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時間靜止的光陰之館(作者:weili326)
LV. 6
GP 8

事件篇

樓主 威力王 weili326

讓大家期待已久的事件篇終於出爐啦!
...有人在期待嗎...?
不管怎麼說,我也費了一番心力打出來了
繼續跟疑惑篇奮戰囉!
當然還是希望各位大大看完能繼續給小弟我一些批評指教!
那麼就請好好欣賞吧!
順便祝各位大大新年快樂!
新年領的壓歲錢記得要去買柯南最新單行本第52集喔!
---------------------------------------------------------------------------
時間靜止的光陰之館~~~事件篇

經歷過在交誼廳那場不對勁的爭執後,晚餐時刻大家的互動都不多,飯後宮倉先生就帶我們到客房去。

「毛利先生請進,這裡是你們今晚住的房間。」

「嗯,謝謝。」

「宮倉伯伯,為什麼雅輝先生對剛剛那位叫光太的大哥哥那麼兇呢?」我按耐不住好奇心問道。

「柯南!」小蘭叫道。

「呵呵,沒有關係的,光太少爺他...曾經是美香小姐和雅輝老爺的獨生子。」

「曾經?」

「嗯,其實光太少爺小時候是個聽話懂事又乖巧的孩子的,要不是他高中時代交了一群壞朋友,他也不會變成這樣...可以犯的校規都犯了,還在畢業前夕被學校強制退學,連考大學的資格都被取消了。為了這件事,光太少爺和美香小姐大吵了一架,一氣之下小姐說了重話要和少爺斷絕關係,少爺也不知道是不是氣昏頭還是怎樣,只留下一張字條就離家出走了...」

「所以,宮倉伯伯,那今天你是在光太哥哥離家出走那麼久之後,第一次見到他囉?」

「嗯,對啊...」

我陷入了沉思,腦袋裡想著的是那遺囑上留下的暗號和那個可能藏有提示的時鐘,不過圍繞在我心頭揮之不去的卻是這家人詭異的互動。

「總而言之,那個時鐘既然是雅輝先生太太生前最喜歡的,那她肯定是把提示藏在上面了,明天我們再請雅輝先生拿給我們仔細看看好了。」一進到房裡,叔叔便很肯定的說道。

時針和分針唯一有可能呈現180度的時候是6點的時候,但既然說時針和分針是呈現180度的話,那怎麼會是〝交會〞呢?難不成暗號裡指的並不是時間嗎?還是...?反正一時也毫無頭緒,那麼還是等明天再說吧!

『叮鈴鈴!叮鈴鈴!』

「怎...怎麼回事啊!?」被一陣震耳欲聾的鬧鈴聲驚醒的叔叔從床上跳起來。

雖然我也是被這鈴聲吵醒的,不過小五郎叔叔的反應更讓我嚇一大跳。

「搞什麼啊?一大清早這吵死人的鬧鈴聲是從哪來的?」小五郎叔叔打開房門想找出聲音的來源。

「聲音好像是從樓下的閱覽室傳來的。」我循著聲音來源指向樓下。

「我們去看看!」我和叔叔、小蘭衝向樓下。

「發生什麼事了?」出聲的是宮倉管家。

「我們正要去看看!」

「這是哪來的聲音?」「吵死人了啦!」一陣混亂之中,大家都趕到位於交誼廳隔壁的閱覽室,宮倉管家用鑰匙打開後一看,原來所有時鐘都被調到相同的時間一起響起。

「這...會是誰做的惡作劇啊?」平澤小姐不解的問道。

「不...不見了!」雅輝先生大叫。「美香她...最喜歡的那個時鐘不見了!」

「你說什麼?就是你昨晚拿給我們看的那個嗎?」叔叔叫道。

「是、是啊,我昨晚睡覺前拿來這裡擺好後就去睡了,怎麼才一大早就不見了呢?」

「那時是什麼時候?」

「大約是晚上12點半前後...」

「那誰有這間閱覽室的鑰匙呢?」

「我和宮倉管家各有一串這棟房子所有房間的鑰匙,除了可供居住的房間鑰匙都只有一副是留給房間的主人保管的之外,廚房門上也掛了一串備用的。」

「這麼說,不管是誰都有機會拿到鑰匙打開閱覽室的門把那個鐘偷走囉?」

「對...」

「傷腦筋...既然誰都可以拿到鑰匙,況且那麼晚了,大家的不在場證明又不明確...」

「哼,一定是死老頭你自己偷走那個鐘的吧?」出聲的光太指著雅輝先生說道。

「光太!你在說什麼啊?」

「你就不用再裝蒜了,老媽很久以前就替那個鐘保了巨額的保險,你把它偷走就是想詐取保險金吧?」

「你不要含血噴人!那這樣亞代和明朗不也有可能嗎?你們對這座鐘的價值也很清楚的不是嗎?」

「你可不要亂說,你又沒有證據!」明朗先生吼道。

「就是啊,小心我告你誹謗!」久島小姐也一副氣勢凌人的態度叫道。

「你們都先別吵了...請問這棟房子有任何保護措施嗎?」叔叔向宮倉館家問道。

「因為這棟房子很有歷史了,所以為了不破壞它的外觀,只有外部圍牆有設保全,防止外人侵入,裡頭就沒了。」

「這麼說,偷走鐘的人只有可能是內部的人囉?」

「那就沒錯啦!你昨晚根本就沒把鐘放回閱覽室,而是自己藏起來了對吧?」光太繼續咄咄逼人。

「我還要請毛利先生替我解開藏在上面的提示找出遺產的所在,我哪來的理由把它偷藏起來呢?乾脆我們現在請毛利先生跟我們一起來把這間房子搜一遍不就知道了嗎?」

「...」光太語塞接不下去。

經過一番搜索之後,整個光陰之館完全找不到那個鐘的蹤跡。害得大家幾乎折騰到了晚上。

「這可怎麼辦才好呢...美香把暗號的提示藏在那個鐘上面啊...」雅輝先生擔心的開始煩躁起來。

「你不要擔心啦,我會想辦法解開那個暗號也把那個鐘找出來的,哈哈哈...」

我真的會被這個大叔打敗,這種樂天派的個性到底是從何而來的啊?就憑我的推理能力也真的是想不透耶...不過說也奇怪,犯人如果目標是鐘,那他又何必大費周章把所有鐘調成同樣的時間響起呢?這樣根本就是要提醒大家發現鐘不見了一樣...犯人這麼做的目的何在?那他又把鐘藏在哪裡呢?

晚餐時刻大家都來到餐廳,不過顯然時鐘失蹤這件事讓大家都沒什麼食慾。

「咦?久島小姐呢?」原本坐在小蘭旁邊的久島小姐沒在晚餐時刻現身,小蘭不禁好奇地問道。

「她該不會是在休息吧?那我去叫她下來用餐好了...」宮倉管家見狀說道。

「久島小姐,晚餐的時間到了,請下來用餐吧,久島小姐!」宮倉管家連續敲了幾下門都沒有回應,加上門是由內鎖上的,所以宮倉先生便下樓請毛利先生上樓察看。

「什麼?你說久島小姐門鎖著卻沒有回應?」

「是啊,請你們跟我上去看一下!」

「久島小姐,久島小姐!」一群人來到久島小姐房門外,可是不管怎麼敲門,裡頭就是沒有回應。

我往上一看發現有個約5公分左右的氣窗,便叫叔叔跳上去看看:「叔叔,你跳上去從那個氣窗看看!」

「喔,好!」叔叔左腳一蹬,往裡面一看卻露出驚恐的臉色。

「毛利先生,到底怎麼了?」明朗先生焦急的問道。

「久島小姐她...被人刺了一刀又被倒吊起來了,小蘭,快去叫救護車和警察!」

「好!」

「一、二、三,撞!」一群人七手八腳的終於把久島小姐的房門撞開。呈現在我們眼前的是一幅慘不忍睹的畫面,胸口被刺了一刀的久島小姐被人倒吊了起來掛在氣窗旁,難怪剛才叔叔往氣窗裡看的時候會臉色大變,被血染紅的衣服和她死白的悽慘臉色成了最大的對比。

「天啊...」平澤小姐看到不禁腿軟跌坐在地上。

毛利叔叔上前摸了摸久島小姐的脈搏,只見他搖搖頭說:「很遺憾,已經來不及了。」

「怎麼會這樣...」雅輝先生也被嚇到了。

「叔叔,你看這裡!」我指著久島小姐屍體下的那灘血裡的一個重要的東西。

「臭小子!不是叫你不是進來現場亂晃的嗎!咦?這是...」叔叔用手巾撿起那個東西,是一支閃著銀光的鑰匙。

「這該不會是這個房間的鑰匙吧?」叔叔馬上進行比對,果然沒錯。

「從現場的情況看來,這間房間門是鎖上的,而窗戶又沒有被破壞的痕跡,唯一可以進出的地方就是我剛剛探頭查看,用來通風的氣窗,但以這個氣窗的大小,連小孩子都進不來,至於這間房間的鑰匙卻在久島小姐的屍體下面被發現,看來鑰匙是從久島小姐胸前的這個口袋掉出來的,也就是說這個房間...是個密室!」

「什麼?」大家都驚呼一聲。

「對了,叔叔,還有這個姐姐手裡好像握著什麼東西耶?」我注意到久島小姐緊握著的拳頭,於是就叫叔叔過來看看。而叔叔費了一番力氣才從久島小姐手裡取出她緊握的東西。

「一支耳環?」叔叔疑惑的看著那支沾滿血而已經失去光澤的耳環。

「那支耳環...是不是就是從久島小姐右耳上拔下來的呢?她左耳的耳環還在,但右耳的卻不在了。」我說道。

「這麼說這支耳環是久島小姐死前奮力拔下來的,那這支耳環...很有可能就是久島小姐用來指認兇手的死前訊息囉?」大東先生搶先說道。

「嗯...是有這個可能。」叔叔仔細端詳著這個耳環說道。

「不過...這個房間是一間密室,那兇手在殺了她之後是怎麼離開這個房間的呢?」一直保持沉默的光太也終於開口了。

我環顧了現場一周,又看了看叔叔擺在桌上的耳環和鑰匙這兩樣證物,突然一股奇怪的不協調感湧上心頭,奇怪了?怎麼會這樣?這是什麼感覺...?難道我遺漏了什麼嗎?

兇手在殺害久島小姐後為什麼還要刻意把她倒吊起來呢?還有這把掉在血泊裡的鑰匙和緊握在久島小姐手裡的耳環...隱藏在這件被密室和死前訊息團團包圍的命案背後的究竟是什麼呢...?

TO BE CONTINUED......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