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89

零的遞減(第5章)柯南同人文

樓主 i210240131
第五章

  他疲憊的閤著雙眼,趴在地上。耳旁,正不時的傳來吵雜的人聲。
  [臭小鬼,還不快起來。]一個高大的身影正用腳粗魯的踢著他的身子。他仍閉著雙眼,動也不動。
  [去!]高大男子走出房間,[老大,那小子不行了。]
  [別傻了,那小子沒那麼短命。]琴酒冷冷地道,[把他看好,別讓他溜了。]
  [是,老大。]
  一旁的苦艾酒則開口道:[小心一點,伏特加,上頭要的可不是死屍,他死了可是要你負責的哦!]
  [苦艾酒真愛說笑,我才不會笨到讓他死在我手裡。]伏特加邊說邊又走進房裡,[你的嘴倒是挺硬的,到了這個地步也不肯把雪莉的藏身處透露出來。]他對柯南道。
  柯南沒有答話,仍舊維持著同樣的姿勢。
  [哼!]伏特加也懶的動手了,他用腳用力踢了一下,便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真是無聊透了。]他悶道,對於眼前這身分特殊的小鬼以不感到興趣。這小鬼不求饒倒罷了,連聲痛也沒聽他喊過,害他打起來連一點快感也沒有,真是沒意思。
  躺在地上的柯南,早已虛弱的說不出話來。身上的傷口似乎一個比一個疼痛,但他仍緊抿住雙唇,不肯發出一絲呻吟,他可從來就沒有打算向自己敵人示弱,尤其在這個緊要關頭。
  
  自己也不知什麼時候被移到這個房間裡,他心想。
  微微張開雙眼。房間裡是一片陰暗,除了門口掃進一點光線外,根本目不見物。
  希望他們沒發現到那個。那個他所留下的記號。
  那是在他昏迷前所寫下的,聰明的服部一定會明白他的意思吧! 
  
  耳朵的聽覺依舊敏銳,雖然自己的身體早已疲憊不堪,但他仍仔細注意著四周,絲毫不願遺漏任何遺訊。
  他聽的很清楚,門外那兩人雖已壓低了聲音,但還是傳進了他的耳裡。
  [你打算怎麼做,琴酒,那小鬼什麼都不肯說。]
  [還不簡單,讓那個女孩在他面前晃幾下他就招了。]
  [不成,上頭說了。不能讓那女孩有任何損傷。]
  [現在哪能在管上頭說什麼,找到雪莉才是首要之務。]
  [哼!別騙自己了,琴酒,雪莉的工作早就有人代替,找她回來也只是為了執行唯一死刑的制裁。眼前將這小鬼拉攏進組織才是我們的最終目的,你可別忘了。]
  [這小鬼哪有資格進入組織,]他停頓會,[把雪莉找回來,至少她的腦袋對組織還有點用處,而這小鬼根本就不可能願意為組織效命,真不懂上頭的人在想什麼。]
  [你忘了傳聞中的那個。]
  [那個……你是說……]
  [沒錯,據說已經開發完成,只差測試階段就可以正式使用,不過目前還沒有人敢坐上去,所以只能一直拖下去。]
  [哦!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啪!]接著一陣沉重的腳步聲,[那就讓這小鬼多活幾日吧!反正不出多時,他終究還給下地獄去。]
  [咿呀!]
  [我要去接他們了,苦艾酒,你們準備一下吧!]

相同時間
  在城市的另一端,灰原站在頂樓房間的窗口,遙望著下頭熙熙攘攘的人群,[一點消息也沒有,他肯定是……。]死了吧。
  眼神只是呆滯著,她毫無意識的看著前方,心底又湧起一股深深的沉痛。是啊!她,又再度失去了。
  為什麼這些人總是如此,他們以為他們只要為自己最心愛的犧牲了,心愛的人就能安心活下?
  他們不懂嗎!最深的痛苦部是留給死去的人,而是活下的人。活下的人終生都必須活在思念的痛苦裡,永遠無法掙脫。
  她好氣,她好恨,她卻不能表示些什麼,自己根本沒有資格,也沒有立場說這些話,畢竟他根本就不是他心裡的那個人。
  可是……。
  一陣寒風自敞開的窗口吹了進來,讓人忍不住起了冷颤,入秋了嗎?前些天還出大太陽呢?今天的天空卻總是蓋著陰霾,看不見陽光,難道連天空也在哀悼嗎?

  [小哀,都中午了,吃點東西吧!]阿笠博士來到灰原的身邊,對她輕輕地道。
  她沒有任何反應,仍舊呆呆的望著前方。

  [唉!]阿笠博士嘆口氣,轉身又踱步離開。
  走前,他順手將窗戶給關上,[可憐的孩子,不知要過多久才能恢復正常。]他心疼的喃喃自語。
  當昨晚,不,當灰原自昏迷中轉醒過來後,她的神態便一直是恍惚著,對四週的一切,她也是充耳不聞,就像行屍走肉般,失去了靈魂。
  這些情形,都看在阿笠博士眼裡,只是,他能說什麼呢?
  和她相處的這些日子以來,他早已把她當作自己的女兒般看待,他也明白灰原的個性,除非她願意,否則她根本不將任何心事透露出口,只願隱埋在心底,尤自己默默承受,這點就和新一一模一樣。
  [唉!]他忍不住又嘆了一口氣。
  服部一早就離開了,到現在都不見人影,小蘭也沒有任何消息,這情形簡直讓人難耐,
  可是又能如何,只能等待了。
  就像警察廳的人一樣,只能等待了。
  現在警察廳裡的每個人都十分暴躁易怒,因為小蘭的案子根本就沒法辦下去。
  目暮警官,毛利先生,妃律師,甚至她的助理小綠,都一籌莫展的坐在一塊,互相乾瞪眼著。
  當然他們這時都十分困惑,小蘭去了哪裡,柯南去了哪裡,灰原和博士又去了哪裡,這些人就像蒸散在空氣中的水,消失了。

  就算再有能力的人,遇到這種情形,總有一天也會心力交瘁的,更何況人的心如此脆弱。
  不過,最難耐的,或許是小蘭吧! 
  獨自一人的她,被關在無法見物的黑暗中,那恐怕才是最讓人無法忍受的事情。
  黑暗裡,身體彷彿不是自己,眼睛不是自己的,時間不是自己的,只有剩下自己的意志、記憶、和心。
  意志不堅的人,是沒有辦法敖過去的。
  那種連自己也不剩的孤獨,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明白它的苦處。
  但小蘭仍舊苦撐著,她相信那個人,那個在她心中永遠不去的一定會來帶他走出黑暗的。
  的確,事實證明,他來了,他也到了,但他和她之間,卻還是有段距離……。


  伏特加這時又移動了身子,[好了,臭小鬼,別躺在地上裝死,快起來吧!]  他又用腳重重踢了一下,位置絲毫不差,就擊在先前的傷口上。
  [嗚~~]柯南動了一下,這才勉強坐起身,[咳!]他沙啞著聲音,[有什麼事嗎?]
  [哼!你沒必要知道。]伏特加拎起柯南的後衣領,拖著便往外走。一路擦過光滑的瓷磚地板,留下輕輕的血痕。
  [看你幹的好事,伏特加,地板都被你弄髒了。]
  [還不這小鬼,細皮嫩肉的,打兩下就流一堆血,]伏特加嘴裡說著,一鬆手,便又讓他跌落在地板上。
  [他的命也還挺硬的,被你打到這種程度還沒掛掉。]苦艾酒站在柯南面前,仔細盯著他瞧,[以前那份神氣呢?小偵探,怎麼現在淪落到這種地步。]

  柯南沒有理會,只是伸手擦拭起臉上早已乾涸的血跡。
  [哪!]出乎意料地,苦艾酒遞給柯南一張衛生紙,[還知道整理自己的儀容,看來你都聽到了嘛!這樣的話,我也老實告訴你,組織很欣賞你,他要你進去為他工作。]
  [嗯!]柯南微愣了一下,抬起頭。
  [怎麼,不相信。]她又遞給一杯水,讓他清了清喉嚨,[你的各項事績我都幫你報上去了,或許是因為看在這點上,組織才決定留下你這條小命。]
  [是嗎?]他一口飲盡杯中的開水,嘴角居然露出淺笑,[那待會來的人不會就是你們的首領吧!]
  [想太多了,小子,對你這種人還用不著他出馬,最多派個高級幹部和你見面就算很好的待遇了。]她邊說邊梳理著自己的頭髮,[時間也差不多了,我該帶你下去了。你站的起來吧!]
  [放心好了,這點體力我還有。]
  他搖搖晃晃的站起身,和苦艾酒一同走出房間,不一會兒,便來到同棟大樓的地下室。
  
  [相信嗎?事實上這整棟大樓都屬於組織的。雖然外觀與一般大樓無異,但他的內部早已經過一番設計,連地下室也佈滿各種裝置,還有……。]苦艾酒數如家珍的敘述著一切,一路上都沒停過。
  [為什麼告訴我這些,]柯南皺起眉,[說的就像我一定會加入你們一樣。]
  [為什麼不?]苦艾酒衝著他一笑。
  這一笑,令他不寒而慄。
  只是他還沒來的及思考,一扇門就在他的面前敞開了。
  門的那一頭,正坐著一個他曾經看過的人物。
  [Hi Cool guy,好久不見。]詹姆斯.布拉克。
  而赤井秀一,就站在他身旁。

  柯南呆立在原處,說不出話來。

  [怎麼,不認得我啦!我是詹姆斯.布拉克,就是上次差點被人綁走的那個人啊!]詹姆斯笑的就像一位和藹的老爺爺,絲毫讓人感覺不出任何組織成員裡平常所帶有的邪惡氣息。

  可以想像,現在站在他們面前的柯南表情是何等怪異,瞠目結舌,嘴唇半開,眼珠瞪如銅鈴般大。他完全不知該說什麼才好,雖然他早料到詹姆斯是組織的一員,卻從沒想過,他的地位竟比琴酒還高。

  [何必那麼驚訝,你不是早就已經猜到了嗎?琴酒,]他向他示意,[你和苦艾酒先下去吧!我和這小傢伙想敘敘舊,不希望有其他人來打擾。]
  [可是……。]
  [放心好了,有事的話他會幫我擺平的。]他指指一旁的赤井。
  琴酒不禁露出了不滿的眼神,呆了半晌,這才閃神過來。[那好吧!]他微微一欠身,便和苦艾酒一起退了出去,必恭必敬的態度,還真是首見。
  [詹姆斯先生,看來你的權利還挺大的,連琴酒都要對你禮遇三分。]
  [呵~~說笑了,面對你這位受到Boss特別欽點的小孩,我才要對你禮遇三分呢!]
  [呵~~。]柯南苦笑一下,如此榮耀還真不敢當。
  [好了,我想我們也該談談正事了。對了,我叫白蘭地。]詹姆斯歛起臉上的笑容,[我想苦艾酒也應該跟你大略提過,我們希望你能夠為組織效力。]
  [憑什麼?]他盯著他直道。
  [憑什麼!要我提醒你嗎?例如憑你的決定就能決定你身邊所有人的命運。]
  [嗯?]
  [要我再提示一下嗎?像現在就在你隔壁的小蘭,她是生是死,就完全掌握在你的一念之間了。]

  [等……等等,小蘭她在隔壁。]他的眼睛亮了一下。
  [沒錯,不過都過好幾天了,她的情形是如何也沒有人清楚。依照慣例,我們是不會提供任何吃食給人質,一直到他離開為止。有些人沒有被接回去,就這樣被活活餓死嘍!]
  他越聽心裡越是發毛,更對這些人的無情感到害怕,[你們這些人,]他怒道,[就這麼沒人性嗎?連供給食物這種小事也不願意做,你們還算是人嗎?]
詹姆斯一聽,眉頭一縮,正待開口,卻被赤井搶先道,[你懂什麼,弱肉強食是必然的道理,他們因為太沒用了,才會被組織解決掉,會被活活餓死也是他們的事,跟我們一點關係也沒有,只有強者才能在強烈的競爭環境裡存活,也只有強者才有存在的價值,所有的弱者都是我們除去的——。]
  [好了。]詹姆斯一揮手,[沒必要告訴他那麼多,我們的目的只是為了創造最美好的世界罷了。]

  他難以理解的看著眼前的兩人,對於他們的想法感到莫名的心寒,這是什麼樣的地方,什麼樣的世界,竟然還有人如此盲目的崇信這般完全不合人道的想法,而且對他們所執行的死亡任務不感到絲毫懷疑,他們是太過自私了,他們只願為自己的利益而活,卻不願顧慮到他人的感受。誰說人的存在只是弱肉強食的一種衍生,人之所以被稱為人,不也就是因為有—愛。
  [話說回來,工藤,你到底考慮的如何?]詹姆斯正眼瞧著他,[你沒有太多時間可以想這件事,要知道,她已經連續兩天以上都沒有進食嘍!]
  [嗚~~。]柯南一咬牙,眉頭緊鎖著。
  
  他能夠如何做呢?
  他必須要放棄他所秉持正義,才能挽救所有人的生命嗎?
  他必須要逼迫自己放棄自己所信仰的,而接受自己所不認同的嗎?
  他沉思,他的犧牲可以挽救許多人,他的犧牲可依以挽救她,他只有一個人,而她,和大家,是眾多的人。

  如果他的犧牲,真的可以挽救許多人的話。

  眼前,浮現了許多人的片影,元太,光彥,步美,服部,灰原,博士,爸媽……,還有——,小蘭。

  我……,也許……。

  [白蘭地,]他抬起頭,[我……答應你們的要求。]


-----------------------------
那時寫的時候並不知道詹姆斯和赤井是好是壞,所以大部分的時候我都寫他們的原名
至於他們的代號是我自己找的
赤井:里奧哈(Riojo)西班牙名葡萄酒,和雪莉酒齊名
詹姆斯:白蘭地。青山大魔王好像用過了,將就一下吧。

啊~~~~,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幹嘛
柯南真的答應了~~~
我把他搞的灰頭土臉的,好像有點過頭了........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