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89

零的遞減(第19章)柯南同人文

樓主 i210240131
  第十九章
  今夜的夜色極好,月娘亮晃晃的掛在半空,遙遠的星光在靜空中閃著光芒。

  「都準備好了嗎?伏特加。」陰暗的牆角下,隱隱約約地,有個人影正對著他道。
  月光高照,靜謐而溫暖的氣味正微醺著。
  「那當然啦!老大。」方臉男人說著,臉上掛上神秘的笑意。
  「那走吧!」

  走出陰影,一頭金髮在月光下閃耀著。
  「這個Case真有趣,你說是不是,老大。」走在他身旁,伏特加詭異地笑道,「居然要殺了自己的老闆。」
  
  嘴角隱隱牽動,「哼!」

  伏特加詫異的看他一眼。

  那種感覺,好像他很早以前就想動手了。
  
  照理講,是不該有這種事情發生,然而他卻在接到阿爾薩斯的指示時,便一口答應,絲毫沒有猶豫。難道說……

  兩分鐘後,兩人到了停車場,伏特加將琴酒那部保時捷開了出來,停在大門口。琴酒等著,等待著馬迪魯波特的出現。好像算好了般,馬迪魯波特如期出現在他們眼前。

  「BOSS,我想跟您說幾句話,可以請您上車嗎?」
  馬迪魯波特看他一眼,沒多說什麼。
  那毫無表情的面孔,絲毫不願洩漏他那內心的變化。
  他們上了車。
  黑色保時捷緩緩駛過街道,到了寧靜的海岸邊。
  「BOSS,你知道我想說什麼嗎?」兩人坐在車裡,遠方海面上閃爍著燈光,星光,在黑暗中閃耀著。波特看著窗外,似乎對還到此處絲毫不訝異。
  「我要殺了你。」一抹殘酷而冷絕的笑容,「動手吧!伏特加。」

  「喀喀!」子彈上了膛,伏特加轉過身,槍口正對著:琴酒。
  「看來,要死的人是你,不是我。」面具下的臉孔隱隱而笑。
  他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伏特加?」冷絕的面孔頓時因恐懼和疑惑而扭曲,一股念頭就這麼倏地浮上心頭"不可能"他心道"難道說……"
  「你恐怕認錯人了,琴酒。」一女聲道。
  
  看來,恐懼成真了。
  
  面部一撕,她露出清秀的面孔,「你怎麼連自己搭當是誰都搞不清楚阿!琴酒。」
  他一怔,隨即扭頭看向那已將面具解下的人影,「工藤新一。」他倒抽一口氣。
  一切頓而了然於心。
  「好啊!看來我被耍了。」他冷笑道,「喀!」「磅!」閃過子彈的同時,他打開車門倒向車外。
  「可惡」寶麗芬邁咬牙悶叫聲,便直接射破擋風玻璃,對準背心就是連開數槍,「快追阿!笨蛋。」
  工藤一個箭步衝了出去,「琴酒。」他怒吼道,「不見了。」
  「可惡,可不能讓他逃掉。」
  「他逃不掉的。」他蹲下身查看,「你看。」一連串的血跡直指向一條小徑。
  兩人對看一眼。「走吧!」

  「呼!呼!呼!呼!」
  緊壓著副部,但他知道那血水早已順勢滴落在地。
  伏特加想必已經死了吧!
  「呼!呼!呼!呼!」
  會被追上的。
  金髮在夜色下一閃,即刻便不見蹤影。

  為什麼會接下這個案子呢?
  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但他唯一確定的是,他可不要死在那小子手裡,那個討人厭的傢伙。

  *  *  *
  「Sancerre,血跡到這裡就沒有了。」兩人站在一塊大石頭旁,小聲討論道。
  「是嗎!」輕抵下巴,思索會,「他走不遠的,往前找找看。」
  兩人順著小徑往前尋,一下便不見人影。

  大石的陰影動了動,一個人影冒了出來。

  「看來,他們還太嫩了。」琴酒喘著氣冷笑道。凌亂的髮絲和滿額的汗水,還混雜著塵土和樹枝,他看起來頗為狼狽。
  為什麼他會落的如此下場,也許他也是那個,忌妒波特的人吧!他也和阿爾薩斯一樣,都著了迷了。為了權力,還有慾望。

  「嫩的人是你,琴酒。」
  ?!
  一道人影自上頭一躍而下,「抓到你了。」冰冷的觸感自額際傳來。
  「啐!」
  「你那頭金髮可真顯眼。」
  「哼!」
  工藤站在他面前,俊毅的面孔在月光的刻畫下格外深刻。

  「現在這句話換我說了『我要殺了你』」怨恨和憤怒在他眼裡一閃而過,「當時如果不是因為你,我也不會和她分開,我也不會捲入這一切了。」
  「你?」
  「喀!」
  「Sancerre。」
  他一分神。
  琴酒猛然一撞。「唔!」他往寶麗芬邁衝去,槍聲響起。
  琴酒連個側身閃過,速度卻絲毫沒有慢下,他往腰間一掏,刀光一閃。
  「呃阿!」寶麗芬邁護住胸前的雙臂被劃出一道十多公分長的傷口,血噴濺在地上。
  「寶麗芬邁!」
  「我沒事。」她喘著氣,「快去追他,別讓他跑了。」
  「是!」
  她撿起掉在地上的手槍,傷口連看也沒看,便跟了上去。

  「你逃不掉的,琴酒。」工藤緊追在後喊著。
  「哼!」琴酒冷笑,俯身依舊急騁而過,「我不會死在你手了的,工藤新一,決不。」金髮在月光下又是一閃,他跑出了小徑,眼前居然是片懸崖,沒有路了。
   「琴酒。」

  工藤就站在身後。

  「唔!」看樣子……,滿是不干和怨恨的神情爬上它的臉龐,「呃,咳!」一絲甜膩湧上嘴腔,鹹味在嘴裡散了開來,艷紅的鮮血自他嘴角流下。「哼!」
  他轉身。
  「你給我聽清楚了,工藤新一。」他冷笑著。「你以為殺了我就能報仇了嗎?殺了我你就能挽回一切了嗎?我告訴你,工藤新一,你早就已經深深牽絆在黑暗的泥沼中,永遠無法脫身了。」
  他哈哈大笑,突如其來的海風吹的衣服直作響,「這是我對你的預言,也是我對你的詛咒,你等著瞧吧!工藤新一,我已死作見證,這一切永遠不會結束,永遠,哈哈哈哈~。」
  像個脆弱的洋娃娃般,他後仰而墜,一頭亮麗的金髮飛散在空中,在月光的見證下,他發出淒厲的笑聲,劃過寂靜的夜空,刺耳而駭人直達天際。
  
  「碰!」
  
  隨風,黑色寬邊帽轉著圈圈飛舞起來,如那懸空飄蕩的落葉,久久,而不落下。


*  *  *
  「琴酒自殺啦!」
  「恩!」

  兩人坐上另一台車,長揚而去。
  「放著沒關係嗎?」
  「我已經通知組織的人來處理了。」寶麗芬邁一臉輕鬆道,她正忙著處理手上的傷口。「本以為他會像打不死的蟑螂,很難處理,沒想到他居然這麼乾脆的跳下去,倒也省了不少功夫。」
  「他明白自己死定了吧!」
  寶麗芬邁扮成了伏特加將琴酒逮住,連琴酒都沒發現她身邊的夥伴不值何時以換了人。至於本人,則早被抓了起來。
  「哎呀!」
  「你的手還好吧!」他憋了眼,傷口深可見骨,看起來頗為怵目驚心。「我送你到醫療組去。」
  「別這麼麻煩啦!這點傷我自己來就好,」她自襯裡拿出一小罐東西,「波特給我的好東西,你可別跟別人說喔!」
  「只要把這個灑上去,」她窸窸窣窣的將金色粉末灑上血流不止的傷口,血立刻就止住了,「然後再包起來。」白色繃帶立刻捆上,「到明天就會連點痕跡也沒有嘍!」
  「這麼厲害。」工藤大感訝異,「那是什麼?」
  「實驗開發出來的副產品,有意思吧!」她收起東西。
  「恩!」
  「BOSS的東西有拿吧!」
  「恩!沒拿我就死定了。」那個白色面具。
  稍早前不久……

  寶麗芬邁站在外頭等著工藤出來,他們才剛交付了一件緊急任務。
  波特告訴她,阿爾薩斯剛交給琴酒一項任務,任務的內容是要娶了自己性命,至於他是從何得知的,想當然耳,有人告了密。

  而他們的任務當然就是破壞這次行動。

  「Sancerre,」她跳了起來,眼前的人以換好裝扮,只消戴上面具,便真和BOSS一模一樣。
  「他把面具給了你。」她抓起手一瞧,「這麼說?」
  工藤一甩手,「別多問了,寶麗芬邁。」
  工藤知道了BOSS的真面目?他竟如此惶恐?

  「Sancerre,我想問你,你-?
  「我看到什麼。是吧!」他接口道,「你不要知道比較好,薰!」
  「唔!」寶麗芬邁絲毫不訝異地看他一眼,「你果然知道了。」
  「嗯!因為只有你會跟我玩偵探遊戲。」另一個女孩對這一點興趣也沒有。
  「真有趣,居然會在這裡碰見你。」他道,「記得最後一次見面,是在你家的喪禮上,那時你還信誓旦旦的要找出證據和兇手,證明自己的父親是遭人殺害的,現在你卻在組織裡工作,你那身為刑警的父親地下有知,想必會哭吧!」
  「哼!我可不像妳那麼仁慈,為了找出真相,我可什麼都願意做。」
  「照妳這麼說,你認為是組織做的。」
  「沒錯,我在我家馬桶水箱裡,發現了一疊用防水布包起來的資料,原來我爸當時正在追查一家藥廠異常進貨量,卻赫然發現組織的存在,正當他打算告訴其他人並繼續追查的時候,卻發生了這件事,於是這案子就這麼不了了之。」
  「那你發現了什麼?」
  「我爸不是自殺,是被組織殺的。」
  「這不是你早就知道的是嗎?」
  她笑了笑,在臉龐上摸了摸,撕下易容。「也對,但有件事我不明白。」
  「哦!」
  「你知道我們完成任務都要寫份報告,填個資料,對不對。前陣子我去偷翻過檔案庫,裡面居然沒有關於我父親的那一份,」她玩弄著易容,低著頭,「我真懷疑我有沒有弄錯。」

  工藤看了她一眼,沉吟了一下,「…不,你並沒有弄錯。」
  車子已駛入市區,寂靜的街道上沒有看到半個人影,他一個紅綠燈前停下,「你還記得你問我的那個問題嗎?」
  「嗯?」
  「HI. KD Chistie Cionel huski,重新組合後,就變成-
  「The killer is shinichi kudo。是你?」
  「沒錯。」
  「怎麼可能,」她直呼,「那時你不是在國外嗎?」
  「對,當時我有很完美的不在場證明,我也沒有理由殺了你爸,再者我也不是組織的人,但你爸卻留下我的名字,這代表了什麼?」綠燈亮了,他開動車子,「只有一個可能,有人冒用了我的身分,進入你家,或者是,這個人根本長的跟我很像。」
  他頓下,車子停在寶麗芬邁住宿的公寓前,「你有辦法把所有線索連在一起了嗎?」
  「嗯……。」

  帶著悲傷,工藤無語的望著她,心理正考慮著是否要告訴他這件事實,那個殺了她全家的人,那個唯一能冒用他身份的人,那個唯一不用交報告的人,那個人,其實是…。
  「薰。」他忍不住嘆口氣,「你當真想知道?」
  「當然,殺父仇人呢!」
  他又嘆口氣,「那我就告訴你一件事吧!」他低伏在身邊,輕吐氣息,「你知道我在面具下看到什麼嗎?我看到一張和我一模一樣的面孔。」
  咦!

  「你是在開玩笑的吧!」她禁不住這麼說,「那…那不只是易容嗎?」
  「不。BOSS和我是兄弟,而且和我是雙胞胎。」
  「你騙人!」她猛然一推,「不可能,這怎麼可能。」那不只是易容嗎?那張和工藤新一一模一樣的面容。
  「是真的。」
  「不!」
  她驚狂地奪門而出

  「喲,看來我聽到了不得了的事情。」
  帶著耳機,夏多妮獨自一人坐在暗房裡,聽著自竊聽器傳來的種種。
  她摘下耳機,「這下子,她死定了。」眼中一閃,那冷酷。

  在車上的那番對話,早已一絲不漏地順著那藏在駕駛座下的竊聽器傳進夏多妮耳裡。




---------------------------------------------------
這篇原本很長的,不過想想
還是這樣就好。
再多又太過了

要問我為什麼波特不用寫報告
什麼原因呢??
不告訴你~~~

以下是故事接龍XD
> 「現在不是管薰會怎麼死的時候吧?應該是『某人』會不會活著到結局出來的時候。」園子沒好氣的說。
> 「發生什麼事了嗎?」新一問。園子沒理他,卻子大步走向殘,一臉要把人吃掉的表情,說:「我們親愛的導演,演員的情緒你也該負責安撫吧?」
> 殘:「嗯?有誰心情不好嗎?」剛從洗手間回來,滿臉愛睏樣。
> 小蘭:「園子,不要胡說。導演,沒事啦,園子以為我心情不好,其實我的心情好得很~~呵呵~~新一,你最近愈演愈上手囉,演技好得令人目不轉睛呢~~」手上的劇本『啪』地一聲變成兩半。
> 新一頓覺不妙,心想:「完了~~」不自覺將座位移至離薰三呎遠。
> 殘:「新一,你幹嘛突然換位子?」顯然她還沒進入狀況。
> 新一:「還不都你害的!快點把戲拍完,早點讓我放假啦!快累死了,連休息室的座位都坐到膩了。」偷瞄小蘭。依舊是一臉『充滿陽光』笑容,只是手上的劇本碎片還不斷地增加中。
> 殘:「我還在想結局啦,不要催我!嗯?小蘭,你手上那些紙屑是什麼東西?」
> 小蘭:「這個只是剛用完的垃圾,把它弄碎了好資源回收,呵呵呵~」
> 殘:「哦,那弄完後記得清乾淨。新一,你還要再入戲點....」突然間『碰』地一聲,把大夥全嚇到,連小孩子都忘了剛才的吵嘴....
> 小蘭:「啊,對不起!不小心用力過度,把桌子弄壞了,我先拿去修~~園子,幫我一下。」接著,她拿起凹陷的桌子,和園子一起走出休息室。
> 平次看著新一:「我看你乾脆辭演算了,不然可能連命都沒有~」
> 新一:.....
> 殘:.....

殘轉頭,打個哈欠:「不要偷懶了,為下一場戲準備了」
新一:「導演,你就這樣不管我了啦?」
殘:「有什麼差,反正你至少會死上一次」
新一:「什麼?????我是你的男主角耶!你居說我會死掉.不是主角不死+無敵定律嗎?」
殘低頭翻翻劇本:「只要能賺人熱淚,我才不管你的死活勒!還不快去準備,不然讓你死的更難看喔!」
新一:............你是騙人的吧?


呵呵呵呵~~~我透露了以後的劇情了~~~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