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聖鬥士板友創作
LV. 29
GP 356

【短文】聖域日常-離家出走 (上)

樓主 君唯 j19880330
  這一天的聖域,依舊相當和平。
  
  只要教皇殿沒有傳出那陣可怕的爆炸聲的話。
  
  金色的身影挾在爆破的煙塵中,在空中畫出一道優美的弧線,卻很快就被錯綜複雜的山脈給擋了下來,並再度撞出一陣強烈的聲響。
  
  「還好,差一點就撞上火鐘了……」位於第十二宮的雙魚宮裡,雙魚座阿布羅狄坐在往下的階梯旁,一臉悠閒的抬頭,看著那個被撞出一個清楚凹洞的山壁。
  
  畢竟自己人閒來沒事,吵個嘴、打個架也算是增進感情,這也實在不是什麼大事,但要是意外損毀那些太遠古的建築物,後續的維修什麼的可就麻煩了!
  
  山邊的煙塵還沒有散去多少,人影很快地從中竄出,看似極為輕鬆的一躍,便爍出一道閃電劃破天際的強勢軌跡,瞬間閃過整個山頭,宛若將身形化為雷霆一樣,整個人劈進了教皇殿裡。
  
  「咦……不是吧……」這次才看清楚那道身影,阿布羅狄終於露出了些許的訝異。
  
  阿布羅狄稍微跳下幾階台階,回頭看著不斷傳來雜亂聲響與爆破聲的教皇殿。
  
  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教皇廳裡竄出來的黑色人影,與剛才飛回來的金色人影繼續糾纏著,不時迸發的火光與奇妙的光影從兩人的手上流淌而出,化為虹一樣的色澤在空氣中暈開。
  
  在陽光下顯得閃閃發亮的金色盔甲──黃金聖衣,剛才飛回教皇殿的那個金色的身形,分明有著明確到很難看錯的特徵,也就是掛在肩上的一道巨大硬角……
  
  「怎麼會是穆啊──!」這下連阿布羅狄都不由得發自內心的感到驚訝。
  
  從教皇廳飛出去什麼的,通常情況也不過就是惹怒、或被教皇希歐惹怒,才會演變成大打出手,但是這兩種情形,就阿布羅狄所知,跟穆這個希歐直屬弟子應該是無緣……不過現在看起來,這個認知已經徹底的被打破了。
  
  阿布羅狄趕忙穿過自己的雙魚宮,來到後方連接著教皇殿的階梯,雖然抬著頭繼續往上張望,但已經停下來的腳步,卻一點也沒有繼續邁進的意思。
  
  「難得看到穆認真,希望別太快結束!」
  
  看著教皇殿屋頂上快速閃爍交錯的兩道身影,阿布羅狄像看戲一樣露出滿臉興奮的表情,完全沒有掩飾的意思。
  
  
  
  一道倉促的光點在穆掌間爆開,隨著像是粉碎了玻璃一樣清脆的聲響,穆急忙的順著爆炸的作用力往後跳開,直落至雙魚宮的屋頂上。
  
  「還想繼續忤逆我嗎?穆啊……」希歐依然一臉高傲,聞風不動的站在教皇殿外的石柱上。
  
  「請恕我直言,這件事是希歐大人您不對,所以我穆絕對不會低頭!」穆以難得充滿怨懟的語氣高聲的回答。
  
  「是嗎……所以只好訴諸武力,這就是你的決定吧?穆啊……」
  
  「是。請準備接招,希歐大人,這就是您親自傳授予我的招式……」說著,穆高舉著攤開的手掌,再度將小宇宙提升到至高的境界。
  
  僅管從語氣跟表情,都看得出來穆非常憤怒,但實際脫口而出的字句卻依然十分客氣,這讓尚有餘裕的希歐覺得一陣好笑。
  
  「也好,就陪你這小鬼玩玩──」很快的收起唇邊帶著輕蔑的微笑,希歐隨即以跟穆完全相同的動作舉起手臂。
  
  「「星塵旋轉──」」
  
  絢麗燦爛的光球從兩人的手中飛散而出,有意識般的集中往對方的身上飛去,也毫不意外的因為類似的軌跡而互相撞擊,在空中不斷的製造出爆炸聲響和色彩繽紛的流光。
  
  「然後,就發呆了嗎?還太嫩了啊,穆!」
  
  隨著充滿傲慢的低語,希歐猛地一蹬足,將身形掩飾在燦爛的星光之中,在穆收招瞬間的空檔直竄到他的眼前,立刻拉開了臂膀準備揮拳。
  
  而幾乎沒有露出驚慌神情的穆,面對希歐直往自己的臉上揮來的拳頭,僅是輕巧的退開了半步──
  
  「什麼?」希歐有些驚訝的看著穆異常冷靜的目光。
  
  希歐的拳在碰觸到穆之前,就被一股異樣的力道扯住,不得不硬生生地停在半空中。
  
  「水晶網……」
  
  什麼時候佈下了陷阱,等待希歐的主動接近?
  
  「抓到您了,希歐大人。」隨著極為平靜的低語,穆攤開雙手,擺出引以為傲絕技的起手式:「星光……」
  
  希歐臉色一沉,被水晶網固定的手臂一時無法掙脫,他乾脆反過來利用水晶網的支撐力,抬起雙腿就往穆的腹部飛踹了過去,完全來不及閃避的穆只有以手臂稍微擋了一下,整個身體就這樣被踹飛了出去。
  
  「你說誰抓到誰?」水晶網瞬間消失,希歐立刻站定身體,恢復平常悠閒而高傲的模樣,看著穆飛出去的方向。
  
  但那個方向,什麼人都沒有,甚至也一點都沒有受過衝擊而揚起的粉塵。
  
  「……哼,就知道耍小聰明。」希歐輕嗤了聲,將手臂平緩地稍微往上抬起一些:「水晶牆。」
  
  從掌間散發出來的七彩光澤,卻是在希歐的背後形成一道色彩四溢的光之牆。
  
  「唔……」突然出現在希歐背後的穆不太自然的低哼著,聚集在掌中耀動的光芒沒有飛旋而出,反而四散為毫無力道的閃光並瞬間消失。
  
  穆一個蹬足往後退去,重新拉開兩人的距離。
  
  原來穆剛才是用雙臂擋了一下希歐的踢擊,並刻意在手臂被踢中的瞬間,才使用念動力躲開,因此令希歐誤以為完全命中,並趁機繞到希歐的背後試著攻擊。
  
  但穆在這樣短的時間裡準備的星塵旋轉,一定無法輕易擊破希歐的水晶牆,如果草率攻擊的話,更有可能因為水晶牆的反彈特性,反而令自己遭受重創,因此穆瞬間就決定放棄攻擊,並退開以重整架勢。
  
  「還沒完呢,小鬼!」但希歐當然不會放著穆重新準備新的攻勢,幾乎在轉身的同時就一躍追上了逃開的穆,抬手又是一記毫不留情的拳頭。
  
  「嗚!」
  
  這次,就是穩當地擊中了完全沒來得及反應的穆,將他整個人給往後打飛了好長一段距離。
  
  「小心!」
  
  在穆撞上建築物之前,一道金色的光芒從射手宮飛躍而出,精準的接住了穆,並藉著巨大金色羽翼的幫助,大量減緩了穆所承受的作用力。
  
  射手座的艾奧羅斯就這樣從背後環抱著穆,小心地讓兩人一起平安降落在射手宮。
  
  「艾奧羅斯……」穆有些驚訝的看著突然出手相助的前輩。
  
  「已經夠了吧?穆……教皇大人也是、您跟穆之間,難道有必要這樣認真的拳腳相向嗎?」
  
  艾奧羅斯滿臉無奈的看著立刻追擊而來的希歐。
  
  「艾奧羅斯,你別插手,這是穆自己挑起的紛爭,正是必需由我親自解決,才對得起穆的這份決心!」
  
  「就是這樣沒錯……艾奧羅斯,剛才謝謝你,但請你別插手這件事。」
  
  穆輕易地推開了艾奧羅斯的扶持,面對著希歐,重新擺出迎戰的架勢,一點也沒有減少的鬥志和氣勢,完全沒有因為一時的屈居下風而受到折損。
  
  「你、你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還不等艾奧羅斯得到答案,穆與希歐便重新展開攻擊,以光速不斷重複的攻防戰,乍看是希歐較佔上風,但穆不時的暗施計謀,也讓希歐經常差點吃到苦頭,但希歐憑藉著早已化為直覺的戰鬥經驗,還是屢次以快速的反應破解穆的各種攻勢。
  
  總體來說,穆幾乎沒有優勢可言,但希歐的應對也明顯算不上輕鬆。
  
  被晾在一旁、只能乾著急的艾奧羅斯無奈的看著兩人的打鬥,雖然本能也覺得這是場相當精彩的對決,而觀察得相當仔細,但讓兩人安全的停手的方法,只靠艾奧羅斯一個人,也是絕對做不到的事。
  
  雖然艾奧羅斯並不願意這樣假設,但如果為了阻止他們,而誤傷了其中一人……
  
  讓身為聖域之首的教皇希歐受傷,代價絕對很大,但讓穆受傷的話……穆本身會不會追究反倒是另一回事,真正麻煩的是希歐對於穆受傷的反應,一定會比他自己受傷還要難應付上千萬倍!
  
  「……真是……」苦無對策的艾奧羅斯忍不住抱著腦袋呻吟了起來。
  
  希歐明明比所有人都更加疼愛穆,穆亦是比所有人都更加敬愛希歐,但結果這回竟然是他們師徒倆自己打起來,完全讓艾奧羅斯阻止也不是、不阻止更是說不過去。
  
  「艾奧羅斯!」從山下努力趕來的撒卡急忙的喚住苦腦的同伴。
  
  艾奧羅斯回過頭,馬上就看見跟著撒卡一起跑上來的人影:「撒卡?還有、艾奧里亞,阿爾德巴朗!」
  
  撒卡等人朝著艾奧羅斯點了點頭,艾奧羅斯也馬上頭點,明白現在就要要由他們四人合力,來阻止穆與希歐之間莫名的爭鬥。
  
  隨著艾奧里亞與阿爾德巴朗分別往不同方向跑開,撒卡與艾奧羅斯看準時機,一同衝到穆跟希歐的中間。
  
  「請住手吧,教皇大人!」「好了,穆,不要衝動行事。」
  
  艾奧羅斯與撒卡皆擺出張開雙手、毫無防備的阻擋在兩人面前的模樣,讓穆和希歐稍微遲疑了一下,而早先繞到兩人後方等待機會的艾奧里亞與阿爾德巴朗,也在這時候趕緊衝上前,分別從背後牢牢的抓住兩人。
  
  穆滿臉不服氣的向眼前的艾奧羅斯抗議:「艾奧里亞?艾奧羅斯,我剛才不是說了,請你別插手這件事嗎……」雖然他被艾奧里亞從背後緊緊抓住,幾乎真的完全無法動彈。
  
  希歐更是因為四人的阻止,而毫不保留的將滿滿的怒意表露在清秀的臉龐上:「阿爾德巴朗、撒卡……你們竟然敢阻止我……撒卡啊,這是你的主意嗎?你們以為用自己的身體擋在我面前,我就不敢輕舉妄動嗎?」
  
  「……教皇大人……穆不是會不分青紅皂白就忤逆您的人,這一點您一定比我們還清楚……」撒卡面露難色的試著替穆辯解。
  
  「閉嘴,你這傢伙、憑什麼說得一副很了解的樣子?我說過,這是我跟穆之間的事,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小鬼們,全都給我滾一邊玩沙去!」
  
  雖然希歐幾乎沒有掙扎,只是任由阿爾德巴朗從背後箝制著自己廋弱的身體,但那股從來沒有減少過的自信和傲氣,依舊深深的震懾著在場所有人。
  
  「唔……」見希歐似乎是不會隨意動手,撒卡無奈的朝著阿爾德巴朗使眼色,讓他先鬆手,不要再繼續冒犯這名心高氣傲的教皇殿下──
  
  反正要是希歐突然有什麼激烈的舉動,眼前也還有個撒卡擋著,阿爾德巴朗便乖巧的放開了希歐。
  
  另一方面,穆的情況可就沒有那麼和平了。
  
  「請你放開我,艾奧里亞。」
  
  儘管穆的語聲依舊平靜得沒有一絲波瀾,但確實抓住穆的艾奧里亞卻很清楚,他其實一直都在暗中施展著巧妙的力道,不斷以最小的出力和動作嚐試著掙脫。
  
  「穆你不要衝動,冷靜一點!平常一直要我冷靜的不都是你嗎!」
  
  「我很冷靜。再說這件事跟你們毫無關係,妄自前來阻止,才是你們的衝動,不是嗎?」
  
  「那個、那個是……我才沒有衝動行事,這是……吼!我說不過你,反正住手,別打了啦!」
  
  「啊啊……」艾奧羅斯一臉無奈的看著眼前,自己的親弟跟穆就快要吵起來的情景。
  
  勸架不成反倒多了一場在吵,這不是比沒勸成還要糟糕嗎?
  
  「怎麼樣,穆……還打算繼續嗎?」希歐一邊整理著被阿爾德巴朗抓皺的長袍,一臉睥睨的看著被撒卡擋在身後的穆和艾奧羅斯等人。
  
  穆瞬間將注意力轉回希歐充滿挑釁的詢問:「那當然!不管怎麼說,這次都是希歐大人您太過份了!」
  
  「……很好。艾奧里亞,放開他。我要親手讓這小鬼體會到,自己有多麼地愚昧無知……」
  
  希歐冷靜而充滿嚴厲的話語一說完,除了穆以外的所有人皆倒抽了一口氣。
  
  畢竟這番話聽起來,像是真的準備要鬧出人命才肯停止一樣──
  
  「教、教皇大人……」
  
  「啊、啊……還沒結束嗎?老友啊……」另一道語聲悠悠的從下山的方向傳來,「希歐啊,你未免也太幼稚了吧?都幾歲人了,還跟小穆計較成這副德性,想讓我看笑話也不是這麼直接的吧?」
  
  希歐不動聲色的看著緩慢走過來的青年,那是與希歐同為上一次聖戰存活者、現在看起來卻也不過十八歲的天秤座聖鬥士:「童虎……」
  
  「……在大家面前的……請別用那種叫法,老師……」而穆格外注意的點,卻是童虎隨口吐出的『小穆』這一稱呼。
  
  「哦呵、一個不小心就說出來了……這種叫法,很懷念不是嗎?知道了,你也長大了,在大家面前被這樣叫總是有點奇怪,對吧?穆。」
  
  「是……」穆一臉無奈的嘆了口氣,像是被童虎這樣一搞,都忘了原本正在跟希歐生氣一樣。
  
  「童虎,連你也來阻止?還真是……你們、一個個都這麼疼愛穆是嗎……」
  
  童虎露出跟平常一樣燦爛的陽光笑臉:「怎麼這樣說啊?希歐……應該說大家都很疼愛你,捨不得你這樣跟個小孩子鬧脾氣、拼命敗壞自己的形象才對吧?」
  
  怎麼說著說著,就把在場所有人都扯進去了?
  
  儘管多少有點不平,但在這兩老齊聚的場合,就連撒卡和艾奧羅斯兩位較年長的前輩都沒得插話,阿爾德巴朗、艾奧里亞和穆自然只有乖乖看著的份。
  
  「童虎……你老眼昏花了嗎?我可一點也沒有鬧脾氣,你沒看見、小鬼們倒是看得清清楚楚,本來這次就是穆在挑戰我,我不拿出相對的誠意來回應怎麼行?」
  
  「唉呀,希歐,就說你喔……」童虎苦笑著,伸長了胳膊直搭上希歐的肩膀:「想藉機試試穆的實力是很好啦,但你至少選一下場合跟時間,不要把小朋友們都牽扯進來啊……這樣會嚇到他們喔!」
  
  「你太天真了,童虎!我可不是隨意……」
  
  「好啦好啦,不是都說了,我懂你的意思嗎──」童虎以勾肩搭背的模樣按住希歐,並趁機向眾人眨著眼拼命暗示,希望讓他們找個機會先把穆帶離現場。
  
  可惜似乎只有撒卡看懂了,真正負責抓住穆的艾奧里亞,則還在狀況外,沒辦法像童虎所想的一樣,趁著希歐與他交談的時候強硬的把穆給架走。
  
  「……這樣就能弄清楚了,教皇大人,引發這些事的確實是穆沒有錯……」在進退不得的僵局中,艾奧羅斯突然畢恭畢敬的開口。
  
  「艾奧羅斯!」穆毫不客氣的以充滿威脅的語氣大喊。
  
  撒卡也搞不清楚艾奧羅斯是真心那樣認為,或者只是為了先讓希歐收手離開、才刻意這樣說,但還是決定先將計就計──
  
  「是……這麼一回事吧……所、所以說……教皇大人,您對穆極其疼愛並不在話下,這點小小的冒犯,還請您高抬貴手,原諒穆一時魯莽的行為,我撒卡也請求您了……」
  
  「撒卡,連你也……!」還不等希歐回應,穆倒是更加激動了。
  
  「穆……你先等一下、等一下再……」艾奧里亞直覺的摀住穆的嘴,不想讓希歐聽見的小聲安撫,不知道有沒有讓穆聽見?
  
  但總之下一秒,穆竟然掙脫了艾奧里亞的制伏。
  
  以毫不客氣的動作將艾奧里亞甩開的穆,並沒有繼續剛才被中斷前的激動吶喊,但還是一臉兇狠的掃視著在場的眾人。
  
  原來也正因為艾奧里亞改為摀著穆的嘴的動作,讓他稍微鬆開了對整個身體的壓制,才讓穆趁機掙脫。
  
  而穆此時散發著生人勿近的強烈氣勢,讓艾奧里亞慚愧沒有好好的完成任務之外,也完全沒有彌補的餘地,只能稍微發出一些充滿懊悔的低音。
  
  「原來你們……是這樣想嗎?無論如何,一定是我的錯,是嗎……我知道了……」穆平靜的臉孔完全的掩飾著情緒,但咬牙切齒的一字一句,卻又清楚的傳達出了他的不滿和憤怒。
  
  穆低沉的語聲沉默的數秒間,讓希歐以外的眾人,皆像是等著宣讀刑罰的罪人一樣,不知不覺的陷入如坐針氈的緊張氣氛裡。
  
  「……我知道了,請你們好好安撫希歐大人吧。」最後穆真正說出口的語句,卻輕巧到不可思議。
  
  還沒等所有人反應過來,穆便相當乾脆的轉過身,快速地往山腳下、離開聖域的方向走去。
  
  「……等、等等!穆,你要去哪裡……」最先反應過來的撒卡急忙的喊道,隨即邁開步伐想跟上去拉住穆。
  
  「……」穆不但沒有回話,甚至還運用起念動力,突然間完全的消失在眾人的視線裡。
  
  「不要管他,撒卡,隨他去。」希歐這時才終於出聲,冷冷的阻止了一臉緊張、像是想馬上翻遍整個聖域找人的撒卡。
  
  「……」
  
  在奇妙的氣氛中,艾奧里亞成為第一個開口的勇者:「究、究竟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穆會跟教皇打起來?」
  
  意外直白的詢問,讓童虎和撒卡一陣冷汗,但希歐卻是一臉無所謂的模樣:「這你要問穆,我可是完全不明白,他究竟在堅持些什麼!」
  
  「可是教皇您不也很堅持,要跟穆分出勝負……嗎?」艾奧羅斯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希歐一臉不屑的拍開童虎還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臂,「我一早就說了,這是對穆的決心的尊重!你們這些一個個忙著阻止的傢伙才是,哪一個有好好考慮過穆的心情了?」
  
  希歐顧自說完之後,也不理會眾人微妙的反應,便徑自往聖域的頂端──教皇殿走去。
  
  待到完全看不見希歐的身影,艾奧里亞一臉疑惑的看著自己的兄長:「……結、結果……反倒變成我們的錯了嗎……」
  
  「這個……」
  
  「……別想太多,勸架本來就是這麼一回事,不是嗎?」撒卡低聲的搶過艾奧羅斯的話。
  
  「雖然已經做好被討厭的覺悟才來的……結果……啊啊,真的發生了之後,感覺還是很糟啊……」阿爾德巴朗不安的搔著臉頰,代替臉色瞬間陰沉下來的艾奧里亞說出了心聲。
  
  「你們幾個,勸架當然不會有錯啊!」童虎露出成熟而溫柔的微笑,一貫堅定的說著:「別擔心啦,希歐跟穆都很明理,不會因為這種原因就遷怒到你們頭上!過陣子等他們氣消了,一定就會沒事了,放心吧!」
  
  就算有童虎強而有力的保證,還是沒辦法讓四人完全安心,怪異而僵硬的氣氛令童虎也跟著不安的搔了搔頭,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繼續鼓勵大家。
  
  撒卡再度看向穆離開的方向,突然感到一陣不安:「老師,您說得沒錯……但、總覺得……」
  
  還有某種說不上來的不好的預感。
  
  不管是艾奧羅斯、艾奧里亞,還是阿爾德巴朗,都不約而同的這樣認為。
  
  而眾人此時的感受,也很快就被證明了,完全不是空穴來風──
  
  在這之後,穆沒有回到聖域,並且就此音訊全無的經過了一週。
  
  
  
  * * *  待續  * * *


不知道離題離到哪一國去了的東西……
所以,總之就是這樣 (欸

順帶一提(?
原本這短文是……看朋友在玩「同居30題」的題目之一,因為我很無聊又懶得想題目(喂)就直接拿來湊聖鬥士同人的文量了……
咦這樣說好像哪裡怪怪的……|||
……算了,總之……就是最後變成「歡樂的聖域日常30題」了……



不過我才不會寫完30題~O3O




板務人員:

768 筆精華,09/1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