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89

零的遞減(第17章)柯南同人文

樓主 i210240131
第十七章

東都大學商務管理系
  可以確定,小蘭絕對不是讀這科的料,因為她對數字著實討厭,尤其還要一字不差,不過討厭歸討厭,她還是有辦法在期中考時拿到全系第一,跟第二名的黑羽快斗只有一分之差。
  不過今天的她,一派反常。
  目光中的焦點,從早上到教室以來便從來沒有聚集過,只是無神的望向窗外,有時連換了老師他也不曉得。
  「小蘭。」快斗站在她面前,又叫喚道,「小蘭。」
  她猛然回過神來,「什麼,快斗。」
  快斗嘆口氣,又再說一變,「你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去圖書館看書。」
  「喔!」她低頭,老半天沒回話。
  「小蘭。」快斗再度喊道。
  「什麼?」
  「喔!」快斗嘆氣,天知道她又失神了。「你到底怎麼了。一整天都心神不寧。」
  「我……。」低頭,「說了你也不信。」
  「又是因為工藤阿!」他坐至小蘭身旁的座位,「他又怎麼了,說來聽聽,我替你報仇去。」
  「幫我報仇,說的真好聽,你又不知道他在哪裡。」她睨了眼。
  「魔術師可是無所不能的呢!」他瞇起眼,笑了起來,那副樣子,讓小蘭直覺想起某種動物:加菲貓。
  「伊呀,好想捏你喔!」念轉及至,她猛然拉住快斗的臉頰,往橫向發展。
  「痛痛痛痛,小鑾女在冠麻啦(小蘭妳在幹麻啦!)」
  「我在幫你作面部運動阿!」她笑咪咪的答道。
  「喂!你別鬧了。」
  大半天過去,快斗還是不知道小蘭到底怎麼了,不過看她臉上露出笑容,他到也放心許多。他老覺得,那傢伙不在身邊,他有『義務』多照顧小蘭一點。
  
  「好吧!我和青子一起去圖書館,你累了就早點回家休息吧!」站在校門口,他如此說道。
  「小心一點,小蘭。」青子也這麼說。
  「放心吧!」小蘭露出一個讓人安心的微笑。
  三人分手,往不同的方向走去。

  疲態,頓然顯露。
  「新一,你到底怎麼了。」
  淚水,頓然在大街上落下。
  「你倒底怎麼了,新一,為什麼你要用這種態度對我。」坐在馬路邊的長椅上,她捂著臉哭了起來。
  再也沒有人能夠阻止她的淚水,那個能安慰她,安撫她的人,以遠。

那天下午……
  大雨傾盆而下。
  溼透的衣裳,緊貼身軀,寒冷,就這麼襲上心頭。
  
  「不要再跟著我了,小姐。」猛然,聲響在背後響起。
  她一驚,又是一喜。新一,是新一的聲音。
  回頭,滿懷期盼頓然心碎。
  那個充滿冷酷且冷漠的眼神,根本不是她所認識的新一,她的新一,總是帶著帶著溫文的目光,充滿自信的微笑,而且,更不會將她粗暴的按壓在牆上,緊貼著耳畔低語。
  一臉驚異,她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他。
  「請不要再跟著我了,毛利小五郎的女兒。」斜著眼,冷冷地道,「知道太多對你並沒有幫助,只會死的更快而已。」

  死——。
  「你要殺我。」她脫口而出。
  聳聳肩,他道。「如果有必要的話。」
  「為什麼,新一,你為什麼—!
  「我不是工藤新一。」他突然暴怒,像是聽見什麼骯髒事物般的急忙否定。手間力道陡然而升,小蘭吃痛,忍不住叫出聲來,「喔!」

  工藤慌張的鬆了手,退了開來。

  大雨頓然而落。
  小蘭撫著肩,低著頭。
  「我明白了。」
  用力一推,小蘭衝了出去……

  回想至此,小蘭忍不住又……
  椎心痛楚,任誰也無法將她撫平。
  她著實不想,也不願去承認,那個不爭的事實。
  新一走了,而且是真的離開了。
  他在那手指無法碰觸的遙遠彼方,她的聲聲呼喊已無法將她喚回,他的心,也離牠越來越遠。

  車水馬龍的街道上,逐漸淺淡的日光正從西方的天空悄悄隱沒。

  「你果然有事,小蘭。」他道。
  小蘭一驚,抬起頭。「快斗!」
  「你不是去圖書館嗎?怎麼還在這?」
  「去個頭啦!」快斗背著背包一屁股坐下,「都幾點了,圖書館早關了。倒是你,這麼晚了居然還坐在這,快說,到底是什麼事。」
  「沒事啦!」小蘭勉強露出笑容。
  「不用騙我。」他不高興的瞪著,「你臉上那是什麼?」
  小蘭手一摸,「唔!」她悶哼聲,蒼白的面頰上佈滿了淚水,「你看,早就露出馬腳了吧!還想騙我。」
  低頭,沉默不語。
  快斗看著她,「為什麼呢?小蘭,為什麼你總要把事情往肚子裡吞不可呢?為什麼不肯和我們說呢?」
  「說了你們也—
  「不會懂,是嗎?」一挑眉。「應該是你不想講吧!」
  「唔!」
  「算了,隨便你了,只是,小蘭。」他看著她,認真的語調伴著溫文的目光,「我聽人家說過『分享的快樂是倍增的,分享的悲傷是倍減的』如果你準備好了,請你一定要跟我們說,好嗎?我們都很擔心你。」
  「恩!」她點點頭,「謝謝你,快斗。」
  「不用謝我,這是我應該的。」
  拍拍她的肩膀,快斗順勢站起身,「很晚了,小蘭,我送你回去。」
  「不……」
  「不准拒絕。」他瞪她一眼,「走吧!」

----------------------
  昏黃的燈光下,隱隱身影正隨著悠揚的樂聲搖擺著身軀,房內佈滿了各種味道,煙味,酒味,店家刻意放置的芳香劑,種種味道正瀰散在每個角落,成了夜生活中一股特殊的味道。
  另一頭,酒吧裡友人正自彈自唱著,歌聲初歇,即刻有人拍手表示讚賞。
  搖晃著酒杯,他出了神。
  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他和波特有血緣關係?

  爸媽怎麼從沒提起過?
  他還有一個兄弟?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盯著杯中的褐色液體,那絢麗的色彩在燈光的反射下閃著七彩的光芒,炫目而刺眼。
  如果,這一切事實就像是七彩的彩色光芒般的虛偽,那他是不是就能從這場噩夢中逃脫?
  如果,只要將電源切斷,是不是一切就能恢復正常?
  
  他的兄弟是波特?
  他的兄弟是波特。
  他的兄弟是波特?
  不,這一定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

  一陣噁心湧了上來,他連忙衝進廁所。
  「噁。」對著潔白的馬桶一陣乾嘔,卻又吐不出任何東西,只見褐色液體在水面漂盪,翻騰著。
  「噁—。」他跌坐在馬桶旁,輕撫著自己的腦袋,眼前,登然浮現馬迪魯波特的臉孔。

  "你以為你逃的掉嗎?"
  "新一。"
  "如果有必要的話…"
  "我明白了"
  "我恨你"
  "你是我兄弟阿,你怎麼能獨自站在陽光下"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廁所內傳出如野獸般的吼聲,硬生生把樂聲給壓過了。
  匡當一聲,又一個杯子碎裂於洗手檯,酒保皺了皺眉頭,顯然有些束手無策。
  「怎麼了嗎?」一女聲問道,
  酒保露出得救的表情,「玻爾多大人。」他簡直是撲上去的,「布拉地大人又…。」
  「我明白了。」不待他說完,寶麗芬邁即舉手示意。「下次拿茶給他就好,聽到沒?」「是。」他急忙點頭。只希望寶麗芬邁能夠立即幫他們解決這個大麻煩。
  她隨手端起一杯開水,「酒量這麼差還亂來,真受不了。」她往廁所走去。

  蒼白著臉龐,蓬亂的頭髮,他像個小孩子般瑟縮在廁所的一角,「騙人,這一定是騙人的……。」

  「你這樣子真的很難看耶!」她知道他又醉了。「波特到底跟你說了什麼啊!」她抱怨著,「麻煩死了。」她扶起他,「來,把水喝掉會舒服點喔!」
  「不要!」工藤一把推開,匡當一聲,玻璃杯便這麼落在地上,發出巨大的聲響。「你……走開,我…才不相信你勒!」他又一屁股坐回位子,「又…想騙我,這才不是真的勒!」
  「Sancerre!」寶麗芬邁生氣了,「你給我起來。」她用力一拉,憤怒的揮了兩巴掌,「別…打我,我又沒…。」頭一仰,他往後倒了下去,不醒人事。
  「欸!」寶麗芬邁連忙蹲下身查看,「哎呀!」好燙,她皺起眉,連忙叫人把他扛出去。

  「波特到底跟你說了什麼?」

  那天他從BOSS的辦公室出來後,簡直把她嚇壞了。面色如土,眼神渙散,那雙原本炯炯有神的目光像是被人切斷電源般黯淡無光,連那股自信的丰采也消失無蹤,平常總是精力充沛的他不再,有的只是一個常望向遠方發呆的失意男。連她都看不下去了。

  進了家門,她指示將工藤放在沙發上,「謝謝,接下來我來就好。」
  她關上門。「怎麼搞成這副德性?」

  潮紅的臉龐,泛著冷汗,緊抿的雙唇泛著淡青色的光澤,憔悴的面孔,而那雙原本充滿自信的雙曈深著陷,「你到底怎麼了?」她有些不忍。

  「問你都不說,好歹我們也共事這麼久了。」輕輕拭過額頭,手上滿是汗水。「唉!」走進廚房。
  「嘩啦啦—!」
  她將水盆裝滿水,拿了條毛巾,又回到工藤身旁。
  「你這笨蛋,Sancerre。」
  
  沾溼毛巾,擦拭起來。眼角,面頰,頜下,頸子,「這樣應該舒服點了。」她自言自語,「看樣子,是營養不良再加上飲酒過量造成的,這傢伙是怎麼照顧自己的,把身體搞的亂七八糟。」
  眼一睨,「不把和擦乾可不行。」她看著那件早已濡濕的襯衫,又嘆口氣。

  小心翼翼的把襯衫脫下,丟到一旁,再度用毛巾拭起。「搞成這樣,都不好好注意身體,真是亂來…我還要做兩人份的工作,哪有時間分分秒秒的盯著你,每次都這樣的話,鐵定會被阿爾薩斯抓到把柄,到時候就糟了…。」她唸著,惘然間,工藤一震。
  「唔!」寶麗芬邁停下動作,看他一眼。
  由絲吐氣般,「不…。」
  「唔。」她抬起手,準備起身換盆水。
  「不…別走。」突然間,他一把攫住她的手。「呼…呼…呼…呼…。」喘息著,他的力氣大到連個普通男人都沒法掙脫。「Sancerre!」
  他依舊緊閉著雙眼,嘴裡卻不斷囈語:「不…不…」緊握著她的手,他像是緊握著何等珍寶般擱置在心口,「別走。」
  「Sancerre。」
  騰起另一隻手,她輕輕撫過他的面頰,他的胸膛,眼底有著不明所然的神色。
  猶豫些什麼,又考慮些什麼「不…。」她將面頰靠在他的胸口上。「你這笨蛋。」她說。
  
  語音漸歇,面部也柔和起來,看來,工藤似乎沉靜許多,只不過,他依舊不肯鬆手。
  沒法脫身的她,伏在工藤身旁睡著了。

---------------------------------
  「唔!」她張開眼。「咦!」
  她驚慌的跳了起來,自己怎麼睡在沙發上,Sancerre呢?
  一望,這才看見他赤著上身站在落地窗前。
  「你什麼時候醒來的,Sancerre。」
  「不曉得。」他轉過身,「抱歉,昨晚給你添麻煩了。」
  「還敢說!」橫眉直豎,「你知不知道你昨天到底幹嘛!」
  「抱歉。」
  「你這傢伙,你給我說清楚,到底怎麼了。」她快步站到他面前,奮力一推。
  工藤退後了幾步,別過頭,「我不能說。」那件事不能說,誰都不能說。
  「為什麼,有什麼你是不能說的。」
  「你不要知道會比較好。」他幽幽然道。
  「你……那你這樣就是解決事情的辦法嗎?整天喝酒翹班,還有呢?」
  「我…」他啞口無言。
  「給我震奮起精神來,Sancerre,你不要忘了你在這裡的目的是什麼!」寶麗芬邁不顧一切的大吼。
  他一愣。
  目的?
  他都快忘了。
  
  「寶麗芬邁,你在說什麼啊!」他露出睽違已久的笑顏,「我怎麼都聽不懂。」
  轉過身,拿起衣服,穿上。
  「我要走了,今天可別遲到喔!」他說,「對了,你的東西掉了。」他丟出某物。

  這回,換寶麗芬邁愣住了,那是—她的易容。
  「糟了。」

----------------------

  在機場門口,一個頭帶鴨舌帽,身著藍色夾克的二十歲青年上了計程車。
  「請問要到哪去,先生。」
  「恩,先到輕井澤。」
  「好的。」
  他看著外頭的晴空,嘴角落下微笑。
  「先生打哪來啊!」司機無聊的閒聊著。
  「大阪。」
  「大阪!大阪是個好地方啊!我老婆也是大阪人。」
  「是嗎!那我們還真是有緣啊!」
  「嘿!那先生是來?」
  「辦事的。」
  「嗯?」
  「沒錯,有人拜託我要把這件是弄清楚才行!」自信的笑容,滿滿的浮在臉上。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