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聖鬥士板友創作
LV. 29
GP 364

【短文】聖域日常-離家出走 (下)

樓主 君唯 j19880330
  這一天午後,晉見完教皇的撒卡回到雙子宮,才剛坐在台階上打算稍作休息,就看見不久前才剛在教皇廳道別的艾奧里亞,正往他這邊走過來。
  
  「艾奧里亞。」撒卡輕柔的叫住難得一臉憂愁的獅子座聖鬥士:「又出去嗎?……你大可不必如此的……」
  
  「不要阻止我,撒卡!就算只能趁空多跑幾趟嘉米爾、看看穆有沒有突然回去……撒卡,對我來說,就算只能像無頭蒼蠅一樣亂竄,也好過乾坐在聖域裡枯等啊!我實在沒辦法跟你一樣,什麼都不做啦!」
  
  似乎已經累積了不少怨氣,艾奧里亞不顧撒卡難得的溫柔勸說,連珠砲似地怒吼了起來。
  
  「……你先冷靜一點,艾奧里亞,我不認為穆的狀況有那麼需要擔心。」撒卡柔聲的選擇了相當平常的安撫點作為切入:「畢竟穆也是聖鬥士,更是比你我還要習慣在聖域以外的地方生活……艾奧里亞,我們並不知道穆從前過著怎樣的日子,但可以清楚知道的是,以他的靈敏和機智,我們一定不必為他的處境擔憂。」
  
  「你說的簡單!但我、我……才不是擔心……那種事……」艾奧里亞狠咬著牙,滿心的歉疚完全寫在臉上。
  
  撒卡雖然溫柔的凝視著艾奧里亞,卻突然換上充滿尖銳的口吻問道:「……你不相信嗎?穆的人格……穆不會不理智到因為我們的插手,就改為針對我們。作為穆好友而擔心得坐立難安的你,竟然連這種事都不願相信嗎?」
  
  「我、我知道……可是……」艾奧里亞狠瞪著撒卡:「就算穆沒有怪罪我,可是我也……還沒向他道歉啊!教皇說得沒錯,沒有考慮穆的心情就隨便出手,我應該向他道歉的,所以……才沒辦法只是待在聖域裡……」
  
  「……」撒卡的目光裡露透出些微的驚訝:「不久之前,阿爾德巴朗跟艾奧羅斯才跟我說過類似的話……真是,也難怪你們幾個總是混在一起……」說著,便又重新露出輕柔的微笑。
  
  雖然由撒卡先放低姿態,但艾奧里亞的不滿似乎一點也沒有被安撫。
  
  「什麼意思?會這樣想不是很正常嗎?」依然帶著許多衝動的語氣,從艾奧里亞的口中迸出。
  
  「……不,沒什麼。」撒卡收起難得的笑容,一臉認真的回應艾奧里亞:「你說得沒有錯。也許教皇大人的作法才是正確的,而我們也確實該向穆道個歉……」
  
  為什麼要特地這樣說……?就算艾奧里亞沒有說出口,這樣明顯的疑問也清楚的爬上了那張俊俏的臉孔。
  
  「只是我原本也認為……在這種時候,才更應該先尊重穆離開的意思,不要擅自打擾他才對……我這麼說的話,你會怎麼想呢,艾奧里亞?」
  
  「啊?怎麼想、是……?」
  
  實在摸不透撒卡在想什麼,艾奧里亞目瞪口呆的直盯著這位前輩的臉:「喂……撒卡,有必要想這麼多嗎?我只是……不想就這樣放著朋友不管而己啊……」
  
  「是嗎……」
  
  「就是這樣!撒卡,我沒那個精神跟你兜圈子,你沒別的事的話,我要先走了。」
  
  撒卡點了點頭,默默的應允了一臉不耐煩的艾奧里亞的離開。
  
  「……只是、不該放著不管……嗎?」望著艾奧里亞快速遠去的背景,撒卡低聲的自言自語了起來:「那麼……究竟、該怎麼做才好?……穆……」
  
  艾奧里亞的背影很快的消失在撒卡的視線中,而吞下了軟弱無力的低喃,撒卡也很快的下定決心,並隨即轉過身,往艾奧里亞離開的反方向──聖域的頂端走去。
  
  
  
  這時的雙魚宮,也正面臨著一個奇妙的狀況。
  
  沙加穿著一身深色的布衣及袈裟,正緊閉著雙眼,端正的盤坐在大廳的正中央──
  
  沒錯,這裡是雙魚宮。
  
  而真正的主人雙魚座的阿布羅狄,則站在宮殿前方的石階探頭探腦,很明顯一副不知道該不該接近沙加的模樣。
  
  在這個奇妙的狀況下,主動打破沉默的一方,竟是光明正大佔據著雙魚宮的沙加:「……阿布羅狄,你有什麼事嗎?」
  
  「沙加……」阿布羅狄被沙加一副完全反客為主的模樣弄得哭笑不得。
  
  「今天也要聽故事嗎?我明白了,過來吧,阿布羅狄,今天給你說關於蛇的故事……」
  
  「不用麻煩了,沙加……」
  
  「怎麼?不喜歡這個主題?那麼給你說說老鷹的故事。」
  
  「不、不是啦……你的故事很有趣,沙加。可是……」
  
  「是嗎?那麼就過來坐下吧,我並不介意再多為你說幾個故事,阿布羅狄,就當作報答你收留我的恩情。」
  
  「那個……收留什麼的……也沒有那麼嚴重啦,沙加……」阿布羅狄小心翼翼的走到沙加面前,也盤起腿來席地而坐,「那個、沙加……就算處女宮全毀……但你之前不是都借住在教皇殿嗎?怎麼突然……」
  
  「並非突然,阿布羅狄,你已經弄不清楚時間了嗎?我借住在這座雙魚宮裡,已經渡過了整整一個禮拜,而我之所以叨擾你的理由,你一定也相當清楚,阿布羅狄。」
  
  阿布羅狄無奈的嘆了口氣。
  
  沒錯,一個禮拜之前,也就是難得看見穆和希歐大打出手的那一天。
  
  就在阿布羅狄看戲看得正開心的時候,沙加卻幽幽地從教皇殿飄了出來,踏著彷彿能踩出蓮花的美妙步伐,就這樣踱到了他這座雙魚宮裡。
  
  『教皇廳裡實在太過吵鬧,阿布羅狄啊,我沙加希望借你這雙魚宮一宿,不知道你能否答應?』
  
  『啊啊,我知道了。』
  
  阿布羅狄那時正忙著眺望射手宮的狀況,根本想也沒想,更沒有發現沙加跑到雙魚宮的時間點與現實狀況的矛盾,就隨口答應了沙加。
  
  當然,結果沙加這一住就是一個禮拜,直到現在也完全沒有一點想離開的意思。
  
  阿布羅狄看戲歸看戲,到後來還是有去理解整件事的來龍去脈,自然也不是不懂沙加不願意回教皇殿的理由;事實上,也不只沙加不肯回教皇廳,這一週以來,除了撒卡以外,根本沒有人敢在沒被召見的狀況下,就隨便出現在教皇廳。
  
  「……教皇果然還在生氣嗎……」阿布羅狄一臉無奈的望向通往教皇殿的階梯,一股深刻而強烈的壓迫感,彷彿以他這座雙魚宮為屏障,肆意地瀰漫在後方的整個山頭,令人完全不想再多接近一些。
  
  「有趣的是,若直接詢問希歐教皇是否在生氣,得到的回答將一律為否定。」沙加依舊緊閉著雙眼,好看的臉蛋卻輕輕的揚起了笑容。
  
  「……那不能算是有趣的事吧?話說回來,沙加,你竟然會放著穆跟教皇吵起來,還搞到大打出手……我以為你一定會介入阻止,原本還覺得是不是你正好外出、不在教皇廳裡呢?」
  
  「我並沒有理由阻止,阿布羅狄。諸行無常,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更是變化萬千,就算是我沙加,對此亦只需接受,並靜靜的觀望著這些情感的流向即可。」
  
  「噢……」雖然這話說得很漂亮,但實際上就是只想看戲的意思吧?阿布羅狄感同深受的想著。
  
  「但是,背負著這件事、而擁有改變其流向之權的人,亦不只有希歐教皇一名……」沙加將臉部轉向了雙魚宮的入口處:「撒卡啊,又要去勸說嗎?對無論如何、都不肯拉下臉去尋找穆的希歐教皇。」
  
  緩慢踏進雙魚宮的撒卡,卻沒有特別停下腳步,向阿布羅狄點個頭代替打招呼後,便在輕盈的腳步聲中一面回答:「沙加……你也知道,以教皇大人那個脾氣,勸說再多次也沒有用吧?」
  
  「那麼,你也決定好下一步,究竟該怎麼做了吧?」
  
  「沒錯。雖然那樣做的話……會造成什麼結果,我也沒有任何把握……」在快要踏出雙魚宮之前,撒卡終於稍微駐足,回過頭來看著席地而坐的沙加和阿布羅狄:「但光想也沒有用,我也只能盡量做自己能做的事了吧。」
  
  「是嗎……」
  
  「……沙加,我不會追問你是不是知道什麼,也明白你絕對不想插手這件事的心情,但希望你至少能告訴我……教皇大人現在、正待在教皇廳的哪個位置?」
  
  對於撒卡突然提出的問題,阿布羅狄明顯的滿臉疑惑,卻也沒有多問的意思,沙加卻一副了然於心的模樣。
  
  「希歐教皇正待在書閣裡,似乎很忙,看來在這樣的情況下,應該也沒有多餘的空閒理會你,但還是盡量把腳步聲放輕點吧。」
  
  「……我知道了,謝謝你,沙加。」
  
  簡單的道謝後,撒卡便轉過身,繼續往教皇殿的方向走去。
  
  「……撒卡他、又去教皇殿,卻不見教皇啊?」等到完全看不見撒卡的身影,阿布羅狄以隨口說說的語氣輕巧的問起。
  
  「就是這樣。」
  
  「嗯……話說回來,沙加,雖然穆現在行蹤不明……但如果是你的話,應該能夠很輕鬆的找到穆吧?」
  
  「是嗎,找得到嗎……」沙加明顯沒有正面回應。
  
  「除了你以外,撒卡還有教皇大人自己,應該也都能很輕鬆的找出穆的行蹤吧?為什麼你們都放著穆不管呢?」
  
  「是啊,為什麼呢……」沙加連敷衍都算不上,直接的迴避了阿布羅狄的疑問。
  
  「……好、好,不想說明也沒關係,反正我們只要靜靜的等就對了。你的意思是這樣吧,沙加?」
  
  「阿布羅狄……你的聰明才智,不需要刻意於此時,浪費於我沙加的身上。」
  
  沙加正面迎上阿布羅狄的直視,不久,兩人就這樣面對面的輕笑了起來。
  
  
  
  毫無攔阻的通過教皇殿之後,撒卡以小心翼翼的腳步,直接走進位於聖域真正的至高點──雅典娜神殿。
  
  實際上,當雅典娜面見眾人的時候,地點通常也是在教皇廳,這整座雅典娜神殿其實就是女神的寢宮,當然,就算是忠心耿耿的黃金聖鬥士們,實際上也還是一票男性,平常自然不能隨意出入神殿。
  
  想當然爾,撒卡完全沒有事先通報的來訪,令神殿裡的侍女嚇了一大跳,急急忙忙的將撒卡擋在最外側的前殿候著,才將撒卡來訪的事通報給雅典娜。
  
  「……」撒卡站在前殿,腦袋當然也沒有閒著,而是趁空開始思考著,該如何向雅典娜說明他的來意,才不致遭到懷疑?而究竟要怎麼說,才能令雅典娜卸下防備,說出撒卡想知道的事,也更是一大重點。
  
  但撒卡心裡也十分明白,這次真正的對手,並不是雅典娜,而是他也無法輕易掌握的……
  
  「結果竟然是你先找上來嗎,撒卡。」結果代替雅典娜出現在前殿接待撒卡的人,就是撒卡刻意跑上來要尋找的穆本人。
  
  「……我也沒想到你竟然會乖乖出面啊,穆……」
  
  不用想盡辦法應付雅典娜,令撒卡悄悄的鬆了一口氣,但要直接對上還不知道抱著什麼心情的穆,對撒卡來說又是一大考驗。
  
  「叨擾雅典娜這麼久,也總不好再讓她代替我出面了。所以,為什麼是你來?希歐大人下的命令?或者只是剛好想上來神殿逛逛?」
  
  穆的語氣相當的雲淡風輕,臉上沒有帶著習以為常的微笑,看起來卻也沒有一點怒意或不滿,那張純粹而平靜的姣好臉孔,卻讓撒卡因為看不出一點端倪而傷透腦筋。
  
  「……不,我上來找你……」
  
  想太多也沒用。撒卡努力的提醒自己,對這名直覺特別敏銳的牡羊座聖鬥士來說,計謀或花言巧語只要有一個不當,鐵定會弄巧成拙、而讓整件事變得毫無捥回的餘地,最好的辦法,絕對是表現的老實一點沒錯!
  
  「沒有受任何人的命令或請託,只是我想找到你罷了。」
  
  「……是嗎。那為什麼會知道我在這裡?」
  
  「你有心想要躲藏的話,怎麼可能沒有考慮過黃金聖鬥士裡,擁有空間能力和精神能力的人,不只有你一個的事?」
  
  「……」像是為了避免情緒被撒卡輕易看穿,穆輕輕的閉上雙眼。
  
  「所以你一定還在聖域裡,藉由雅典娜強大的小宇宙作為掩蔽,才能躲過我們所有人的探查;而另一方面……『燈檯底下暗』……這樣一想,答案就很明確了吧?」
  
  「是嗎,原來這麼簡單啊……」
  
  穆稍微睜開雙眼,低垂的視線落在地板上的模樣,看起來帶著滿滿的失落感。
  
  「不……我也是特別注意過糧食的流向,才能肯定的。」撒卡像是想安慰穆一樣,補充般的說道。
  
  「是啊,糧食。這一點的話,希歐大人如果有心,一定也會查覺的吧?」
  
  「……我想是這樣沒錯。」
  
  竟然反倒將自己逼進死路──撒卡有些懊悔,竟然讓話題直接撞進了這個他最不希望的方向。
  
  「但結果卻是你先來。希歐大人他……原來也沒有多在意呢……對於我的事……」
  
  幾乎是第一次看到這樣消沉、不斷吐出悲觀話語的穆,彷彿散發著足以將整個空間都染上默黑的低沉氣氛,壓得撒卡差點說不出話來。
  
  「不。希歐在意你的方式,你應該最清楚,不是嗎?」撒卡硬著頭皮努力的開口:「就像你選擇躲在女神殿、對希歐避不見面的理由一樣……希歐也只是選擇放任、讓你去做你認為正確的行為……至少,我是這樣認為的。」
  
  「……別哄我了,希歐大人的話,純粹只是拉不下臉來找我,才會決定等我自己回去吧。」
  
  「也不完全是哄……」撒卡被穆直白而且意外客觀的評價嚇得一身冷汗,「在我看來,希歐教皇也是出於尊重你的人格,才會像那樣跟你認真的對決……還有像現在這樣,任你自由的躲藏,等到想出面的時候再出面就好……因為,我原本也是這樣想……才盡可能什麼都不做的靜靜等待,直到現在……」
  
  大概,也不是沒有想過就是這樣一回事?總之以撒卡的觀察,穆看起來並沒有太多的反彈,就接受了他的這番說法。
  
  穆不明顯的輕嘆了一口氣,終於抬起臉龐,看向撒卡一臉緊張的表情:「……那,為什麼你突然決定來找我?」
  
  「擔心……你一定不會相信吧?」撒卡自嘲的笑了笑,「所以,實際上真正的理由是……沒有理由,就只是『不能放著你不管』,所以才來找你。」
  
  趁機借用了艾奧里亞的話,撒卡在心裡強烈的感激起這位直率的晚輩。
  
  「……是嗎……」穆卻反倒再次垂下眼簾,雖然努力試著露出微笑,但有氣無力的模樣依然充滿著沒落感。
  
  所以很快地,穆也放棄了勉強撐起的笑容,帶著一絲哀怨的眼眸認真的看著撒卡:「……也是為了製造讓我現身的契機對吧?謝謝……」
  
  「……不、如果你不願意的話……」
  
  「沒關係……算一算時間也差不多了,再這樣什麼都不做的繼續下去,也不是辦法……」
  
  撒卡看著喃喃自語的穆,明白的露出了一臉疑惑。
  
  「那是指、你跟希歐吵起來的事嗎?……可以說給我聽嗎,穆?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是可以,但……撒卡,你記得嗎?接下來的重要的日子……」
  
  「接下來?」
  
  撒卡似乎真的一點頭緒都沒有,這樣的反應卻令穆終於輕輕的揚起一抹淺笑。
  
  「你的生日喔,撒卡。忘記了嗎?」
  
  「……」撒卡的臉孔上閃過一絲尷尬。
  
  說起來倒也不是不記得,只是撒卡總是主觀的認為,以他現在這樣的戴罪之身,沒有任何人繼續譴責就已經是天大的幸運了,當然是完全無法奢望自己還能愉快和平的跟眾人一起度過什麼節日,更遑論期待大家幫他慶祝生日了。
  
  「……沒錯,約一個月前,希歐大人就提出了,想要替你辦個慶生會的事……」
  
  穆完全沒有理會撒卡的掙扎,徑自說了下去:「在其他的準備告一段落之後,希歐大人要我負責挑選送你的禮物……我一開始也毫無頭緒……後來終於決定禮物之後……」
  
  撒卡聽到這裡,才遲遲的開始驚慌了起來,原來整件事跟他有這麼密切的關聯?難怪沙加也一副完全不想理的模樣,原來根本就是刻意要交給他來處理。
  
  「之、之後……?」
  
  「……希歐大人竟然那種時候才嫌我的品味很糟,說我挑選的禮物你一定不會喜歡……在挑選之前,我明明也問過希歐大人的意見……希歐大人也真是的、一點意見都不給還……」
  
  「……所、所以……就是因為這件事才、吵起來的……嗎?」撒卡差點太過直接的說出『打起來』的事實。
  
  「……」穆靜靜的點了點頭,無論是此時或是剛才途述整件事的模樣,與其說是生氣,不如說是帶著滿滿的哀怨才對。
  
  「……」雖然撒卡什麼也沒做,但起因畢竟在他身上,撒卡實在也不想就這樣看著穆消沉下去,便先是暗暗的給自己打氣了一番,就開始想辦法安撫穆,「生日禮物、是嗎……由你親自精挑細選的話,真是令人期待啊……」
  
  「……真的嗎?」
  
  「是啊,穆你……雖然什麼都不說,但其實總是想很多吧?所以、只是掌握我的喜好的話,對認真起來的你來說一定也只是小菜一碟!」
  
  「……並沒有那麼地……」
  
  「教皇大人一開始會將這件事交給你,一定也是信任你的能力足夠的關係吧!」
  
  「但希歐大人反對的很堅決……」
  
  所以你到底挑了什麼啊?撒卡雖然好奇,但也只能努力的忍耐,不要提出這種不識趣的問題。
  
  「……沒、沒關係……畢竟是你費盡心思挑選的禮物,不管是什麼,我都會很高興的……就這樣對教皇說,你覺得怎麼樣?」
  
  「……真的嗎?」
  
  「真的!……咳、先別說這個,穆……你知道嗎?艾奧里亞這一個禮拜以來,只要一有空就繞去嘉米爾……上次還聽說,他被附近的村人誤以為是盯上嘉米爾公館的小偷,莫名的被教訓了一頓的樣子!」
  
  「……」
  
  「還、還有喔……童虎他、前天被教皇大人直接從教皇廳另一側的山崖扔下去……費了很大的工夫才爬回教皇廳,但教皇大人卻以休息的名義,不願意見他……說起來,這件事還沒有解決的樣子……最近也真是吵鬧不休,你說是吧,穆?」
  
  「是啊……」
  
  看著撒卡越漸緊張的神情,穆很快明白,這名善良得彷若天神一般的男人,正是在竭盡心力的試著安撫自己,於是穆體諒的露出了微笑。
  
  「這樣吵吵鬧鬧的也不是辦法,一點也不適合慶祝生日的氣氛呢。」穆半閉著眼,帶著優雅而婉約的笑意,悄聲的踱下女神殿的台階,「……再繼續為這些繁瑣的小事打擾雅典娜也不甚妥當,走吧。」
  
  「穆……」
  
  「……我會再跟希歐大人好好討論一下的……關於你的禮物的事……放心吧,都快要來不及準備了,不會再吵起來了喔。」
  
  「……」撒卡差點下意識的說出『好乖』,原本也想趁著穆經過自己身旁的時候,伸手摸一摸那顆聰明伶俐的腦袋。
  
  不過仔細想想、就算是穆,或許還是會介意這種疑似把他當作小孩子的舉動?於是最後,撒卡什麼也沒做,只是靜靜的看著穆背後整齊束起的漂亮長髮,不自覺的露出了笑容。
  
  
  
  最後,撒卡默默介入的事,在穆本人、和約略知情的沙加與阿布羅狄都刻意隱瞞的狀況下,並沒有讓希歐知道。
  
  雖然撒卡並不清楚在那之後穆的詳細狀況,但總之經過了和平的三天之後,五月三十日這個特別的日子很快的到來……這一天,也就是撒卡生日。
  
  在穆的看守下,撒卡直到晚上才被允許回到雙子宮,而從外頭就看見充滿了盛大的佈置……若不提那其實是迪斯馬克斯的鬼火,或許也是閃閃發亮的挺令人興奮的吧?
  
  總之撒卡在一眼就明白,自己絕對被有意惡整的情況下,膽戰心驚的過完了聖戰結束後的第一個生日慶祝會。
  
  至於那個不久前還惹出一大堆風波的真正主因.生日禮物──
  
  撒卡也確信穆最後一定有再跟希歐商量過,因為最後,他收到的是一個約三十公分高,造型極為可愛的粉紅色布娃娃。
  
  「……穆……這、這是你……?」
  
  「………………其實我原本想送的,是用你的外型簡化成的布偶。但在希歐大人的堅持下……」
  
  穆一臉尷尬的戳著撒卡用雙手抱在懷裡,那顆圓滾滾表情呆滯、背後還長著一對看起來絕對飛不起來的迷你翅膀的……蛋龍玩偶*
  
  「……」
  
  撒卡無奈的看向希歐的方向,那張得意揚揚的笑臉帶著十足的勝利感,並且充滿挑釁意味的從雙子宮的另一端回望著撒卡。
  
  「……我、我原本在想,送玩偶果然還是太幼稚了,才決定最後、還是跟希歐大人多商量一下,沒想到結果……果、果然一開始就不該提議送這種東西的吧?對不起……」穆稍微偏過臉,試著在不被希歐察覺的狀況下,低聲的向撒卡致上歉意。
  
  「……不,那個……你不需要道歉……」撒卡無奈的探了一口氣,將手上的布偶直蹭上穆充滿不安的臉蛋:「這個禮物還不錯,看著可愛,摸起來也舒服,可以當作抱枕或枕頭吧?雖然很訝異竟然有人會送我這種東西……不過我很喜歡,謝謝。」
  
  「咦……」
  
  穆愣愣的抬起頭看著撒卡,但那張既冷靜又無奈的神情,馬上就讓穆知道,剛才那些當然都是場面話,只為了安撫他、更是為了讓整件事平安落幕的圓融之詞。
  
  「是這樣嗎……」對於撒卡這份體貼,穆輕輕的露出感激的微笑:「我也、謝謝你,撒卡。」
  
  
  
  
  * * *  THEEND  * * *
  
*蛋龍:手機遊戲《龍族拼圖 Puzzle & Dragons》的寵物之一,因為外型可愛而成為吉祥物般的存在,官方也推出了許多相關周邊,包括內文中出現的等比例蛋龍布偶。

然後本文中出現的其實是↓

異色版蛋龍之粉紅色!!!
恭迎撒卡踏入充滿粉紅色與可愛吉祥物的新世界(X



板務人員:

768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