開,那我們哪有解不開的道理?
何況這是小學老師專為我們小學生所設計的暗號……並不是留在命案
現場,令人費解的死前留言或是藏寶圖,應該光靠我們的力量就能解
開才對呀……根本沒理由一開始就打退堂鼓吧」?哀醬都表現出「不
要凡事依賴旁人」、「憑藉自身力量」的意念。

  還有一點,筆者覺得值得一書。這麼說吧,一個足夠堅強的人,
只要認定自己的目標、行為正確無誤,就能坦然無畏地堅持;可如果
是違背自己的初衷,每一步都走得不踏實、不確切,甚至連自己都否
定自己的作為,那麼,還能維持不崩潰,在我看來,真的非常難得。
誠如上文所言,如果哀醬真能學會冷酷無情,那麼在黑衣組織中也許
反而能夠如魚得水,或是能夠忘卻思考,那會輕鬆很多,可不該擁有
自我卻又偏偏保有自我,卻又偏偏學不會麻木,其中的痛苦、掙扎絕
非筆墨可以形容。筆者心中的哀是個外剛內柔的女孩,而柔弱底下更
多的是面對生命、面對多舛命運的堅毅。

  在面臨許多突發狀況,比如古堡事件,哀醬的表現都叫人激賞。
雖說哀醬背景特殊,遇事沉穩應是長年經驗累積的結果(很多恐怖的
大場面都見過了,遇事應變能力自然較強,面對突發狀況不會僅是心
生恐懼、不知所措)。但是,新一、博士、元太、光彥相繼失蹤,生
死未卜下落不明,哀醬心中不可能不著急、不擔憂,而且還不能在步
美面前表現出來。對於一片未知的古堡,我不知道哀醬是否感到些許
害怕(我覺得會怕是人之常情,不過從哀醬的表情反應,要說她很害
怕實在有點困難,也許是比這更可怕的情形見識多了,所以不覺恐懼
,也可能哀醬其實也是有些害怕的,只是必須穩住,不然眾人必然無
法得救,不然會令步美更加恐懼)。「等等,可能是個圈套……我進
去看看情況,妳躲到那邊的草叢裡。妳數到300,我還沒出來的話,妳
就快逃。順著森林的車道下山去,幸運的話或許可以得到援助。勇敢
點……那些麵包不是還要留給柯南嗎」?設法將步美排除在危險之外
,打算獨自一人面對未可知的危險,哀醬的沉穩與勇敢昭然目前。
  部分評論常以哀醬面對組織的態度判定哀醬是個軟弱之人,認為
哀醬對組織總是採取逃避的態度。哀醬的確是逃避與黑衣組織的接觸
,敵強我弱就是事實,把小石頭丟進水中還能激起漣漪,以卵擊石,
除了令自己令他人粉身碎骨以外別無所獲。在沒有任何資源沒有任何
獲勝把握的情況下,哀醬根本就沒有理由將自己暴露在組織面前,勇
敢二字並非是不去考慮後果的莽撞。

  關於哀醬求死一事,前文敘述甚多,筆者從不認為捨己救人(而
且明知必需以性命做為代價)是一種懦弱的行為。「活著比死更需要
勇氣」這句話在少年漫畫中時時可見,部分評論也從不去過問原因只
從死亡的行為簡單判斷哀是一個軟弱之人。「哀,她(以前)連活下
去的勇氣都沒有」(註17);「對於哀在公共汽車裏想要自己被炸
死的事,我想說的是,主動求死是最無能、最不負責任的做法,而通
過那次的事,柯南教給了她要勇敢的面對自己的命運,5樓的你好象理
解錯了,那件事不是要展現哀的什麼崇高精神,而是柯南的同命運抗
爭的勇氣」(註18)。「活著比死更需要勇氣」這句話,講久了,
彷彿真是如此。筆者這麼說也許失禮了,在理直氣壯地說出這句話之
前,也許可以想想,真正落實起來,究竟是選擇死亡抑或選擇生存比
較容易?如果選擇死亡真有那麼容易,就不會有「千古艱難唯一死」
這句話了。

  一個企盼死亡之人,對他而言死亡也許會是一種解脫,但灰原哀
並無死亡的願望。「尋死」並非「想死」,哀醬「願意」犧牲不等於
她「樂意」犧牲,而是情況迫使她不得不用這種方式解決。活著就有
無限可能,失去生命卻是什麼都再也無法擁有,對一個喜歡現在的生
活,想要生存下去的人,死亡何其痛苦,選擇死亡保全他人又需要何
等的勇氣?

  「當她面對黑暗組織的人,貝爾莫德、GIN的時候,她是多麼的顫
抖無助」。哀醬的確畏懼,24集來到杯戶飯店時的心神不寧,29集公
車上的驚慌顫抖。然而,勇敢一詞並非僅適用於無所畏懼,即便恐懼
卻仍為所應為有所堅持,同樣也是一種勇氣。而且有個小細節值得注
意,即便內心恐懼,真正面對的那一刻,哀醬的臉上均看不見絲毫的
畏懼或是張惶失措,不論是42集面對苦艾酒時的淡定平靜,或是24集
面對琴酒的冷靜從容(甚至還能面帶微笑,冷靜地與琴酒交談,被開
好幾槍也毫不示弱,連叫都不叫一聲),這裡都可窺見哀醬強烈的自
尊心與沉著,非常之人當如是。

  哀醬自尊而不自大,有主見但非盛氣凌人,她從未因為自身專業
素養、聰明才智而自覺高人一等,並非「覺得自己冷傲而清高,具有
才華,是不同於其他人的」。她的自尊僅僅在於維持自身人格不容被
污衊的完整,而非自以為萬事萬物主宰的傲慢,而非恃才傲物、目無
下塵、孤高自許。

  在我的認知中,哀醬是個自尊心極其強烈的女孩,也從無心玩弄
心機,自然從未利用自身弱勢(遭遇)搏取任何同情。在此我想討論
一下,哀醬有沒有放大自己的不幸或者覺得自己可憐?是否真是「只
有自己覺得自己哀,別人才會覺得哀」?是否「很冷漠的面對世界,
會大聲地質問,有沒有顧及過她的感受,依然會希望失憶」?是否故
作神秘,「看起來好像是想遮掩,其實這就是外露的一種方式,讓人
覺得她很有魅力,很神秘」?是否大肆揭示自身不幸遭際?是否「動
不動就拿自己所謂『淒慘身世』來說」?是否「整天在柯南面前說些
哪裡才有我的位置,寧可失去記憶之類幽幽的話,而且時不時還想要
輕生」?是否「豈止沒有發洩,一天到晚對著柯南生啊死的」?是否
「一天到晚冷冷淡淡將『天下沒有我的位置』掛在嘴邊,依然會說那
句『我寧願失憶』俘獲大多數柯南迷的心」?

  評論中所引用的電影版的台詞,請恕筆者自動無視,誠如前文所
言,電影版並非青山老師原作,情感表達氾濫而搧情,灰原哀被寫淺
了也被寫俗了。我要根據原著討論的是,哀醬有沒有放大自己的不幸
或者覺得自己可憐?是否故作神秘?是否大肆揭示自身不幸?(但就
算是濫情的電影版,評論中的頻率副詞也有待商榷,諸如「一天到晚
」、「整天」,似與實況不符)。

  從前曾經說過,哀醬的不幸遭際並非自身性格缺陷所造成(但她
強烈的悲劇色彩在於性格中的清明剔透)。哀醬擁有的不多,卻極其
容易滿足(一個永遠不知足的人即便擁有一切卻依舊缺少開啟通往幸
福的鑰匙),不會以冷漠包圍自我拒絕幸福。

  哀醬是否放大自己的不幸或者覺得自己可憐?衍生創作中常見哀
醬說出類似「我和你們是活在兩個不同世界的人,你們這些活在陽光
底下的小孩是不會明白的」。但事實上這一類的話在原著中從來沒有
出現過,她抱怨過別人擁有的比她多或是抱怨過自己擁有的太少嗎?
沒有,完全沒有,甚至只要聽聽母親的聲音她就心滿意足了(卻讓作
為旁觀者的我卻非常感傷,哀醬連一頓艾蕾娜親手做的飯也沒吃過吧
!更遑論在成長過程中她的父母始終缺席)。

  我不想說「真的,無父無母不可悲」是真是假,事實上哀也從未
覺得自己可憐,對於她早逝的父母只是感到傷心罷了。如果她真覺得
自己可憐,那麼,當她提及父母雙亡、幼遭離喪、不得自由、留學時
的孤寂、因為身為東方人遭受欺負、歸國後身不由己的無奈、唯一親
人慘死、遭受追殺……等過往,應是呼天搶地地控訴,而非語氣平淡
地敘述。

  如果要搏取同情,那麼哀醬第一回出現時,就應該把握機會直接
告訴工藤新一,她是宮野明美的妹妹,大可對自己的身世侃侃而談,
當新一罵她是殺人兇手的時候,大可聲淚俱下,對著新一哭訴她有多
麼無奈,而不是神情踞傲,說出:「不過如果組織直接把藥拿來進行
暗殺計畫,可能還會出現跟我們一樣的案例。到時候知道我幼年時長
相的他們一定會找到我。如何啊?還想把我這個麻煩人物趕出去嗎?
高中生偵探……工藤新一同學」?對工藤新一分析她的存在對新一而
言是多麼大的麻煩。哀醬何其自尊,豈會擺低姿態要求憐憫?真要賣
弄悲情,哀醬大可擠個八字眉哭哭啼啼喋喋不休唱作俱佳三天三夜,
大可人前人後訴說自己不得不的無奈,本身故事性強不說,何況哀的
口才又好,若要賣弄悲情搏取同情,她的先天條件實在太過優渥。

  在我的印象中,哀醬心情陷入低潮,幾乎無一不是因為擔心他人
安危(特別早期新一根本沒有危機意識這種東西)、擔心自己拖累別
人、擔心組織危害身邊的人,誠如哀醬所言:「我只是在告訴某個毫
無因應對策的樂天派人士,這種狀況有多麼危險而已……我說不上來
理由到底何在,不過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他們的同伴一定就在被挾
持的那輛公車上!假如當時我的身分被他們發現的話……我、你,還
有大家……」。這些才是她心情低落的主因。而非自憐際遇(雖然我
認為她完全有理由有資格替自己感到悲傷,哀可以不怨不怒,可我無
法停止對她的憐惜)。

  然後,哀醬並非故作神秘,她所刻意隱瞞的,唯有組織相關事務
,因為她不願身邊之人牽涉太多,如同她在42集對著新一說出:「等
一下!你現在正在聽嗎?不行!快住手!你不知道比較好!再深入牽
扯下去,你真的會……」,因為她深知依照新一的性格,絕不會置身
事外,而她不願新一涉險,所以只能盡可能將新一排除在危險之外(
但如果新一真正面臨危險,哀醬會早新一一步跳入危險中)。對於自
身的遭遇,自己的過去,哀醬從未刻意提起,也從不刻意隱瞞。

  如果哀醬真如部份評論指出,是大肆宣揚自己不幸際遇之人,新
一就不會認為哀醬是「把所有擔心的事,都獨自承受」的那種人(出
自49集,雨宮样子那回,原文如下。哀醬:「如果她是把所有擔心的
事,都獨自承受的那種人……就另當別論了……就像某人一樣……」
。新一:「妳還不也是這種人」)?

  工藤新一可不是傻子,是真心是虛假會分辨不清(包括說哀醬刻
意在新一面前求死,這種說法存在太多破綻)。49集殺死愛人(如果
還有愛的話),努力表現出自己彷彿很後悔的人,也許連自己都騙過
了的男人,新一只是冷冷地道:「你演夠了沒……雖然我不清楚你和
女朋友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但可以肯定的是,你們之間的『愛』已經
徹底消失……如果你真想救她的話,以直覺來說,應該會慎重地打破
後擋風玻璃、後座或副駕駛座旁的玻璃才對……那麼粗魯地打破前擋
風玻璃……而且是駕駛座旁的玻璃,四濺的玻璃碎片可能造成她嚴重
的傷害……你早就知道的……她已經死掉了……只是想打碎這一切吧
?連同這輛車……還有和她的回憶……」。工藤新一從來不是同情心
氾濫或是只看表面的人,會因一個人處境堪憐或是自怨自傷就去肯定
他。

  要說哀醬真正因自己生命中的缺憾感到悲傷(「感到悲傷」不等
同於「認為自己不幸」),唯有首度登場時痛哭失聲(這次情況比較
複雜,不單只是缺憾那麼簡單,稍後再說)與41集中流露出對親情的
渴望與失落,她也只對新一說過自己的心情。

  在不影響、不妨礙對方生活的前提下,會和朋友聊心事是因為信
任,是因為認為對方是可以分享心事之人,這跟所謂揭示自身不幸、
認為自己可憐沒有任何關係,不獨哀醬,新一也是如此。

  33集新一:「不,這樣只會讓她更想見面……如果我說了那些話
,那豈不是害她比現在更渴望與我見面……可是,事實上那個害她日
夜等待的可惡男生,到現在還無法現身……我不想再見到她流淚了…
…即使我可能會在她的心中消失……妳一定會取笑我很幼稚對不對」


  印象所及,這是向來自信滿滿、開朗樂觀的新一首次流露出沒有
把握、無能為力、黯然心傷的一面,這一段話,新一不曾對父母不曾
對博士不曾對平次不曾對蘭不曾對其他人說過,惟獨在哀醬面前這麼
說。值得注意的是,這兩個橋段博士雖都在場,但是41集哀醬那段話
明顯在回應新一的問題(「那妳為什麼還要來這!?妳明明知道外出
是很危險的!」);33集新一回首對哀輕笑:「妳一定會取笑我很幼
稚對不對」?足見這番話是對著哀說。而且對照博士試圖勸慰,新一
對哀醬,哀醬對新一,卻都始終保持緘默,太浮泛的安慰固然出自真
心,很多時候依然無法真正觸及內心,事實上,對方也未必希望獲得
安慰(新一、哀醬都不是渴望被安慰的人),只是把話說出來心裡會
舒坦一點,個人相當喜歡柯哀這種,會留給對方自處空間的關懷。

  因此我想提提比較容易被忽略的,哀的溫柔。哀醬的溫柔並非母
性、包容的溫柔,而是細膩、體貼的溫柔。

  從她尚未與蘭正式碰面(25集)就能推論出蘭已經察覺柯南就是
新一;還有33集對新一說:「物品會反映出創作者的心境……你看這
些巧克力!雖然臉上帶著笑容,可是表情卻非常悲傷……」,點出新
一與園子都沒有發現的蘭的悲傷,哀與蘭接觸不多,此刻卻比身為蘭
青梅竹馬的新一與身為蘭閨中密友的園子更能貼近蘭的心境,足見哀
醬心思細膩敏銳。

  撫慰人心之時,哀醬也往往能夠切中核心,直接碰觸對方心中。
21集告訴步美:「別擔心,江戶川沒那麼容易被擊垮的。他會自己找
到逃脫路線的。與其有時間哭泣,還不如顧好袋子,別讓雨把麵包給
弄濕了」。「江戶川沒那麼容易被擊垮的。他會自己找到逃脫路線的
」。正好符合步美心中柯南無懈可擊的形象,瞬間安撫驚慌失措的步
美;對光彥說:「你真傻……重要的並不是誰傳授你知識,而是要把
這些知識活用……對我而言,現在的你就是最棒的急救人員!謝謝你
救了我……」,簡單一席話令光彥恢復開朗(28集);個人還蠻喜歡
53集「怪人二百面相」那回,很溫馨的小故事(小林老師真是個好老
師^﹏^)。小林老師以少年偵探團還有兩名同學的姓名設計暗號,為
了讓因為轉學到陌生環境不知所措、交不到朋友的東尾瑪莉亞與因為
車禍休養而與班上脫節的坂本拓馬融入班級。值得注意的是少年偵探
團中獨缺哀醬,這一段也許表現出,不需小林老師刻意為之,哀醬也
早融入班級這個大團體(否則同為轉學生,如果哀醬和那兩位同學一
樣與整個班級格格不入,暗號中應會有哀醬,迫使哀醬像那兩位同學
一樣不得不參與推理;又,參照本段劇情,青山老師並非將哀排除在
外,而是刻意安排小林老師支走柯南,讓哀醬代替新一引導推理)。
哀醬也順著小林老師的心意(不像新一、平次心無旁鶩只顧推理,有
時容易得意忘形= =b),解謎只是一種聯繫眾人、促進互動的方法,在
推理過程中拉近東尾瑪莉亞、坂本拓馬與班上同學的距離才是首要目
的。在此哀醬不僅引導推理,更兼顧兩人的心情,在過程中伺機釋出
關懷。對感到不自在的東尾瑪莉亞說出:「沒什麼好覺得丟臉的……
方言是加在語言中的裝飾品……不想加的話拿掉就行了,但是可千萬
不能丟棄喲……畢竟那裡頭紀錄著……妳就是在那兒長大的這個重要
訊息啊……」(不過哀醬以前是不是因為口音被人嘲笑過呢,不論是
初到美國抑或久居美國返日之後?所以才能在東尾瑪莉亞神情轉變的
瞬間,就察覺到她表情不對勁的理由。安排哀醬說出這段話,是因為
哀醬因為過往經驗心有所感嗎?~~我的小哀Q_Q),全然一派溫柔
大姐的風範。還有一個小細節,哀醬對著爭執不休的元太與坂本拓馬
喊道:「夠了,你們兩個!又不是要進小聯盟,一年級小學生誰對哪
項運動比較拿手太難判定了,根本沒辦法一一分出高下吧」!為什麼
我會注意這個地方?一般說來,我們要教訓(這也不算教訓啦)別人
應該也只會針對熟人吧(指平素與人相處,不涉及職責的前提下)!
何況哀醬從來不是裝熟魔人,分不清人與人的親疏遠近。將坂本拓馬
與元太並列,一同教訓XDD,反而能不著痕跡地消弭坂本拓馬與旁人
的界線,哀醬的細膩聰慧由此可見(其實不單待人如此,面對小動物
的哀亦相當溫柔,29集:「傻孩子……已經沒有人在生你的氣了……
你放心好了」,這一幕的哀實在太可愛了)。

  還有一段情節始終令我費解。哀醬在41集中來到宮野厚司故居,
就是為了想從父親朋友口中聽得父母形象,哪怕只有隻字片語(我想
,過去哀醬即便試圖思念,也只能得到一個模糊不確切的身影吧)。
然而,明美對父母應該或多或少有點印象(既然明美都還記得從前的
惡作劇、記得女兒節人偶),如果詢問姐姐應該能夠得到比較明確的
答覆吧!何以哀醬過去不直接追問明美?從哀醬對父母貧乏的認識幾
近一無所知看來,她應是不曾從姐姐口中獲得任何資訊。為何明美仍
有父母的印象,哀醬反而要求助於外人?除卻此時想自宮野厚司舊友
那裡得知以外,從「我想知道我的父母是不是像組織描述那樣」這句
話,可以看到哀醬始終有在注意組織中人對父母的形容,也許自小便
是從這些零碎的描述拼湊父母的形象。可是,既然這麼想知道,為什
麼哀醬不問姐姐?

  38集中哀醬曾說過:「我爸媽『好像』有買過人偶給姐姐……不
過,我父母在我出生不久後就過世了……那些人偶充滿了痛苦回憶,
所以姐姐再也沒有把它們拿出來過了……」。值得一提的是「好像」
兩個字,這一段話是推測語氣而非肯定句。既然哀與明美聚少離多,
既然宮野夫妻買人偶給明美遠在哀醬懂事前(甚至出生前),既然明
美再也沒有把女兒節人偶拿出來過,那麼,哀醬從何得知?想來是哀
醬暗自觀察得來的結論,會注意這種小細節,可見哀醬心細如髮(對
人心情的體諒,而非推理能力)與對姐姐的關心。看來,明美的確不
曾主動告訴妹妹有關父母的事,也許是不願讓妹妹知道更多徒增傷感
,哀醬也不曾主動提問,即便她其實非常想知道,也會強迫自己壓下
心中渴望,或許是不想挑起姐姐心傷讓姐姐再痛心一回,體貼入微可
見一般。這對姊妹都不願讓對方替自己憂心掛心,不願意對方承受更
多。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