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4
GP 26

鄰居(15-17)

樓主 月之極限 solong29
(15)

這天晚上,他輾轉難眠,不時在床上翻動身子。

爬下床,打亮了燈,套房登時大亮。

窗外行駛的車燈映進室內,將沈悶的白色牆壁照成繽紛五彩。

這幾天,睡眠品質可說是好到不能再好。早上爬起床,總讓他有如獲新生的錯覺。沒想到如此美好的遠景竟毀在警察來訪下!

他們發現了嗎?

他自問著。反覆推敲警方不時出現的可能性,稍微後悔當時下手不夠俐落,沒能及早將殘存毒液毀去。

不!時間根本足夠!

之所以不肯在警察進駐前毀掉證據,不為炫耀!只因那對狗男女死了並不能稍稍撫慰一年多來備受折磨的心靈!

他要讓所有人知道,他們死有餘辜!要讓所有人知道,世上有人如此痛恨他們,恨到非讓他們死於非命不可!

憶起男人沈下海前,那張不甘心的臉,他得意的笑了。

是的!

他成功地在男人死之前,讓男人體會到他這陣子感受到的痛苦!

他激動的全身打顫,躁動的思緒飄浮著。他環抱著自v,感受到無以名狀的激昂,突然,高昂的情緒驅策著他,他跳了起來,按開音響,隨著音樂,在斗室裡翩翩起舞。

他舞著,轉動著,踩著步伐,無聲滑過套房,臉上浮現幸福的微笑。

一想起男人溺水時愕然的臉,更加止不住體內源源不絕的亢奮。

一張兇惡的臉陡然躍上腦海-

好一陣子,他像個呆瓜似的,高舉雙手瞪視腦中這張滿是橫肉的臉。

那張臉,正是下午來過的警察的臉!

然後,傍晚所發生的一切再度占據所有思緒,他忿忿然,為著被打斷的亢奮,更為著志得意滿轉瞬間變成頹喪。

用力關上音樂,他頹然坐在床頭,茫然瞪著眼前牆壁。

要是蠢警察將矛頭指向他,他該怎麼辦?

如果事情演變至此,他的人生,他美好的未來,全會因此化為泡影!

不!不會的!既然警察斷定女人死於自殺,就不可能懷疑到他頭上!

那麼,男人呢?

下手推男人下海的那天,因為心情過於激動,或許有顧及不到之處,或許下手時被別人撞見也說不定!

他緊抱住腦袋,前前後後,將當天情況想了好幾遍。

除了把他趨趕到別處的情侶,從開始到結束,他的打扮、行為都跟河堤上散步的路人甲沒兩樣。

這些都是事先計畫好的。故意將自己打扮成不惹眼的角色,即便行人看見,也不可能在往後的某天回憶起他的長相。

那麼,就只剩那對情侶了。

嘿....那兩個人嗎?得找個時間好好調查調查!

至於男人的死因,目前他正密切留意新聞報導和報紙,尚未從中得到可用訊息。

報紙曾草草記載女方服藥過當致死,男人的死訊卻是翻遍各大類報紙也找不著!

該死的警察!

他痛罵一聲。想到也許是警方封鎖了相關消息,更讓他義憤填膺。

如果能知道警察如何看待男人死因就好了.....

他忽然睜開雙眼。

真笨!他怎麼沒想到要找在附近轄區擔任巡佐的陳肥呢?

他和陳肥交情匪淺,倘若用點腦筋,拐著彎問陳肥案情發展,總能夠得到些許資料。

他笑開了臉,煩悶一掃而空。起身伸了個懶腰,瞥了掛鐘一眼-

都三點了?

這可不行!該做的事還多著呢,精神不濟怎能辦得了大事?

手一伸,按下電燈開關。

燈熄了,室內再度恢復黑暗。

(16)

洪大剛坐在輪椅上,在家人、小沈、以及警局較要好同事的簇擁下,離開醫院門口。

經醫生診斷,洪大剛的尾椎骨有紅腫發炎傾向,醫生本來吩咐他住院觀察幾天。但是不到一天時光,洪大剛便向值班醫生嚷著要出院,醫生拿他沒轍,只好開了幾天份的藥給他,要他按時服用,二天後回醫院復診。

洪大剛的老婆接到電話趕來醫院,剛巧踫到來探望洪大剛的警局同僚,大家便一同走出醫院。

一路上,洪大剛始終把頭壓得低低的,大夥有說有笑,洪大剛卻默默無語。

醫院長廊像永無止境似的,走得愈久,洪大剛的耳根子愈是燒紅。

他奶奶的!一個大男人坐在輪椅給人推著,臉都不知該擺哪去?!

原本心底的不舒坦已經到了極點,誰知行經他身旁的人,總會拿奇異的眼光盯著他瞧,更教他無地自容。

走了一陣子,不少竊竊私語聲鑽進他耳裡,讓他更是哭笑不得。

「喂!他什麼來頭?怎麼後頭跟著一群警察?」

「小聲點,看他那副模樣,可能是××幫、××堂的幫主或堂主,要命的,嘴巴就閉緊點。」

「媽,為什麼有這麼多警察?」

「你再吵!等等像那個流氓一樣,給警察抓去關!」

洪大剛惱怒的瞪了婦人一眼,婦人駭了一跳,抓起身邊的孩子,頭也不回的往後跑。

瞪走一個三姑六婆,眼看醫院大門在望,洪大剛心情總算好些,回頭問著小沈:

「那孩子呢?是不是還在警局?」

小沈沒答話,反倒和隔壁的胖仔互望了眼。

「怎麼了?」洪大剛不明所以。

小沈無奈的搔了搔頭。「你住院那天,局長要我把孩子送交社福單位-」

一提起死對頭名號,洪大剛登時氣得吹鬍子瞪眼。「他叫你送你就送?!那孩子現在是重要目擊證人,保護他是警方的責任,你把他丟到社工人員手裡,要是他又逃走,責任誰來負?」

「已..已經被他跑掉了。」小沈摸摸鼻子,愧疚的道。

「什麼?」洪大剛怒道,又得顧及同事情面,克制脫口而出的髒話。

隔了好一陣子,他才忍住氣問:「差人去找了嗎?該不會又跑回局裡了?」

「這....」小沈瞧了瞧胖仔,胖仔只得接話。

「局長他-他說最近案子多,不可能為了一個鬧意氣的孩子出動大批警力..」

「他說這什麼屁話?要是孩子跑去自殺,他擔得起這個責任嗎?放他的狗臭屁!只會拍長官馬屁的馬屁精!混帳東西!他奶奶的!」洪大剛氣得跳腳。

奈何坐在輪椅的他,只能象徵性的跺跺腳,讓他怒上加怒。

面對洪大剛的怒氣,眾人大多垂下頭,露出慚愧的臉色。

坐在走廊座椅的小男孩,看到洪大剛一臉惡霸霸,口中髒話不斷,嚇得哭了出來,大聲喊著媽媽。

走廊一陣騷動,許多人紛紛將頭探出門診室,看著洪大剛一行人。最後還驚動醫院守衛前來關切,洪大剛的老婆只好趕緊將氣呼呼的老公推出門外,以免百貨公司的夢魘再度上演。

(17)

上了車之後,洪大剛仍難掩氣怒,一張原本就兇神惡煞的臉,顯得更加令人膽寒。

小沈戰戰兢兢的發動引擎,胖仔和其他同事則是早有先見之明,為了遠離暴風圈,大夥齊聲說待會有約,早早溜了。

行進中,警車裡一片死寂。

開了好一段路,小沈才硬著頭皮問:

「大嫂,能不能麻煩你指個路。雖然我去過你們家,但間隔好幾個月,早忘了該往哪走。」

洪大剛的老婆正要答話,洪大剛瞪眼喝道:

「回家幹嘛?去警局!」

小沈偷瞄後照鏡裡的洪大剛一眼,只見他滿臉狠厲,活像剛從監獄出來急欲尋仇的黑道大哥,那狠樣嚇得小沈手腳發冷。

小沈不敢違逆他的命令,乖乖駛向警察局。

車子一開進停車場,洪大剛馬上吆喝老婆和小沈,扶他坐上輪椅,進入警局後,洪大剛要老婆在門口停下。

坐在前廳的警員和眾人一一打了招呼,洪大剛一開口便問:

「那老混蛋呢?」

警員楞住了,呆呆的問:「你說誰?」

「馬屁精啊!那個馬屁精在辦公室嗎?還是跑去抱長官的大腿去了?」洪大剛臉紅脖子粗的大罵。

警員更加困惑,望著他身後的小沈和洪大剛老婆,小沈尷尬的撇過頭,洪大剛老婆則氣憤的捶了洪大剛一下。「你安分點!別幫人家亂取綽號!」

洪大剛重重一哼,才改口問道:「局長人在哪?」

警員恍然大悟,想起洪大剛方才的形容詞,掩嘴偷笑起來。「他不在..呃,去抱-我是說,一大早就被上頭找去開會,下午才會回來。」

「他倒好!捅了個摟子就要下頭的人幫忙擦屁股,哼哼!真是不要臉的-」

洪大剛還要再罵,他老婆連忙制止。

「好了啦!趕緊找到孩子要緊,跟那種人計較什麼?!」

洪大剛點點頭,推著輪椅,回頭要小沈跟上來。「你先跟被害者的親朋好友連絡看看,問男孩是不是在他們那邊。如果沒有男孩的消息,再把小洪和老范叫過來,就說我要分派任務。」

「可是,洪叔,小洪和老范手上還有局長交待的大案子,局長如果知道了,恐怕會不高興..」

「他算什麼狗屁!我管他高不高興!叫你去就去,再囉嗦,我就把你調回風化科!」

洪大剛當然知道細皮嫩肉的小沈在風化科吃過不少苦頭。長相斯文的他,一到特種營業場所臨檢,不是被保鑣奚落,就是被舞小姐吃足豆腐。

偏偏小沈踫到女人就全身不對勁,別的男人視之為豔遇的大好機會,他卻避如蛇蠍。

回想起那段淒慘往事,小沈冷不防打了個寒顫。不敢再吭聲,一溜煙跑得不見人影。

洪大剛讓老婆推進辦公室,一路上苦思著男孩去處。

雖然機會渺茫,他仍在進門之前,隨手抓了個人問:

「有沒有看到常常睡在走廊的男孩?」

那人一楞,反問了句:「他不是被送到收養中心了?」

洪大剛不答,揮了揮手,將他打發走。

「我去倒杯水給你喝。」洪大剛的老婆說著,把他留在自個位置上,便走出辦公室。

洪大剛心中煩亂,特別是想起男孩曾信誓旦旦威脅社工人員的話。

該不會,真的跑去自殺了吧?

這個疑問才冒出頭,他連忙將它壓下。

小孩子說的話能信嗎?只是說說罷了,怎麼可能真的去做?

他這麼想著,心中不期然跳出男孩瞪著拿巧克力給他吃的男人的眼,一雙覆滿仇恨的雙眼。

為此,他惴惴難安起來。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2073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