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聖鬥士板友創作
LV. 41
GP 1k

【其他】修羅外傳‧以劍描繪的正義。

樓主 策矢 s654927
修羅外傳.以劍描繪的正義。


十五年前……

「聖劍拔刃!」

刀光一閃,劍氣一飛,刃殺一線,地面被刻出一道參差不齊的切痕。

「不行!再來再來!」男人的雙手交叉在胸前,對修羅的技藝頗為不滿。

「是!」修羅一面喘著氣,一面拿起沉重的石劍。

其實他的手已舉不起那石劍了,對一個八歲小孩來說,這樣的東西早就超出他的負荷。

但是他那股貫徹正義的傻勁,支撐著他繼續修練,為了一個人人都會寫的字,卻不是人人都能達到的境界--「強」。

顫抖的手握著發抖的劍,正準備使力一劈,卻見修羅體力不支,身軀往前一撲,摔入無意識的領域。

* * * * * * * * * *

跟著師父修練已經三年了,自己的劍技似乎遇上了瓶頸。然而修羅並不灰心,單純的正義已在他心中種下紮實的根,讓他不畏艱苦地鍛鍊。

「正義」,不只看起來令人熱血沸騰,更是修羅奉行一生的座右銘。

伸張正義,不需要猶豫。

執行正義,不需要理由。

維持正義,不需要情感。

正義只需要兩個夥伴,「武」及「智」。

「智」用來分析事物的正義與否,一旦出現阻擋正義的事物,便以「武」的能力將之排除,一點也不留下。

換言之,「惡即斬」就是修羅心中的正義,無法動搖的絕對性存在。

三年前那場血戰,是清楚刻在修羅眼中的地獄,也是修羅領悟正義真諦時的天堂。


* * * * * * * * * *

修羅是個被強盜一手拉拔的孩子,連名字也是給強盜頭子取的。

取名為「修羅」即是希望他能像神話故事裡的修羅一樣強悍。


那天,一滴鮮血濺上修羅的臉頰,因而吵醒了睡夢中的他。

修羅揉揉惺忪的雙眼,起身一看,所有的強盜都倒臥在地,地上是用血液舖成的紅毯,更散發一股刺鼻的腥味。

惟獨一個男人手持長劍,佇立在血泊之中。

男人高大的身影,睥睨著因驚嚇而坐下的修羅。

「拿去吧……」男人自口袋掏出一疊紙,拋在修羅的眼前。

是鈔票,而且是修羅沒看過的數目。

「為什麼……?」修羅跌坐在地,驚慌失措。

「……正義。」男人遲疑了一下才回答,之後便邁出離開的腳步。

「等……等一下!」

正因為這句「等一下」,修羅才踏上貫徹正義的路。


* * * * * * * * *

金屬相擊的沉重聲響,把在床上昏睡的修羅給吵醒。

修羅起身坐著,視線穿過窗戶的縫隙,看見師父跟另一名男子正以劍相抵。

面對這種狀況,修羅早是習以為常。因為師父的名聲遠播,三不五時即有人慕名而來,順道切磋個兩招也是理所當然。


劍刃相摩激出火花,師父與那名男子對峙得難分上下。那麼久以來,修羅是第一次見到有人能跟師父抗衡到如此地步。

修羅目不轉睛地盯著師父的戰鬥,或許能從觀戰中學到一些技巧。

突然間,一道黑影急速欺近師父身後,破綻百出的背後空間。

敵人手起、刀也起。

敵人手落、刀亦落、斬下之物隨即亦落。

「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師父的左臂墜至地面,左肩斷臂處更灑著鮮紅的血漿。但右手仍不忘記戰鬥的意志,持劍硬拼到底、毫不退縮。


「不對!這些人分明想要了師父的命!」修羅自床上一躍而下,隨手抄起放在櫃子上的破爛青銅劍,向外頭飛奔出去。

修羅身影尚未出現,他擲出的青銅劍已將師父眼前的僵局打破。

師父與對手的兵器皆被彈開,兩人各自往後退了一步。

青銅劍在半空中旋轉飛舞,修羅飛身一躍而上,右手接下劍柄,且立即翻身向敵,以自身的重力加強揮劍的力道。

但是敵人的身手非同小可,左手持握的利劍輕易招架修羅的一擊,右手的鋒刀朝空中的修羅直逼貫去。

尖刃方出,肅殺之氣已撲在修羅臉上,他警覺性地把頭後仰。

劍刃乘著殺氣之風刺穿了修羅眼前的空氣,銀白的刀面映著修羅滿是稚氣的面孔。

修羅在空中閃躲敵劍的行為擾亂了他的平衡感,下一秒,他的身軀重重地摔在地上,並震起些許的土沙。

敵人並未趁此刻進攻,那是敵人的憐憫?亦或是他們知道自己勝券在握的驕傲?


「你快逃!憑你的力量根本不夠。」師父把長劍插地,扶起倒在地上的修羅。他的神色頗為痛苦,但仍把徒弟的命擺在第一位。

「再怎麼樣不夠,也都不能眼睜睜看著你這樣被殺死。」修羅站起立身,緊握手中的劍,準備跟敵人來個生死相搏。

師父並未繼續阻止他,因為他深知修羅心中的堅定。只好一同站起,賭賭自己的運氣。

「你們噁心夠了沒?」一個聲音從樹叢裡傳出。不久,第三個人影漸漸浮現。腰間的配刀散發著一股陰邪之氣,必是削鐵如泥的妖刀。


敵對的三人團團繞住修羅跟師父,臉上自信的笑容已經說明一件事:「刀劍已經替他們佈下天羅地網,就是蒼蠅也逃不出他們的陣勢。」

風吹過、草微動、沙飛揚、樹輕搖。在這鬥場上,安靜與不安靜同時交織著。

安靜,是聽覺能夠捕捉的聲響。

不安靜,是眾人心裡面那股激昂。


修羅的眼睛跟雙刀劍豪四目相望,師父正與剛才砍下他左手的長刀武士作精神上的攻防戰。

一旁的妖刀刺客緩緩抽出筆直的日本刀,猛然地往右一揮,發出劃過空氣的聲響。

那把妖邪般的日本刀吸引了修羅的注意力。

銀白的刀刃看起來並沒有任何異處,但在那銀光的閃耀中卻透出些許的赤紅。

淡淡的紅光刺入修羅的瞳孔,翻出沉澱在腦海裡的記憶。

那刀、那群人、那份親情、那種歸屬感。

修羅的視線快速掃過三人的臉龐,更將他藏在記憶角落的一切給挖了出來。

緊握青銅劍的雙手放了開來,任由它掉落在地面上。而這樣的動作代表了「失去戰鬥意念」。


修羅把身子轉向手持妖刀的刺客,臉上盡是清澈的淚水,他哽咽著大喊:「壬……壬藏大哥!」

三人一時愣住,不約而同地看著正在哭泣的修羅。

不久,妖刀刺客開口:「你是……修羅嗎?」

「……」修羅沒有答話,只是一個勁地點頭跟啜泣。

三人相視,紛紛露出笑容。然而過沒幾秒,卻又轉回原本嚴肅的神情。

「修羅,既然你還記得我們,那你怎麼能夠忘記這個混蛋殺了我們整群強盜!?難道過去的時光你全都忘記了嗎!?難道頭目的恩情你也忘記了嗎!?修羅,現在回頭還來得及。如果你堅持要保護這個傢伙,那麼……」手持妖刀的男人擺出「牙突」的架勢,冷淡地發言:「我柳生壬藏!絕對不會原諒背叛者!」

「大爺我宮本千兵衛的劍,沒有不斬的人。」雙刀劍豪──宮本千兵衛,左刃置前、右刀在後。是他自祖先宮本武藏的「二天一流」改良而成的「天地二流」。

「那麼在下佐佐木太一,也……」長刀武士──佐佐木太一收刀入鞘,左手輕握劍柄,此乃速度無人能出其右的「居合」。


幾秒後,修羅舉起左手,用衣袖抹去眼淚跟鼻涕,拾起地上的青銅劍。轉過頭來,笑嘻嘻地對著師父道:「師父,正義的行為裡面,有一條叫做保護弱者吧!?」

雖然語氣是那樣的輕鬆,但是說出這句話的勇氣,卻是無法想像地沉重。


宮本千兵衛率先出擊,先發制人是他的戰鬥宗旨。左手的利刃先是抵上修羅的長劍,施勁壓制修羅反抗的力量,而右手的鋒刀趁隙掃出。

判斷出千兵衛的鋒刀將會斬斷他的頸子,修羅把頭壓低,讓千兵衛砍了個空。


另一方面,佐佐木的長刀應聲閃出,在半空中畫出明亮的軌跡,往師父飛去。

師父冷靜應戰,反手持劍格擋下來。雖然如此,仍被佐佐木的攻擊震退幾步。

下一瞬間,師父把劍翻回正手,轉守為攻。一出手即是向人首級,他知道此刻沒有多餘的時間跟敵人纏鬥,採取較為直接的攻擊手段。

佐佐木亦不慌亂,揮出的鋒芒轉了個銳角,及時止住師父的奪命劍。


一見千兵衛露出胸前的些微破綻,修羅咬牙孤注一擲,握劍朝千兵衛直遞。

然而千兵衛卻嘴角輕揚,修羅正覺得大事不妙。連發生什麼事情都還不知道,就見到兩道閃光自眼前交互閃過,手中的破爛長劍已經斷成兩截。

「要打敗一個人,得先毀了他的武器。我教過你的,忘了?」千兵衛得意地笑著,刀尖微微刺入修羅的額頭,血珠流下通過眉心,一路延伸到了嘴角,最後在臉頰旁滴落。


千兵衛跟修羅的戰鬥已經告一段落,師父跟佐佐木卻仍僵持得火熱。

儘管只剩右手應戰,師父在戰鬥中也不居下風,憑著能看透敵人攻守缺失的劍術造詣,見招即拆招、拆招接出招、出招被收招、收招又見招。

佐佐木的劍術層級的確不如敵手,但是長刀的刃長優勢成功地保持距離,不至於在敵手出劍時閃避不及。

一連串的刀劍對戰,不間斷的你來我往。彼此以優勢攻擊著敵人的劣勢、以長處突破敵人的短處。

刀與劍纏鬥了千招百式,聲響重疊、震音交錯,沒有一方願意甘拜下風。


結束。

突然性地結束。

刀光劍影毫無預兆地結束。


下一刻,兩人同時揮出奮力一斬,兵器對劈,其迅如風、其聲如雷、其順如水。

兩人皆被刀劍交戰抵觸時,那渺小時空產生的強大震威給擊退,腳步向後疾行。

儘管身體未穩,佐佐木也不放棄任何一個追擊的機會。

長刀鋒面反轉,循著原來的路徑迅疾翔回,正是似燕之速、仿燕之翼的「燕歸來」。


光之飛燕神速無比,然而出招時刻終究過慢,燕子只在師父胸前翔過,連師父的邊都沒有沾到一點。

驚險閃過這招燕歸來,師父嚥了口唾液。此刻,胸口傳來一陣劇烈地刺痛,低頭一看,這才驚覺自己的胸口早已斜劃上一線赤紅。

「劍、劍氣……」師父訝異地看著胸前的傷口,一面大口地喘氣。方才的激烈對戰加上大量失血,已經讓他的體力所剩無幾。


一抬頭,就看見在一旁觀戰已久的柳生壬藏,如鬼魅般出現在他的眼前。

柳生面無表情,只是毫不猶豫地刺出「牙突」。

師父心中閃過「防禦」的念頭,但卻為時已晚。刀牙已經貫穿過他的胸膛,在背後閃閃發亮,耀著紅色的血光。

「牙突‧涯盡。」柳生右腳向後一蹬,沙塵暴飛,草屍空亂。以妖刀串著師父的身體飛快突進,直到撞上了房屋的牆壁才硬生生停下。

師父的臉色慘白,表情痛苦不堪,但拿劍的手卻從沒想過就這樣死在敵人的手下。

師父的右手一個大幅度擺動,刀刃往柳生壬藏的項上人頭直取而去。

雖然充斥著殺氣,唯獨缺少了殺技,師父的這一劍已經失卻了威脅性。

柳生不疾不徐地一避,接著雙手緊握刀柄,閉眼醞釀著體內的氣息。

「牙突‧十定震!」柳生大喝,雙眼瞬間綻放,白髮直豎而立,體內的巨大凶氣傳上刀柄、透過刀刃,衝撞師父的創口。

霎時,那邪氣在師父體內爆散開來,他高大的身體猛烈一震,身後的牆壁以鮮血染出一個十字形狀。

而持劍的右手原本仍有機會反擊,然而柳生的強勁震波不僅一口氣摧毀他的生命力,更將他的手腳牢牢釘在血十字上,絲毫動彈不得。


這副模樣,像極了,基督教徒們信仰不已的耶穌。

可在場沒有人信耶穌。

他們只相信自己的劍,自己的靈魂,跟自己的正義。


終究,師父緊握的劍,也在右手鬆開的瞬間,倏然墜落而下。

奉「正義」為宗旨的劍俠,最後竟死於因「正義」而起的鬥爭。

是正義不再守護?還是不再守護正義?

「柳生一出手,敵人活不久。」這句強盜團裡流傳的名言,又再次得到了應驗。


「師父──!」見到此情此景,修羅再壓抑不住眶中打轉的淚珠,任由它滾滾滑出。

憤怒、悲傷、絕望、自責的情緒在修羅體內撞擊著,使得他一時之間不知所措。

「修羅……?」宮本下瞰著兀自啜泣的修羅,等待著答覆。

修羅並沒有答話。


良久,在他心中喧鬧的情緒總算沉默下來,凝聚成另一種未知的力量,並旺盛地燃燒著。

「哼、哼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修羅徐徐抬起頭,臉上的眼淚仍不住流著,卻奇異且誇張地狂笑。

一股惡煞的鬼氣自修羅的毛細孔擴散,瀰漫在週遭的空氣裡。

宮本不由自主地把腳步後移,冷顫的雞皮疙瘩遍佈整身。


「千兵衛,你在發什麼愣啊?」眼見宮本遲遲未出手,柳生迅步走來,但在察覺到濃烈的鬼氣後便停下步伐。戒慎恐懼地注意著修羅的一舉一動,深怕一個不小心,人頭就得跟身體說聲「再見」。


柳生的身後傳來一陣隆隆作響,柳生轉頭查看,一棵年老的榕樹被一道細得幾乎看不見的切痕給斜斜腰斬,上半身趴在草地上,迎接死亡的到來。

佐佐木兩眼全是驚訝,口裡溢出大量鮮血。他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卻又瞭解是什麼狀況。

僅僅明白,死期已至。

單單清楚,至奧之劍。

最後,佐佐木自胸口噴灑血霧,帶著好久都沒有過的那種笑容,滿懷高興地倒下,倒在死神的懷抱裡。

在最強的劍下殞命,這就是他所追求的最終幸福。


修羅手中的劍,那把方才被宮本俐落斬斷的劍,已不在修羅的手裡。

修羅何時出手?沒有人見到。

斷劍何時飛舞?沒有人看到。

因為……光速。


柳生別過了眼,不再盯著同夥的屍體。對毫無防備的修羅再度擺起架式,妖刀之牙蓄勢待發。

「是生是死就看這一招了。」柳生咬牙,出劍!

「牙突‧牙雨!」柳生一吼,散開的刀牙不停加速,如閃如螢光、如爍如燭火、如百如流星、如萬如豪雨。把刺擊原本是點的攻擊擴張成面的破壞。

修羅紋風不動,對著柳生如暴風般襲來的攻勢視若無睹。

「牙突最大奧義‧牙兵!」柳生未改飛快連刺的戰法,不過他的刀氣卻開始產生奇妙的變化。

殺氣壓縮在刀尖上,忽地就以「長槍」的姿態筆直衝出,一擊就刺碎修羅身旁的石塊。

以劍馭氣,以氣馭劍,正是柳生壬藏如此厲害的秘訣。

石塊的碎片打在修羅臉上,他看了看地上被「長槍」擊出的大洞,這才站了起來,以一個鬥士該有的態度去面對敵手。

修羅的雙眼追蹤著柳生的刺劍擺動,即使那妖刀快若閃電,但在已經融入光速的瞳孔中,每一劍都慢得不可思議。

柳生縱劍,「關節劍」圍困、「箭矢」飛竄、「巨斧」重劈、「長棍」斜打、「大劍」橫掃,合作無間地搭配著妖刀錐殺、壬藏追殺。

兵器自所有修羅能逃離的路線迫近,抹殺了他安然無恙的希望。

然而修羅並沒有閃避的意思,他輕抬右臂跟嘴角,往下施力一甩。

勝負,總是在一瞬間判定。

幾近同時,修羅週遭的氣場如海嘯般爆衝散出。

無與倫比的能量把柳生的「兵器」一一轟碎,蠻橫絕霸的氣流更強壓住柳生的身心,再厲害的人皆無用武之地。

生死,往往於剎那中發生。

修羅的左手幻化為光,一閃,一斬,手刀染著紅漿,在柳生的背後靜止著。

柳生的心臟已然成了碎肉,不再擁有躍動生命的能力。

「沒想到你還記得我曾經說過的:『利刃一把就足夠,劍技一擊就致命。』,我真是可笑……最厲害的招式卻違反了這個法則。」面若冰鐵的柳生壬藏,終於卸下跟他人之間的心靈武裝。

淚水滴落在修羅的手臂上,跟血液混雜在一起。

「記住,一擊必殺……」語畢,柳生壬藏的眼皮如布簾蓋下。

劍客在生死線上舞動的一生,終有一天會在「死亡」的方向停下腳步。

這就是與劍共活的宿命。


修羅抽手而回,「修羅」的眼神凝視那早就興奮不已的,宮本千兵衛。

事實上,千兵衛的實力並非其他二人能夠比擬。

由於體內流動著東瀛劍聖──宮本武藏的熱血,使他天生就是個無師自通的劍術高手。


* * * * * * * * * *

千兵衛十歲那年,強盜團登門「造訪」血洗宮本家。

走投無路的千兵衛拔出父親擺飾在壁上的兩柄武士刀,對著脆弱的紙門一踹,就此踹開劍技的大門。

紙門應聲破裂,吸引了強盜們的注意力。看著直奔而來的強盜們,千兵衛不加思索地衝鋒出去。

然後……?

然後他就忘記了。

當他回過神來時,已經被強盜團的高手制服在地。

強盜頭目則拿著兩把舉世無雙的名刀,示意只要他加入強盜團,手中的兩把名刀、以及千兵衛想要的一切都能無條件提供,除了強盜頭目的命。

這才知道,二十餘個強盜嘍囉喪命在他刀下,這種人才若殺掉豈不可惜?

千兵衛考慮了很久後,才默默頷首接下了刀。

復仇的心消逝已久,取而代之的是磨練、是戰鬥、是斬殺。

* * * * * * * * *

千兵衛連續幾個深呼吸,意圖要平復心裡戰鬥的渴望。不過居住在他體內的死鬥慾望,正一步步吞噬他的理智。如果不幸被駕馭了,勢必會冠上「殺人機器」或「戰爭傀儡」的頭銜。


要知道,這個世界有些事,註定會發展成最糟糕的模式。

就像現在這樣。

原始的野獸攻破了他內心最後一道防線,千兵衛仰天長嘯,好似野狼的嗥叫。


修羅把手護在胸前戒備著。他了解就算自己再怎麼厲害,面對天下第一的劍客,也沒有完全的勝算。

修羅不敢輕舉妄動,千兵衛沒膽貿然進攻。兩人害怕著彼此、雙方注意著對手。

時間彷彿靜止,空間如同凍結。

厲害的狩獵者總有耐心,高強的決鬥者總有忍性。

凝神、蓄氣、集力,等待著一個最好的機會、一出手就決定勝負的機會。

修羅緩緩曲腿,宮本慢慢彎膝。才一眨眼,兩人皆憑空消失,只留下身後土沙空飄。

白光與黑影擦身而過,擦出火花、擦出一聲清脆的響音。

身影各自再現,以背對著背的姿態。

修羅按揉著發疼的右手腕,千兵衛的刀身還有震波晃動著。


「修羅,這麼想殺了我?」宮本的低沉嗓音開口。

「……惡。」修羅簡要答覆。

「哼!既然我是惡的話,自詡為正義的你,就想辦法殺了我吧!」千兵衛迴過身來,以雙刀擺出叉叉的圖樣,嘴裡細唸著未曾聽過的言語。

「這是!?」修羅整個腦子充滿疑惑。在強盜團生存的時光裡,從沒見過千兵衛有做出類似的舉動。

隨著口中謎一般的咒語,千兵衛散發的氣息正轉換成另一種模樣。

不一會兒,渾身浴血、嗜殺成癡的「劍魔」之魂,覺醒於千兵衛的血肉裡。

宮本不發一語,干戈才是現在溝通的工具。

修羅沉默無聲,招式才是此刻對話的橋樑。


或許是被這樣的氛圍嚇著,棲息在樹林中的群鳥振翅高飛離去。

數片雪白的羽毛在空中飄盪,其中一片在修羅的眼前旋過,遮蔽了他的視線不過剎時之間,千兵衛卻已閃現在他面前。

千兵衛壓低姿勢,雙刀劃向修羅的腳脛,企圖癱瘓他的移動能力。一旦計畫成功,即便是修羅也只能任人宰割。

修羅一時大駭,急忙踏地一躍。讓敵手的雙刀在地面切出兩道細線。

千兵衛抬頭,視線跟上修羅的身形。

在烈日照耀之下,無法仔細瞧見修羅的身影,只勉強地看出修羅正空翻筋斗。

翻轉愈漸迅速,將自己武裝成無懈可擊的「圓」。

上升的動力消失,修羅驅動起火熱的能量,以氣流噴射下衝。如隕石一樣攻向千兵衛。

飛快翻轉引起一陣龍卷,千兵衛費盡力氣方能穩住身子,卻露出一截破綻。修羅一見機不可失,隨即右手成刀,一技破空劈落。


風壓乃無形的枷鎖,鏈住千兵衛的全身上下,簡直是個待斬的死囚。

眼見修羅的斬首刃逼近,千兵衛硬使蠻力,欲從重重封鎖中逃脫出來。

可惜天不從人願,千兵衛的掙扎成效並不彰。

劍,已經在他頂上展露鋒芒。

在那千鈞一髮之際、九死一生之刻,千兵衛的雙刀切散風的鐐銬。

左右兩刀撐下修羅的一劈。不料,一股衝擊接踵而來。

剛猛的力道震得千兵衛差點握不住刀柄,腳下的地面蔓延出密密麻麻的裂縫。

千兵衛自知熬不過這招式,便以力借力將修羅的手刀「砸」在地上。

手刀的力勁在大地肆虐,揮出一道深不見底、一路延伸過地平線的「刀痕」。

大地竟給劈成兩半!

若被它直接命中,恐怕不會只是粉身碎骨。


施展此技的代價,就像現在的修羅一樣渾身乏力。

千兵衛兩手一陣麻痺刺痛,連舉劍都成問題。抬腳蹴擊踢在修羅的面頰上。

修羅的身體飛滾而出,迎面撞上樹幹後癱倒在地。


烏雲密佈、雷聲大作。

降雨前的悶熱空氣,只令人深覺不快。

喘息在胸口起伏,殺意在念中茁壯。

動了動恢復大半的手臂,千兵衛謹慎地靠近不知是死是活的修羅,時而快步、時而慢走。

步伐在距離修羅約莫五公尺處停下,趴倒在地的修羅背對著千兵衛。

明知有機可乘,卻又難保這並非陷阱。

殺之與否的想法在千兵衛心中徘徊、忐忑不安。

一刀,只要一刀,生死遊戲就會結束,這是果斷。

一刀,僅需一刀,亡命圈套就會發動,此乃遲疑。

嚥下了唾液,拭去了汗水。劍魔蠢蠢欲動,逼得千兵衛做出抉擇。

血絲佈滿他的雙眼,斬人的慾望。

千兵衛砍起一陣亂舞,以刀刃建築可攻可守、無隙可乘的護盾。

護盾一成,劍客一奔。

此刻,天空潑下滂沱驟雨。


降雨時的傾盆水滴,會讓人大呼爽快。

突如其來的風雨,無法阻撓千兵衛決鬥的心。

他只有斬、斬、斬。

斬風、斬雨、斬落葉。

他只有殺、殺、殺。

殺人、殺鬼、殺修羅。


在最適當的距離,千兵衛輕跳而起,以傾斜的角度衝入不知是險是夷的「修羅世界」。

一時之間水花四濺、泥濘亂灑。獨缺鮮血的赤色沾染。


劍魔輕哼一聲,這樣的結果不出乎意料之外。

一笑,千兵衛手中的二刀已無形無影,只留下刀尖的鋒芒在空氣中拉出一條條圓弧的軌跡。

無數刀光似線,穿梭在雨水之間,左右夾擊藏匿在樹梢上的修羅。

修羅飛躍至空,刀光尾隨急襲。修羅不慌、亦不忙。無顫、也無驚。

在半空中擺動身體、翻動著閃避的舞蹈。


甫落地,修羅朝刀光的反方向疾驅奔走。百萬刀光窮追不捨。

一面逃跑、一面逃避。在千兵衛的凌厲攻勢下,他只有逃的份,儘管他逃得從容不迫。

修羅靈機一動,右腳往旁邊的大樹上一踩。下一秒,修羅就此消失。

刀光只聽到腳步在大樹間跳躍的聲響,卻無從抓起他的身影。

倚靠著對地形的熟知,修羅作出三度空間的跳躍。玩弄著千兵衛揮砍而出的刀光。

「終究只是個小孩,耍這種騙人的把戲。」千兵衛看穿修羅的計謀,更考慮出應對之策。

只見千兵衛持續舞刀,然而進擊的目標卻有所改變。

刀光散開,各自朝附近的樹木飛去。

刀光等於刀。所以葉碎、所以枝削、所以樹斷。


樹群紛紛倒地,依稀,更聽到樹靈在下著大雨的泥沼上哀號。

狼藉一片,再好不過的形容詞。

修羅堅持,堅持自己的戰略方針。

潛躲在樹陣中,修羅的存在感與自然融為一體。並且屏氣斂息,聚精會神地觀察著千兵衛。


雨,更大。

風,更狂。

雷,更響。

終焉決戰的前奏。

一刀指天、一劍向地。千兵衛雙刀可及的範圍,儼然成了宇宙,劍的宇宙。

劍魔已不復存在,「劍神」才是最適切的稱謂。

只有劍神方能掌管劍的宇宙。

然而,不管是「劍神」或是「劍魔」,同樣都無法更改劍的用意 。

劍,一律因「傷」而存在,始終以「斬」為目的。


儘管大雨聲嘈雜,還是能聽到心臟的悸動聲震盪著。

說時遲,那時卻快。

一道落雷如蛇、似矛,轟然墜在兩人之間。同一時,兩人分別揮出自己最得意的劍技。

自己的正義、自己的理想,藉由自己悟出的奧義,以最深切痛苦的方式傳遞出去。

用劍,誰會成功說服對方?

決鬥已經開始倒數至結束。

五。

四。

修羅的聖劍搶先刎過千兵衛的頸子。

千兵衛人頭落、血飛濺,身體後倒,生命隨之隕落。

劍神,未必勝得過聖劍。

欣慰的是,仍有最寶貝的雙劍陪葬。

或許就某個意義上來講,也算不枉此生。

三。

千兵衛雖已死,揮出的劍技卻還充滿十足的殺氣。

數十道刀氣扭曲在一起,毀滅著路徑上的一切萬物。

比斬更鋒利、比撞更蠻勁、比燃更灼熱、比凍更寒冷、比光更迅速、比黑更深邃。

這就是毀滅。

二。

揮斬出最後一記聖劍,修羅再提不出反擊的力氣。

不閃、不躲,閉上眼等待著毀滅席捲過來。

這場決鬥,最後將沒有贏家。

一。

零。

金色的光芒乍現在修羅身前。

即使閉著雙眸,那閃耀仍舊刺眼。

張開眼睛,只見一位身著黃金鎧甲的少年背影,巨大的金色雙翼展開在面前。


「天使?我死了嗎?」修羅摸摸全身,還是那遍體鱗傷的身軀。

眼前的少年正為了自己的生命奮戰。

「天使」以兩手接下千兵衛的劍氣。猛一發勁,毀滅的力量即被摧毀殆盡。


「呼……」少年轉過身來,以燦爛的笑容看著修羅。


雨停下、陰雲散開。

降雨後的陽光普照,直教人心中暢快。

兩人沉默了許久。

「想不想成為黃金聖鬥士?」黃金少年打破沉默,很有活力的聲音。

「黃金……聖鬥士?」修羅疑惑,那是個他沒聽過的名詞。

「為了愛與正義,守護雅典娜女神的黃金聖鬥士。」少年解答著修羅的疑問。

「變成黃金聖鬥士,就會跟你一樣厲害嗎!?」一聽到正義,修羅就會藏不住心中的熱情,一臉興致滿滿。

「也許會比我還厲害唷。」少年微笑,比出大拇指。


* * * * * * * * *

兩年後……

希臘‧聖域的夜晚……

「射手座黃金聖鬥士艾奧羅斯企圖謀殺雅典娜女神。全員即刻討伐!」教皇的聲音傳送到聖域內每個人的心中。


「艾奧羅斯……為什麼是你?」魔羯座黃金聖鬥士──修羅握緊憤怒的拳頭。

「為了愛與正義奮戰的聖鬥士,當初是你這麼告訴我的。為什麼!?為什麼今天你卻……!?」修羅穿上黃金聖衣,披上白色的斗篷。

看著在聖域郊外逃跑的艾奧羅斯,修羅更是怒火中燒。

他踏出魔羯宮的階梯。

一步一步逼近遠方被圍困住的艾奧羅斯。

聖劍……出鞘!


~The End~

= = = = = = = = = = = = = = = = = = =

呼哈,寫了半年多,終於是在今天結束了。
半年來經歷了好多事情。
從開始工作上班、到過年買了一台新的PS2、到兵役的體檢跟抽籤。
時間過得還真的給他夠快XD

不過不談那些,既然是發小說帖,談那些有的沒的簡直是本末倒置。
這篇文章我下了不少心血(其實每篇文都下很多心血XD)
一開始我是想讓修羅跟師父決鬥的,但是又覺得不妥。
後來才想出了劍豪三人組,但是又不知道怎麼結尾XD
跟朋友做了詳細的討論過後,才決定這個把劇情導回原作的結局。

我喜歡修羅是因為剛田芽武老師的「聖鬥士星矢G」,第七集的內容大大改變了修羅在我心目中的地位。
修羅不只是很帥、很強,還有著最堅持正義的一顆心。
正義是個很受大家討論的議題。
「什麼才是真正的正義?」這個問題恐怕有著上千種答案。

修羅的正義在文章裡面能夠發現。
我的正義就跟修羅一樣,修羅充分表現出我的正義面。
所以我有點像是在描寫我自己的正義面。(好像有點噁心?)
這一路寫起來有不少酸甜苦辣,不過就是這樣才有樂趣阿,對吧XD

老話還是那一句:「請大家多多回應。」
無論是褒是貶,無論是好是壞,都希望大家能夠提出來。
這會讓我更有寫下去的動力。
雖然我是個我行我素的傢伙,但是還是希望大家多多回應XD

那麼就這樣啦,咱們下回見。

想轉貼的話私信跟我講一聲就好。(雖然我不認為會有XD)


2007/04/15 (本來居然寫成2006)
民國九十六年四月十五日
於聽賞「SECRET AMBITION」之同時
西川傳教士-策矢
板務人員:

768 筆精華,09/1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