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89

零的遞減(第15章)柯南同人文

樓主 i210240131
    零的遞減-第十五章
  「新一,」小蘭呆立,新一,真的是新一嗎?總覺得,好像有些地方不同

  「Sancerre,幫我把紅茶茶葉拿出來好嗎?」
  「嗯!」
  工藤離開巴台,到後面廚房。
  「新……新一。」她急喚。
  工藤並未因此而停下,轉眼,他便消失在她眼前。
  「新一。」
  「工藤。」
  「兩位小姐。」寶麗芬邁開口,「請問需要些什麼嗎?」

  「喂!你和工藤是什麼關係,快點從實招來。」園子一拍桌子,馬上對著寶麗芬邁大吼大叫。
  「園子。」小蘭急忙拉住她,「別這樣子,很難看的。」
  「哎呀,你別管。這種事情就是要問清楚才行。」她一甩手,再度向她咄咄逼問。「你說清楚,不然我可是不會放過你的。」
  「別激動嘛!這位小姐。」寶麗芬邁擺擺手,要她坐了下來。一臉安祥的她,神色自若的端上一壺剛泡好的咖啡。「來,喝口水,消消氣。」香味四溢,一聞火氣便消了大半。
  「你們在問剛剛那位先生嗎?他是我在法國認識的朋友,叫Sancerre,來我店裡幫忙,也許他跟你們認識的人有點像吧!」趁著他們端起咖啡的空檔,寶麗芬邁迅速回答了他們的問題。
  「朋友?那你們什麼時候認識的?」小蘭問。一旁的園子不顧嘴燙,想一口氣喝完它。
  「大概有四五年了吧!,去法國旅遊的時候認識的。」他理所當然的說著,「他的父母在國外生下他,從小他就是在法國長大,最近才回到日本來,閒來無事就到我店裡來幫忙嘍!」
  「這樣阿!」小蘭點頭,低頭啜飲。
  「那你們呢!那位工藤和你們是……?」
  「那……那是——
  「干你什麼事啊!」園子兇巴巴的堵了一句,「小蘭,我們走!」
  「欸!園子──!」
   
  小蘭被園子拖出了綠溪茶舖。

  「出來吧!她已經走了。」
  工藤的身影慢吞吞的出現在門口,臉色差的很。
  「他對你來說還是很重要的吧!」
  「別胡說了。」工藤臉色一沉,「我要走了。」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寶麗芬邁喃喃自語著,「當我是白癡嗎,我可是什麼都看到了。」那剛看到她時,那股驚訝、憂心、和悲涼……。她動了動滑鼠,打開了一個檔案夾,「或許應該加上,相愛,相戀。」
  毛利蘭的名字,正寫在上頭。
  微微晃動的銀幕,似乎正悄悄訴說著某些無人能解的難題,難題中,沒人瞧見事情的真相,正悄悄閃耀。

  「你覺得她說的是真的嗎?園子。」杵在大街上,兩人周圍的人潮川流不息。
  「當然是假的。」插著腰,園子即刻斷定。「聽起來根本就是她亂掰的嘛!」
  「但是新一他……」
  「看我的吧!小蘭,我這推理女王一定會幫你查的一清二楚。你放心好了。」
  「園子!」就是因為這樣我才不放心阿
  「看,他出來了,小蘭,我們跟上去。」

------------------------------------------------
  夏日炎炎,日光冉冉而下,火紅的太陽正大力放送著自己頗為引以為傲的熱力,不將人曬的滿臉通紅決不罷休。
  「匡噹!」一聲。
  「難得喲!快斗,你終於進啦!」場邊,小蘭對著他道。
  快斗吐吐舌頭,「要你管。」轉身,他繼續有一搭沒一搭的練著籃球。
  這是一堂非常無聊的課,根本沒有人想在這炎日下曬太陽,偏偏埠知是誰提議說要打籃球,於是就呈的這副局面:一群人站在場邊躱太陽,而場中央就區區幾隻小貓正自得其樂的揮灑汗水。
  「欸,青子,快斗的籃球從以前就這麼爛嗎?」被著籃球場的柵欄,她對這另一邊的女孩道。
  女孩嘿嘿一笑,「他只是沒有使出全力而已,小蘭,你應該看看他溜冰的樣子,那才叫爛。」
  女孩是快斗的青梅竹馬,叫青子,和他們同在一間學校裡,他們三人常在學校中一起行動,開學沒幾天,便熟的跟老朋友似的。
  「意思就是這還不夠看嘍!」
  「沒錯。」
  兩人對看一眼,會心一笑。
  「笑什麼,你們兩個。」不甘被人視若無睹,快斗出聲抗議,「把我說的像什麼都不會似的,我有這麼差勁嗎?」
  「有!」兩個女孩異口同聲,他不由為之氣竭「你……!」
  兩個女孩又十分有默契的對他扮鬼臉,這下他連氣話也說不出口了,「哼!」丟下籃球,他決定成為那群站在場邊的人們一員,放棄享受汗水淋漓的快感。
  「怎麼,這麼沒毅力,這樣就放棄啦!」青子損他
  快斗瞪她一眼,「不然換你來。」
  她吐舌,不表意見。
  「欸,快斗,前幾天我在附近的咖啡店裡看到長的很像新一的人耶!」小蘭這時在一旁道。
  快斗此刻正忙著將手伸過柵欄打青子,青子不依,躱的老遠。「是喔!那是他嗎?」
  「不曉得耶!應該不是吧!他連看都不看我一眼。」神情有些沒落,卻又帶著笑容。
  「喔!」他還真狠阿。
  從小蘭那得知,工藤從高二開始便很少出現,他也大致明白他們兩人之間的情況,他知道,小蘭在等他,也在尋他。
  (只可惜她可能要失望嘍!)他心想,沒說。
  其實就某方面而言,快斗知道的比小蘭還多,他很想問,如果工藤死了,那她要怎麼辦?
  電話鈴聲突然響起,小蘭接起電話,「喂!園子,恩,放學後去找你,好,沒問題。〕
------------------

  「就是這,我上次就是在這裡把他弄丟的。」
  幾天後,園子拉著小蘭來到馬路轉角,「每次到這裡,他就突然間不見了。」她這麼對小蘭說。
  「你這兩天都跑道人家店門口等他啊!」小蘭昵著眼。
  「欸!我這是為你好耶!」園子一副受傷的表情,讓小蘭禁不住笑了。
  「我們往回走吧。」園子拖著小蘭走到綠溪茶舖店門口,「今天他也在耶,太好了,這次非弄清楚不可。」
  兩人小心翼翼的藏起自己的行蹤,等著工藤走出店門。
  「嗤!」寶麗芬邁瞄了他們一眼,「Sancerre,如果你不處理一下,我可要跟BOSS報告了。」
  工藤一臉冷漠,「你去說阿,又不甘我的事。」
  寶麗芬邁瞪他一眼,「我不是笨蛋,Sancerre。」
  他沉下臉,「寶麗芬邁。」
  「好,算我多事,」她聳肩,「我只是提醒你,我說到做到。」
  工藤頓下,「別談他們了好不好,上次雪利的事你還沒說完呢!」
  「別想逃避,Sancerre,你先答應我把他們處理好我才要跟你說。」她一眼看穿他的企圖,毫不考慮的把它戳破。
  「好好好,我知道了。」無奈,恐非此二字足以形容。
  她又笑了。

  「我再說下去。」東摸摸西碰碰,她端出一壺玫瑰花茶。「赤井掉走後,雪利叛逃,APTX4869的研究停頓,琴酒的臉色是比大便還難看。」
  「那苦艾酒和琴酒呢?」他嗅了嗅花茶,小心翼翼的嚐了一口,又吐吐舌頭。
  「哦!那個阿!」她攪動湯匙,隱隱一笑,「你知道的嘛!就是那個阿!」
  「嗄?」
  「哎呀!各取所需嘛!」她笑的更為曖昧,「有女人投懷送抱你要不要!」
  「呃……」就算那人年紀比自己大?
  「至於那個幕後黑手嘛!到現在都沒有人知道它是誰。」
  「連組織都查不出來?」
  「查不出來。」
  「可神了。」他推開只喝一口的茶杯。

-----------------------
  「需要幫忙嗎?」夏多妮正站在門口,問她。
  「不用,只要你別搗亂就行了。」宮野回答。
  「你知道是我告的密?」
  「除了你,還能有誰。」她平靜的答道。「不只是赤井那件事,我想APTX4869也是你說的吧!」
  她走至她面前,對望了眼。
  冷酷而深沉,又帶了點瘋狂,像隻豹。
  「你一點都沒變,夏多妮。」她說,「美麗的外表下藏了一個自私的靈魂,為了自己的擁有而傾力去抓傷自己的敵人,我想,如果可以的話,你也會抓傷寶麗芬邁,對不對!」
  「沒錯,」夏多妮笑笑,「只可惜它是BOSS的人,我不能動她,不過,只要有機會,我可不會放過的。」"啪擦"一聲,一個玻璃試管在他手上碎裂開來。
  「你也小心一點,姐,如果必要的話……」
  「放心吧!我對他沒興趣。我知道你現在的目標在他身上。」她回答了她眼中的疑問。「你喜歡工藤新一,對吧!」
  「我……。」她乍紅了臉。
  宮野看她一眼,突然流露出溫柔的笑容,「還會害羞,真不像你。」她再度看向眼前的試管,「住在一起這麼久了,你已為我看不出來嗎?從前你的對象是赤井,現在則換成是他。」
  「姐~~。」
  「你說的沒錯,我還真是最了解你的人,從以前你便是如此,一旦誰阻礙在你面前,你便盡己所能的剷除對方。」她還記得她曾經將有毒磁片放進同學電腦裡,以致對方的電腦中毒,當然做好的作業也消失無蹤。
  「可不是嗎!」她對著她得意的笑笑,「我可是天才耶!」
  「天才也有踢到鐵板的一天,夏多妮。」她答的乾脆,「你小心一點。」
  「放心吧!姐,這一天永遠不會發生在我身上。」夏多妮倒是非常肯定。
  「我走了,姐,有需要在叫我,我就在隔壁。」
  「放心吧!我不會去自找苦吃的。」
  「哈哈!」夏多妮格格一笑,溜了出去

  宮野和夏多妮到底是什麼關係?
  可以說,她們是姊妹。

  從小就是孤兒的夏多妮,在很小的時候,便被BOSS收養,沒有快樂的童年,夏多妮是看著別人臉色長大,很早,她就學會為自己的利益而打算。
  如果當初沒有遇到宮野厚司,她可能還在BOSS家打轉。
  他們的初次碰面,是在BOSS家的書房。
  宮野厚司正教導阿爾薩斯基礎化學,抬頭便看見了正探頭以貪婪眼神看著一切的夏多妮。
  「門外那個,你進來。」
  她膽怯的垂下眼瞼。
  「宮野先生,請繼續上課。」阿爾薩斯正色道,在他眼中,夏多妮只是一個卑賤的小女傭,連進書房的權利都沒有。
  宮野沒有理會,自逕道,「進來,小鬼。」
  夏多妮進來了,「對不起~~」她手足無措的低著頭。
  「看看這題『在室溫,取藍色的0.1硫酸銅溶液2ml,置於試管中,加入無色的0.1M碘化鉀溶液,即見試管內溶液便成混濁,靜置數分鐘後,管內呈現黃褐色澄清溶液,而管內有一層灰白色沉澱。取黃褐色溶液數滴並加水稀釋,再滴入澱粉溶液數滴,則呈現藍色,再上述實驗中,下列敘述何者正確?』」
  「答案是A。」夏多妮毫不猶豫的答道。
  「恩」宮野厚司點點頭,「很好。」
  
  阿爾薩斯驚異的看著眼前的小女孩,那可是高中的化學題目,他卻想都沒想就答出來了。
  「告訴你爸,這女孩我要了。」冷不防一抬頭,宮野厚司丟下這麼一句。
  「宮野先生,她──!!」
  「她的資質很好,我要栽培她。」他迅速道。轉頭,宮野厚司對夏多妮道,「去收東西,等一下在大門口等我。」

  就這樣,夏多妮去了宮野家,聰明如她,她知道這是她唯一出人頭地的機會,於是用盡心計,不止學習她所需要的,更積極剷除阻礙她的人,她的目標,是站在組織的頂端。
  而男人,也是一樣的。
  例如赤井,便是一個例子。
  當時她為了得到他,不惜出賣自己同住多年的好友家姊妹,好讓赤井成為她的。
  而今,為了工藤,她也能做出相同的事情……。

--------------------

  淅瀝瀝,天空降下了一陣大雨。
  路上的行人紛紛走避,遮掩著頭部。
  雨下的越來越大,一朵朵的小傘在雨中開起花朵。

  「還真不死心,」女子笑道,「你再不解決我可要代勞嘍!」
  「我知道。」
  同一把黑色小傘下,男子冷著一張臉,和平時的笑顏比起,顯得多所不同。
  
  小蘭和園子躲在一根電線桿後頭,全身都淋成了落湯雞,卻還硬是不把雨傘拿出來,倏不知,對方早就發現了。
  「他人呢?」園子突然叫道。
  就在那個老是跟丟的角落,工藤又不見了,寶麗芬邁的傘下,只剩下她一個。
  她跑出遮蔽物,在大雨的街道上東張西望。「怎麼不見了。」
  空蕩蕩的街道上,只有寶麗芬邁一個人站在十字路口,撐著雨傘,看著對面的店家,隱隱地,流露出微笑。
  「……」園子盯著寶麗芬邁的側影。不由得頭皮發麻。
  除了雨聲,馬路上的安靜叫人害怕。
  她聽到啪搭啪搭的腳步聲傳來。
  她轉身。
  黑髮女子朝她跑來,掩著面,是小蘭。「我們走吧!園子。」她一把拉住她,衝過馬路。
  不知是雨亦或是淚水的不明物體,滑落臉龐,在水中起了漣漪。
  工藤正站在初時的電線桿下,看著他們,面無表情。
  雨,下的更大了。

  寶麗芬邁撐著傘走到他身旁,「你到底說了什麼,看她哭的好傷心。」她笑道。
  「沒什麼。」他面無表情的說。
  寶麗芬邁笑的像是惡作劇成功的小孩。「你知道嗎!Sancerre,你過關了。」
  正欲轉身的他停下腳步。
  寶麗芬邁笑的更為燦爛,「走,我帶你去找波特。」
------------------
最近在忙,也就慢了點
不曉得有沒有什麼錯字沒有改到
有的話跟我說一聲喔~~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