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89

番外之三—嬰兒

樓主 i210240131
    
  羊水中遙遠觸感,輕輕敲響記憶的大門,是嗎?似乎真有兩顆緊緊相繫的心,砰咚砰咚,心跳聲相互回應,相存相依,相互纏繞。
  
  打從娘胎初始的溫暖記憶,有誰能忘卻,有誰能忘的了。
  母親的細聲柔語,父親笨拙卻溫柔的愛撫。
  
  小小胎兒緊閉雙眼,卻能清楚感受。
  他們早已有靈,他們已有自己的意志。

番外之三—嬰兒

  「老公,你看,他們又在踢我了。」
  「真是頑皮的小傢伙。」
  「老公,你想好他們的名字了嗎?」 
  「嗯!我早就想好了,老大叫新一,小的叫恭介。」
十七年前五月
  「哇!哇!哇!哇!」

  白色的病房裡,嬰兒的哭喊聲響徹整個房間。
  「老婆,老婆你看,」工藤優作抱著孩子到工藤有希子身旁,「你看,我們的孩子。」
  「嗯~~」有希子蒼白著臉頰,臉上卻洋溢著幸福的笑容。縱然她已非常的疲累,但她說什麼也要看看自己的孩子。「嗯~他真的很可愛。好像你喔!」她輕輕撫過孩童光禿的頭顱。「乖,寶寶乖,寶寶別哭喔!」她輕輕搖動著,孩童的哭聲漸息,取而代之的是安逸的睡容。
  「另一個呢?」有希子抬頭問道。臉上仍掛著如癡如醉的神情。她痴痴的望著自己的丈夫。不料他居然別過頭。「他沒事?」
  「沒事?」
  有希子察覺有異,她急忙追問,「是怎麼了,你說清楚。」
  「沒事!」優作推委道。抱起以入眠的孩子準備離去。「你別走,優作。」有希子一急,也不顧自己還沒恢復身體,便急著想要起身「哎呀!」她叫道。
  「有希子。」優作急轉過身扶住她。「你身子還沒恢復,別急著起身。」
  「可是我心急阿!」她啾著一雙眼直望著他,「你又不告訴我怎麼了。」
  「就說他沒事嘛!」優作一皺眉頭。「你別急嘛!」
  「既然沒事為什麼不抱來給我看。」有希子直挑他語病。「你快說清楚,不然我就自己去。」說著,她又準備站起。
  「有希子。」他急喊了聲。伸手將她按下。「好啦!我知道了!」他無奈的搖搖頭,畢竟他自己也知道有希子的脾氣如何。「我告訴你就是了,但你別再亂動了,要是等一下…。」
  「好了好了,你趕快說!」有希子不耐煩的瞪他一眼。
  工藤優作兩手一攤,將嬰兒交給護士,自己坐在病床旁。「可以幫我抱回去嗎!」
  護士應了聲好,優作即轉過頭。「其實,是這樣的…。」他又沉吟會,像在考慮要如何開口。
  有希子一挑眉,「你很慢耶!還是我自己去看還比較快。」
  「欸!」優作手一攔,「好好好,我說就是了,是這樣的,另一個因為待在腹中過久,有些微的缺氧現象,必須要住進保溫箱。」
  「什麼?」有希子一驚,「不行,我得去看看他。」她又急著下床。
  「欸~」優作將她推了回去,「要去可以,可是你必須等身體好一點才能去。」
  「優作~~。」有希子拿出看家本領直望著他,通常用這招優作總是能軟化,只可惜這次不靈了,「別說了,不管怎樣你的身體要先顧好,你已經夠辛苦了,就別鬧了。」優作堅持道,「你放心好了,我會幫你看著兒子的,我絕對會寸步不離的待在他身邊,不讓他出半點差錯,如果出事了,你就罵我好了。」
  有希子一時說不出話來,只得呆坐在原處。其實她心裡也明白優作說的是實話,自己的身體怎樣自己最清楚,以她現在的狀況,她根本就離不開床。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心中總是有股不安感,好像有什麼事要發生了。

  人家都說女人的直覺最準,更何況對象是自己的孩子。
  有希子的心中,一股古怪的預感不停纏繞,沒有止息。
  平躺回自己床上,盯著白色天花板,想要入睡,卻已無法如眠。

  育嬰室的外頭,此刻正站著兩名男子。其中一名男子身材略高,留著一口鬍子,外國人的相貌,讓人忍不住多看他兩眼。另一名男子卻是中等身材,和一旁的外國男子一比,反倒覺得不起眼,但他的雙眼卻透著精光和陰冷,這卻是旁邊那名男子所不及的。兩名男子皆穿著黑衣,這倒和充滿粉色系的育嬰室顯得格格不入。

  「您覺得如何。」外國男子必恭必敬的問道。
  「嗯!」男子不說話,只看著玻璃窗另一頭的嬰兒們。
  
  此時的優作,正從他們身旁經過,他好奇的望了眼。又走了過去,他正急著去顧他另一個孩子。那個在保溫箱中的孩子。

  「剛剛那人是誰?」男子突然開口。
  外國男子一愣,隨急回答道,「那人叫工藤優作,是位非常有名的作家,他的妻子才剛生了一對雙胞胎。」
  「哦?在哪?」
  「在這。」外國男子領他至另一頭。「另一個在保溫箱的樣子。」
  「哦!」男子沉吟會。
  「您覺得……?」
  「就他吧!」
  「是!」男子微微一含首。再一抬頭,只見他口中的人物已在另一頭,「全權交給你負責了,皮思可。」男子道。
  才一轉眼,男子便已離去。只剩下那名外國男子站在那。男子沉思一會,便也抬頭往外走。
  
  誰也不知道,這寧靜的夜晚,有件事正要發生。

  
  當晚,優作守在另一頭的育嬰室外頭,遵守著他的諾言不曾離去。而另一頭,護士們正忙著為嬰兒洗澡,準備將嬰兒送去給他們的母親餵奶。
  坐在病房裡,有希子等著自己的孩子。她迫不及待的想抱抱孩子,親親孩子,懷胎十月,她可從來沒有這麼思念過。只是左等右等,只見其他媽媽都已經餵完奶,準備睡去,她卻依然沒有見到自己的孩子。她忍不住拉住一旁不停忙碌的護士問道。「請問你有沒有看到我的孩子,怎麼還沒送來?」
  護士抬起頭瞧了她一眼,「你的孩子還沒送來嗎?等等吧!說不定等一下就來了。」說完話,她又繼續忙碌。
  有希子只得按納下自己焦急的心情。她相信自己的焦急是為了那個在保溫下的孩子,而另一個正安穩的睡在育嬰室裡。只是沒料到,她等了許久的代價,竟是一個令人心碎的消息。

  「護士小姐,請問我的孩子怎麼還沒送來?」有希子拉著另一個年紀稍長的護士問道。
  「你的孩子?你的孩子早送來啦!」護士驚訝的答道。「我記得那個孩子,他還是我親自幫他洗澡的耶!」
  有希子不由得一呆,「可…可是…」
  「我去幫你看看。」護士急轉過身。沒一會兒便奔了回來。臉色極為難看。
  「怎麼了嗎?」有希子急追問。
  護士面有難色,支支嗚嗚得說不出話來,「該…該怎麼說阿!」
  「你快說啊!」有希子催促道,他心中陡然浮現不詳的預感。
  「你……你的孩子不見了。」
  「什麼?」
  有希子一驚。

  「你是騙人的吧!」她眼睛睜的大大的,只說了這句話,便再也說不出話來。心中千百個念頭掠過心頭,孩子不見了?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但是…但是…。
  「對不起,工藤太太,」護士不停的道歉,「我一定會把他找出來的,請您放心,我一定會把他找出來的。」
  她突然回過神來,「帶我去看,快點,快帶我去。」
  「太太。」
  「快點!」她突然喊道。
  「是!」
  有希子急起身,再也不顧自己的身體怎樣,便直奔育嬰室。「孩子,我的孩子。」她嘴裡喃喃唸道。心中緊張的要命,不可能!這是不可能的,不可能!
  「孩子!」她幾乎要衝了進去,還是給護士攔了下來。站在玻璃窗外,有希子緊張的左右張望著。「孩子!」
  吵雜的聲音引來了其他人,連優作也聞聲跑了過來。
  「有希子,你?」
  「優作!」有希子一回頭,兩行清淚便流了下來,「我們的孩子,我們的孩子…」她再也說不下去了。因為她看到,那個位置是空的,她的孩子不在這,不這,孩子…真的不見了。

  優作陡然一呆。「是什麼時候的事?」他急追問。
  「我不知道。」有希子哭的淚如雨下,再也無法止住。「我不曉得他是什麼時候不見的……。」她說不出話來,只能匐在優作懷中大聲痛哭,「優作,你一定要幫我找到他,拜託你阿~~。」

  為什麼會這樣,有希子心中千頭萬緒閃過,卻理不出頭緒,懷胎十月,母性早已養成,那孩子早已是她的一部分,早已是無法取的一塊心頭肉。
  她無法相信,那個孩子,那個前不久還在她腹中的孩子,居然就這麼失蹤了。
  「好好好,你先別哭,乖,先回到床上,我一定幫你找出來,你不要急。」雖然自己也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優作仍先出聲安撫,「先回到床上休息,你別急,別急,好嗎!」他扶著有希子回到床上。隨急找來護士前來詢問。

  離奇的是居然沒有人知道到底是誰抱著那個孩子的,優作當機立斷,立刻找出了監視錄影帶,奇怪的是居然沒有出現可疑人物。只有那幾個護士在裡頭忙進忙出,洗完澡後隔沒多久,孩子就像是憑空蒸發般,不見了。

  優作用盡了各種管道,想知道到底是誰搞的鬼,但是卻無法找出任何疑點。
  那個孩子成的他們永遠的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明亮的房間裡,一個嬰兒正躺在床上熟睡著。一旁的中年男子正低匐著身子,仔細的盯著他瞧。「你做的很好,皮思可。」

  皮思可微微一欠身,「為了BOSS,小人赴湯倒火,在所不惜。」他用彆腳的日文說道。「只是,我不太明白……。」
  他話沒有說完,只是緊盯著BOSS的面容。
  那天晚上,他叫人用易容術裝扮成其中一名護士,將孩子抱了出來,誰也不曉得當晚孩子是怎麼不見的,畢竟組織的基本作為便是神不知鬼不覺,低調的作為任誰也想不出是誰將他的孩子抱走。
  只是,他不明白為什麼BOSS為什麼要這麼做,他明明自己已經有一個孩子了。
  半晌,他才道,「阿爾薩斯是個不成才的傢伙,這個孩子,才是我的接班人阿。」
  皮斯可心中陡然一跳。
  「這孩子就交給你好好照顧了,皮斯可,你別讓其他人知道他的存在,我會好好安排的。」
  「是!」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也許是很久很久以後,兩個雙胞胎慢慢的長大,卻有著截然不同的境遇。一個安安順順的進了高中,認識了一個青梅竹馬,另一個卻在很小的時候便學著如何殺人,學著如何利用各種權謀來鞏固自己的地位,在黑暗中長大的孩子心懷怨恨,當他知道自己有另一個兄弟時,他心中的憤怒更是無法止息。她開始計畫著,他開始想要擺脫這糾纏他一生的詛咒。
  誰也不知道,他們兩人將在一個極為訝人的情況下相遇,而那也是一切悲劇的開始。
  所有的一切,從他們分別的那一刻起,便已開始轉動。
  故事,在他們尚未察覺前,便已開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總覺得這篇番外有寫跟沒寫一樣
就是為了解釋波特為什麼會在組織裡而寫出來的
呵呵呵
也請給點意見吧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