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
GP 10

【心得】感哀(上)

樓主 雪夜曼陀羅 skyover
  首先針對製作APTX4869以及哀醬自盡兩件事討論,因為,這兩件
事彷彿成為哀醬「封閉自我,以冷酷的態度面對世界,對於萬事萬物
漠不關心,故作神秘實則努力放大自身不幸博取旁人同情」的鐵証。
真否如此?其中大有商榷空間。

  「開什麼玩笑!我怎麼可能了解一個製作毒藥來殺害人類的人!
妳知道嗎?妳做的毒藥到底害死了多少人」?從18集新一嚴詞厲色指
責哀的作為,到37集新一歸納接觸過的黑衣組織相關人物時思及哀醬
「(那些傢伙『強迫』她製造出那個不明藥物)」,以及38集新一思
索「(不過,他們的目的究竟是什麼?他們『逼』灰原做了那個奇怪
的藥物,又叫板倉寫程式,那跟藥物有什麼關係啊……)」。除卻明
顯表示哀醬的形象在新一心中的劇烈轉變,值得玩味的是,誠如部分
評論者指出,「她從未表示過不情願而停止研究(親情事件除外)」
、「其實我們根本沒有證據說在她姐姐被殺之前她在組織工作得不高
興」,漫畫中確實從未明確交代哀醬從事研究是否出於自願抑或受迫
(是否有暗示,各人解讀不同),事實上,哀醬自己也從未說過她是
被迫的,諸如「強迫」、「逼」之類的字眼,是新一根據對哀醬心性
的理解推衍出的結論,而工藤新一並不是一個會因為私情而阻撓理性
判斷的人。

  劇情的確並未明確交代哀醬受迫,那麼是否表示真如部份評論所
言哀醬的所作所為皆是心甘情願?是否僅具備專業素養然而毫無人文
關懷?是否「絲毫不愛這個世界,不愛他人生命」?是否自以為有權
主宰萬事萬物包括旁人的性命,視人命如芻狗換取自己成果與研究所
需資料?許多衍生創作與相關評論中的哀醬都不具備任何反思能力,
對於現狀(從事APTX4869研究)只是一味盲從,不是「連丁點組織的
目的和動機也不去過問」這樣欠缺自覺的麻木,就是罔顧他人性命的
冷酷,一如愛因斯坦所說的「訓練有素的狗」(雖然其實我一直覺得
狗很無辜==)。

  許多評論指出,哀醬喜歡推理、崇拜科學。具備一項能力未必等
於喜歡。哀醬對科學有沒有興趣?這個問題我也想過。從前一直覺得
哀醬適合鑽研文史哲,哀擅長運用比喻象徵,兼之細膩善感,38集看
到夕陽聯想自身命運,能對一草一木、日常景致變化有敏銳感受力是
當詩人的要件。我的感覺是,雖被稱作科學家(讀者稱呼,哀醬自己
倒是未曾如此自稱),但是哀醬並未堅信科學的力量,她未必俱備「
科學必能引領人類走向幸福」的信心。漫畫中不只一次提到她對「人
類過分自信」、「科學知識遭到濫用」的看法。「人是不能違逆時光
的洪流的,如果想勉強改變……人類是會得到懲罰的」(20集);23
集哀醬想看《愛因斯坦光榮與苦惱的日子》,也許是對愛因斯坦有所
共鳴,「我雖不殺伯仁,伯仁由我而死」,對於自身知識被濫用卻無
力阻止的無奈與痛心;觀看哥梅拉電影時對新一笑道:「不過,我覺
得這部電影不錯……崇拜科技的愚蠢人類的末路,你不覺得令人毛骨
悚然嗎」(23集)?1965年諾貝爾物理獎得主理查.費曼說過:「年
輕時,我認為科學是實用而完美的,能為人類帶來一切美好的事物。
在二次大戰時,我參與了原子彈的研究,但結果卻帶來了嚴重的影響
;科學象徵人類的毀滅。我不知道未來會演變成什麼樣子?我甚至不
很確定人們是否能活到現在。因此內心不禁湧上一個問題:科學裡是
不是有了魔鬼」?有時候人類太過自信,相信科學全能,相信生活能
夠越來越「進步」(雖然我並不知道,比起茹毛飲血的先輩,生活在
所謂科技進步的今天的我們究竟幸福多少),相信真能主宰一切,包
括旁人的命運。對比37集中組織高層人物說出:「我們是神也是惡魔
……因為……我們要違逆時光的洪流……讓死者重新復甦……」,哀
醬在此顯得無比謙遜,或說,悲觀(也許,懂得越多的人越能明白自
己的不足),並流露對「自恃為萬事萬物主宰的傲慢」與「濫用科技
」的不認同,這些都足以看出哀絕非對於所做所為毫無思考能力的人


  「你放心吧,我的研究目標並不是要做出那種夢幻藥物(讓死者
復甦的密藥)……而是一種世上絕大多數人都無法體會其價值的無聊
東西……」,「讓死者復甦的密藥」是也許是組織的目的,哀醬卻說
這不是她的研究目標,可見即便生活在組織的箝制下,哀醬仍有自己
的主張,在不為組織察覺的前提下仍努力保有自我與自主性,絕非毫
無自覺之人。

  不過我同樣不認為哀醬對科學反感。科學二字並未承載任何正面
抑或負面的意涵,涉及是非善惡在於如何運用。並未因為懷璧其罪而
遭扭曲的人生便盲目憎恨科學,哀始終是個理智的人,不會因為過往
傷痛而遷怒,她所否定的始終是濫用的行為而非科學本身。筆者所以
這麼認定是因為「怪人二百面相」那回哀醬在圖書室裡看的是類似海
洋圖鑑的書,如果心生怨恨,那麼對於相關知識應是極度排斥連碰都
不願再碰。

  自責、內咎、感到痛苦,這類情緒需要建築在哀「確實在意旁人
性命」這個大前提下。一個真能漠視他人生死,把「將人類當成試驗
品」視為理所當然之人,在哀那樣的處境也許反而能夠如魚得水,踐
踏旁人屍體坐享榮華,這也不是辦不到,只要足夠冷酷無情就好。自
身知識遭濫用,成為殺人利器,而自己確確實實是造就一切的推手,
對於這一切感到痛苦或者是根本無所謂,關鍵在於哀醬是否是一個枉
顧他人性命之人?

  從前筆者說過,哀醬是個非常善良的女孩。這麼說吧,哀並無兼
善天下的情懷,但她的的確確不希望任何人因為自己遭受傷害。「笨
蛋,我不是告訴過你,跟我有牽扯的人都會被殺掉,所以那個幫我逃
出去的職員也不會有好下場的」,筆者無能預設人性善惡,但在保全
自己和保全別人(ex.《大逃殺》)之間掙扎猶豫或是想盡辦法讓自己
活下去這也是人之常情,但是哀醬卻能毫不猶豫地否決新一的提議,
她的善良不言可喻,絕非「對人的生命沒有什麼感覺」,或者「絲毫
不愛這個世界,不愛他人生命」。

  許多評論表示,哀醬是在新一、博士、少年偵探團的影響下才逐
漸有人性,不復冷血。先不問如果是本來根本沒有的東西(人性)旁
人該從何影響起?24集中琴酒告訴皮斯可他用那個藥釣雪莉,並跟伏
特加說:「她是那種會趕來阻止的人」,因為哀醬不會希望任何人死
於自己研發出的藥物,不希望任何人因為自己而死,值得一提的是琴
酒對哀醬的認識僅限於組織時期的雪莉(而24集那一整段情節也顯示
琴酒對哀醬言行判斷的精準,參照後來的劇情,更證實「她是那種會
趕來阻止的人」這句話正確無誤),「哀的良知是因為受到別人影響
(或曰感化)才存在」這個論點基本上是無法成立的。

  有一個小片段我很喜歡,28集哀醬對著聽到槍聲驚慌逃竄的小熊
大喊:「啊……不行!不能往那邊跑」!不讓小熊離開身邊,輕輕說
道:「至於為什麼讓牠跟著,因為我不想讓這隻小熊也遭到不測……
」。現實生活中許多人,甚至包括稱得上心地善良之人,著眼點往往
只有人類本身的福利,以人類(因為「我」身為人)的角度與利益來
衡量、判定萬事萬物的價值,對於非我族類(自然界中人類除外的生
物)則往往少了一份關懷,但哀醬所珍視的生命卻不獨人類自身。

  其實我想過何以哀醬這麼喜歡小動物。30集哀曾提過在美國就學
時都是自己一人孤孤單單地在學校的餐廳裡吃自助餐,40集說到自己
因為外貌像東方人而遭受歧視欺侮,哀的童年是孤寂的。部份成因固
然是文化、年齡(同人與評論中,常說哀醬是博士,不過劇情從未交
代哀的學歷,刻畫哀的聰慧時,學歷並非青山老師強調的重點,不過
黑衣組織特地送哀醬到國外留學,照理來說應該不會只是要她去受中
學教育 ̄▽ ̄@)的差異,但更多的也許是因為她的特殊身分,使她
與旁人不得不保持一定距離(雖然我覺得文化、年齡同樣是很重要的
因素,聽聞類似例子,13、4歲的少年上了大學,卻與系上同學格格不
入,與他性情孤不孤癖無關,不同年齡層所感興趣的事物與思維模式
本來就有不小的斷層,成為一道難以跨越的鴻溝。不過,年齡差距未
必會限制哀醬友誼發展,雖然這裡我覺得很神奇,姑且不論哀醬在設
定上是個天才少女,18歲的少女與7歲的小孩不可能沒有代溝,但哀醬
卻能和大家處得這麼好,不單是少年偵探團,49集步美說雨宮祥子班
上同學對她的形容根本就像小哀,其中一點即是「在女生當中人緣相
當好」,光彥補充「可是灰原也很受男生歡迎啊」!XDD真是可愛的
光彥。現今哀醬和班上同學處得很好應是事實,若非如此,53集中小
孩子未必肯聽從她的指引,會這麼說是因為許多小孩子都很任情率性
,對於團體配合度往往較低。所以較諸年齡,也許哀醬的特殊身分才
是童年孤獨的主因)。而正因為沒有人陪她玩,所以和動物投緣;命
運迫使哀醬早熟(搞不清楚狀況,始終無法獲得教訓的人也是有的,
際遇與一個人的性情有密切關聯,但非絕對相關,這裡也說明哀醬對
環境有敏銳的辨知能力、感受能力與應變能力,知道自己「應該」而
非「想要」怎麼做,明白現實而非耽溺幻想,不會一味埋怨環境並未
依循自己的理想運作),較諸人類隨年事增長日增的複雜,小動物、
少年偵探團能夠保有她所無法擁有、也是不該擁有的天真,所以想要
守候吧;和小動物在一起的哀,笑容總是格外純真,也許是因為哀醬
喜歡這種沒有理由、也不需要理由的相處方式(自小,組織栽培哀就
是有用心的、有理由的,並非如親情般那種毫無目的、純粹的情感給
予);然後,我覺得哀醬心思謹慎是真,但僅用於自保,而非工於心
計、城府深沉。「漚鳥知機」的故事裡,漚鳥憑藉本能與敏銳的感受
力能夠分辨人是否有機心有邪念,動物其實很有靈性,有時反而比人
類更能直透一人真偽。

   許多人的解釋都是:哀迫於無奈才做了藥,她是被逼的,她沒
   有拿那些藥去害人,真正害人的是GIN等亂抓白老鼠的一干人。
   但是既然知道組織拿它們做壞事,為何要繼續發明?原因不就
   是因為為了保全他姊姊還有自己?哀開始被軟禁是從他姊姊被
   殺後才開始的,因為他得不到滿意的解釋要中斷研究。那麼為
   何她不一開始就中斷研究?(註14)

  「為了保全自己」倒未必,哀醬不是那種會(主動)無故捨命去
救不相干人士的人(現實生活中恐怕也沒幾個人會)。但是,誠如前
文所言,哀絕不會為了讓自己生存下去而去阻斷旁人(哪怕是不相干
的人)生存的資格。一個對於小貓、小狗、小熊、魚與兔子均能付出
如此關懷之人,為何在明知組織如何使用的情況下依舊研製APTX4869
?許多人也指責哀明知(知道組織拿她製作的藥殺人)故犯。哀確實
知道組織的目的,也確實明白這個目的違背自己的意願。如果哀是因
為一無所知,盲目地被煽動、利用,那也不值得我這樣喜愛。身為棋
子起碼要有棋子的自覺,環境不如人意是一回事,起碼要對環境有精
準的辨知能力而非沉緬幻想。

  支撐哀醬行為的自是為了守護姐姐。如果在「(間接)害死旁人
保全姐姐」與「放棄姐姐拯救旁人」之間選擇前者也許是一種自私的
行為。但是,一個人可以為了自己所堅持的正義冒險,但不表示他有
資格拿別人(親人同樣也是別人,犧牲親人並不會更理所當然一點)
的幸福、安危甚至是性命,為了自己所堅持的正義犯難(當然,有沒
有資格是一回事,會不會這麼做又是一回事)。如果哀醬為了堅持自
己的原則,強拉明美同歸於盡(依照組織一貫手法,即便了解不多,
但確實明白組織存在的明美,如果失去了「人質」的功能,對組織而
言也再無存在的必要),同樣也是一種自私。

  可是,這真是「(間接)害死旁人保全姐姐」或是「放棄姐姐拯
救旁人」,所謂「大義」與「小愛」的抉擇嗎?倘若第一集琴酒沒有
對新一灌下APTX4869,只會一槍解決新一,這部漫畫就會變成致力於
還魂的《幽靈偵探新一》了。APTX4869不過是組織眾多殺人手段的一
種,即便哀醬停止研發APTX4869也無法救贖任何組織打算除去的人,
停止研發APTX4869無益於人有害於己(更確切的說法是有害於姐姐)
,唯一得到的不過是讓自己安心罷了,而哀醬不會僅僅為了讓自己心
裡好受點就強拉姐姐陪葬。

  當然不論哀醬個人意願,「研製過APTX4869」而「APTX4869曾被
使用在負面的地方」都是事實。哀醬也從來未曾否認、或是試圖替自
己脫罪。哀醬的確不願「替組織」從事研究(不表示她厭惡科學研究
),不論對「研究目的」的不贊同或是對「運用方式」的反感,24集
即便冒著生命危險她也想阻止組織利用藥物殺人可見她的自責與對研
發藥物的不情願,她可以付出性命做為代價試圖阻止,但卻從不替自
己的身不由己做任何辯白,她從未在人前人後大肆揭示自己不得不的
無奈,卻能在35集平靜坦承人體實驗,坦承自己的「罪」。對於哀醬
的前半生,過去我一直將她定位為受害者,如今卻有改觀,因為,如
果哀真以受害者自居,我也斷不會如此喜愛。事實上她也從未擺低姿
態搏取同情或是要求別人理解認同。

  其次,是哀醬自盡的問題。在我看來,這是很單純的捨己救人,
當然對於同樣一個行為,讀者當然可以有很多不同的解釋。企盼解脫
、懦弱逃避甚至是別有用心,種種詮釋在網路上時有所見。我想試著
從實際劇情判斷哀醬求死的理由。

  首先,我想討論一下哀醬是否有企盼解脫的心態?這種說法不單
來自對哀醬持負面看法之人,甚至也有部分哀迷覺得「哀活著實在太
痛苦也太辛苦,死亡對她來說才是最幸福的歸宿」……﹀_﹀"。我想
,死亡等於解脫只適用於失去對生存的執著之人,活得很辛苦並不代
表這個人會因為辛苦就不想活下去,對於一個想繼續生存下去的人來
說,死亡非但不是解脫,反而是一個充滿憾恨哀傷的結局。哀醬是否
因為自己前半生不那麼快樂而有求死之心?也許可從18集哀醬首度登
場與24集哀落入皮斯可手中、誤陷酒窖(其實是倉庫)兩個橋段可以
判斷。

  明美既死,哀醬再無任何替組織工作的理由,遂採取停止藥品研
究的抗議手段,要求組織告知處決明美的原因(再度證實哀醬研發
APTX4869並非為了保全自己)。哀醬絕對考量過自己反抗組織的後果
,否則不會預先藏好APTX4869,我覺得值得深思的是她預先藏好APTX
4869的理由,既然她深知反抗組織惟有死路一條,橫豎都是死,那又
何必多此一舉?也許是因為,如果不能依照自己的意願隨心所欲地活
,那麼起碼不要再讓組織決定自己的死法。不願黑衣組織再度決定自
己的命運,所以我認為哀醬從來都不是毫無自主性、缺乏自我意識之
人,即便是生存在一個不該有自我的環境當中,即便沒有自我其實會
活得比較輕鬆;而另外一個原因,我想哀醬是抱著姑且一試,爭取生
存機會的心態,這部分在24集表現得更為明顯,哀在分析所有情況(
「因為……我不會再跟你通話了……你還不懂嗎?儘管我已經變小了
,他們還是把我監禁起來呀……即使我逃出去,兩天之內他們還是會
找到我的。到時候別說是收留我的博士,跟我有關的人……都會因為
要保密而慘遭殺害的。所以,我無論是在這裡被殺,還是順利地逃出
去……我都不能在和你們見面了」)之時,並未排除「順利地逃出去
」的可能,如果哀醬真有求死之心,此時她就不會審慎地觀察週遭環
境找尋出口,就不會在喝下白乾以後,耗盡體力努力爬出煙囪。在不
拖累旁人的前提下,哀醬從未放棄生存的機會,並無所謂渴望解脫、
沒有所謂求死的願望。

   在我看來,她的死亡情節是青山剛昌塑造灰原哀這個形象的一個
   敗筆。本來死亡是最觸動人心弦的主題,可是她沒有逃得開“
   刻意求死”的痕跡。真正想死的人會在背著別人的時候以最快的
   速度了結,因為她真的想死,害怕別人來救她。可是灰原哀恰恰
   相反,她每一次死都是當著柯南的面,她總不至於會笨到以為柯
   南會袖手旁觀吧,顯然她知道柯南一定會救她,那麼她求死就不
   能成功。但儘管如此,她還是一次兩次當著柯南的面求死,一次
   兩次讓哀迷們為她感動來心痛去。(註15)


  既然不是渴望解脫,那麼哀醬為何尋死?這篇評論中哀醬顯得居
心叵測,我想試著討論哀醬是不是刻意當著柯南的面求死,而且是在
「顯然她知道柯南一定會救她」,知道「她求死就不能成功」的前提
下?是否旨在「一次兩次讓哀迷們為她感動來心痛去」?在原著中,
哀醬主動赴死(29集公車事件),或是深知必死仍去面對危險(42集
面對貝爾姐)共有兩次。先說29集那回,首先要說的是,哀醬與少年
偵探團及博士的互動中,往往扮演一個保護者、照顧者的身分,比如
39集步美跌倒時首先過去扶她,元太流鼻血時也是哀醬負責處理,而
由36集中哀醬對博士說:「我不會讓他們去做危險的事情……」這句
話可以看出哀醬平日在少年偵探團中扮演的角色,遇到危險的時候,
哀醬(與新一)總是無一例外擋在眾人面前,比如30集站在假面超人
扭蛋販賣機前,東西砸下來的時候將大家往後推,護在大家前面,又
如46集(觀星那回)兇手拿槍指著大家的時候,哀醬將大家護在身後
(值得注意的是,面臨疑似黑衣組織之人,譬如49集新來的老師,新
一就會直覺護在哀醬身前∩_∩)。博士、新一、少年偵探團對哀醬的
能力都是很信賴的,一般情況下,當大家同時置身險境的時候,新一
最放心、最不會分神擔心之人便是哀醬,因為他知道她有照顧自己的
能力,公車爆炸的時候,新一拉著步美、護著大家逃出,當時並未預
料到哀會留在公車中等死的他,只怕根本不會預想到哀醬會無法從公
車中逃出(新一會察覺亦是步美無意中發現);再來,當時新一和大
家的注意力先是在搶劫公車的犯人上,忙著對付對方,後來炸彈即將
爆炸,短短30秒所有的人急著逃出,倉卒之際現場一片混亂,新一、
博士與少年偵探團是否能注意到她都是問題,「刻意在旁人面前求死
」能否成立尚須打上問號。

  搏取旁人同情要有意義,先決條件是必須活著。哀醬是否真如這
篇評論指出:「顯然她知道柯南一定會救她,那麼她求死就不能成功
」?是否在知道自己絕對能活下來的情況下刻意在人前求死?這一段
哀醬成功活下來的機率究竟有多少?

  如果不是步美湊巧發現,如果新一沒有拿到槍,如果新一沒在短
短的時間內想出應變方法(新一採取開槍打破玻璃窗而非拉著哀醬自
車門口逃出,而且下一秒就爆炸,足見時間緊迫,要自車門口逃出已
是不可能),如果不是玻璃窗破得大小恰恰好,柯哀不會剛好卡在玻
璃窗上出不去(我不是在搞笑,我很嚴肅ˋ(′o‵")ˊ),甚至,新一
只要稍微遲個一秒鐘,哀醬便已粉身碎骨。短短30秒鐘內諸多環節缺
一不可,要把所有人的行為、想法計算的如此精準,任何一個人任何
一個動作稍稍遲個一秒鐘也不能,一點突發狀況也不能有,不是孔明
再世,哀醬做不到神機妙算。哀醬根本不認為自己能夠活下來,也沒
有考慮過活下來的可能。

  面對貝爾姐那回,新一已經被貝爾姐射昏,茱蒂老師重傷無能救
助,小秀跟蘭突然冒出來,別說哀醬,恐怕也沒幾個讀者預料到,「
刻意在人前求死」根本無從成立。「相對的妳能夠答應我嗎?不要對
我以外的人出手」。一個自知將死之人,面對一個明顯要置自己於死
地絕不會心軟的人,要說她所提出的最後請求是假、是虛偽造作,恐
怕說不過去。

  「時不時還想要輕生」這句話配合劇情來看根本說不通,哀醬並
非無法承受生命苦痛企盼解脫,並非如同不定時炸彈逮到機會便尋死
,她兩度赴死都是為了保全新一、博士、少年偵探團(而且都是黑衣
組織已找上門或是可能發現哀醬,危險確實抵達或是可能抵達的情況
下),都是為了要讓大家擺脫組織的威脅。

  要造作,要演戲,那也得要有觀眾欣賞才行。「行為」也許可以
用來騙人,但是「獨處」(哀醬一個人坐在公車內等死時並無旁觀者
)時「沒有說出口」的「內心獨白」卻能真實反映一切:「(什麼?
到底是什麼?這種刺骨的壓力……與那時的壓迫感相同……那個人就
在……這輛巴士裡!組織裡面的人……真的來追捕我了嗎?還是巧合
呢?如果我的身分在這裡曝光的話……而且對方知道我是脫離組織的
叛徒的話……那麼跟我一起搭乘巴士的博士和其他人……全部都會被
殺掉……當然這個人也一樣……一定是……所以,神啊……求求你…
…別讓我被對方發現!)」;「(對……這是最好的方法。即使成功
獲救,待會去做筆錄的時候,還是必須和那個人碰面……如果我能就
此消失的話,我跟組織以及其他人之間的接著點,也就會跟著一起消
失了……)」。哀醬何以求死昭然若揭。她並非「體會不到別人心靈
上的勸慰和肉體上的傷痛,幾句無關痛癢的話語就帶過。似乎生命作
為賭注不過是為了一場追擊的遊戲」,並非枉顧一切的漠然。相反的
,她就是因為太過重視新一、博士、少年偵探團,寧可以自己的性命
作為交換也要確保大家都活下去,哪怕只有一絲一毫危險的可能,謹
慎如她,也不願身邊之人去面對,我想,除了天性謹慎之外,宮野明
美之死對她的影響恐怕也是很大的,哀醬35集中便說過:「我姐姐在
發生那件事情之前,也有嗅出不尋常的氣味……」,但是明美終究是
死了,即便哀醬隱隱約約察覺不對勁,但哀來不及阻止一切發生,來
不及阻止明美死去這些都是無法改變的既定事實,49集哀醬反應激烈
固然是因為不希望蘭涉險,另一部分則是對明美情感的投射,「妳不
要再走了」!這句話流露出當初「來不及阻止」的遺憾,何況當初若
非為了妹妹的幸福,明美根本不會死,所以哀醬感到恐懼,害怕再有
自己深深重視的人因為遭受自己牽連死去,哀有勇氣拿自己的性命打
賭,不表示她有勇氣拿博士、新一、少年偵探團的性命下注,所以她
要杜絕一切讓大家接近危險的可能。哀不是不重視自己的性命,而是
她看重博士、新一、少年偵探團的安危更甚於自己的。

  有一點我始終無法理解,同樣是冒著生命危險同樣是捨己救人(
不同的是,哀醬那兩次甚至知道自己必死),為何從來不曾見過有人
認為新一、蘭、步美或是其他人是懦弱逃避是渴望解脫;還是只是因
為哀醬有過一段悲傷的過往,她的勇敢赴死就全成為懦弱逃避甚至是
別有用心?

  灰原哀自盡是捨己救人,並非企盼解脫、懦弱逃避抑或別有用心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