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1k

【小說】名偵探柯南。(足球恐嚇事件)

樓主 凱薩貝爾。 aa178799me
名偵探柯南。(足球恐嚇事件)


  我翻閱小學時候的畢業紀念冊,讓回憶沾染我的心緒。雖然還沒有到泛黃的程度,不過也有好久沒有翻閱它了,總有種自己歷經滄桑的錯覺。
 
 
  霎時間,心頭湧上「好久沒有回到母校」的感覺,其實我從畢業後就從來也沒回去過。
 
 
  我拿起擺放在木桌上的隨身壺就踩著夕照前往,橘紅色的光芒並不刺眼,柔和的光線帶著一點點快要消逝的溫度撲到我的身上。
 
 
  我曾經讀過的國小並不遠,路途大約只需要五分鐘,但是總覺得有點羞赧。畢竟,要是老師如果不記得我,那就很尷尬了。
 
 
  現在正是放學時分吧,留課後輔導的小學生們,有說有笑地走出校門。就算是課後輔導,也只留到下午五點半呢。總覺得有點羨慕呢,真是幸福的小學生活。那時候的我,一定不會知道以後有多辛苦、苦悶。
 
 
  我在校門口游移不決,雖然話是這樣說,不過我還是不好意思走進校園內,而只是在校門出口外等著小守。
 
 
  沒有人,等了幾十分鐘了,完全沒有小守的蹤影,我還去警衛室詢問,警衛去問該班老師後,得知是已經離開班上了。而請警方協助調閱監視器時,卻只見小守好像雙手伸了出來,然後有說有笑著。
 
 
  從監視器的影像看起來小守的表情有些吃力。
 
 
  我渾身都緊張起來了,不管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唯一的事實就是小守被綁架、誘拐了。我急急忙忙地向警衛要求錄影監視器的備份,接著慌忙地趕到赤木的家中。
 
 
  該死,完全找不到小守。
 
 
  感到不安的我,來到了毛利偵探事務所,正構思要怎樣才能獲得幫助……
 



















--------------------------------------------------

  少年偵探團一行人坐在公園的長凳上。
 
 
  「今天的比賽一定很棒。」元太興奮說道。「什麼比賽?」我不打趣地問道。
 
 
  「足球大賽。」光彥和步美異口同聲。「喔,我想起來了。」這麼一說,就是今晚的決勝賽。
 
 
  「你們覺得哪一隊會贏?」步美一臉雀躍。
 
 
  「當然是英雄在的東京SPIRITS隊。」元太自信滿滿地挺起胸膛,接著露出一副崇拜的神情,似乎是憧憬著自己以後也可能會成為這樣的足球選手。
 
 
  「再怎麼說,SPIRITS隊都是連勝十七場的隊伍。」元太繼續補充。
 
 
  「英雄是不錯,不過我比較喜歡直樹。」步美說道。
 
 
  光彥露出「難道你不知道嗎」的表情望向步美,接著說:「可是直樹的腳受傷了,所以這一次比賽沒辦法出場。」
 
 
  看著他們熱烈地討論著足球的話題,就有種像要和他們炫耀自己足球能力的衝動。
 
 
  不過我還是忍住了,接著夕照揮灑下來,把影子拉得好長好長,我便趕緊回到毛利偵探事務所。
 
 
  結果,看到一個穿著學生制服的女高中生正猶豫著要不要進去事務所裡。我開了門,她也就跟著進來了。
 
 
  小五郎連忙揉一揉惺忪的眼睛,讓自己輕醒一下,接著拉一個椅子給上門的委託人坐著。
 
 
  「我叫赤木量子,其實我是要請人幫忙找人。那個人突然失蹤,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辦。」然後她一臉焦慮地從包包裡,拿出一張照片,然後遞了上來。
 
 
  那是我的照片,嚴格來說是我身體還沒縮小前的照片──工藤新一。
 
 
  那絕對是找不到人了,我很想無奈聳肩,接著赤木量子說出了驚人的話。
 
 
  「我們以前曾經交往過。」
 
 
  我、小蘭、小五郎都瞪大眼睛,身子往前一蹬,受到很嚴重的驚嚇。
 
 
  鴉雀無聲約幾秒鐘,我心裡在想到底是怎麼回事,接著看一下赤木量子的相貌,這個名字有一點印象,好像那裡聽過,不過我很肯定根本不認識這個人。
 
 
  小蘭沒從驚嚇中回神,表情誇張地對著赤木量子,像是要把人吃掉地說:「你和新一真的曾經交往過?」
 
 
  「是的。」她不以為意地說,好像是本來就發生的事情。
 
 
  「新、新一怎麼會做這種事?」
 
 
  「這一定有什麼誤會吧。搞不好長得很像?」我連忙說道。
 
 
  「不可能,我、我都和他接吻過了。」她激動說道。
 
 
  我真的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然後小蘭像是少了魂魄,低聲喃喃:「接、接吻,騙人……」
 
 
  小五郎一旁調侃道:「這傢伙說有什麼大事,原來是跑去找女人了,真是的。」
 
 
  「如果沒有新一,我會活不下去的,所以拜託幫我。」
 
 
  不管怎麼說,都和我沒關係,應該只是我的崇拜者之類的吧。
 
 
  「這傢伙的感情糾紛,我可沒興趣。」語畢,小五郎便躺在沙發上。
 
 
  最後,做出了結論,要去赤木量子的家。因為小蘭說,新一很有可能會在她家,然後要把新一逮個正著。
 
 
  接著威嚇地做出了空手道中踢腿的動作,那劃破空氣的聲音,我不寒而慄。
 
 
  蒼穹橘紅的餘暉漸漸被黑暗給取代,沒多久就天色灰濛,路燈亮了起來。
 
 
「好了,請到裡頭坐一下。」赤木量子沒拿出鑰匙就直接打開門,我隨即瞥了一眼門把,門鎖有被撬開的痕跡。
 
 
  這件事情好像沒那麼單純……當我看到鞋櫃裡只有童鞋還有男性的球鞋時更是這樣想。
 
 
  難道是她闖入別人家裡,裝作是那家的人嗎?
 
 
  奇怪了…而且她要拿東西招待我和小蘭時,不熟悉地到處翻一翻,最後終於泡了咖啡拿給我們。
 
 
  有必要調查一下,我看到一個微微打開的房間,門牌寫著「赤木守」。
 
 
  一打開門,我震撼到了,像是有搶匪亂翻亂攪過的現場,書桌、椅子倒在一旁,床墊被掀起來,所有的東西能掉就絕對掉在地上,然後能歪斜著擺就絕對不正立著。
 
 
  亂得很詭異。
 
 
  「這到底怎麼回事?」
 
 
  我小心翼翼地在雜物間走著,接著撿起一張相框破掉而掉出來的相片。一個年輕男人還有一個小孩,然後還有一個名牌,寫著「米花小學 二年一班 赤木守」。
 
 
  我在看一下照片裡的小男孩,男孩胸口上的名牌也隱隱約約這樣寫著。那個小孩應該就是這麼房間的主人了,至於那個年輕男子很面熟。
 
 
  對了,就是那一個SPIRITS隊的主力選手──赤木英雄!
 
 
  我又回到客廳後。
 
 
  小蘭和她看著足球賽,而電視裡的赤木英雄則頻頻發生失誤,看得出他神情緊張。我又想到剛剛那一張照片,為什麼赤木守到了晚上卻還不在家裡?
 
 
  突然,我覺得事情明瞭了一些,便又溜出客廳,來到了二樓的廁所,接著打電話給赤木量子。
 
 
  「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是綁架。被綁架的人是赤木守,也就是電視上比賽的英雄的弟弟。兇手提出的要求,是要他在比賽中放水。」我把變聲器調成新一的聲音。
 
 
  「而妳為了和我連絡,說自己和我交往。因為你怕告訴警察或其他人,赤木守會被撕票。你使用赤木量子這個假名,還邀請小蘭來你家,是為了避免其他人對妳產生疑心。」
 
 
  「而這一切都是為了,妳想把真相告訴我一個人而已,對不對?」
 
 
  「是的,不過你怎麼知道她被綁架?」她像是鬆了一口氣。
 
 
  「這、這是因為我是偵探,妳忘了嗎?」我戰戰兢兢回答。
 
 
  「現在請你把被綁架的詳細情況寫下來,傳真給我。」
 
 
  「好的,還有我有小守被綁走的影片,好像小守推著什麼東西,並且和兇手有說有笑的聊天。」
 
 
  會有這樣的事情,代表兇手有可能和小守很熟識,所以才毫無戒心。至於小守到底推著什麼?我還是沒有頭緒。
 
 
  「怎麼了,電話是新一打來的,對不對?」突然聽到小蘭的怒吼聲。
 
 
  「我好高興,新一完全了解我的事情。」她用讓人容易誤會的方式回覆小蘭。
 
 
  「你現在人在哪裡?請你來解釋清楚,新一!」小蘭搶走電話。
 
 
  「我的聲音從話筒裡傳出來,果然你在這屋子裡。」語畢,小蘭掛上電話。
 
 
  糟糕了,我急急忙忙收下赤木量子傳真過來的資料,便收起便當盒傳真機。
 
 
  正打算逃走時,小蘭的腳步聲近在咫尺,我又趕緊輕輕地關上門,詳讀傳來的資料。
 
 
  『我發現小守被綁架,是在今天下午要去接他放學的時候,我把歹徒留在桌上的信和歹徒強迫小守寫的紙條一起傳給你。』
 
 
  就是這個,我拿起另外的一張紙。
 
 
  『哥哥,幫小守活過來。』
 
 
  如果是求救信,那還真是奇怪的文章。霎時間,我注意到邊緣處有兩個黑色的細條,像是某個字的邊緣部分。
 
 
  「你到底在哪裡,新一?」小蘭的聲音就像是在門前,不過最後又走遠了。
 
 
  比起這個事件,小蘭還比較麻煩。我戰戰兢兢開門,接著趕到客廳,電視上的英雄原本想把到腳旁的足球故意踢歪,結果一不小心就射門了。
 
 
  赤木量子和電視上的英雄臉瞬間慘白,突然傳真機傳來一張紙。
 
 
  「沒辦法了……」看到紙後,赤木量子無助地跪下,接著流下淚來。
 
 
  傳真紙上寫著:『違反了約定,我想你再也見不到你弟弟了。』
 
 
  糟了,不趕快找到歹徒的話,赤木守會被殺的。
 
 
 
 
  我又重新來到相當凌亂的赤木守的房間。雖然被綁架的對象是小學三年級生,不過再怎樣抵抗,弄得這麼亂有點不尋常。
 
 
  我搜索著雜物很多的地面上,看到昨天才上市的「鬼丸」卡帶。
 
 
  被綁架的孩子身上不可能會帶遊樂器的,我最後找到遊樂器,並且接上電視。
 
 
  小守在遊戲裡把自己的名字當作主角,旦角色的選取畫面中還有另一個角色,上面寫「直樹」。
 
 
  原來是這樣,原來這個求救信是這麼一回事。小守要請直樹幫他復活,然後傳真到他的家裡。接著,直樹就把那張傳真信前面部分撕掉,最後當成求救信放到桌上。
 
 
  這個直樹是什麼人?他是小守的朋友嗎?
 
 
  我想起來了,就是和英雄同一個隊伍的上村直樹。
 
 
  還有那求救信的那兩個點,就是「き」(樹)的後半段。
 
 
  我又趕回廁所,接著打了一通電話。
 
 
  「量子,你不用擔心,我已經知道小守的位置了。」
 
 
  「是真的嗎?新一。」量子高興地說。
 
 
  「我問妳一件事情,妳認不認識上村直樹?」
 
 
  「是的,他住在附近,是赤木英雄的朋友,最近腳因為受傷不能比賽。」
 
 
  「對了,肯定就是他,小守放學的時候,推的是輪椅。如果我沒猜錯,他也常來這裡,並且和小守一起玩,是不是這樣?」
 
 
  「是的,因為上村先生很精通遊戲機。新一,你是說他是兇手嗎?」
 
 
  「小守並不是被綁架。門被撬開的痕跡,過於凌亂的房間,這都是假象,假裝成是兇惡的歹徒綁走了小守。」
 
 
  「怎、怎麼會?」
 
 
  「我想小守留下來的紙條,全文應該是:『我要去請直樹哥哥幫忙,幫小守活過來』而紙條裡的小守是指遊戲的主角,而不是他自己。」
 
 
  「歹徒把紙條撕破,拿出部分的字來使用。」
 
 
  「那麼,是上村先生綁架了小守?」
 
 
  「沒錯,兇手就是上村直樹,小守應該在他家裡。」
 
 
突然,一陣敲門聲,小蘭試圖打開廁所的門。發現鎖上後,她說:「終於找到了,我知道你在裡面,趕快出來,新一。」
 
 
  糟、糟糕了。
 
 
  「我、我在上廁所,怎麼出去?」我慌慌張張對著門外說道。
 
 
  「是嗎?我知道了,看我的!」正當小蘭要對著無辜的門使用破門術時……
 
 
  我對著話筒說:「把電話給小蘭。」
 
 
  於是在破門之前赤木量子阻止了小蘭,並且說:「是新一的電話,他說有事要和妳說。」
 
 
  「如果有事情就直接打開門說就好了。」
 
 
  「一定要用電話,因為是只有小蘭才能知道的事情。」
 
 
  正當小蘭走遠去接電話時,我趁著他不注意,溜了出來。
 
 
  「新一,你說吧。」
 
 
  「你可以說了。」
 
 
  「站住,別跑。」 接著小蘭發現不對勁,馬上回頭。
 
 
  我把手機和蝴蝶結變聲器收好,接著假裝跌倒。
 
 
  「新一哥哥剛剛急急忙忙地跑出去了。」我編了一個謊。
 
 
  「可惡。」
 
 
  「那麼新一去哪裡了?」
 
 
  「他說要去救小守。」
 
 
  「那麼就是去直樹那裡了,我們也趕快過去。」小蘭和量子打開門,趕緊衝了出去。
 
 
  我鬆了一口氣,也趕上她們的腳步。
 
 
  總算到了直樹的家門前了。
 
 
  量子對著對講機說:「我是量子,可以進去嗎?」
 
 
  「原來是量子,我現在不方便,女朋友在家耶。」
 
 
  小蘭見他沒有開門之意,便叫其他人讓開,並且高抬起腳,一個猛踢,鎖門的鏈子應聲斷裂,我們衝向每一個房間,終於找到了小守。
 
 
  「量子姊姊。」小守開心地操控著遊戲桿,並且回頭燦笑著。
 
 
  「小守,你怎麼能隨便離開家裡。」量子衝向前去,抱住了小守。
 
 
  「桌上不是放了我寫的紙條了嗎?對了,多虧直樹哥哥,我才能破關。」
 
 
  量子趁著前半段與後半段休息的時間,打了通電話給赤木英雄。
 
 
  得知了弟弟沒事的赤木英雄,便在下半場展現真正的實力。
 
 
  球賽主播激動地說著,那是會鼓舞起情緒的熱血聲音:「英雄的射門終於爆發了!不同於上半場,這次的表現可說是可圈可點了。簡直就是天才,這位天才球員──赤木英雄又一個完美的助攻!」
 
 
  上川直樹撐著拐杖,不以為然地說:「明明高中的時候和我的射門紀錄差不多。天才嗎?每次都是這樣子,英雄是天才,而我只能努力。人氣和契約金都是他占上風。」
 
 
  「所以我從不間斷練習,就是為了超越他。可是前一陣的比賽中,他踢斷了我的右腿,一定是害怕我超越他,才這樣的。」
 
 
  「拜他所賜,我需要三個月的時間來等我的右腳復原,想要超越他也不可能了。我也沒有要傷害小守的意思,比賽結束後,就會讓他回家,然後我就要離開這裡,我只是想讓他領悟我的難受而已,」
 
 
  語畢,畫面切換到SPIRITS隊,果然是SPIRITS隊贏了。
 
 
  「太好了!」小守高興大叫。
 
 
  「好了,量子,去通知警察吧,因為有一個綁架犯呢。」直樹自嘲般地說。
 
 
  量子回頭望著直樹。
 
 
  電視上的畫面切換到英雄,主持人舉起麥克風問英雄:「恭喜你,英雄,這場勝利你最想傳達的人是誰?」
 
 
  「我想要告訴直樹,嗯……呃……就是──」
 
 
  呆坐的直樹猛然抬起頭,望向電視機。
 
 
  「我想告訴我最大的對手──上村直樹,因為如果有你在的話,那麼一定能贏更多的分數。直樹,希望你的腳傷快點好,我等著你。」
 
 
  「這個傢伙簡直是笨蛋,他根本不知道我做了這種事。」直樹的淚水劃過兩頰,原本的恨意也隨著淚水而流逝掉了。
 
 
  「嗚,真是不折不扣的大笨蛋。」隨即,他遮著臉大聲地哭了出來,為了自己對英雄所做的事情感到後悔。
 
 
  「對不起,我很破壞氣氛,不過能否告訴我,你把新一藏在哪裡?」小蘭抓著直樹的衣領。
 
 
  而直樹則是不知所措,接著量子說都沒有看到新一,所以要打電話給他。見狀,我趕緊逃離現場,接著口袋裡的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小蘭隨後衝了出來。
 
 
  我打開門,迅速躲到暗巷,並且關掉了鈴聲。
 
 
  「我知道你在這裡,新一。」聲音越來越近。
 
 
  「你和她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真的好想哭。」小蘭帶著哭腔說道。
 
 
  「你出來把話說清楚,新一!」
 
 
  我站在磚塊上,接著一台汽車向我駛來,車頭燈照向我,製造出一個和新一差不多高的影子。我拿起蝴蝶結變聲器說:「小蘭,請你仔細聽我說。其實,我是無辜的,所以不要哭了。」
 
 
  「什麼嘛!」
 
 
  「傷腦筋,如果妳哭,那我也會很難過,知道嗎?」
 
 
  「為、為什麼?」
 
 
  「那就這樣了,再見,就是這麼回事。」我急急忙忙地鑽進車裡,而車上的阿笠博士向我比了一個「OK」的手勢。
 
 
  「阿、阿笠博士。」小蘭跑向轉角後,看到阿笠博士在車上。
 
 
  「剛剛新一紅著臉向那邊跑過去了,快去追。」阿笠博士隨便比了一個方向。
 
 
  於是,小蘭說了聲謝謝後,就火速地朝著那個方向衝刺。
 
 
  「博士,你話太多了。」我抬起頭來,向他抱怨。
 
 
  「只不過是實話而已。」博士哈哈大笑。
 
 
  夜裡,剩下的只有流瀉在地上的銀光,以及小蘭急促的腳步聲。
 
 
名偵探柯南。(足球恐嚇事件)(完)


改編自名偵探柯南TV第十集,與原劇情有一些差異。


總覺得短篇太多會寫得太習慣,所以就給自己這樣的目標,最近喜歡上名偵探柯南。


一直在思考,這樣的文章是否很難讓多數人看完?


但我覺得還是別想那麼多,就盡力去把自己所認為的故事表現到最好就可以了。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