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聖鬥士板友創作
LV. 6
GP 41

【小說】讓天使沉睡

樓主 玄麟 rainkylins
為了怕有些大大進來被雷到,所以我在這邊先說:這是一部『夢小說』
什麼是夢小說?
即是在文章內有自創角色為主角或主要配角,在這篇,便是女主角為自創角:依蜜。
如果各位能接受的話,那麼,請繼續看下去吧!
*轉載需告知,且必須附上作者出處&部落格(本家)
*我的本家:麟夜御空

【讓天使沉睡】
cp:撒卡x依蜜


.01
  自從被教皇撿了回來,你們便出現在我的世界。而你,當中的你是如此耀眼。
  「小傢伙,怎麼哭了呢?」溫柔的聲音從背後響起。
  這時的我正躲在白羊宮外的小角落無聲的掉淚,我轉頭,是那個擁有著比天空還藍的長髮、比大海更深邃的雙眸,溫柔的,撒卡哥哥。
  我不知所措。我只想要逃。
  但一個小女孩怎逃的過經年接受聖鬥士訓練的他?
  輕輕鬆鬆就被抓了領子。
  「沒記錯的話,妳是教皇帶回聖域來的。妳叫什麼名字?」見我的眼中猶然有淚,或許以為我惱怒他不知道我的名字。柔柔的微笑補充:「那天見過妳一面後就和艾奧出任務去了,不知道妳名字是正常的。那……可以請妳告訴我嗎?」
  他俏皮的眨眨眼,我扭捏著。
  「教皇……教皇幫我取名為依蜜。」小小聲,因為苦日子過太多,明白不會有天使來眷顧我的。
  「很好聽。」他揉揉我的頭髮,那頭我想剪掉的頭髮。
  「不要碰我!」驀然地,我推開他的手。
  抬起頭望了藍髪天使,他有那麼點的不知所措。

.02
  這天,和艾奧剛辦完任務回聖域──雖然說是任務,但給個十歲大的孩子能給什麼任務?頂多在聖域附近的城鎮幫教皇跑跑腿罷了──碰上了那個孩子。在城鎮的街上、在我和艾奧的眼前跑了過去,我倆對望一眼,兩人的記性不弱,認得那孩子是前幾日教皇帶回聖域的,於是分頭行事。
  我們沒看錯的話,那孩子臉上帶著淚。
  步上聖域的階梯,在一旁的士兵彎腰說聲『撒加大人』的時候,我開了小宇宙四處找找那小傢伙,得了,不正在白羊宮附近嗎?
  走了過去,我站在小傢伙的身後,看著她瘦弱的身子不斷的顫抖,我溫和的問:「小傢伙,怎麼哭了呢?」
  結果小傢伙的反應是我始料未及的──竟然逃了--當然輕鬆追上,我輕輕抓了她的領子,對她的反應不解。
  「沒記錯的話,妳是教皇帶回聖域來的。妳叫什麼名字?」她眼中的淚痕未乾,難道還氣我不認得她嗎?好有趣地孩子。「那天見過妳一面後就和艾奧出任務去了,不知道妳名字是正常的。那……可以請妳告訴我嗎?」
  「教皇……教皇幫我取名為依蜜。」她的聲音很小,但我還是聽的到。
  依蜜嗎?不知為何,我就是想叫她小蜜。「很好聽。」
  伸出手,揉揉她那頭漂亮的燦銀色頭髮,很滑順。
  「不要碰我!」同樣也是意外地,她推開我的手,抬頭看我一眼,跑了。
  「沒想到你被小傢伙嫌棄呀。」傳來艾奧爽朗的笑聲,我轉過頭去微笑看著他。「我投降,別打壞主意。明明就一張天使臉壞水卻多……我不要星爆呀撒卡!那孩子在被教皇帶回來前是住在城鎮上,但因為一頭異於凡人的銀髮常受人欺負,剛剛她到街上去是去看照一隻之前常玩在一起的小貓,沒想到城內的那群人又找她給氣受。」
  「難怪……」為什麼叫我不要碰她,了然於心。「貓呢?」
  「還用你說嗎?」艾奧羅斯陽光般的笑容好閃眼,放在背後的雙手正輕抓了一隻純白色的小貓咪。
  「這下好了,又得讓教皇說一頓。」
  兩人相識一笑,也不管聖域不能私自帶進有生命機體這一點,將小貓送去教皇廳給依蜜,自然又被教皇追著唸了。

.03
  自從教皇帶回那小傢伙、讓她跟著未來的黃金聖鬥士們一起受訓練,已經過了兩年。這兩年我在暗處看著她,她……改變了很多。
  不再是那樣的唯唯喏喏、不再是脆弱且像玻璃般的孩子,她堅定了、她開朗了,應該說是大艾的功勞吧!或許是那個擁有陽光般笑容的大艾影響了她。
  「卡諾,要吃嗎?」小傢伙甩著一頭銀髮,丟了一顆蘋果過來。
  這邊是雙子宮的角落,見不得人的我不能常常出宮閒逛引起破綻。是了,能沐浴在陽光下的、活在眾人眼中的,只有撒卡,而不是他的孿生弟弟,我,卡諾。
  原本,聖域內除了撒卡沒有人知道我的存在,直到一年前我出於好奇和興趣裝成撒卡去接近小傢伙,被她一眼認了出來。
  『你和撒卡是不一樣的。』當初,小傢伙這麼說著。
  太有趣了,竟然有人一眼就能認出雙生子誰是誰。我不受控制的告訴她我的存在,其實,我不奢求什麼,只想要有人的心裡有我,而不是只有著撒卡,雙生子誰也像誰,卻也誰都分離不了誰。
  我知道小蜜對撒卡的眷戀,揉揉她的頭髮,沒關係。
  至少妳知道我,妳心裡有我。

.03
  又過了個三年。
  我站在教皇廳上,望著教皇的面具,震驚於他剛剛說出的話語。
  「小蜜,妳不該再留在聖域了。」
  如此的,極具震撼的話。
  我已經把聖域當成我家、我已經把你們當作家人……卻要我離去了,是嗎?「教皇,我做錯什麼了?」
  「妳什麼都沒做錯……」一向威嚴的教皇,聲音中卻透露著疲憊。「妳的身分錯了。」
  「身分……」
  「這個聖域只能是雅典娜的,妳的身分會讓女神為難,小蜜。」教皇讓我去他身邊,就像當年我趴在他腿上邊聽故事,只是不再那樣的溫馨,對我來說是殘酷。
  不是什麼都沒有的,我有回憶,我知道。
  教皇、穆、阿爾德巴朗、卡諾、迪斯、小艾、沙加、大艾哥哥、修羅、米羅、卡妙、阿布,還有……撒卡哥哥。
  最後我哭累了,睡了。
  當晚,撒卡哥哥見了我,在我面前殺掉小白──那隻貓,當年他和大艾哥哥帶回來的那隻貓──我哭不出來,就靜靜的讓他抱著,出了聖域到之前就找好的一戶人家給安頓。
  「撒卡哥哥。」我喚住他,或許明白這是最後一次跟我說話,他停了腳步,蹲下來與我平視。「小傢伙,妳還是哭吧!不要忍著。」
  就像當初,輕揉著我的髮。語氣還是那樣溫和優雅。
  「不礙事的,我只是……撒卡哥哥,不管你做什麼我都相信你,永遠不會變。」我舉起手,輕撫著他的眉間。
  什麼時候,你的眉間已帶了憂鬱?落入凡間的天使染了塵,雖不再潔白,但還是我心中的撒卡哥哥。所以,不要不開心了好嗎?
  「謝謝你和大艾哥哥這五年來的指導和關懷。」我微笑,「教皇幫我取名為依蜜。」
  我知道,他懂得。
  「……很好聽,但我最喜歡叫妳小蜜。」
  笑著送走了他,蒼黑的天空爬上了滿月。

.04
  小蜜消失了。
  雙子宮內的書房,看著撒卡的樣子,我就知道是他搞的鬼。
  「撒卡,把小蜜交出來。」他沒有任何反應,只是望著書。「撒卡!」
  很不對勁,撒卡那比天空還藍的長髮似乎染了黑?
  「卡諾,小蜜不是你或是我能擁有的。」他狀似地閉上疲憊的眼睛,我已無法從那深邃的雙眼中看出什麼。不再是天使了,撒卡,你已經在墮落了嗎?「最像神的男人……又如何呢……卡諾,我把小白在她面前給殺了。」
  「撒卡!」我震驚,小白是……是小蜜最寵的那隻貓呀……當初不是……
  「教皇說,雅典娜即將出世,不然再留她……小蜜的身分是神,這聖域不能容她。除了送走她,別無他法。教皇要我斷了小蜜對我們的掛念,就算是恨也好。依小蜜那麼聰明,這脾氣只鬧上一陣子就知道我們的苦心。」
  「你瘋了!為什麼容許教皇這麼做?你忘了小蜜出了聖域只會被欺負嗎?你什麼都以教皇為主嗎?那小蜜她……小蜜她是喜歡你的你知不知道!」
  就為了什麼雅典娜,所以你就遵照教皇的意思將她送走……她不是誰!她是小蜜!是那個小傢伙!
  「雅典娜……我去殺了教皇,你去當教皇我當雙子座聖鬥士,不要把小蜜送走……」
  撒卡震怒,一揮手便是一個巴掌過來。「卡諾!如此大逆不道的話你說的出來?就為了那個小傢伙?」
  「還有很多原因!」顧不了這麼多,長年積在我心中的不滿也一點一滴的浮現。「當你風風光光穿著黃金聖衣在聖域行走時、有沒有想過我只能待在雙子宮?當別人恭敬叫你一聲撒卡大人時,有沒有想過我根本不能正大光明的攤出我的名字?有沒有想我當我溜出去被人瞧見卻不是喚我的名時,我到底該如何自處?你總是說我愛搗蛋,卻有沒有想過其實我是你的影子!你的黑暗面!」

  那天,我被孿生哥哥親手送進水牢,臨走前我見到他已不再天使的背影,聖域的未來,染上了烏雲。

.05
  聖域出了大事。
  射手座艾奧羅斯謀殺女神雅典娜,是敗後挾持女神逃出聖域,被山羊座修羅打成重傷,隨後教皇下令追捕,冠上叛徒之名,逝去時十四歲。
  雙子座撒卡在艾奧羅斯叛變後行蹤不明。
  十三年後,統領八十八位星座聖鬥士的教皇命令奪回在城戶集團上出現的射手座聖衣,而天馬座、天鵝座、天龍座、仙女座、鳳凰座保護著當年被艾奧羅斯帶出來的雅典娜,一步一步逼近聖域,要打倒為惡的教皇。
  真相逐漸明瞭。
  當天馬座等人坐著飛機趕到聖域,卻有個銀髮少女攔著他們。
  她問,你們想要追求什麼?
  雅典娜親自回她:我只是想為當年的射手座正名,將今日這位荼毒世界的教皇揭開真面目。
  銀髮少女堅定的笑著:雅典娜,妳太可笑了。
  無視於四位圍著她防止出招的青銅聖鬥士,她陷入回憶。
  當年八歲的我被送走,卻激發了小宇宙,我因承受不了而假死五年,因此身軀如今維持在十六歲……雅典娜呀,如果我要取妳性命卻是天理不容。
  妳到底是敵是友?天馬座很不客氣。
  我什麼都不是,但請讓我上去吧!我只想見見大家一面……還有那個人
  白羊宮門口,雅典娜被黃金箭射中。
  天馬座等人要在十二小時內去到教皇廳,請求教皇救雅典娜。
  教皇之亂,即將在這一天劃下句點。

.06
  放過天馬座等人過去,弟子貴鬼告訴我雅典娜正昏迷著,而有著一頭燦銀長髮的少女正照顧她。
  我微微一驚,原以為這個最親近的妹妹早已遭不測,十三年前她消失……
  「小……小蜜。」是她沒錯,我喚出她的小名,她顫了一下。
  「穆,好久不見。」她轉頭笑笑,拍拍一旁的階梯要我坐下來。「十三年了,你還記得我。」
  「妳……為什麼只有十六歲的模樣?當初不是……」怎麼可能不記得呢?妳是我們大家寵著的妹妹呀!「還有妳怎麼跟雅典娜遇上的?」
  「我攔住她的,現在教皇位上的是誰我想你也明瞭。」她咬著唇,淚有些決堤。「他沒有錯……我堅信他,他從來都是雅典娜最忠心的聖鬥士,他只是身不由己。雙子這個名,注定這個運,做錯事的從來不是他,卻得在清醒時為了他收拾爛攤子,撒卡……」
  一向堅強的小蜜,卻在我面前痛哭失聲。
  小蜜呀……我的家人……我最親密也最愛的家人。
  「為什麼不上去找他?」我擁抱著她,輕輕的問道。「難不成,因為雅典娜?」
  「我只想,能幫助他什麼,我一定盡全力。雅典娜能贖他的罪,我不能。所以雅典娜不能死,就算死了,我付出我的命救她又何妨?」
  我沒答話,只是摟著小蜜更緊。
  妳這個笨蛋。

.07
  我隨著清醒的雅典娜一步一步走過曾經熟悉的十二宮,我知道,一切該結束了,一切都不同了。
  看著阿爾德巴朗、小艾、沙加、米羅加入,看著我不敢置信卻有欣喜的目光,我苦澀的笑笑。
  步上最後的階梯,黑髮的撒卡,倒地不支的天馬座。
  被圍在後面的我,看著天龍座等人對撒卡的攻擊,看著雅典娜向撒卡逼近,看著雙子座聖衣拋棄撒卡,看著……撒卡內心的掙扎。
  「夠了。」我推開保護我的黃金聖鬥士們,溫柔開朗的笑。「撒卡,你殺不了雅典娜的。」
他一雙紅眼望著我,裡頭寫滿複雜的情緒。
  「因為你也是黃金聖鬥士!我一直相信你!因為你是撒卡,和大艾哥哥帶領著我們這群黃金小鬼,訓練著我們、關懷著我們、常被我們欺負、和我們玩成一團,卻是那樣的正直、那樣的負責任。這樣的撒卡,怎麼會是壞人、怎麼會是邪惡的呢?」
  「我相信,不管是死去的迪斯、卡妙、修羅、阿布,還是活著的穆、阿爾德巴朗、小艾、沙加、米羅,我們的內心從來沒有真正的恨過你,因為,你是我們的哥哥。就連大艾哥哥,他到死,也只是想幫你走回正途,才帶領著天馬座等人前來解救你呀!」
  「小蜜妳……」他,揮拳向雅典娜。「妳根本不懂我!」
  我明白,這拳只要打在雅典娜身上,撒卡就真的弒神了。
  但……我懂,我懂你呀!
  我掛了一個燦爛的笑容,在淚落下時。
  「撒卡!」雅典娜的驚叫,眾人的驚呼。

.08
  沒想到十三年後,還能見到她,還有這群……弟弟。
  十三年來,這座教皇廳,好冷。
  對不起,迪斯馬斯古,為了我,為了我的正義,你賠上性命。
  對不起,卡妙,你一直是很乖的孩子,卻因為這一戰逝去。
  對不起,修羅,十三年前讓你追殺艾奧,堅持著女神就是正義的你很痛苦吧!
  對不起,阿布羅迪,這個愛漂亮的孩子,死在最愛的玫瑰園。
  最要說對不起的,艾奧……我欠你太多,太多。
  當右手揮拳向著雅典娜,我看見小蜜眼中的信任釋懷和那滴淚。
  當腹部撞上雅典娜的黃金權杖,這場十三年的叛亂,能不能因為我的死亡而劃下句點。
  「雅典娜,對不起……」
  「撒卡哥哥,」小蜜走了過來蹲在我身旁,手覆上我的眉間。「當年,我依然沒有辦法撫平你的憂鬱。」
  我輕輕笑著,望著她,我知道的,她懂。
  但妳總是在最後撫平我心上的傷痕。
  撒卡,卡諾也不會恨你,他只是心裡不平衡,但他知道,因為你們是雙子,誰都不能沒有誰。
  小蜜,雙子這身份太沉重,我的罪太深沉。
  你已經回頭,這就好了不是嗎?十三年來,聖域並沒有管理的糟,但雅典娜未死讓你心慌了,當年的邪惡,趁機又復甦過來。
  我欠的東西太多,這一場亂我累了。不管是艾奧,還是妳……
  你沒有欠我什麼,讓這顆心出去是我心甘情願的。
  妳……
  我會活下來你不用擔心,雅典娜就由我來守護。
  我總是這麼自私。
  你從來不自私的,因此造就現在的局面。天使偶爾自私一下,為自己而活吧。我一直都知道的,那個比天空還寬闊、比大海更深邃的撒卡哥哥,怎麼會是壞人呢?
  好累,我想睡了。

  「小蜜,幫我看看穆是不是去搬了一堆東西去修補;阿爾德巴朗是不是又吵著不喝牛奶;卡諾是不是又在雙子宮搗蛋;迪斯是不是又招喚一堆幽靈去嚇人;小艾是不是又抓著艾奧到城鎮上玩吵著不回來;沙加是不是又閉著眼睛撞到頭了;米羅是不是又被卡妙給冰起來;修羅是不是準備要炸掉廚房;還有阿布我也不放心,不要整天照顧玫瑰花不顧身體……」
  「撒卡哥哥,他們都很乖,不搗蛋的……」
  「我們,很乖。撒卡哥哥,你累了就先好好睡一覺,我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

.09
  那天,存活下來的五位黃金聖鬥士流了淚。
  女神雅典娜掌握聖域,下令整頓聖域內外,隨即舉行了逝去的黃金聖鬥士葬禮。
  姊姊。雅典娜道。
  銀髮的少女是神的轉世──月之女神雅戴蜜絲──神名上是她的姊姊。
  我很好的。
  她的微笑就如陽光般的溫暖。只見她走到撒卡的墓前,和存活的黃金聖鬥士們相視一笑。
  希臘,太陽很溫和。

.10
  撒卡,我們一直以來受你的照顧了。
  所以,安心的睡吧!聖域的瑣事不要放在心上,不要在把所有事情攬在自己身上,還有我們呀!
  我們,會照顧好自己的,你也不要再憂愁我們這些小鬼頭。
  我們都長大了,當初是你守護著我們,如今就由我們來守護你深愛的大地和聖域。
  穆現在會修聖衣,幫聖域省下聖衣維修的花費;阿爾德巴朗被鄰近的小女孩暗戀;小艾不再貪玩,他說要好好守護這個聖域;沙加會請求佛祖保佑著聖域;米羅會堅守著前往教皇廳和女神殿的最後一道防線。
  至於依蜜,那個小傢伙你放心。
  她不再流淚了,她代替你守護著雅典娜。
  她說,姊姊守護妹妹又有什麼不對呢?就像你當年守護著我們一樣。
  所以,撒卡,你安心的睡吧,你憂愁的太多,憂鬱的太多,為自己自私一點吧!

  晚安了。
  我們最敬愛的,撒卡哥哥。


板務人員:

768 筆精華,09/1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