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89

零的遞減(第9章)柯南同人文

樓主 i210240131
  他走在永無止境的長廊上,白色的牆面像是要將他吞沒毫不見底,沒有出口。
  他只能不斷的向前行走,卻沒有方向。
  「這裡,是哪裡?」
  
  『快來,來到我身邊吧!』
  「是誰?」他疑惑著。「是誰在說話?」

  他一回頭,眼前出現一扇門。
  『快來吧!』
  聲音,聲音是從這裡發出來的。
  他好奇的將門打開。
  門裏一個人也沒有。有的只是一面大大的鏡子。
  「……有人在嗎?」他詢問著。走至鏡前,他看著自己,看著鏡中的自己。
  『我在這裡啊!』
  「是誰?在哪裡?」
  『在這裡阿!』
  他不斷回頭張望著,尋找著聲音的來源,到底在哪裡,他找不到。
  『在這裡阿!』聲音在她身後不斷迴響著。他轉身,『就在你面前阿!』
  「是…….是你!」他驚訝的張大眼睛。鏡中的身影正在跟他說話呢!
  「你……你到底是誰?」
  鏡中身影邪魅的笑了起來,『你怎麼這麼說呢!我就是你啊!』
  他對他伸出手,穿過鏡面,撫住他的胸口,『我就是你阿!』

  這……怎麼可能!
  他忍不住掙扎著逃開,奔出房間,在白色長廊驚慌的狂奔,但卻甩不去那邪惡的聲音。那聲音如影隨形的跟著他,不管他到哪個角落都無法擺脫,『你逃不掉的,這是個事實,你就承認吧!』
  他驚慌的跑著。

  他醒了。

  「是夢……。」

  他微微呼了一氣。
  涔涔汗水,舉手抹去。

  東方的天空,才正要露出魚肚白的時候。
  ……
  他無法停下那顆不停顫動的心。

  好吧!就讓它跳吧

  他還有事要做。

-------------------------------

  下課鐘一打,夏多妮便愉快的飛奔出教室。冷冷的寒風,此時吹拂在她臉上,卻成了紅撲撲的紅暈。
  天氣已入冬,路旁的人行道上的樹木早已落光的樹葉,就連此時微微探出頭的太陽也不能帶來一絲溫暖。不過即是如此,學生們的活潑朝氣依舊是這寒冷季節裡的活力來源。

  挾著書本,夏多妮歡喜的走出校門。

  現在,她的心裡只想到一件事:她終於不用再獨自回家了。
  因為那傢伙,今早答應要來接她呢!

  『Sancerre,今天來接我回去吧!』
  『Why?夏多妮?』
  『還要什麼理由,我說了就算。』
  『嘿!別以為這樣說我就會答應喔!』
  『拜託啦,Sancerre』
  『先賄絡我再說』
  『欸,你這傢伙。』
  『不要就拉倒』
  『好啦好啦!每天早上幫你買早餐夠不夠。』
  『嗯……這還差不多。』

  站在校門口,夏多妮四處張望了一下。那傢伙人呢?

  「嘿!夏多妮,這裡。」
 
  她一回頭。

  只在馬路旁,工藤正倚著車門等著她呢!

  夏多妮頓時一笑,無邪的笑容展在她臉上,立刻吸引了數人的目光。

  她愉快的朝他走近,「不錯嘛!你這傢伙真的來接我了。」
  臉上帶著深色墨鏡,工藤也跟著一笑,「親愛的夏多妮大姐所吩咐的事情,小弟我啟有不遵從的道理。」
  夏多妮咯咯笑了起來,「你這傢伙,好啦!快上車啦!」

  不一會兒,車子馳乘於寬闊的大馬路上。

  「今天晚上我記的還要集合。」夏多妮撫著下巴,「我猜就要宣布拉地的人選了吧!雪莉姊都被你找回來了。」
  「欸!你是怎麼找到雪莉姐的,連琴酒都不知道她在哪裡,你是怎麼找到的?」

  「秘密,I can’t talk.」
  「告訴我啦!」
  「不行。」
  「喲!」夏多妮氣惱腦的反過身,「不說就不說,我也不稀罕。」
  工藤聳聳肩,繼續專心開車。
  ……
  ……
  街邊的景物飛逝而過。
  ……
  ……
  夏多妮依舊不發一語。
  ……
  ……
  工藤偷偷瞄向她。
  (好像真的生氣了)他心想。
  「夏多妮,你還好吧!」
  「哼!」
  「哎,別生氣啦!倩妮。」
  「……」夏多妮別過臉去。
  「哎~~」
  (咦!這傢伙—)工藤突然發現,這傢伙,這傢伙居然在偷笑。
  「好啊!夏多妮,你耍我!」工藤伸手捏住夏多妮的臉頰。
  「哈哈哈—!」夏多妮縱聲大笑,扭頭閃過工藤迎面而來的大手。
  「居然被我騙了,看來還是我比較厲害。」
  「嘿!夏多妮。」工藤拍向她的腦袋。「我不來接你嘍」
  「哇!不要啦!」

  車內愉快的氣氛,溢出車窗,讓外頭的人們也能共同感受到這時的短暫寧靜。
  「對了,想起一件事情,你知道嗎!雪莉姐和琴酒是未婚夫妻耶」
  「什麼?」
  「而且呀!苦艾酒和我哥也已經有婚約了」
  「嗯?」
  「呵!神奇吧!差不多是四年前吧!上頭的人就幫他們定好婚約了,兩對原本就是天作之合,不過也不知為什麼,他們似乎都不滿意這樣的安排,真是怪了,如果是我的話,一定會興奮到暴,你看,我哥和琴酒都長的那麼帥。」
   「嗯!」工藤微應聲,沒接話。

  雪莉是琴酒的未婚妻?

  那她和赤井是?

  嗯……。

  工藤的車子抵達的總部的大樓。
-------------------------------

  「不行,我不答應。」

  砰然一聲,阿爾薩斯倏地站起身,「怎麼可以這麼隨便的決定這件事。」

  坐在他的對面,波特冷眼看著他。
  「坐下,阿爾薩斯。」他令道。
  阿爾薩斯不悅的站在原處,「我反對,布拉地豈是一個剛進組織的毛頭小子可以擔當的。」

  「阿爾薩斯,你知道你現在在說什麼嗎!」白蘭地也跟道。

  原本和諧的會議室,頓時緊繃起來。
  濃厚的火藥味,瀰漫其中。

  「阿爾薩斯。」波特那張毫無表情的臉面對著他,讓人不由得起了寒噤,「當初我們可都決定好了,只要誰能找回雪莉,誰就有資格成為布拉地,這點你也同意了,怎麼,現在反悔了?」

  「嗚~~。」阿爾薩斯顫動一下。
  「還是說,因為不是琴酒找到雪莉,所以你才如此堅決反對。」
  「嗚~。」他登時說不出話來。

  「哼!」波特不屑的別過臉,「這件事就這麼說定了,交接日期等波爾多選出來後再決定。」
  「散會。」

  說完話,波特立刻起身離開。

  他憤恨的瞪視著那離去的身影,「可惡。」心中的怒火,不停在燃燒著。

  阿爾薩斯,前任首領的兒子,黑暗組織副首領,有著一張東方人的面孔,若沒細看,任誰都以為他是道地的日本人,但他那雙灰綠色的雙眼,卻洩漏的他的身世,他是個法日混血兒,那正好和他的代號相契合著。

  回到辦公室裡,阿爾薩斯「砰」的關上門,「搞什麼東西,琴酒,你居然連個人都找不到。」他大聲對正站在他房裡的人怒斥著。
  琴酒站在原處,沒有答話。一臉的陰鬱,正代表了他現在的心情。
  「真是的,」他落進辦公桌前,「只是個外人,他憑什麼接任首領的位子。哼!整天戴著一張白色面具,也不知道是哪裡冒出來的傢伙。」他大聲咆哮著, 「那個位子原本就應該是我的,論資格,論能力,我都不比波特差,為什麼卻是他接任首領。」

  「你夠了吧!阿爾薩斯。」另一旁的苦艾酒出聲遏止住他的牢騷,「這話你說不下上百遍,你也不累呀!」
  「哼!」他頗不以為然,不過總算住了嘴。
  「那琴酒,怎麼辦,照這樣看來,你我被革職的日子也不遠了。」
  「玆!」琴酒換上一付更為陰鬱的臉,「那不正好,不聽令於他,我能做得事可多著呢!」
  「你還有心情說這種話。」阿爾薩斯對著他大吼,「你知不知道—
  「放心吧!那傢伙是個新人,就算他拿到布拉地的位置,我就知道他能做到多好。」琴酒眼中矇上一股寒氣,「我絕不會讓他好過,你等著瞧吧!阿爾薩斯」

-----------------------------------
  她的眼微睜著,無神的雙目漫無目的地盯著前頭潮濕陰暗的水泥地。

  他呢?原本所認識的他呢?
  她像一隻失去生氣的布偶,雪白的雙手無力的垂放在兩旁。凌亂的頭髮,憔悴的面孔,呆滯而空洞的目光,這時候,又有誰能任出她來呢?

  他呢?他去哪了。

  斷了線的風箏,至少能夠乘風自由的飛翔,而自己卻是被人禁固枷鎖的木偶,只能呆在原處而無法動彈。

  "背叛……"
  在心裡回蕩著。

  將自己送回組織,又強灌下藥物,讓自己變回原形。直至前晚,她才聽聞,原來自己的存在多麼有價值,居然能將一個人捧上布拉地的位子。

  她已對疼痛沒有了感覺,因為她已傷透的心。
  因為他。

  啪拉啪拉的腳步聲傳來,一個人影站在她面前。
  「Hi,雪莉。」
  她沒動,依舊坐在原處,是誰來了對她而言根本沒有任何意義,她的心已死。

  人影彎下腰,伸手勾起下巴,和她正目相對。「你還真是狼狽,雪莉。」

  她的空泛眼神,沒有任何回應。

  一縷金色的頭髮,垂下臉龐。他悶哼一聲,「如此失態,還真是罕見。」

  啪─ ─

  撲倒在地,他的雙唇覆上她的唇,一抹舌狀物侵入她口中,挑逗她的神經。  「嗚!」她終於有了反應,下顎用力一咬,一股血腥味頓時瀰漫開來。
  「嘖!」琴酒抬起頭,金色長髮披垂而下,散落四周 ,也落在她的臉龐。
  她伸手撥開,眼裡曝出寒光,「出去,琴酒。」
  「我來為何要走,你是我老婆呀!」琴酒伸手輕撫她的面龐。
  宮野怒視著他,「別碰我!」她奮力揮開琴酒的手,卻被他反手捉住。
  「反抗是沒有用的,雪莉,你我早已被這古老的詛咒緊緊纏繞,從出生時便已命中注定,你的祖父祖母,你的爸媽,你和我,都是為了這個目的而生。」他盯著她,眼底有不明所然的神色「我們從來就無法逃脫這樣的命運,我們的存在只是為了創造更優良的血統,別以為你離開就能擺脫所有一切,你的血液裡已流著這永恆的詛咒,就算死了也無法擺脫。」

  宮野眼裡露出恐懼,永遠的古老詛咒,從上世紀流傳而下的駭人傳統,他們存在的價值,「不… …」她忍不住發出呻吟,「不該是如此的,我們從一開始就錯了,這一切從頭到尾都只是一場騙局,而我們只是負責演出的丑角。你如此深信真相只是一場臨時演出,而我們被蒙在鼓裡卻毫不自知,琴酒… …。
  「夠了!」
  琴酒怒斥,「夠了,雪莉,我今天來不是要和你討論這個的。」琴酒終於起身離開。

  理理自己的頭髮,琴酒開口道:「要不要和我合作。」

  「合作?」什麼意思。

  「為了他。」

  「嗯?」她腦海裡立即浮現『他』。

  「沒錯,就是你現在想到的那個人。」

  「報仇是吧!」她嘴角突然起了淺笑,「好,我答應你。」

  琴酒也起了微笑,「太好了,雪莉,有你的幫助想必一定會成功的。」他蹲下身子,湊近她,「身為你的老公應該有些什麼吧,我想要。」
  宮野撇了他一眼,「不要,這裡又冷又硬,會很難過的。」
  「嗚,好吧!」退而求其次,琴酒將唇辦緊貼她的雙唇,熱切擁吻起來。雪莉不再反抗。

  遠遠的一處角落,一個人影站在那。
  他看到了一切。

  "大魚,上鉤了"
----------------
颱風天,獻上一篇文給大家打發打發時間
有什麼問題在回覆給我喔!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