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89

零的遞減(第13章)柯南同人文

樓主 i210240131
    第十三章
  冷風呼然迎面吹來,有些冷。他拉了拉身上的黑色大衣。不出聲。
  頭頂上,正攏著陰冷,如從天而降的灰幕,自四面八方圍攏而下,將手中的獵物兜攏在中央。

  他輕輕壓低帽簷,再度從高樓向下望。「寶麗芬邁,這樣子很無聊耶!」
  「你安分點。」
  「可是我已經連續工作36個小時了,你卻躲在下面睡懶覺……,」
  「你閉嘴!」
  「喂——!」
  他趴在欄杆上,倒是安靜下來,卻又不住小聲嘀咕,「冷的要死,還要我在樓上把風。真是的。」
  「咳咳!」
  「阿!樓上風景好好喔!」他趕緊改口。
  寶麗芬邁抿嘴一笑。
  那傢伙真是,她禁不住搖頭,但手也沒停下。
  「Sancerre,他回來了嗎?」
  「沒,你好了嗎?」
  「在安一顆炸彈就結束了,你先下來吧!」
  「謝了!」工藤大呼一口氣。又有一個傢伙要倒楣了。

  進入組織,少說也有三個月了,工作忙碌,事情繁多,在加上夏多妮三不五時就還大鬧一場,現在的生活可比以前要豐富多了。
  「可惡的琴酒,丟了一堆工作給我們,分明是故意的。」
  「誰叫他是情報部門的長官,他當然有權力這麼做囉!」寶麗芬邁收持起東西。
  「還有夏多妮也真是的,明明知道我白天又忙又累,晚上又跑來鬧我,真是~~~。」
  「你都不懂阿!她是在吃醋。」
  「吃醋,有什麼好吃的。」
  「她在忌妒你可以和我一起工作阿!」
  「啥!你說她是個Lesbian!」工藤有如發現新大陸般訝然,差點一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下。
  「笨蛋,你小心一點!保全裝置可沒解除。」
  「唉!」
  「我騙你的,你也當真。夏多妮昰太無聊了,沒事找事做。」
  「唉!算了,笨蛋。」
  「你又罵我。」
  「本來就是嘛!」
  兩人之間的對話從樓上到樓下可絲毫沒有停歇的跡象,「你那軟綿綿的豆腐腦什麼也沒裝,只知道吃和睡。」
  「你的頭腦昰用水泥糊的,硬的跟石頭沒兩樣,還要我幫你敲一敲才會靈光,而我呢?至少是軟的,還是腦,你呀!連腦都不是。」
  「你才昰石頭腦。」反駁,卻又不知要講什麼?

  顯然,某一方輸了。
  而輸的那一方,要請喝茶。

  回到辦公室裡,工藤端了兩杯茶出來。
  「還有多少,寶麗芬邁。」
  「你自己看吧!」她指指一旁的檔案櫃,依舊是滿滿的,連點空隙也沒有。
  「天呀!」
  工藤一屁股坐回椅上,「我不行了,非休息一下不可。」他閤上眼。打起頓來。
  「欸!欸!別真的睡著了。」寶麗芬邁推推他,「欸,白蘭地說要幫你找房子,你要不要?」
  「房子?當然好啊!我已經受不了夏多妮了。」
  「那你等一下去找白蘭地,他已經幫你準備好了。」
  「真的?效率這麼好,我叫他加薪他死都不肯。找房子他就這麼熱心。」
  「呵!誰知道阿!」

  第二天,工藤定定的站在一幢高級公寓前。
  「搞什麼,就是這嗎?怎麼有點眼熟?」
  他說的沒錯,那是苦艾酒之前住過的房子,白蘭地只是再丟給他罷了。
  「果然,我就知道沒這麼好的事。」他嘀咕著。
  開門,按電梯上樓。
  工藤站在門前。門前有一雙鞋。

  他有些疑惑。「鞋子……。」
  按下門鈴,「來了——。」
 
  門隨之而開。
  「是你。」
  「是你。」
  宮野,新一齊驚呼。

  「阿爾薩斯,你說的辦法就是這個?」皺著眉,琴酒坐在阿爾薩斯的對面,眼中充滿不悅。
  「沒錯,你有什麼問題嗎?」阿爾薩斯好整以暇的端起咖啡,「恩!好香。」
  「雪莉可是我—。」
  「你的未婚妻,我知道。」他接口。「那就請你不要在多家爭辯了好嗎!」
  「什麼意思?」他一正色。
  「我說過了,Sancerre可是把雪莉帶回來的人,現在背叛之人就在她面前,她還會做其他之想嗎?當然不。」阿爾薩斯以一副『你很笨耶』的神情看著他「她一定會竭盡所能的報復他,即便不能殺了他,她也一定會讓他不得安寧,這才是我打的如意算盤。」他再度端起咖啡,一笑。
琴酒突然感到一陣寒冽。

  門開著,兩人僵在門口。
  「啪!」清脆的聲響響起。只見工藤摀住臉龐。
  宮野冷視著他,「真是諷刺,工藤先生,轉來轉去,我們又碰面了。」
  「哼!」他沒答腔,撫著臉龐。
  劍拔弩張的氣氛立於兩人之中,很清楚地,兩人互相瞪視著,「倒也不容易,雪莉,我們居然還能再見到面,我還以為你已經死了呢!」
  「死!」她笑了,僵硬的笑容在臉上散了開來,「你已為我這麼容易死嗎?放心好了,工藤新一,要死我也會拖你下水的。」
  「是嗎!那可還真是榮幸至極。」轉身,他欲去。
  清脆的敲擊聲自他背後傳來,他一扭頭,一串鑰匙落進他他懷中。「想走嗎?你也走不了了,這是BOSS特別吩咐的,他要我把這串鑰匙交給你,也給了我相同的一份。」她轉了又轉,鑰匙發出了喀啦喀拉的聲響,「你明白了嗎?工藤先生。」
  工藤看了看她,看了看手中物,不禁皺起眉。

  馬迪魯波特,他們的首領到底做了什麼,很顯然。
  他把宮野和新一放在同一個屋簷下。

 ------------------------

  「厚,為什麼我要和你住在一起。」工藤不滿的將贓衣服揉成一團,丟了出去。
  「這不正好嗎?」志保一腳將那團衣物給踢了回來。
  「真是的。」要不是受不了夏多妮,他才不會答應搬到外面來,結果情況比想像中更糟。他又用力把衣服給扔過去。
  「想抱怨嗎,自己跟上頭說吧!」志保又把衣服給踹回來。
  「厚!」他哪能說什麼,剛進去就升上布拉地已經頗不錯,再嫌可是會被打的。「分明是故意的。」他又把衣服踢了過去,整團在空中散了開來,掉落滿地。
  宮野默默把衣服檢起,揉成一團,又給丟了回去。
  ……
  衣服再度給飛了回來。
  ……
  「欸你到底要不要幫我洗阿!」
  再幾經百般揉佞之後,那團衣服恐比地上的抹布還髒了。
  「你以為你是誰啊,大少爺,要洗不會自己洗。」砰然一聲,宮野用力把門關上。
  「唔!」工藤悻悻然的走進浴室,把自己的襯衫泡進水裡。
  「鈴鈴鈴鈴」電話鈴聲響起,工藤走出浴室,接起電話,「喂!恩,嗯嗯……。」
  一個小時後,工藤再度回到浴室,不到一秒鐘,「宮野!」他衝出浴室大吼,「看你幹的好事,」
  「怎麼了嗎?」她好整以暇的探出頭。
  「你怎麼把你的牛仔褲和我的襯衫放在一起,」她提起那件儼然已變色的外衣,「你這樣叫我怎麼穿?」
  「你不是很厲害嗎?大偵探?」她拋了一句,又縮回房間。
  工藤只能氣的跺腳。

早上太陽初起,工藤又是一臉困倦的坐在辦公椅裡頭,他敲著腦袋,試圖能夠清醒一點。
  「又這麼早,Sancerre。」走進辦公室裡,寶麗芬邁向工藤打聲招呼。「跟雪莉又吵架了?」
  「沒錯。」工藤有些惱怒。
  「乖。」寶麗芬邁一微笑。
  「你還說風涼話。」工藤白她一眼,「而且還不准我搬回來。」
  「詹姆斯?」
  「沒錯。」
  寶麗芬邁又是一笑,「祝你好運。」
  「喂~~!」
  「好啦!早上給你休息,我去把東西送給BOSS。」
  「謝了。」一說完,工藤便又趴進辦公桌裡。
  「唉!」寶麗芬邁搖搖頭,拎了一個牛皮紙袋,又走出辦公室。

  黑色的長髮披垂在腦後。再度,她「唰!」撕下面具。哪張臉才是真正的她呢?她以記不清楚,蒼老的臉,稚嫩的臉,艷麗的臉,千萬張不同的面榮在她臉上替換著,哪一張才是真正的她呢?她也不知道。
  或許,她早已失去了真正的自己。
  不,她早已失去,就在那個時候。
  苦澀的微笑淡出臉龐,只是一閉眼,火紅頓時躍於眼前。

  她走到了BOSS的辦公室前,敲了敲門。
  單手握著門把,輕輕轉動。

  「早安哪!BOSS。」她說。
  「嗯!又是你來送資料啊!Sancerre呢」
  「他呀!正在睡覺呢!」寶麗芬邁走至桌前,「你這人也真是的,幹麼還找個人去鬧他。」
  面具下的容顏似乎笑了一下,「這也是對他的一種磨練。」
  「講的真好聽,分明是想整他嗎!哪,你要的東西。」她第給他,「花了整個晚上的時間才趕出來,可別又給我弄掉了。」
  「放心吧!」他拉住她,「謝了,井。」
  「波特。」臉色微變。
  馬迪魯波特笑了一下,「你看你,跟剛進來的樣子差好多,」嘴裡說著,手卻一點也不放開,「誰都沒想到,當年清澀清純的小女孩,今日居然成了暗夜出襲的黑衣人。」
  寶麗芬邁臉色緩和下來,「提這些做什麼,都已經過這麼久了。」
  「呵!也對。」他將她攬進懷裡,寬厚的大手輕輕撫上她溫順的黑髮。
  「不懂耶!波特,」坐在他懷中,她問「他明明就挺正常的,為什麼還要我看著他阿!」
  「他正常?」馬迪魯波特冷哼,「我才不信呢!」
  「哦?」
  「用用你聰明的腦袋吧!親愛的,雖然詹姆斯跟我說實驗很成功,可是有誰知道是真的,他腦袋裡的想法我們又看不見,誰曉得他在想什麼。」一雙深邃的藍眼望向遠處,「別忘了,他……。」他禁聲。
  「他什麼?」
  「沒事。」馬迪魯波特別過臉,
  「什麼啦!」她耍賴「你說清楚。」
  「乖!」他摸摸頭,在她臉上親了一下。
  「你還當我是小孩子。」寶麗芬邁嘟起嘴,「我多大了。」
  「對我來說,你永遠是我心中的小女人。」
  「嗳!又說這些有的沒的。」嘴裡這麼說著,她的臉上卻漾起笑容。心中擁上了一股暖流。「對了,你是你嗎?」
  「嗄?」
  「沒事。」
  「嗯?」他沒追問,心理明白她又不知道想到什麼怪東西了。
  
  這兩人間總是有股默契存在,有時候,連話都不必多說,寶麗芬邁便能明白他的意思。
  
  三年前,在馬迪魯波特一次出任務時,他遇到了她。
  嘴邊起了微笑,他想起了那時的情景。
  
  艷如鮮血的火光映著天空。蒼白的小臉,黑如緞的烏絲,彷彿完美大里石雕像般,靜靜坐在防前的台階上。
  沒有任何的驚慌失措,小臉上的冷靜根本不似這年紀所應有,沉著的黑瞳中流露出些許的自信,冷漠的態度彷彿和她一點關係也沒有。
  
  在不遠處,他從車上走下。
  「不走嗎?不走我也要殺了你哦!」走至她面前,他說。
  她緩緩抬起頭,看著他。「我在等你。」
  「哦!」
  「我什麼都看到了哦!」起身,美麗雙瞳直視進他眼底,「你做了什麼,你殺了人,你的目的,還有,組織。」
  一震,眼中閃過些許。
  他輕輕昂起嘴角,「看來,我只好殺了你,把你丟進身後的火場中。」
  「是嗎?」她說「你能嗎?」
  「有何不可。」
  她笑了,「你不能。」
  「哦?」
  「因為你要找的東西根本不在屋裡,不是嗎?」
  「嗯?」
  「呵!我們來玩遊戲吧!」
  呵~!我們來玩遊戲吧。
  呵~!我們來玩遊戲吧。
  聲音回蕩著,他想著,嘴邊又起了微笑。

  ------------------------
  她坐著,看著書。
  教室很靜,一個人也沒有,或許是要放學,大家都出去了。
  她一個在教室裡頭,沒有任何人在身旁。
  
  "你終將明白,你我第一次隔街招手不是初遇,是重逢"悠悠聲響,如裊裊而上的檀香,冒了上來。"肉身死滅也就是靈魂的新生,我走近你的世界同時離開你的歲月。明白嗎?那故事的主角不是別人,正是未來的你……"
  是誰正在說話,她猛然察覺。
  好熟悉的聲音,是誰?再這安靜的時刻裡。
  聲音持續著"我們逆時交會,像高速行進的錯車瞬間,只有一瞬,一個讓顫悸的點,就像寂寞冬夜你無心懈逅的清冷星光,你所鍾愛的青春的我其實已走到衰滯的盡頭……。”
  衰滯的盡頭?什麼意思。她不懂。
  抬起頭,她向四周望去,想尋找聲音的來源。
  怪了,找不到……
  聲音漸漸弱了下來,"分心容易交心難,有了旁鶩就再也不迷失"好像要消失 了,好像要聽 不 見了,聲音……到底是從哪傳來的?
  她發現了,那個聲音,是從心底……。
  "我們共有的時間太短,而我們都偏了心,懷抱共同的痛,在河兩岸錯身而過,互不相識;你眺望我頭頂寂寞的星空,我寧是你河中孤獨的倒影……”(註一)
  聲音停歇的同時,她才正想抓住。
  那個聲音,那個人,那個人是—
  
  「小蘭!」
 
  她嚇了一跳,回過神來。

  「小蘭你沒事吧!看你臉色白的嚇人。」在她面前,園子關心的問。
  小蘭反射性的搖搖頭,「沒事,當然沒事,你別想太多。」
  「沒事就好,我們趕快去圖書館,在不快去位子就要被佔光了。」
  「喔!好。」小蘭收拾起東西,和園子走出教室。
  那個從心底傳出的聲音,那個人,那些話……
  到底是……。

  走在路上,她想著。
  微峭的冷風迎面吹來,她攏攏衣服。
  上了三年級,繁忙的考試頓於接踵而至,每天除了唸書,還是唸書,壓力大的叫人喘不過氣來,讓人就算想想到其他事情,也沒有絲毫餘力了。
  回到家裡,早已動彈不得。
  小蘭疲憊的趴在床上,連衣服也沒換,便昏昏沉沉的想要入睡。
  "你所鍾愛的青春的我其實已走到衰滯的盡頭……”
  她一震,「……」那…那是……!「是你嗎?」
  她趴在床上,睜著眼。

  「扣扣扣」
  「小蘭你睡了嗎?」毛利先生敲了敲門。
  「還沒,爸,有事嗎?」小蘭跳起來,走向門口。


  床上的枕頭濕了一大片。
----------------------
註一:這段是從報紙上摘錄下來,我很喜歡的一段文字

這章到底在幹麻?
我得承認
好像沒什麼意義><

下星期開始休刊
我要貼番外篇!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