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89

零的遞減(第21章)柯南同人文

樓主 i210240131
第二十一章
  昏黃的燈光在黑暗的房間亮起,映著薰烏黑的雙眼。她翻過身,一張薄被順勢滑下光滑的背脊。一旁,馬迪魯波特正安睡著。
  伸出手,輕輕撫上俊俏的臉龐,那張和工藤一模一樣的臉。
  「真的是你?波特?」她輕輕嘆著,「真的是你殺了我所有的家人?」
  一雙黑瞳倏地矇上水霧。「你說我該怎麼辦,波特?」
  眼前又騰起火紅,不斷翻騰。一陣熊熊火舌,便吞噬了房舍,滾滾黑煙直衝上雲霄。
  薰甩了甩頭,她要將那片回憶甩去。
  五年前,她回家的當兒,火舌便在她家中燒了起來,她知道自己永遠無法忘記,沒有逃出火場的父親燒焦的身軀,和那片滾滾烈焰。

  「波特…。」等待了這幾年,等到了卻是他?
  她想起波特那雙只對她傾出笑意的眼眸,心頭感到一陣抽痛。「你知道嗎?波特,我真的好愛好愛你喔!」她親了親波特的臉頰,卻露哀戚。
  「只是我該怎麼辦才好呢?波特。」她屈起身軀,關上燈,「我該怎麼辦才好…。」

  悲傷的她沒注意到,在她關燈的同時,一雙眼睛睜了開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淡淡的青空隨著緩緩上升的太陽亮了起來,這是一個清爽了早晨,新鮮的空氣隨風散佈在空中,讓人吸進一口便格外有精神。
  小蘭便是在這樣的早晨中醒來,她看了看四周。發現自己正躺在工藤家中。「這裡是…?」他起身。
  四周景物依舊,和她先前來到這時一樣,架上的書本堆滿了灰塵,書桌上的照片也蒙上一層灰。
  她在屋中轉了一圈,廚房,書房,客廳,臥室,一個人也沒有?她有些疑惑。
  那麼?她為什麼會在這裡呢?
  
  記得自己好像跟快斗約好了,但不知怎麼的,她居然睡著了。

  獨自一人呆坐在碩大房裡,一幕幕回憶湧上心頭。
  「新一你這個笨蛋!」她喃喃說道。
  往日的甜蜜與美好是如此讓人不捨,但在發生了這麼多是之後又要如何能奢求著過去的快樂,以被破壞的平衡又要施以多少力量才能再度扶正,早已毀壞兒腐朽的吊橋懸在捱搖搖擺擺,宛如自己費盡心力努力維持的细细絲線,就算心中早已千瘡百孔了,但依舊放不下對你的愛與戀。

  如果,少了對你的愛與戀,我恐怕將隨風逝去。
  
  手機鈴聲的響起,打斷她的思緒,才接起,即聽到自己爸媽氣急敗壞的吼聲:「小蘭,你在哪裡?」
  
  她嘴角掠過一絲笑意。
  「我馬上回去了,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早安喔!BOSS」薰探頭進來,對正戴上面具的波特道聲早,燦爛的笑容上絲毫未有半點不悅。
  波特盯著她,「你看到啦!」他冷冷的道。
  薰臉上的笑容無限擴大,「又有什麼關係,又不是沒看過。」 
  他未對此多加斷言,倒是先低下頭,「你怎麼沒告訴我,你在找殺父仇人。」
  薰一征,「你聽誰說的?」
  「誰說的並不重要,」他慢條斯理的站起身,「重點是這麼重要的事情你怎麼沒有告訴我,」一雙慵懶的藍色眼珠然一利,薰陡然一驚。
  「為什麼不跟我提這件事,井,」他緊盯著她道,「你這樣子讓我覺得非常不舒服,你知道嗎?」
  「這個,我…。」她一時語塞,腦裡一片空白。
  完完全全沒想到,事情居然會再這個時候被提出來,而且還是從『他』口中。慌亂而不安的心猛烈跳動起來,結結實實的撞擊著他的胸口,她忍不住渾身顫抖起來。
  「神崎井,請你給我合理的解釋。」她那略帶怒氣的口吻,聽在耳裡令人格外驚恐,她知道,他生氣了。
  而他生起氣來,是非常可怕的。
  薰卻懦的低頭不語,緊靠門邊的她完全不知該如何才好,饒是平時足智多謀,一旦面對盛怒的他,便也不知如何是好。
  她不想面對阿~~~她想要再多保留一些和他在一起的日子,那一天,她不想麼早到來。
  馬迪魯波特不耐的瞇起眼,「你到底有多少秘密還沒告訴我,神崎井。」
  薰吞吞吐吐的開口:「就這件而已阿!沒有其他的了。」

  「你不要騙我了。」馬迪魯波特斷然打斷她的話,「那我告訴吧!前兩天我要白蘭地查查你的背景,發現根本沒有神崎井這個人,所有的資料都是偽造的,連你告訴我的那家孤兒院都不存在,你到底是誰?神崎井!」
  薰不知所錯的看著她,再也說不出一句話。腳下那堅硬的盤石正在逐漸崩毀,她的謊言被拆穿了,而那隨之而來的恐懼,正一點一滴的侵蝕著她的內心。「也許是白蘭地弄錯了,我的確叫神崎井阿!」她試著辯駁。
  「井,不要騙我了。」
  
  一雙眼直望進她眼底,「五年前,父親為組織所殺,之後立志為父親報仇,於是進入組織,是這樣沒錯吧!櫻井薰。」
  
  薰的雙眼陡然睜個老大,「你知道了?」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著,「那我還有什麼話好說。」頹然,順著門邊滑落。

  一切,已無法挽回。
  著時不想,也不願這麼做。
  可是,已經失控了。
  只剩下,這個辦法了

  馬迪魯波特走至她面前,「井…。」他蹲下身,喚著,「你…,找到那個人了嗎?」輕輕撫過她的臉龐,突然間,他將她一把抱進懷裡,「那個殺人兇手。」
  她一征,「波特。」鑽進他懷中,她號啕大哭起來,「我也不想這樣阿,但是他們都走了,他們都走了,只剩下我一個人,我好害怕,波特。」她緊緊依偎在他懷中,「我只能相信我自己,我只有找到生存的目標才能繼續活下去……,懷抱著死去的人的夢想,完成他的願望…。」

  波特突然感到腹上一陣冰涼。他退開一步。
  「對不起,波特,對不起。」薰淚流滿面的說著,手裡,正拿著當年他給她的左輪手槍,「我也不願意這樣阿,但是…,那個兇手,是你阿!」

  「磅!」槍聲響起。
  馬迪魯波特依舊站在原處,他瞇起眼,眼中歷出寒光,「不好意思,子彈我都已經拿起來了。」

  薰不可置信的呆住了,緩緩地,她絕望的攤坐在地,無法動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天早上,當阿爾薩斯踏進辦公室時,便看到了苦艾酒待在裡頭。
  「這麼早,苦艾酒,看你的這麼開心,想必有什麼好消息嘍!」
  「那當然拉!」
  苦艾酒搖著手上的資料夾,「這是給你反擊的機會,阿爾薩斯。」
  她說著,臉上起了詭異的笑容。

  _____________________

  「白蘭地,這拿去,告訴阿爾薩斯,就照著做吧!」坐在碩大的辦公室裡,馬迪魯波特遞給他一個資料夾,「他的案子不錯,但是我想把分部設在上海會更好。」
  「我會轉告他的。」白蘭地收起袋子,「對了,BOSS,你真的要這麼做嗎?」
  他一挑眉,「你是指哪件事?」
  「寶——」他噤聲,波特正用狠毒的眼光瞪視著他,「你何必讓她受這種折磨,一槍解決不是比較快。」
  「因為夏多妮。」他沉下臉,低下頭,「是她告訴我這件事的,不給她一個交代恐怕不成。」那一瞬間,他的眼中閃過一絲陰冷。
  「這樣阿!我懂了。」白蘭地明白的轉頭走出門口,「我會處理好的。」他笑了笑。
  在這當兒,另一個人影卻衝了進來,「砰!」一聲。用力拍響桌子,「你把她怎麼了?」他氣急敗壞的怒吼。
  「Sancerre,」波特皺起眉「有什麼問題嗎?」
  「寶麗芬邁呢?你把她怎麼了?」
  波特和白蘭地對看一眼,「白蘭地,你先出去,把門關好。」
  
  他退了出去,關上的門也將外頭好奇的目光阻擋在外。
  「他離職了。」他低頭道,「今後這個職位就先空著,直到明年再行補上。」
  工藤瞠目怒道,「離職?虧你說的出口,」他一把抓住他的衣領,「你給我說清楚,她到底怎麼了?」
  「她還能怎麼了。」冷冽的目光掃過面,寒似雪,「要我說的更清楚嗎?」他輕輕撥開工藤的手,「一個背叛組織的人,下場如何,你應該很清楚吧!」

  彷彿一顆炸彈直接在他腦裡炸了開來。「難道你?」

  「送去人體實驗了,現在大概只有在廢棄物處理場才能找的到她。」他不帶絲毫的感情,彷彿口中的人物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
  工藤忍不住大吼,「你怎麼狠的下心,」他激動的顫抖著,「你對她一點感情也沒有嗎?你知不知道她有多愛你?」
  「你以為我願意嗎?」波特倏地站起身,迅雷不急掩耳地掀掉面具,「你以為我願意嗎?」他大聲咆哮,「混帳東西,你以為這一切是誰造成的?」
  工藤退卻幾步,隨即向前,「難道不是—?」話未盡,波特以一拳打在他臉上,一個蹌踉,他差點跌坐在地。
  「不要對著我大吼,工藤新一,這一切都要怪你。」那一模一樣的臉孔,一模一樣的雙瞳,正對著他吼。工藤有些混亂的退後幾步,「怪我?這和我一點關係也沒有。」他稱起神又道。撫著臉頰,一抹紅印襯了出來。
  「難道不是?如果你不告訴她,她會知道嗎?」他一改初態,神情機動道,「你曉不曉得,當天你們的對話,夏多妮全聽見了。」
  工藤陡然神色一變。
  「這一切都是你的錯,工藤新一,你明不明白,倘若你不說,誰會曉得?」他怒視道,一雙眼睛紅著,「她為什麼會死,我告訴你,你要付全部的責任!」

  「跟我沒關係!」工藤猛然推他一把,「你這個沒有擔當的傢伙,是誰殺了她父親,你說?」

  波特猛然停頓在原處。
  「不要推卸責任,馬迪魯波特,」他瞪視著他,「難道你沒有勇氣承擔一切,卻要將所有錯誤怪罪在別人身上。」
  「我沒有—
  「你敢說沒有?」工藤揚聲道,「是你殺了她父親,是你殺了他全家,是你將她推入永無止境的深淵,讓她不得不踏入黑暗之中,你曉不曉得,她原本是怎樣的女孩?」
  「不!」波特激烈的一揮手,「這不甘我的事,不甘我的事—
  「不要否認了,是你毀了她—
  「閉嘴!」他一拳揮去,「滾,你給我滾出去。」
 
  「碰!」工藤狠狠摔上大門。
  「不…不干我的事…」背對著,他全身顫抖的喃喃自語。緩緩撿起面具,重新戴上,藍色瞳中那股慌亂的神色在眼中亂竄,無法止息,「那只是件任務…和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那是一次粗糙的任務,他隱約記得。那是BOSS臨時交代的任務,只給了他們家男主人櫻井雄一郎的照片,要他殺了那個人便成,一如往常,他一個人去執行任務,再把屋裡的人都解決了以後,才找到他的男主角,在一番掙扎中,還把它的面具給碰掉了。
  他沒料想到的是櫻井雄一郎還有個女兒,這是他犯的第一個錯誤,第二個錯誤是,當時他以為房子燒了便萬無一失,卻沒想到,有人活了下來,並且找到了那個資料,進了組織。
  是他害了她嗎?
  
  工藤的話還在他腦裡回蕩著。
  不,並沒有。
  他甩甩頭,轉過身,汛亂的神色竟撫平了。「和我沒關係,這一切都是你的錯,工藤新一,倘若不是你,井也不會死,我的計畫也不會被打亂掉。」目光一利,一抹怒意湧上,「所有的錯誤全都由你承擔。」

  @  @  @

  暗色布幕籠罩著天空,深深淺淺的顏色彷彿孩童無心打翻的墨汁,層層疊疊從遠方直映至眼前,又映到心底。

  黑暗中,嘎然煞車聲響起,一個身影霎時間從車中滾落。
  轉眼間,汽車絕塵而去。

  不知過了多久,東方的天空中,一抹玫瑰色的光芒悄悄湧現,地上的身影依舊動也不動,沾滿血汙的臉蛋,雙眼緊閉著。一隻黑貓自牆上跳下,靜悄悄的走至她身旁,盯著她,它試探的伸出前腳—
  「不可以喔!」一個聲音道。
  黑貓倏地縮回腳,一溜煙便不見了。小蘭走至她身旁,蹲下身,「小姐,醒醒,小姐。」她一探。「還有救。」
  急忙掏出電話,她馬上叫來救護車。

@  @  @
組織總部—人體實驗室
  陰暗而髒亂的房間裡,昏暗的燈光閃爍不已,實驗桌上堆放著髒兮兮的實驗器材,一旁的水槽裡還堆放著尚未清理且已發臭的混濁液體,觀察室裡,地上的穢物和血跡早已乾硬而散出異味。
  人體實驗室恐怕是組織裡最引人厭惡的部門,理所當然,它附屬於生物科技研發部,不過環境的髒亂程度,恐怕是眾多人避之微恐不及的地方。

  實驗室裡,兩個實驗人員正悄聲說話。
  「這樣好嗎?把她給放走…
  「但她給去警告那個女孩。」
  「但—
  門旋了開來,夏多妮大步走了進來,「她人呢?」
  「死了。」其中一人畏卻道,「我們把她丟進廢棄堆裡—」「啪」
  夏多妮揚著手,「該死,你居然把她丟了,我還要看實驗結果呢!」
  那人撫著臉頰畏道,「沒有成功,夏多妮大人,這是報告。」他拿著一個資料夾,夏多妮隨及奪過來,「什麼阿!沒有立即效果及死亡,咋!真可惜。」
  她隨手一拋,「算了,替我準備下一個,我要再做一次。」
  她轉身,立即又走出門去。

  房內兩人長噓了一聲。

  另一個辦公室裡,工藤盯著手上的東西發呆,「原來是這樣…。」他輕抵下巴。
  手裡,正敞著一份米花中央日報廣告板,「那下一步要如何呢?」他喃喃自語。
  若有所思的收起報紙,放置一旁,「他真的是…,那我…。」

--------------------
出門前先貼一章
回來在打感想
有什麼問題在留言給我喔~~~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