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89

零的遞減(第25章)柯南同人文

樓主 i210240131
第二十五章

  搭搭搭搭
  牆上的秒針正緩慢的移動著。

  搭搭搭搭。她一雙靈秀的大眼毫無倦意地看著牆上的時鐘。
  凌晨三點二十九分三十二秒,櫻井薰一個人躺在蒼白的病房,睜著大眼數著秒針的腳步聲。雖然以注入嗎啡抑止下疼痛,卻依舊無法入眠。
  為什麼如此,她捫心自問著。

  她舉起手,張開手掌看著自己的掌紋。曲折蜿蜒,宛如小蛇般深刻在自己手上。她想起小時候父親對她說的話:「小薰的生命線好長喔!你一定會很長壽。」
  「長壽是什麼阿!」小薰問著自己的父親。
  「就是活的很久的意思阿!」

  「可是爸,我現在已經要死了耶!」她看著自己的生命線喃喃自語。那條细瘦的線條如一條细河緩緩往手腕延伸。
  明明正值人生當中最寶貴的花樣年華,但自己卻已經走到了生命的盡頭。是命中注定嗎?她面露苦笑,隨著時間的流逝,她所擁有的時間也越來越少。
  她並不害怕死亡,死亡她早已經歷過,她卻惋惜自己有太多事情無法完成。那個扭轉一生的殺父之仇,那個影響她一生的男人,這一切讓她再也無法逃離組織被詛咒的命運。單單就此死亡,實在叫她好不甘心。
  三點三十分十七秒
  她放下手,歎口氣,卻又激烈的咳了起來。「咳咳咳咳!」孤單的咳嗽聲獨自回響在蒼白的病房內。
  如果這一切未曾發生,她又會變成如何?安祥的上下學,工作,結婚,和自己喜歡的人生幾個小孩,看著他們長大,然後邁向人生的最後階段,死亡。
  不,一切都是她自己選擇的,她想,其實她並不後悔。
  這一個多月來的平靜生活,讓她有很多時間思考自己的過去。當初為了什麼進入組織,為了復仇而不惜讓自己的雙手沾染上鮮血。和愛上馬迪魯波特,這過去幾年來所做的事情,從來無法叫她停下,她清楚明白,當父親和組織扯上關係的同時,她就以注定著這樣的命運。

  她的人生早已被父親的死撕裂了。

  就算當時沒有加入組織,所有的平靜也不再回來了。

  薰永遠也忘不了父親那被燻黑的身軀,和母親扭曲變形的軀體,那是她一生揮之不去的夢靨。
三點三十七分五十一秒
  小蘭壓下門把,走了進來。她看到正睜著大眼的薰,「小薰…。」
  她轉頭,「小蘭姐。」她軟弱無力的對她微笑,「你怎麼還沒睡。」
  「睡不著,想過來看看你。」她走到床邊,拉了張椅子坐下。「你還好吧!今天辛苦你了。」
  「不算什麼,死不了的。」她還沒告訴小蘭她再不久要死的事情。
  「不!新一多虧你的照顧了。」她說

  兩人頓然沉默。

  所有的事情,小蘭都已經知道了。沒有過多的訝異,她只是張著眼,接受了這件事實,平靜的態度,撫服她早已知道了這件事。
  「你早就知道了?」薰問她。
  「不!」小蘭搖頭。
  「猜到的?」
  「一半一半。」蘭坦然道,「我見到他的時候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那種冷漠的態度總有一種被壓抑的悲傷。那讓我覺得—
  「覺得那股冷漠是假裝的。」薰接口道,「我就知道,那個笨蛋太重感情了。」她如此評斷道。

  為了她,新一冒著生命危險臥底以保護她的安全。而遇到了自己從未謀面的雙胞胎兄弟。這一切的真相如潮水般湧至。任何人都會被這一切事實給緊迫的喘不過氣。而這一切,也緊緊塞滿小蘭的心。
  坐在床邊,小蘭低著頭,出了神。
  薰輕輕握起小蘭的手。
  「我想我該跟你說聲抱歉,小蘭姐。」她說,「最後還是把你牽扯進來了。」
  「不!別這—
  「你原本不需要受這種痛苦的。」她急道,「這一切原本和你一點關係也沒有,你只需要每天安心的上下學,結婚,老死,平靜的過完一生,而我們的自私卻把你拉了進來,小蘭—。」
  「不!小薰。」小蘭伸手制止,但薰卻道:「這對你不公平阿!小蘭姐,你根本就不需要承受這一切,如果不是我們,你和他就不會分開了。」
  她的聲音斗落,徒留陣陣回音,睜著眼,她喘著氣,看著一語不發的小蘭。
  輕輕撫著她的手,小蘭慢慢的開口,「你知道嗎?小薰,我們這一生是很奇妙的,這段日子裡,我們相遇,我們分別,誰也不曉得將來會發生什麼事,也許我們分開後永不相見,也許我們注定要在一起,而這卻不是我們所能控制的,你知道嗎?」
  「但是!」
  「沒錯,我原本可以不用這麼辛苦的。但是你知道嗎?假如這是上天給我的考驗,那我不也應該用盡自己的生命去面對這項挑戰,去接受這項事實,然後找出方法打贏這場賭注。贏了,人生更加圓滿,輸了,也是個經驗,不是嗎?」小蘭輕輕撫上薰的臉龐,「我從不後悔認識你,也不後悔發生這些事情,別爲我覺得不平,小薰,那就像你不後悔加入組織一樣。」
  「但小蘭姐,你和工藤……?」她焦急的看著她。
  小蘭微微一笑,「總有一天我們還是要分開的,這只是時間和形式的不同而已。」她摸摸小薰的頭,「你應該明白這點吧!小薰。」

  「還是要分開的……。」嘴裡輕輕重複著。「還是要分開的…那我應該怎麼辦?」
  「活在當下,小薰。」
  「活在當下?」
  「恩!活在當下。」
  「我不懂…。」
  「記著我的話,小薰。」小蘭道,「你會明白的。」她看著遠方,那黎明前的黑夜格外漆黑,「總有一天你會明白的。」

#  #  #

  懷抱著複雜的心情,工藤驅車前往馬迪魯波特的居所。
  他非常不想去見波特,如果可以,他寧可調頭離去,但終究忍了下來,「不能逃避。」他告訴著自己,「不管怎樣都不能逃避,否則就前功盡棄了。」
  順著山路,沉默的山林彷彿巨人般站立著,漆黑的深夜彷彿將所有光線給吞沒,就連皎潔的月光也不見蹤影,那安靜而沉重的黑暗正延著山路緊隨在後,伺機而動。
  工藤停下車,車停在一棟平房前。
  他按下門旁的對講機,「我是Sancerre。」門應聲而開。

  他看著那半敞的門,躊躇會,最後還是走了進去。
  門就在他背後關上了。
  無聲的黑夜裡,沒有人瞧見,那沉默的黑暗已將他的身影給吞噬,連點痕跡也沒留下。

  推開門,工藤走進馬迪魯波特的辦公室,房裡依舊,辦公桌上引起他興趣的銀色藥水仍在原處,站在辦公桌旁,馬迪魯波特的衣著依然整齊,似乎正等待著他的到來。
  「BOSS,」工藤往前幾步,「我想您已經收到消息了。」
  「恩!」波特被著他,「毛利蘭死了?」

  「是的。」他微微傾身。

  目光微微一亮,他的嘴角緩緩掀起,「你確定?」

  不知是否是工藤的錯覺,他感到一股駭人的冰冷氣息迎面席來,讓人忍不住寒毛直豎,「沒錯。」他忍著冷汗答道。
  馬迪魯波特緩緩轉過身,「如果我是你的話,我就不會這麼肯定了,Sancerre。」目光頓然一利。
  
  工藤一驚。隨及避開了馬迪魯波特的目光。
  
  遊戲也該結束了。

  「或者,我應該稱呼你為警視聽秘密指派幹員工藤新一。」他冷冷的盯著工藤,起了嘲諷似的微笑。
  
  工藤發愣了。「你在說什麼阿!BOSS。」他退了一步。
  「要我說的更清楚嗎?工藤新一。」他向前麥進一步,「赤井秀一安排的那場實驗只是一場戲,而服部平次也沒死,你和雪莉也沒有不合,這只是用來取信於我的一個戲碼罷了。我說的沒錯吧!恩!」馬迪魯波特又朝他一步步逼近。
 
  工藤嘴微張,他只覺得有什麼東西直接在他腦裡炸了開來,將所有理智炸得飛騰,只剩下一片空白。「您是在開玩笑吧!BOSS服部平次的確死了阿!」他用僅存的意志強自鎮定,「什麼演戲,我怎麼都聽不懂,再說,我對組織可是最忠心的,才不向那個雪利—
  「你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嗎?」波特出聲遏止了他的辯駁,「你在想什麼我可是一清二楚,工藤新一,別忘了我們是同一個父母生的。」他用手指戳戳工藤的胸口,轉身走向辦公桌,「既然你說忠心,那這個你要怎麼解釋?」他按下遙控器,一旁的電視螢幕立即撥放了一段影片,「在你殺了她的同時,我可看見她活的好好的。」

  他呆住了。
  影片裡的主角,正是站在事務所樓下的小蘭。
  而時間,正是不久前的下午五點。

  
  「不!」他急著否定,雖然他知道那影片是真的,「您一定是認錯人了,BOSS,毛利蘭已確定死亡。」

  「是嗎?」他緊緊盯著工藤,「既然如此,那我派人殺了這個女的,你覺得如何?」

  工藤僵在原處。
  怎麼辦?
  他心中的焦急以再也按奈不下。

  看著他,波特拿起話筒,「喂!苦艾酒嗎?不好意思這麼晚打擾你,我有緊急—。」
  
  「不!不准動他。」工藤大吼。

  馬迪魯波特漾起了惡意的微笑,邪惡而扭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恩......
波特不是笨蛋
只能這麼說...
工藤的身份被發現啦
下場如何,恩......
只能說上天保佑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