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89

零的遞減(第22章)柯南同人文

樓主 i210240131
第二十二章

  『蠢女人,被我逮到了吧!』淒厲而尖銳的笑聲在耳盼響起,她的頭髮被揪起,狠狠的拍了兩巴掌。
  「賤人,」夏多妮惡聲道,「敢跟我夏多妮搶男人,就是這個下場。」她又揮了兩巴掌。
  夏多妮的面孔在她面前晃動,扭曲,充滿邪意的笑容溢於眼表,「把這吃下去…。」

  把這吃下去…
  「啊—」她尖叫。
  火,火燒起來了,火在眼前燒了起來,夏多妮滿是笑意的身影溶入火海,在她身邊舞了起來,「哈哈哈哈。」變異而尖銳的笑聲回蕩著,「你這蠢女人,你這蠢女人。」
  「不…不要,你走開。」她曲身不停閃躲,滿是驚懼的臉龐充滿淚痕,「走開,不要靠近我,走開…。」
  熊熊烈焰依舊朝她逼近著,艷麗的火紅吐著蛇芯不斷追趕糾纏,她駭然的落下淚水,「走開,不要過來,走開。」她驚慌的後退著,猛然撞上一個高大的身影。
  她一抬頭,「爸!」心中一陣狂喜,「爸,快救我,爸,火,火,火…。」要燒過來了。
  男子彎下身,怪異的聲調在她耳畔響起,「我不是你爸…。」不是你爸…不是你爸…
  「我是…。」面具一揭。
  
  「波特————!!!」

  櫻井薰猛然驚醒。
  「呼呼呼!」她大口的喘著氣。眼前正印著一片雪白的牆壁,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正鑽入鼻腔中。
  「你醒啦!」一旁,一女聲道,「太好了,醫生說你再不醒來的話就沒救了。」小蘭的面孔出現在她面前。
  薰疑惑的盯著她的面孔呆了半仰。自己不是應該還在組織的實驗室裡嗎?怎麼會在這?
  「那個…,」她的喉嚨乾澀而沙啞,「你等等。」小蘭遞了一杯水給她,「先別說話,我先請醫生幫你看一看。」
  她兩眼無神的看著小蘭興衝衝的跑出去,又帶著醫生走了進來。她覺得她的頭又痛了,瞇起眼,她又慢慢沉進黑暗的世界裡。
  「欸!你叫什麼名字阿!」臨睡前,只聽見小蘭這樣問著…
  「薰,我叫櫻井薰。」
  「我叫毛利蘭。」毛利蘭…,是那個女孩阿……

  @  @  @
  再度醒來,已經是午夜十分。
  櫻井薰躺在床上,睜大了雙眼,直至十分鐘後,才看清楚自己身在何處。
  她伸出一隻手,在眼前揮動著,「這一切不是夢嗎?」剛剛,他似乎作夢夢到,有個女孩跟她說,她叫毛利蘭。
  「啪!」她忍不住打了自己一巴掌,想將自己打醒,畢竟眼前這伊切是如此讓人致信,前一秒,自己不還正身處於組織中嗎?
  但那疼痛卻如此真切的傳至腦海。
  她動了動,開始嘗試著爬起身,「唔!」胸口一陣刺痛傳來。
  她撫著胸口痛苦得喘著氣。「別動。」
  她機敏的轉過頭,一個白色身影站在窗口,「你還是趕快躺下,不然我會被小蘭罵死。」他傷腦經的搔搔頭。
  櫻井薰沒動,一雙眼警戒的盯著他,誇張的白色西裝和大禮帽,在窗外的月光下顯得格外耀眼,而那無法看透的招牌笑顏更清清楚楚的表露他的身分,「怪盜小子?」
  他挑起眉,走進房裡「我還以為你不知道呢!」
  「名聲遠播呢!先生,尤其最讓人精精樂道的是兩百多次犯案皆寄出難纏的預告信,讓中森警官焦頭爛額,甚至把警官耍得團團轉而樂此不疲,唯一能和你匹敵的對手只有兩位,一位是白馬探,另一個則是……」她頓下,掛起一絲笑容「工藤新一。」
  「看不出來櫻井薰小姐還是我的Fans呢!」他走至床邊笑道。
  「誰是你—。」「噓!」他豎起食指,「還是請你先躺下吧!薰小姐,你總共斷了三根肋骨,一根鎖骨,外加全身上下割傷擦傷裂傷總共一百零八個傷口,喔對了,還有腦震盪,醫生囑咐過千萬不可以讓你起來,如果讓小蘭知道我讓你起來的話我一定會被她打死。」他可不想受小蘭空手道伺候。
  薰倒是冷笑,「那我道是想看看。」話雖如此,她倒是躺了下來。
  「感謝感謝.」基德如獲大赦的鬆了一口氣,「那麼,在下也要恢復普通人的身分了。」他猛然一掀。
  「欸喂!」薰好氣又好笑的看著他。
  他換了一套休閒服站在她面前,「要感謝我也不是這樣的吧!在我面前表露身份。」
  「有什麼關係,反正我知道你是不會講的。」黑羽快斗微笑道。
  「?」她臉上掛上疑問。
  快斗臉上的笑容有明顯擴大的趨勢,「因為我知道你的秘密阿!」
  「唔!」她呆了會,「你怎麼知道?」
  「多看看米花中央日報吧!那裡頭有很多有趣的消息喔~~~」
  「唔!你有在跟他連絡?」
  「沒有,和他聯絡的是別人。」他瞇起眼,「有點擔心他,也許過兩天會找他去,你要我傳話給他嗎?」
  「不…。」她低下聲,「別告訴他,我還活著。」
  「這樣阿!」
  兩人頓時沉默下來,顯得有些尷尬,薰不安的張望四周,「其他人呢?」那個叫蘭的女孩。
  「都回去了,大家以為你明天早上才會醒來,就留我一個人在這,」他傻笑,「我也以為你明天早上才會醒來,才這麼放心的溜走。」
  「你還敢說!咳咳咳……」薰突然猛力的咳起來,「喔!」胸口又感到一陣刺痛。
  「跟我聊天也用不著這麼興奮吧!」他拉張椅子道。
  「虧你說的出口。」她斜睨了眼。
  「好啦!反正你都醒了,是想要聊天呢?還是想睡覺!」快斗興致盎然道。
  「跟你這種人聊天氣都會被氣死。」她沒好氣的說。
  快斗一付受傷的表情,「我有這麼惹人厭嗎?」
  「你有。」
  「嗚嗚嗚!我好難過喔!」
  「我倒看不出來你有很難過的樣子。」薰毫不留情,一針見血的說著。
  只見快斗僵在原處,很顯然,他遇到對手了。
  「你還挺有趣的嘛!薰小姐。」他微笑道,「病還沒好倒有力氣嗆人。」
  「謝謝誇獎阿!我只剩下這張嘴能動而已,當然要多多利用才行。」
  「那你的意思是今晚打算和我聊天聊到天亮?」
  「那我倒要考慮考慮。」她轉頭看他,「我可不像某人,到現在還沒報上名來,卻還能厚著臉皮一直待在這。」  
  「這個嘛!我想你還是睡覺好了。」打死不承認自己是那個厚臉皮的。
  「那怎麼行,我都已經醒來了。」她賴道,「說吧!你叫什麼名子。」
  「一定要講嗎?」快斗睜著一雙無辜的大眼。
  「不然我們怎麼聊?」薰翻了翻白眼,「反正你早就承認你是那個厚臉皮了。」
  「阿!」
  「這裡只有你沒報名字阿!先生。」

  嗯……,顯然他不只是遇到對手,而且還不是普通的難纏。

  「算你贏,薰小姐。我叫黑羽快斗,是小蘭的同學,目前就讀東都大學商管系一年級,十九歲,興趣是變魔術。」他「啪」的一聲憑空變出一隻白鴿。
  「真是厲害。」她讚嘆道,「那快斗,我昏迷多久了。」
  「大概一個禮拜。」他摸摸白鴿柔軟的背脊,「噗」一聲,白鴿不見了,「小蘭撿到你的時候,你就已經昏迷不醒,臉色也白的跟鬼一樣,而且一直在喃喃自語什麼『不要過來…』『走開』的,」他看了她一眼,「你是夢到什麼阿!」
  「沒什麼…。」她闔上眼避開他的目光,"是火……"
  「那這裡是哪裡?」
  「米花醫院。」快斗道雙手垂放於腿上,他悠閒的坐著,「你看起來真有精神,一點都不像大病初癒的樣子,醫生原本預估你至少要躺一個月,我看你現在就能起來了。」他拉起她的手,「看這個,這邊原本有個穿刺傷,醫生說這種傷口通常要三個禮拜才能復原,現在卻已經癒合,還有——。
  「你到底想說什麼?」薰有些不耐煩的打斷。
  「我只想說,」他正起色,「我覺得很奇怪,你為什麼能好這麼快?」
  「唔!」她穆然一呆。
  「真的很奇怪,問醫生為什麼醫生卻說大概是體質問題,根本沒去想是什麼原因。」快斗不滿的發著牢騷。
  「3142!」她喃喃語道。
  「什麼?」
  「沒事。」薰迅速翻過身,「我想在睡一下,快斗,不好意思。」
  「喔!」
  不會是那個吧!難道說……那場惡夢是真的-
  "把這吃下去……"夏多妮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把這吃下去……"
  「嗚!」她的頭又開始痛了。

  @  @  @
  「哈囉!小薰,我們又來看你了。」走進病房裡,小蘭手裡拿著花束走了進來,「今天覺得怎麼樣阿!」
  「好的不得了呢!她根本不像病人。」快斗倒很快的接口。
  「倒是快斗他一直欺負我。」躺在床上的薰在後面跟著道,「小蘭姐姐你要幫我做主啦!」
  「耶!我才沒有-」快斗急忙否認,只覺一股寒氣自背脊間冒了上來,「這是真的嗎?快斗?」
  快斗連忙賠上笑臉,「小蘭,真…真的沒有這回事,你別…哎呀!」只見後頭一陣混亂。
  青子很乾脆的越過他兩走上前,「看你也恢復的挺快的,小薰,醫生說你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真的嗎?耶!」薰歡呼,她已經無聊到開始數天花板的裂縫數了一百零八遍了。
  「那你打算怎麼辦,親愛的薰小姐!」快斗頂著頭上的包冒出來,「你不是要投靠親戚?現在親戚沒找到,你要去哪?」
  「住你家阿!」她笑道。
  快斗的表情彷彿剛吞下一大杯苦茶汁。
  「開玩笑的啦!」她臉上的笑容更燦爛了。他的反應跟工藤一模一樣,這可讓她感到格外有趣。
  不知他『們』現在如何,那對自己都同等在乎的兄弟。
  從組織中幸運逃脫,撿回一條命,還被毛利蘭撿到,這一切究竟是巧合,抑或是…。也許…。
  她的頭又痛了起來,「嗚~~」好像有什麼很重要的事情忘記了…她撫著自己的腦袋。
  「怎麼了,頭又痛了,要不要叫醫生看看。」小蘭關心的問道。
  「不用了,」小薰揮了揮手,「那個庸醫什麼也不懂。」  
  「小薰!」
  她吐吐舌頭。
  醒來還沒一個禮拜,她就已經和他們打成一片。完全不怕生和活潑的態度倒頗讓人訝異,彷彿她和他們是認識幾百年的老朋友,尤其和快斗,她更是毫不留情的狂和他鬥嘴。
  
  也許,那是因為他長的很像她認識的人的關係吧!
  那個她用盡心力去愛的人。
  
  在互相交換年齡後,薰自動的喊小蘭和其他人為姐姐,但快斗呢!她直接了當的說:「想都別想,厚臉皮的。」外加附送一個大白眼。
  快斗可不甘示弱,他可不承認自己會輸給一個年紀比自己小的女生,於是唇槍舌戰天天上演,連小蘭也懶的勸說了。

  「小薰,既然你沒有地方去,那要不要來我這?」小蘭看著她道,「我這還有空房間喔!」
  「好阿!」她看著她微笑。
  她告訴其他人,她是為了找親戚才上來東京的,因為爸媽出車禍死亡,她只好離開最心愛的家鄉……。總之,她編了一個頗讓人動容的理由,讓在場的所有醫生護士小姐們莫不聽得淚流滿面。
  裡頭唯一沒反應的只有快斗,這點又讓他被其他人罵鐵石心腸,他只好躲起來偷偷悶笑,那篇故事可是他和薰兩個人花了一個下午編出來的。
  看薰表演的聲淚俱下,他不禁要佩服起她的演技可以拿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女主角了。
  不過只有快斗明白,薰臉上的微笑是假的,只有她的眼淚是真的,他看到薰在所有人離去後盯著窗外發愣的哀傷,和微笑背後悠悠的哀愁。
  "她強顏歡笑的功夫可以和小蘭媲美了"他在心裡如此做想,"真是個愛逞強的女孩" 
  卻又是個讓人心疼的女孩。
  而且她可能……。
  
@  @  @
  高層會議
  「真是不好意思,馬迪魯波特,你看你的人又幹了什麼蠢事。」阿爾薩斯戴著不懷好意的笑容,用投影機展示著手中的照片,「不是說實驗很成功,怎麼又去找以前的女人,看來他的能力還不足呢!」
  波特瞇起眼,有些不悅,「我記得今天要討論的是琴酒叛變,而不是Sancerre吧!」他目光一利,「再怎麼比也比不上那頭膽敢暗殺我的蠢豬,反倒落個屍骨無存的下場。」背倚著椅背,他冷冷的說著,「也不知是誰指使的。」
  很明顯地,在場所有人立即明白他在指誰。畢竟波特的目光,從頭到尾都放在一個人身上:阿爾薩斯。
  「我!」阿爾薩斯幾欲脫口,卻被苦艾酒阻止。他的面孔脹紅著,卻不願示弱,直瞪著馬迪魯波特。
  波特嘆口氣,「阿爾薩斯,你坐下,Sancerre會受到應有的懲罰。」
  
  一旁的白蘭地則清清喉嚨,「那麼,會議繼續進行……。」
  會議繼續著,但一旁的工藤卻已無心再繼續聽下去,他盯著銀幕上的相片直發愣!老天,那是那天晚上他巧遇小蘭的情景。
  怎麼會在他手上?

  @  @  @
  隔天中午,薰和小攔一同坐著計程車回到偵探事務所。
  「小薰,小薰,我們到嘍!」她搖著薰,試圖將她叫醒,「沒用的。」快斗從前頭探過頭來,「我剛剛送她上車時,她就已經在睡了。聽護士小姐講,她昨晚根本沒睡,好像是興奮過度還是什麼的,」他昵了眼,「她還真像小孩。」
  小蘭興味盎然的看他一眼,「他也才十八歲嘛!」她微笑道,「你抱的動她嗎?我們給上去了。」
  「那有什麼問題。」剛才就是他抱薰下樓的。

  送進房裡,快斗退了出來,「小蘭,那我先走嘍!」
  「好。」小蘭答應道,轉身走進廚房。

  房裡,那個理應睡著的人兒,坐起身。她征然看著房裡的一切,突然間,嘆口氣。
  她的目光,正放在床頭櫃上那張充滿歡笑的合照上。「你和我,都是被奪去幸福的人阿!」照片中的兩人,正是新一和小蘭。
  潔淨的房間裡,小蘭的書包正整齊的擺放在書桌上,一個深色背包和空手道服就掛在掛勾上。
  「這麼多的煩擾,你還能如此的心平氣和。」她以為,那個女孩一定會方寸大亂。
  她曾經調查過這個女孩。
  馬迪魯波特叮嚀過她,要她好好揣摩小蘭的樣子。
  「以防萬一。」他說。
  當時她不明白那樣作到底有什麼意義,馬迪魯波特根本不認識小蘭。
  而今她大概明白了。
  原來馬迪魯波特是做那種打算。
  如果…他不是殺父仇人的話,那麼也許…。

  她沉重的嘆了口氣。
  但一切卻轉眼成空。

  薰翻開書架上的相本,呆呆的看著。小時後的新一,小時後的蘭,在工藤宅錢的合影,他們笑鬧的模樣,還有—
  「還有你喔!薰。」
  小蘭站在門口,胸前圍著圍裙,「那是我前兩天發現的,你看,你站在後面呢!」
  咦!
  照片中正有個身影坐在門口,做他們的背景,微凸的小嘴,滿不情願的表情,這不正是她嗎?
  她笑了。「沒想到我居然在裡頭。」
  「也沒想到我們以前居然見過面,小薰,難怪我覺得你很眼熟。」小蘭轉身,「吃飯吧!我已經弄好了。」
  薰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將相簿放回架上。這才想到,原來她的謊言早已被揭穿了。「你還是那麼善良,小蘭。」她喃道。
  @  @  @
  做在飯桌前,吃著小蘭剛剛準備的壽司,兩人默默不語。
  小蘭臉上的神情依舊,沒有絲毫不悅,她帶著笑容,邊吃邊看電視。

  薰看著她,嘴裡咀嚼的飯粒略帶甘甜。
  
  吃完飯,她放下手中的筷子。「你怎麼都沒有問我為什麼要騙你,小蘭。」
  小蘭頭也沒抬,「因為我相信你阿!小薰。」
  「相信我?」她遲疑的重複著。
  「沒錯,因為你確實告訴我真正的名字,當然,還包括你的眼神,和你滿身的傷痕。」
  「哦!」
  她抬頭看著薰,雙目中帶著真誠,「你的悲傷是真的,你的憂愁是真的,你的無奈和無挫也是真的,若要說假的,只有你說的故事,但深究起來,那也是為了我們的安全著想,不是嗎?」
  「小蘭!」她有些不安的看著她。
  「放心吧!」小蘭回過頭,「我什麼也不知道,你說是不是!現在呢!我只是一個留宿你的朋友,你經歷些什麼,我也不會過問的。」拍拍她的肩膀,她說:「你就在這裡安心養傷吧!畢竟,我們是朋友阿!」

  「……。」小薰再也說不出話來,只有手足無措的看著她,她笑了笑,擺了擺手,轉過身,往廚房走去。
  
  「謝謝你,小蘭。」
  
  她慘澹的微笑著,突然間,「咳…咳…咳…噁!」她急往廁所衝去。

  @  @  @
  會議結束,白蘭地收拾好桌上的雜物,將會議記錄整理好收進資料夾,「那個,BOSS。」他抬起頭,正好看見阿爾薩斯坐在會議桌的正對面。直盯著他們。
  波特還沒走,他正和阿爾薩斯互相對望著。
  「我出去等你,BOSS。」白蘭地斷然決定道,頗能察言觀色的他早已嗅出濃濃的火藥味。「不,白蘭地,你叫Sancerre在辦公室等我,我有任務。」目光未移,波特直道。
  
  「是!BOSS。」白蘭地退了出去。

  整間會議室裡,就只剩下他們兩人。

  「阿爾薩斯,你還有什麼問題嗎?」冷冷地盯著他,他道。
  他冷凝一笑,「笑話,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吧!波特。」雙手環抱胸前,他緊抿雙唇。
  「你是說琴酒嗎?那處分應該很適合吧!暫由苦艾酒接任他的職務,伏特加則轉送人體實驗室,不過對一個死人而言,應該也沒有適不適合的問題,倒是你,阿爾薩斯,在我的觀念裡,我想我們的立場都是一樣的吧!」他緊盯著,雙目如箭般銳利,「都是為了首要目標,這點我想我沒有說錯吧!」
  「這點我可不能確定喔!我不懂你將Sancerre留在身邊到底居心何在,他擁有眾多不良紀錄,每次會議總是遲到,又曾試圖與外界人士聯繫,我想你應該很清楚-
  「我和你一樣清楚規定。」馬迪魯波特一語打斷,「但我自有打算,這點我重複了很多遍,阿爾薩斯。」
  「是嗎?」阿爾薩斯毫不理會他口中的不耐,「但我更不懂的是,為什麼你要帶著面具才能出現在我們面前,」他沿著桌邊慢慢朝他走近,「身為組織的領導者,難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嗎?為何父親甘願將組織交予你手上卻不願交給我,告訴你,你根本沒有那個資格-
  「你以為我沒有嗎?」馬迪魯波特顯然被激怒了,他全身上下佈滿了寒氣,「請你不要任意指控我,阿爾薩斯,我為組織貢獻了多少力量,永遠是你無法明白的。」他伸長手指搓著桌面,「我將我一生的精力都耗在這個地方,沒有人比我更了解這裡的秘密,就連你也是,更何況,沒有資格的人是你才對。」
  「你說什麼?」阿爾薩斯瞠目而怒,「我是BOSS的兒子,我當然有資格。」
  「在十年前你早該隨著你母親一起去死了。」馬迪魯波特惡狠狠道,「要不是父親看你可憐,你怎麼會有機會坐在副手的位子上,告訴你,你躲在你母親背後的樣子真是蠢斃了。」
 
  阿爾薩斯僵在原處。

  「哼!」馬迪魯波特昂起嘴角,「以前父親總是抱怨,他那唯一的兒子是多麼無能,無知且自大,除了惹麻煩什麼也不會,而他現在居然懷疑我的正統性,那我是不是該告訴他,他在十年前就已經被放棄了。」
  
  他在說什麼?怎麼都聽不懂?
  阿爾薩斯站著,面孔因驚懼而扭曲,難道說,十年前的那場暗殺…

  他想起在黑暗中那雙引人戰慄的眼睛,和隆隆作響的槍聲。「你……。」

  「十年前的暗殺是父親給我的第一件任務,這樣明白了嗎?」他等著看阿爾薩斯的神情,「我當時是組織的非正式成員,阿爾薩斯,專門負責連正式成員都無法解決的骯髒勾當。」
  阿爾薩斯的面部因憤怒和驚訝而顫動著,「你騙人。」他用力拍響桌子,「父親他不會做這種事,不可能。」他極力否認著。
  縱然他明白,父親根本不愛他,他卻無法接受父親派人暗殺他的事實,「不可能。」
 
  馬迪魯波特冷笑著,「事實就是如此,阿爾薩斯,正更證明一件事,就算我戴不戴面具,我永遠是──你幹什麼?」
  阿爾薩斯衝上前來,「聽你在胡說八道,看我把你…看我把你…的面具給…」他奮力想揭去他的面具。兩人扭打在一塊,一團混亂中,波特的面具掉了。

  阿爾薩斯一呆,「你…你…。」
  「碰!」
  馬迪魯波特一拳垂在他腹上,「笨蛋,你玩完了。」

  神志逐漸潰散,只聽見爾邊傳來的細語,「這是你自找的,阿爾薩斯。」
 
  「碰咚!」身子一歪,便倒臥在地面上,昏了過去。

  「你可別怪我,原本我也不打算這麼做的,只不過,」他撿起面具,重新戴上,「這個秘密還不到揭穿的時候。」

  馬迪魯波特拎起阿爾薩斯的後領,將他丟進清潔室中的廢物處理口。

  阿爾薩斯至此失去蹤影。








--------------------
很長很長的一章XD
連我也不曉得為什麼會這麼長
耐心看完吧~~~~~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