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89

番外之二 回憶╳紀念(下)

樓主 i210240131
番外之二  回憶╳紀念(下)
  幽暗的夜色下,銀色跑車馳於空闊的高速公路上。
  「現在我們要去哪?」坐在一旁,井膝上安置著那把左輪手槍。
  「橫濱。」馬迪魯波特簡短的答道,「川久上藥廠。」
  「哦?」井一挑眉,「川久上藥廠,你怎麼知道?」
  「這個嘛!你說呢?」
  車子飛速駛過高架路面,一下便停於一佔地寬闊的工廠旁。「很大嘛!」井探頭道,「看來財力還不錯,幹麻還拿什麼錄音帶。」
  「因為他們想和組織交換研究成果。」他答道,「醫藥界的競爭是非常激烈的,每天都有新的藥物被開出來,再加上他們財務吃緊,才會出此下策。」
  「你怎麼知道的那麼清楚。」
  馬迪魯波特微微一笑,「我們曾和他們合作過一陣子,對他們的事情當然一清二楚,不過。」他的眼底突然暴出寒光,「既然他們破壞了規矩,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必要。」當然,還有另一個原因……。

他轉身,伸手在後座摸了摸,「哪!把這穿上。」他遞給井一件防彈衣,「他們火力強大。」
  井依言。「那你呢?」
  「我?」馬迪魯波特冷酷的笑著,「我不會讓他們打到的。」
  「哦?」
  「還有一件事。」背著光,他轉過頭去,「刷!」他在臉上撕下一層易容,「必須要讓他們知道,他們究竟惹上了什麼樣的人物。」自懷裡,他取出一張白色面具,緩緩帶上。
  「你會易容?」
  「嗯!」

  他下車,「走了,井。」
  井目光一亮,「是!」她興奮的跳下車。

  川久上藥廠的大門口,狩口先生正坐在警衛室裡,觀賞著電視節目。「哈哈哈哈。」他發出誇張的笑聲,「井上,你也過來看嘛!那麼認真幹嘛!」
  「不,謝謝,我不喜歡看電視。」井上先生一本正經的端坐在窗前,一絲不茍的執行著他的任務,「欸!你看,那是什麼?」
  「恩?」狩口先生漫不經心的回頭。「啪擦!」子彈勤快的飛進井上的腦袋,砰然一聲,井上先生倒在地上。
  他嚇的說不出來,全身上下淨是不斷的顫抖。只見一張宛如鬼面般的白臉出現在眼前,「不……不要過來。」他驚慌的叫著,「救……救命阿!」
  「砰!」
  狩口先生倒在地上,再也說不出一句話。

  「你還真是乾淨俐落耶!」神崎井湊上前。
  「哼!」他沒多說話,直接往主建築走去。
  「欸!等等。」井在他身後叫道,「磁卡給我!」
  「幹麻!」他在懷裡摸了摸,掏出磁片。
  「給你看看我的誠意阿!」
  她將磁片刷過警衛室門口的身份辨識器,「這樣就解除了他們的保全系統。」
  「恩!」
  「不要用那種目光看我,我只是隨手把這種東西帶在身上,你要去別的地方也都是這樣用的。」她彷彿明白他心中的疑惑,直接解答道。
  「是嗎!」馬迪魯波特應了聲,轉身繼續往前走,帶上面具的他,彷彿變了人似的。
  井追上去,跟在他身旁,「欸!你怎麼了,怎麼都不說話。」
  「我本來就是這樣。」他冷漠道。「哪!這交給你負責。」他交給你一小箱東西。
  「這個是……炸彈?」
  「貼在牆上按下紅色按鈕就可以了。」馬迪魯波特邊走邊說,他們穿過車道,進入中間那棟大樓。
  「放哪都可以嗎?」井的眼睛閃閃發光。
  「沒錯。」
  「我老早就想想玩玩這個了。」她興奮的在中間郎住上放上一顆。
  「自己去逛逛吧!我要上五樓廠長辦公室。」他按下電梯。
  「嗄!我也要去。」
  「你把這弄好再說吧!這每層至少要放上兩顆以上。」電梯門開了,他走了進去。「惹上麻煩的話,自己解決,如果連這點也弄不好,就別想進組織了。」
  「昰——。」
  電梯門在她面前安靜的關上。
  「討厭。」井嘟起嘴,「人家也想上去。」她摸了摸藏放在懷裡的左輪手槍,環顧四週。「好吧!要玩就還來玩吧!」轉身,走進一旁的走道裡。

---------------

  「鈴鈴鈴鈴。」
  「喂!」
  「喲!我們的貴客好像來了喲!」
  「他真的來啦!」他嘴邊露出淺笑,「那就不能讓他活著回去。」
  電話的兩頭,皆露出陰冷的笑容。

----------------

  在陰暗的走道上,井無趣的打著哈欠,「好無聊喔!」她順手又貼上一顆,「二樓完畢,這公司室怎麼了!怎麼一個人也沒有,至少也該有個保全吧!」
  「咚!」一聲輕響。
  井反射性的一轉頭,「磅!」子彈打在她腳邊,「唉呀!」
  在她身後,四五個黑衣制服的保全正拿著槍準對著她,不發一語。
  「剛剛那是警告嗎?」她笑道,「看來,你們也不是普通的保全喔!」
  「你是什麼人?」
  「我?哼!」她一笑。
  咻—。

  她側身閃過子彈,接著便往前狂奔。
  「站住,別跑。」身後頓時傳來吵雜的腳步聲,「從那邊攔住她。」子彈的射擊聲,從沒停歇地在她身後響個不停。
  井不以為意的笑著,一下便不見人影。
  「人呢?」「快去那找找。」領頭者滿頭大汗的指揮著,「可惡,怎麼一下就不見了。」
  「我在這喔!」井在他面前探出頭,對他揮了揮手。
  「找死。」黑衣人追上去,只見井的笑臉在他面前盪呀盪的,「看我的—
。」他一伸手,「碰!」
  井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門關上,他連煞車的時間都沒有,便已撞上門板。

  「哈哈哈!」門後,傳來井如銀鈴般的笑聲。

  「可惡!快追阿!」
  聽聲音,黑衣人顯然怒了。
  不過始作俑者顯然沒有自知之明,他大肆喧嘩的跑上三樓,惹的一群黑衣人在她身後追著她跑。「捉迷藏,很好玩啊!」她邊笑邊在屋內四處安上炸藥,一群黑衣人跟著她到處團團轉。
  「人呢?」
  「你有沒有看到。」
  「阿!在那裡。」

  她快速跑過另一條走道,眼前突然出現兩名黑衣人,「抓到你了。」
  「哦!是這樣嗎?」井從容不破地蹬牆一躍,一個旋踢掃向他們兩。
  「碰!」兩人雙雙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忘了告訴你,我稍微會一點中國功夫。」她自信的微笑道,接著便倏地舉起槍,轉身射擊。
  「磅!磅!磅!磅!」
  槍聲回盪在陰暗的大樓裡。

  聽到樓下傳來的吵雜聲,波特微微一抬頭。「玩的挺開心的嘛!」他放下手中的屍體,那是廠長川上先生。他的頭被波特開了一個洞。

  「我想你也該出來了吧!藤木清三先生。」他轉過身,「或者,我應該叫你阿克亞維特。」
  「果然名不虛傳阿!馬狄魯波特。」一道人影自暗處走出,手裡的武器正準對著他,「居然知道我在這。」
  「哼!」他悶哼聲「我就知道是你,阿克亞維特,以川上先生的個性,他根本不敢背叛組織,除非有人在背後唆使,而那只有你這個背叛者有可能,因為只有你知道錄音帶的存在,也對川久上藥廠的財務狀況一清二楚。」
  「哦!說的妳好像都看到了一樣,還有呢?」阿克亞維特顯然對他的指控不以為意,「我還想聽聽親愛的馬狄魯波特有還見解。」
  馬迪魯波特微瞇起眼,「錢,應該是你拿走的吧!」
  「喲!你連這點都料到啦!」阿克亞維特自懷裡拿出支票,「沒錯,川上先生委託我負責交涉的事宜,他以為只要自己不出面,就沒人知道幕後主使者是他,還沾沾自喜的認為自己做了件划算生意,但他沒想到—
  「但他沒想到你只是想利用他而已,是不是?」馬迪魯波特舉步朝他走來,「我想你一定沒告訴他你的真實身分吧!不然他怎麼會聽你的。除了錢和錄音帶,你應該還有別的目的吧!」他停在阿克亞維特前方不遠處,「我記得,你應該早就死了。」組織的狙殺令早已下達,除非…只有一個可能。
  
  「你說對了,馬迪魯波特。」在房間的另一頭,一名面容姣好的中國女子緩緩走出,手上的槍準對著他。
  「怎麼連你也背叛了,白。」馬迪魯波特布滿道,「叫你去殺阿克亞維特,結果你居然聯合起來對付我。」
  「那得怪你阿!波特。誰叫這麼多人想殺你。」白美麗的面容上閃過噬血的神色。「這該怎麼說才好,隨便設了個陷阱你就傻傻的跳進來,還帶了個小女孩來送死。」
  「是嗎?」馬迪魯波特冷靜的看著他們兩,不因這種形況而有一絲一毫的慌亂,「我早就知道這是個陷阱了,白,你當真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們故意殺了議員,奪取錄音帶,最終目的只是想把我引來這罷了,那個川上先生只是你們的一顆棋子,而殺了我才是你們的最終目的。」
  「你都知道啦!」白笑道,但一抹汗水已在她背脊上流下。這傢伙的洞察力可真不是普通的強,「那你做好準備了嗎?馬迪魯波特,可是二對一喔!」
  
  馬迪魯波特沒動,藍色雙曈根本看不出一絲恐懼的神色,毫無表情的白色面具完全無法看出他現在的情緒。「你以為殺了我,你們就能全身而退嗎?」他的目光頓然一利。
  兩人皆陡然一驚,馬迪魯波特凌俐的目光讓人頓生畏懼。
  「那當然。」阿克亞維特挺身道,「只要殺了你,我們就可以拿著這筆錢享樂去,這種事情怎麼能不要。」他瞄了白一眼,「你說是不是,白?」
  「嗯!」白抿了抿嘴唇,掃去畏懼之色,「你準備受死吧!馬迪魯波特。」

  「喀!喀!」兩人皆將槍口對準他。

  馬迪魯波特只瞄了它們一眼,「可以告訴我,是誰這麼跟你們說的嗎?」
  「當然。」阿克亞維特笑了笑,接著說出一個名子,是個組織高層。
  「怎麼那麼湊巧阿,我剛剛才椄到BOSS的郵件,他告訴我剛剛你說的那個人已經被抓了,他還指示我要將你們兩給處決了。」
 
  「什麼?」兩人皆是一臉吃驚。

  「真是麻煩阿!最近背叛者怎麼那麼多。」波特緩緩舉起槍。

  「別動!」兩人同時一喝。

  波特停下動作,「我一點也不覺得你們兩佔到便宜了,你知道嗎?」他突然一喊,「出來了,井,你也玩夠久了。」

  「好啦!」

  「喀!」一抹冰冷的觸感自白腦後傳來,「這樣就是二對二嘍!白。」井的聲音自白身後傳來。
  「什麼?」白是一臉驚愕。阿克亞維特也驚訝的看著井,「這女孩?」什麼時候?

  「磅!」槍聲響起。

  白依舊站在原處,沒事?

  井偏了偏頭,笑了笑,「好像玩太過火了。」她隨即把槍一丟,白立刻轉過身欲射擊,井卻橫腿一掃,「磅!」「磅!」子彈偏了。
  阿克亞維特也隨即開槍,耳邊卻咻的飛過一顆子彈,是馬迪魯波特。他急忙翻身躲進另一間辦公室,「磅!」「磅!」兩人之間隨即展開槍戰。

  另一頭,井已經將白的槍給踢飛了,她一拳襲向白的腹部,「不錯嘛!小女孩。」白往後一退,隨即一腳旋向她頭部,「多謝誇獎。」井微笑,只屈臂抵擋,便向前加以攻擊,碰一聲,她一掌打中白的腹部。
  「哼!」白撫著肚子不發一語,「你還太嫩了,小女孩。」刀光一閃,白自腰際取出一把亮晃晃的匕首朝她一揮,井急忙向後一躍,淺色衣衫卻已被劃破,「厚!你犯規。」她不滿的叫道。

  在辦公室裡,阿克亞維特躲在一張辦公桌後。
  「你還是老實一點吧!阿克亞維特,被抓回去的話,你應該知道會有什麼下場吧!」隔著數張辦公桌,馬迪魯波特說著。
  「哼!只要殺了你,就沒人知道我的去向,組織也抓不到我,你擔心什麼。」說著,他又射了幾槍,隨即翻身躲入另一個辦公桌下。
  「你說的沒錯,只要殺了我,你們就安然無事了。但前提是—。」他緩緩舉步前行,「你殺的了我嗎?」
  磅!槍聲大作。子彈騰空劃過,各自依循著路線向前飛去。啪擦!阿克亞維特聽到一聲悶響,「唔!」他起了微笑,那聲音,只代表了某件事…….。
  他緩緩自辦公桌後小心翼翼的站起身,舉頭張望了一下。「不見了…。」跑到哪去了?

  也許…死了吧!
  他忍不住想笑,想為自己的這種想法而笑,那傢伙…,如果有這麼早死,那自己又是為了什麼費這麼大的心力,「哈哈哈…想不到你也有這一天。」他大笑。
  「你也太高估你自己了吧!」
  什麼?
  他轉過身。
  「磅!」
  馬迪魯波特站在他身後,撫著腹部,槍頭正微微冒著白煙。「袪!真是個囉嗦的傢伙。」他說。

  另一邊,井偏頭一滾,再度閃過白的攻擊。「討厭。」她喃喃自語著,「那把刀真是麻煩。」都沒有辦法接近她,那刀真是礙眼。她輕皺眉頭,環顧起四周,有什麼方法呢?唔!白的槍!
  她想也沒想的飛衝過去,這倒讓白有機可趁,她將小刀對準那正奔跑的背影,用力射出。
  「磅!」
  「匡!」一聲,刀飛了。

  「就是現在,井!」

  「磅!磅!磅!磅!」井撿起槍,隨即轉身射擊。

  艷色的鮮血頓時湧出,白抖動了幾下,便往前倒了下去。

  「耶!」井發出一聲歡呼,「太好了,你覺得怎樣,波特。」
  「恩!很好啊!」倚著牆,馬迪魯波特的聲音裡帶著笑意。
  「耶!那我可以加入組織了吧!」
  「恩!」咚一聲馬迪魯波特跪坐下來。「唔!」
  「波特!」井回頭,「你怎麼了?」她拋下槍衝了過來,「你…受傷了?」
  艷紅的鮮血正襯過衣衫,緩緩滴落在地。

  「…我沒事!」
  「你騙人。」井伸手接去他的黑色外衣,赫然看見:「你…你這個笨蛋,流這麼多血你還說沒事。」他的腹部,正有一個傷口,鮮血正不斷湧出,「是誰說自己不會被打到的,你這笨蛋。」

  「哼!」馬迪魯波特冷哼聲,「別管我了,你快走。」
  「咦!」
  「再三分鐘就要爆炸了,你趕快走吧!」他伸手取下自己的白色面具,「拿著這個到藍心酒吧去。說你要找BOSS他們就明白了。」
  「你的臉…。」井有些吃驚的看著他。
  「恩!」他伸手摸了摸,「這是易容。」他撇過臉道。「快!拿去吧!」
  井猶豫了一會,「不!我不能拿。」她把面具給推回去,「如果不是你,我剛才早就死了。我要你和我ㄧ起回去。」
  「嗯!」
  井緊盯著他的雙眼,「你不會死,聽見沒有,你不會死,我不許有人在我面前放棄自己的生命。」
  「井!你!」
  她「唰!」撕下自己的衣角,「來,趕快,我先幫你把傷口包紮一下,然後我們在一起出去。」
  把迪魯波特盯著她一會,然後笑了,「好,就聽你的,我們一起出去。」
  ………….
  ………….
  ………….
  遠方的天空,突地躍起依片澄黃,緊接著大地劇烈的晃動起來。
  他看著車內已入睡的少女,嘴角湧現一絲憐惜的笑意。
  「喂!白蘭地嗎?麻煩你過來一下,出了點事……。」

---------------------
  「BOSS,已經全部處理完畢。」
  「嗯!很好。」他倚著椅子,臉上帶著滿意的笑容,「我跟你說過,馬迪魯波特,跟我見面時不許帶著面具。」
  「是!」他把面具拿下,露出原本的面貌。
  「我已經聽白蘭地說了,」身子微傾,「你的傷怎麼樣?」
  馬迪魯波特摸摸自己的腹部,「已經不礙事了,倒是爸,最近背叛者挺多的,是不是該對組織成員作一次測驗了。」
  「嗯!我會考慮看看。」他微微點頭,「只有你才是我最信任的人,別顧慮你的容貌了,孩子,你的才能可比阿爾薩斯要強上千萬倍。」
  「不…,」他緊捏起面具,「我還是帶著好。」
  「是嗎!」他對他的堅持有些無奈,「好吧!那還有什麼事?」

  「嗯!」馬迪魯波特遞上某物,「我想推薦一個人加入組織。」
  「哦!難得有人會讓你看上眼,」他看了一眼那張申請書,「神崎井。」是那女孩阿!「長的漂亮嗎?」
  「爸!」馬迪魯波特發穽的叫了聲
  他笑著推回申請書,「只是開開玩笑而已,就讓她進來吧!我會交代人事部的,」
  「謝謝爸!」他將申請書收起。
  「你應該幫她想好代號了吧!叫什麼?」
  「寶麗芬賣!」他臉上倏地閃過一絲笑意。

  走出辦公室,井等在門口,眼中充滿期待,「怎麼樣,他答應了嗎?」
  「嗯!」
  「耶!」她像個小孩子一樣歡呼起來,惹的馬迪魯波特忍不住帶上笑意。
  「走吧!我帶你去交申請書。」「好!」
  
  帶著她,他們走向走廊的另一頭。

  「欸!你那張臉是真的嗎?」
  「嗯!不是,」他摸摸自己那張沒戴面具的面容,「只是易容。」說著,他又把面具帶回臉上。
  「你教我易容好不好。」
  「…好啊!」
  「嘻……。」
  「………。」

  兩道人影逐漸影末在黑暗中,消失不見。



                          (下End)
-------------------
上下不成比例阿~~~
不過好像也沒什麼關係
覺得怪怪的可以跟我說,沒關係~~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