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89

零的遞減(第16章)柯南同人文

樓主 i210240131
兩三天前的晚上……
黃光冉冉,緩緩撒進屋裡。初起的朝陽將地面的黑暗全數趨盡。
他起身,站在窗邊,緩緩點起香菸,白色煙圈冉冉而上,黑色的剪影映在窗上,有著一張俊美的臉龐。
  「別抽了,臭呀!」聲音在一旁響起。
  烏黑的長髮披散在雪白的枕頭上,宛如黑色珍珠的大眼正在黑暗裡閃著光芒。「討厭。」
  他熄滅了香菸,「你醒了。」他說,眼中閃著異樣的溫柔,像對她有著無限纏綿。
  「還不都是你。」暗室中她皺了皺眉,「我最討厭人家抽煙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是的,一聞到煙味便會讓她想起某件事情,某件十分不愉快的事情……
  起身,軟順的薄被順勢滑落,露出她那如維納斯雕像般的優美身軀。
  雙手輕輕環抱,她緊貼著他的胸口,「怎麼啦?」他問,撫過她那軟如凝玉的肩頭。
  「沒甚麼。」只是想確定你的存在罷了。
   她微微笑,雙唇吻上了-------。
暗室中充滿了急促的喘息聲。
  隨著陽光,暗室漸漸亮了起來,他推開她,轉過身去。
  「喔!」她有些氣惱,陽光爬上她的臉龐,寶麗芬邁嬌嗔:「為甚麼不讓我看?」
  馬迪魯波特回頭,臉上以帶上面具。「不管是誰都一樣。」他冷然,眼中的溫柔已蕩然無存。
  寶麗芬邁吐吐舌頭,「討厭!」走回床邊,她開始穿起衣服,「對了,波特!那個女人找到Sancerre了。」
  「哦!」馬迪魯波特套著褲子,坐在一旁大紅色貴妃椅上。「嗯……」
  「他還挺冷漠的,連理都不理。」整整頭髮,她說:「怎樣,還是你—?」
  「我要測試他!」他斷然道。
  「哦?」烏黑的長髮盤成髻,節在腦後,「要他殺了她?」
  「怎樣都行!」他不耐煩的別過臉,「我只要知道結果如何。這樣就夠了,交給你負責,寶麗芬邁!」
  「是!BOSS。」
  「處理好後,帶他來見我。」
  「是!」

___________________

  紅澄色的光芒漸漸褪去,美艷麗的紫藍色正拓展於天際,如黑紗般的夜幕逐漸壟罩,宛如星辰的燈光正悄悄閃耀,黑夜來臨。
  「這還真適合我們,不是嗎?」坐在駕駛座旁,寶麗芬邁微笑道。「黑夜的壟罩,正是我們最好的外衣,沒有他的保護,或許我們的活力也將不再。」
  工藤沒答話,若有所思的他看著窗外飛逝而過的街景,「親愛的Sancerre我知道你還掛心著外面的世界,正因如此,你才無法展現你的實力。」
  「這又是你對我的另一個建言嗎?」
  「可以這麼說。」
  「既然如此,那你為什麼不把實情全都告訴我!」他突然昂起聲。
  「別這麼激動嘛!」她對著駕駛座上的人指示道。「梅,右轉。這不就告訴你了嗎?」
  「這其實只有高層知道這些,詹姆斯他們也都曉得,照理講你當上布拉地的時侯就該跟你說,只是BOSS指示我們先對你封口,要好好觀察你一陣子,畢竟就資歷而言,你還太小。當時BOSS就派我跟在你身邊就近觀察,好確定你的穩定性。這樣你明白了嗎?」
  她繼續道,不待工藤插口:「回到正題吧!Sancerre,你知道組織存在的目的是什麼嗎?就是要開創一個美好的新世紀。簡單說來,就是一個烏托邦社會,人們遠離生老病死,而能永續生存,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需要這麼多資金和科學家,因為我們的研究實在過於龐大,你那名為APTX4869的藥物開發也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無視於工藤詫異的眼光,她說著:「聽說你剛進來時赤井有對你透露一些消息是不。他說的沒錯,『那裡』的確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因為我們只想留下最完美的人種,長生不老誰不想要,於是競爭當然激烈了。」
  「可是你們還沒有完成吧!」
  「沒錯,是還沒有完成!」她點頭,「不過你得說,太誘人的計畫總會有人急著想爭第一吧!到了,梅。」
  他們停車,車停在鳥取縣的一間日式平房前,小小的出入口,不甚起眼。
  「我們走吧!Sancerre,BOSS還在等我們呢!」寶麗芬邁微笑道。

  長長的迴廊,永無止境的白色走道,不斷在眼前蜿蜒著。看似不起眼的房子裡,卻能越走越深,讓人格外訝異。
  「現在在地下吧!寶麗芬邁。」許久沒開口的工藤問道。
  「你發現啦!的確是這樣。」他們又轉個彎,「剛剛進來時的那間平房事前任BOSS的住處,當然也是波特現在的住處,這間地下實驗中心就是在前任BOSS的監督下完成的。」語音正歇,眼前突然出現一扇大門。
  「到了。」他們停下,寶麗芬邁進行著身份辨識的工作。
  「准許進入。」冰冷的電子語音自不知影藏某處的喇叭播放出來,銀色的大門頓時敞開。
  
  「歡迎來到黑暗世界的中心,Sancerre。」
  龐大的空間頓時在眼前拓展開來。
  「這……這是?」
  一個近百坪大的實驗中心就在眼下,數以百計的實驗器材圍繞在一內置女性軀體圓柱形容器旁,其中更有眾多實驗人員在底下忙碌穿梭。
  「驚訝嗎?這才是組織的真正中心。」寶麗芬邁來到他身旁,輕倚著欄杆,順勢,她向下望去。「看看那個。」她指著那女性軀體,「那是組織之母,我們稱之為夏娃,順帶一提,她是雪莉的母親。」
  「嗯?」
  她對工藤的驚訝絲毫不感訝異,畢竟他現在有太多東西要知道。「傳說,耶穌擁有治療的能力,不論是怎樣的疾病,只要經過他的碰觸,即刻便能痊癒,而這樣的傳說,也一直不斷在世界各地流傳著,而最近的一個則是再南美洲有一名男子自稱自己能治療任何疾病。根據研究,這些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他們都有一截突變的基因,我們稱之為耶穌的基因,這當中的發生機率是兩千五百萬人裡面才有一個。」
「所以?」
  「雪莉的母親便是這三億兩千五百萬人的那一個,而這個。」她指著,「是她的遺體。」
  「咦?」
  「很可惜,她死了,所以我們把她的遺體保存下來研究,不過最神奇的是,多年以來,她的軀體絲毫沒有腐壞,一直保持原樣。」
  「沒有試著再找其他人嗎?」
  「當然有,但豈有那麼容易的事情。」轉身,她往一旁的樓梯間走去,「往這,Sancerre.」
___________________

  「琴酒,還記得我爸是怎麼死的嗎?」偎在他懷裡,宮野舒適的以著他的肩膀。
  「那個阿!」琴酒瞇起眼,「實驗意外,不是嗎?」
  十年前的意外,他還記的很清楚,那次的意外,使得她的父母雙雙死亡。
  「恨他嗎?雪莉。」「嗯?」「你爸。」
  「哦!」沉吟會,「大概吧!」
  「嗯!」
  兩人靜默,掉進深深的回憶漩渦中。
  當時,宮野厚司是地下實驗中心研究所所長,而秘密研究的工作也在他手中進行著。他深信,人擁有無限的可能,能夠永生不死,甚至起死回生。當他發現他的老婆擁有治療能力時,他欣喜的幾欲發狂,未加細想便在宮野的母親身上做起實驗……。
  年紀尚小的志保永遠忘不了,母親因疼痛而扭曲的臉龐,和站在一旁面無表情的父親,那是多麼強烈的對比,

  她到現在還是認為,母親是被父親害死的。
  「對了,琴酒。」宮野突然想起,「我收到任職書了。」
  「哦!上面要你去做那個阿!」
  「嗯!」
  「希望在你手上能順利完成,宮野厚司的女兒。」
  「你別說了。」她有些氣惱,「我恨死那研究了,那個用鮮血完成的研究,」
  「你得承認,那的確是一個劃時代的研究。」琴酒插嘴道。
  宮野微微嘆口氣,那個,那個其實是……,她沒說出口。
  她看過她父親的研究資料,那到底該怎麼說才好……。
  「喝不喝咖啡,琴酒。」她說,
  「好阿。」
_______________

  「BOSS,Sancerre來了。」她敲了敲,即後道。
  「進來。」
  寶利芬邁側了側身,讓他獨自一人進去。

  『你不進來嗎?寶麗芬邁。』
  『那是你的個人約會啊!Sancerre。你可別害羞嘛!』
  『誰害羞了。』
  『還說呢!你臉紅了。』
  『不要亂講。』

  獨自一人站在房裡,他想起寶麗芬邁臉上那抹微笑。
  
  瞇起眼,正視起眼前的男子,他這時才想起,這似乎是他第一次獨自和他見面。平常,總是寶麗芬邁在和BOSS接觸。
  眼前的男人穿著合宜的深色西裝,低頭坐在辦公桌後頭。烏色的頭髮,藍色的眼珠,渾身散發出一種嚴厲而冷冽的氣息,而那付白色面具,更將他
的另一種氣質,危險,表露無遺。
  似乎,還有些什麼……。

  他抬起頭,「歡迎,Sancerre。」
  突然間,他感受到了。那雙眼,那個眼神,似乎格外的『熟悉』
  "熟悉?"
  這讓他覺得訝異。
  "就好像看到自己一樣"
  這個想法讓他害怕了。

  他放下手上的資料夾,「首先我要恭喜你通過組織的考驗,成功踏入黑暗組織當中的神聖殿堂,知曉我們最深層的秘密。」
  工藤為微微一點頭,「感謝BOSS賜予我這份殊榮。」
  「這沒什麼!我想,重點是你之後的表現吧!」
  工藤陡然一驚,「敢問,BOSS是否認為我表現的不夠出色。」

  他起了隱隱微笑,「怎麼會,Sancerre,雖然你才進來不久,我可已將你視為心腹之一了呢!」目光一厲,「還是說,你在擔心些什麼。」
  
  「不……沒這回事。」他低下頭。
  那藍色的雙瞳彷彿將人一舉看透般的銳利,歷經風霜的磨練在他眼裡留下了痕跡,不需要面具的襯托,他的雙眼裡早已經顯露出身為領導者所因有的風範和氣質。
  
  「別緊張,Sancerre。」馬迪魯波特滿意的笑了,「過來這裡,我們來好好聊聊吧!」
  他有些遲疑的移動腳步。

  「對於剛剛知道的事情有什麼看法沒有。」
  工藤沉吟會,「很棒!」他簡短的說。
  「很棒?你確定。」馬迪魯波特的目光由疑慮轉為笑意,「不要騙人了,Sancerre,你臉上的神情明明不是這樣寫的。」
  工藤沒答腔。
  「讓我告訴你我是怎麼想的吧!Sancerre。我認為這一切全部都是騙局,根本不會有人起死回生,長生不老,這個實驗的成功與否根本不干我的事,我只想做我自己的事情罷了。」他大笑。
  工藤驚訝的看著他,「那這一切又是……。」
  「這一切全部都是那個老頭的想像罷了,」他笑的猛拍桌子,「真是愚蠢,教導我信仰邪惡女神的人也是他,而他居然相信自己能建立一個沒有任何罪惡的美好社會,真是諷刺,還將整個組織交給我,要我完成他的心願,實在可笑。」
  瞪大了雙眼,瘋狂的神色從眼底流露,「但我可管不了這麼多,我必須要得到這個位子,才能完成我想做的事情。」一抹怨恨的神色陡然流露。「我老實告訴你我想做什麼吧!Sancerre,我想要報仇。」
他的眼睛陡然一睜。
  「我不甘心,為什麼有人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在陽光下,而我卻只能躲在黑暗的角落。為什麼有人可以沒有煩惱的歡樂微笑,而我卻只能日覆一日的執行暗殺任務,永無止境的在黑暗的血池中越陷越深。」他站起身,緩步至工藤面前。
  「你明白我在說什麼嗎?Sancerre。」他向他逼近著。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a question. (存在或不存在,這是問題所在。)

  「或者,我應該用我們共通的名字:工藤新一。」

  咦?
  
  他有股不祥的預感。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a question. 你說對不對啊,工藤新一。」
  他一震。
  「你還會效忠於我嗎?工藤新一,當你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當你知道你之所以會進來組織並且順利當上布拉地是我的刻意安排的時候,你還會像現在一樣,無動於衷嗎?」他望著工藤那張毫無表情的面孔。
  「我想是該告訴你了,工藤新一。」他朝他逼近著,砰的一聲,工藤的背結結實實的撞在門板上。

  這……怎麼可能?
  他眼底的恐懼陡然流露。
  「看來,我們都有了咱們親愛的母親的血液,」馬迪魯波特手裡玩弄著白色面具,「咱們的演戲功力可一點也不差嘛,你說是不是?」
  怎麼可能?他不明就理的瞪視著眼前的面孔,那張和他一模一樣的面孔。
  「畢竟,咱們可是一對雙胞胎阿。」

  他瞇起眼,欣賞起這句話所帶來的效果。
  工藤的雙眼睜個老大,藍色雙瞳早已被驚訝、恐懼和憎惡所掩蓋。一抹汗水,自他額際流落。

  「為什麼我們會有這麼大的差別,我真想知道,生長在陽光下的你,一定從沒想過,居然有一個和你一模一樣的兄弟在黑暗中長大吧!」一抹諷刺的微笑爬上臉龐,「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a question .正如這句話所說,我存在,我也不曾存在,我只是你的影子,我就是你,哼!工藤優作和工藤有希子根本從沒弄清楚他到底有幾個兒子,他只用同一個名字稱呼我們:工藤新一。」
  「那個,BOSS…..。」
  他瞪著工藤。
  工藤低下頭。

  「沒想到Sancerre和BOSS居然有親戚關係,Sancerre真是備感榮幸。」

  馬迪魯波特一呆,他突然大笑「很好,Sancerre,真是太好了,你走吧!今後我不會虧待你的。」
  「多謝BOSS。」工藤匆匆轉過身。
  「等等,」他膽怯的停下腳步。
  「別把這件事說出去,知道嗎?」
  「是!BOSS。」
  他急忙衝出去,彷彿連一刻也不敢多做停留。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馬迪魯波特喃道:「你以為事情這麼輕易就結束了嗎?工藤新一。」
  事情絕不會就這麼結束的。
  「我所受的痛,將加倍施諸於你身上,我絕對要讓你知道,在黑暗終身生活的滋味是多麼痛苦。」
 
  白色面具被棄置在一旁,沒有表情的面容似乎正潮笑著眼前的一切,面具下的真實,宛如黑霧般迷散在空氣中,惡魔的詛咒正低聲輕頌,在這暗色的天色中,緩緩纏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說我在虎爛也好,其實我自己也知道很扯
可是我已經寫了,寫了就沒辦法改了
至於這是怎麼回事呢~~
將由番外篇來回答你的疑問~~~QQ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