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89

零的遞減(第24章)柯南同人文

樓主 i210240131
二十四章
  寂靜靜謐的深夜裡,月光靜靜的灑落在陽台上。密佈的烏雲已悄然離去,徒留滿天的星空和又大又亮的銀月。
  他站在欄杆旁,靜靜的往下望去,不自覺的,他歎口氣。

  「有什麼心事嗎?名偵探?」聲音響起。
  他猛然回頭。

  一個白色身影正安穩的站在欄杆上優雅的對他微笑。「怪盜基德?」
  
  他跳下欄杆,「今天就暫時休戰,你說好不好阿?工藤!」
  
  他笑了,柔和的笑容裡顯著一些生氣,他推開門,「進來吧!基德,你那身白色衣服可真顯眼。」

  「彼此彼此!」

  基德大喇喇的坐進沙發裡,接住工藤迎面丟去的啤酒。「我可不像你們那麼大膽,居然把訊息刊在米花中央日報上。」
  工藤聞言停下動作,「現在早已沒人真正注意報紙在寫些什麼了,再說,用文字寫成的摩斯密碼,恐怕也只有你看的懂!」
  「別這麼說,我會不好意思的。」他固做羞態道。
  「噁!歸你說的出口。」他沒好氣的說,臉上卻滿了笑容。「薰還好吧!」
  「不好。」基德瞬間變了臉色。「被你一搞,她的病情又加重了。」
  工藤的神情瞬間黯淡下來,「這樣阿!」
  兩人皆沉默下來。

五個小時前
  咻—!子彈射進了小蘭身後的磚牆。

  小蘭驚恐的看著失神而頹力的工藤,順著牆壁而慢慢下滑,「你為什麼不殺我,為什麼?」
  她「噁!」的吐出一口鮮血,淚水緩緩字眼角湧出,「不殺我的話,你會死阿!」她坐在地上,不由自主的咳了起來。
  工藤驚訝的看著她。
  她撕下易容,又嘔出一口鮮血,「咳咳咳咳咳。」
  「薰!」工藤急忙蹲下身,「你沒死!」他急忙遞出手帕,另一手在她背上拍了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
  「你指哪樣?」她捂嘴趣道。
  「櫻井薰!」工藤瞪道。
  「我不知道。」她總算停了下來,「為了那個無辜的女孩,我必須救她一命。」
  「你在說什麼?」

  「我只剩下一個月了,工藤。」她仰頭望著長長的天空,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雖然現在看不出來,不過我想已經侵蝕道肝臟了。」
  「侵蝕?難道你?」工藤驚恐的睜大眼。
  薰慘澹的微笑著,「沒錯,APTX3142。」
  「那個老化藥?」工藤不可置信的慘叫著。
  「如你所知!」她掙扎的想爬起身,雙腿卻無力的顫抖著,「咱們親愛的APTX3142藥效和APTX4869完全相反,它會加快細胞新成代謝的速度,讓細胞快速死亡,剛開始身體可能會毫無異狀,只有傷口的癒合特別快,但緊接著各項徵照會越來越明顯,頭痛、咳嗽、四肢無力,最後因發多重器官衰竭而死,死前四肢蜷縮,滿臉皺紋,活像個小老太婆。」
  「難道沒有解藥嗎?」
  「當然沒有啦!你忘了這個研究是誰負責的,是夏多妮。他死了我們又怎麼會有解藥呢!」

  她終於站穩身子,搖搖晃晃的將工藤緊抓的手槍對準自己的胸口,「拜託你一搶讓我解脫吧!工藤,我可不想變的又老又醜。」
  「薰!」工藤略帶遲疑的看著她。

  「哼!我就知道你下不了手。」薰瞪著他悶道。「你知不知道你已經被人監視了,對面的路上一個,,後面蹓狗的一個,還有一個躲在剛才咖啡店的樓上,我之所以選這條小巷鑽進來,就是為了躲避這些人。你現在說不殺我,你打算怎麼辦?」
  「你什麼時候知道我是臥底的。」
  「我早就知道啦!」薰斜睨了眼,「在你喝醉的那天晚上,你知道你抓著我喊誰嗎?小蘭,哼!大笨蛋,幸好你遇到的是我!」她緊靠牆壁,「那你現在怎麼辦?」
  「不怎麼辦,我走後馬上會有另一個人進來發現你並打電話叫救護車,你只要躺在地上裝死就沒人發現,再加上你又吐了一堆血,看起來就跟真的一樣。」他的臉上綻出笑意,卻又黯淡下來,「但是你要撐下去,薰,我-
  「噁!」她又吐出一口鮮血,艷麗的血紅直濺在工藤身上,「這樣就更像了,不是嗎!」她喘著氣笑道,「你別說了,這沒救了。」她舉手抹去嘴角的血絲,「看來,這藥還有一種症狀就是吐血,可藥記上一筆。上次服部也是這麼處理的吧!工藤,看來是我多心了。」她再度無力的滑坐在地。
  「薰!」工藤緊張的叫道。
  「就這麼辦吧!工藤,還有,馬上叫人去椄小蘭和毛利先生,他們馬上要燒房子了。」薰慢慢臥倒在地,「我已經可以想像白蘭地站在事務所樓下準備放火的樣子。」
  她慢慢闔上眼睛,順手把易容貼回臉上,「要小心點BOSS,他好像已經知道你是間諜了。」
  「放心吧!薰」他蹲下拍拍她的肩膀,「我不會有事的。」
  她微微牽動嘴角,「你的自信會害死你,快走吧!笨…蛋…」她動也不動的倒在地上,失去意識。

  工藤才走出小巷,快斗便衝了進來,「蘭!」他大叫。

  @  @  @
  「連我安排的人都用不到,你也太急了吧!」坐在基德對面,工藤姚著自己手中的啤酒,「你…喜歡她?」
  「你說呢?」基德依舊戴著那張101號笑臉,「我們是好朋友。」

  兩年前,當組織找上工藤以前,日本警部小田切部長便已先找上他,並要求工藤趁組織吸收他的機會,做臥底傳遞消息。當然,那場實驗是假的,服部的死是假的,而他和宮野的不合也是假的。
  事實上,當服部看到那個暗號的同時便立即明白,NEWSPAPER,報紙,他立刻詢問阿笠博士都在看哪份報,果然在米花中央日報上找到。每份報紙上都影藏了關鍵的秘密,也知道他必須要詐死的消息。
而當時阿笠博士和宮野在其他人的安排下躲至山中小屋,也因此,當工藤急欲尋回宮野時,才能如此輕易的找到她。這一切,都是為了將組織一舉消滅。


  「扣扣扣!」門口傳來敲門聲,工藤連忙起身。
  「來了。我都弄好了。」他拉開門。

  「看來我今天來的不是時候阿!」基德笑著看著魚貫入內的兩人,「連服部平次也來了。」他看著那正和工藤打招呼的黝黑男子。
  「這傢伙怎麼在這裡。」一進門,服部便指著基德大叫。
  「你小聲一點,他是來看我的!」工藤捶了服部一下。「查的怎樣?」
  「托你的福,好查的很。」服部揉了揉頭部,白了他一眼,「叫我假死後又叫我去做苦工,臭小子你還真有良心阿!」言下之意,他被手上的工作弄得很煩!
  「好了,趕快坐下來,我們馬上要開始了。」宮野遞來一罐啤酒,她手裡拿著咖啡。「我們只有一個小時的時間。監視器的錄影帶只有兩個小時。」  
  宮野轉身,「還有,那邊那位先生,你現在做的位子是我的,請你起來。」雖然用上的敬語,不過語氣中的氣勢,可是不容忽視。
  「真有禮貌,想必這位是頂頂有名的宮野志保小姐,您的演技可和工藤不相上下。」基德絲毫不為所動,他露出足以讓人溶化的笑容。
  「多謝誇獎,先生,不過這招用在我身上是沒用的,請你起來。」宮野的態度非常堅決,因為那是整個房間裡唯一沒被髒衣服攻佔的沙發,那是宮野長期奮戰的成果。
  基德將目光投向工藤,工藤聳聳肩,招呼起服部,服部也視相的和工藤聊了起來。「你上次那是麼爛密碼,隨便誰都看的懂。」
  「一時緊急嘛!反正只是把英文翻成數字,叫你去找報紙,報紙那個可有挑戰多了,你說是不是?」
  「……。」
  「……。」
  而宮野依舊瞪著基德。
  ……
  看到沒人支持自己,基德只好悻悻然的離開位子。「她平常都那麼兇嗎?」
  「心情不好吧!別管她,」他至另一邊坐下,「我們趕快把事情解決吧!赤井沒辦法來,他太忙了。」
  其他人依序坐下,「先說你的,服部。」
  「恩!有關櫻井薰的父親櫻井雄一郎的案子,當初的確非常草率的以自殺結案,除了他女兒外沒有其他人有異議,但當時他女兒才十五歲而已,當然沒有注意到她的意見,之後她就失蹤了。」
  「她說她爸當時在調查組織,是這樣嗎?」
  「我想是這樣沒錯,我曾到她家調查過,當時在現場發現了三具屍體,其中一具是櫻井雄一郎本人,另一具是他妻子,還有一個碰巧到家中玩的鄰居小孩。除了櫻井雄一郎外,其他人都以槍擊中頭部當場死亡,而他本人則在浴室中遭到嗆死。」
  「怎麼會在浴室裡呢?」
  「大概是為了留下死亡訊息吧!我在浴室的鏡上有看到櫻井薰告訴你的密碼。應該是在馬迪魯波特走後才留下的。我想馬迪魯波特可能是為了製造放火自殺的假象,所以才沒有令他當場死亡。」
  「這樣啊!」
  「另外,當時的調查報告說起火地點在客廳,想來也是因為這點浴室才沒有被燒毀,所以東西才能保存下來。我猜櫻井薰一定在這裡找到她父親追查的證據,才知道組織的存在。」
  「至於其他的我就不多說了,要詳細資料的話我再寫報告給你,」他闔上一本厚厚的資料夾後,「我只好奇,她怎麼找到組織並且混進去的。」
  「你多的是機會問她,她現在正和你同樣處境。」工藤撫著下巴悶道。「而且病的很重。」基德接口道,「工藤,她在哪裡,我要去找她啦!」
  「我不知道,不要問我,那不是我負責的。」工藤心不在焉的推委道,「宮野,你拿到那個了嗎?」
  「什麼?」宮野猛然回過神來,「拿到什麼?」
  工藤皺起眉,「你怪怪的,宮野。」
  宮野雙目疑惑的一偏,「我?」
  「你從回來就沒講過一句話,是怎麼了嗎?」

  宮野沉靜了半仰,這才說道,「也許是累了吧!別管我,東西還沒到手。」
  「是嗎?」工藤頭一偏,打量她會,「算了,今天就到這吧!」
  服部和基德對看一眼,顯然嗅到某些不平靜,「服部,你把你那份資料交上去吧!我也懶的看,有事就用老方法聯絡。」工藤低頭邊翻弄邊說。一臉疲憊。
  「你還好吧!」服部低頭問道。
  「沒事!」他嘆口氣,「等一下要見BOSS。」
  「喔!」服部明白了,他不再說些什麼。

  工藤累了。兩年來的潛伏,讓他心力具結,尤其當他知道自己的兄弟居然在組織中,他的心中更是充滿了歉疚與無措。
  那些的日子在他臉上留下了痕跡。那艱苦而險惡的日子將他鍛鍊的更加不表形於色,臉上的神情呆滯而平板,似乎對一切事物皆感麻木。
 服部只有再去看著小蘭的時候才能在他臉上看見真正的笑容。
 而他的笑容也越來越少。

 服部明白,在他心裡某些地方已經逐漸死去,不再回來了。他不希望工藤在這樣下去,也不能這樣下去。
  但這一切卻尚未結束。
  所有遊戲必須繼續下去。

  工藤送她走到門口。「你要撐下去,工藤。」他對工藤悄聲道。「不要忘了你的目的。」
  「放心吧!我從來沒忘。」他緊緊抱住他,「我沒事,不要擔心我。」工藤對他露出微笑,「現在小蘭安全了,我更無後顧之憂了。」
  「工藤。」他們兩互看一眼,「你辛苦了。」
  「哪的話。」他捶了他一下,「是我麻煩你太多。」

  兩人對看一眼,再度狠狠的擁抱。不需要言語的交流透過他們的眼神流竄著。
  服部戴上帽子,「我走啦!」低頭,他匆匆走下樓梯。

  工藤回頭,走至陽台,那裡有另一個人正在等著他。
  「要走啦!」
  「恩!」基德站在陽台上,高高的身影在月光的照耀下留下了長影。
  「見到薰幫我跟她說我欠她一份。」
  「你怎麼知道我一定會見到她?」他打趣道。
  「反正你一定會去找嘛!」工藤理所當然道,「還有,那個……。」
  「我知道。」基德不待他說完,「是她對吧!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她的。」他露出色咪咪的笑容。
  「去你的。」工藤笑著捶向他,基德一閃,騰起躍下,「啪!」滑翔翼在他背後展開。
  工藤目送著他離去,這才發現一張白紙翩然飄落。「等你的好消息,工藤。」他寫道。
  撿起紙片,工藤緩緩的笑了。
  但是笑容中,卻帶著些許沒落。
  
  他將紙片放入上衣口袋,另一手卻掏出一盒香菸。

  倚著欄杆,一抹白煙冉冉而上。他呼的吐出一口氣,任由白煙將他籠罩其中。
  一雙藍眼只是無采地向下望著,似乎在思索些什麼。
  在皎潔的月光下,在暗色的夜慕中,輕吐煙圈,他將自己沉浸在暈眩的白色煙幕中,眼前的事物彷彿虛幻而不真實。
  轉過身,他對來人迎面吐出一口煙圈,順手將剩下的煙蒂丟下,踩息。
  「我走了,宮野。」
  他如此道,準備去面對最難面對的『自己』那個黑暗的一面。

  擦身而過,徒留下滿室煙味,好像自己才是那虛幻的存在,才是那未曾存在。
  未曾出聲的宮野看著他,無神的黑色眼珠有如黑色玻璃珠般,不帶有一絲人氣,剛剛和基德對峙的氣勢儼然隱沒,她靜靜的看著工藤帶上門。
  「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字寫成的摩斯密碼
這想必很熟悉吧~~~
記得某部漫畫也又用過,好像叫做金田一耶XD
因為懶的想了~~~就直接用這種啦

謎底揭曉
雖然不少人都猜出來了
不過還是要交代一下
不曉得交代的夠不夠清楚
有問題再告訴我喔!!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