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聖鬥士板友創作
LV. 29
GP 306

【其他】同人短文-聖域小報之特攝物語

樓主 君唯 j19880330
*內有腐梗、有糟糕,有過敏症狀者請多加注意(?
腦殘級(?)歡樂惡搞形象崩壞





OK?
以下內文。





  * * *   * * *
  這天一早,撒卡才剛打理好初醒的狼狽,連聖衣都還沒穿上,就被意外的訪客給徹底的抓住了。
  
  「……米羅?艾奧里亞?」撒卡充滿疑惑的看著兩位年輕開朗的晚輩。
  
  米羅跟艾奧里亞的臉上,都帶著陽光般的燦爛笑容,但一左一右用力挽緊撒卡手臂的動作,卻跟輕鬆的表情完全是兩回事的嚴謹。
  
  「工作啦、工作!」
  
  兩人相當有默契的將撒卡拉往同一個方向,米羅一臉如沐春風的笑意開口:「教皇希歐特地指定你……非、常特別工作嘿!撒卡……你可要好好表現表現啊!」
  
  「雖、雖然我跟你無怨無仇……撒卡,加油!」艾奧里亞像是正努力的忍住奇怪笑容,結果造成他的聲音還是表情都顯得相當不自然。
  
  「……」不祥的預感馬上襲上撒卡的心頭。
  
  被希歐教皇指派各式各樣的工作,對撒卡來說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但刻意指派兩人來接他,還以這種不容逃避的方式強硬的帶領他前往教皇廳,就顯得有些詭異了。
  
  反正也不可能拒絕……撒卡帶著一些自暴自棄的想著,便任由兩人拖著自己的身體,並肩往教皇廳走去。
  
  一進入教皇廳,卻沒有前往覲見教皇的主廳,而是直接轉向平常幾乎不使用的大型會議室,而會議室裡頭的裝潢,也已經跟撒卡記憶中完全不一樣。
  
  「……這、這是……?」
  
  室內有一塊區域被佈置成了異國風的房間,散佈在四週的燈架、麥克風、攝影機等設備,令人馬上就能聯想到『攝影棚』這三個字。
  
  「啊,帶撒卡過來了嗎?妝還沒化好,先拿劇本給撒卡,讓他在那邊稍微看一下內容。」看起來忙著檢查道具的卡妙,快速的丟了句指示給米羅,急忙的回應了拿著攝影機的阿爾德巴朗的叫喚聲後,再度交待了一句:「你們好好架住撒卡,千萬別讓他有機會逃走。」
  
  「了解!」艾奧里亞快速的改變姿勢,整個人從後面緊抱住撒卡的腰,看得出來正用盡全力防止撒卡有任何在他意料之外的舉動。
  
  將看守撒卡的任務暫時交給艾奧里亞,米羅則開始翻找一旁散落在大桌上的文件堆:「劇本劇本……找到了,給你!雖然講錯個一兩句話、或是隨興發揮也不錯,不過還是多少看一下吧!」
  
  看著米羅一臉燦爛的遞出幾張紙用訂書裝裝訂的『劇本』,撒卡也只能一臉無奈的收下。
  
  「……」被米羅小心的重新壓著手臂,撒卡一邊無奈的開始翻看起那本薄薄的小冊:「……這是什麼?『第一次嗎?』、『有幻想過這方面的事嗎?』……『自己來的時候都怎麼做?』、『這個隱密的地方,有讓別人摸過嗎?』……」
  
  「你、你一定要這樣念出來嗎!」結果率先發難的是艾奧里亞,從撒卡背後傳來的抱怨,聽起來十分窘迫。
  
  不過米羅倒是一臉努力忍笑的樣子:「聽你這樣說還真是超奇怪的!果然還是刪掉這些有的沒的啦哈哈哈……」結果最後還是沒有忍住笑意,米羅顧不得噴得撒卡滿臉的口水,誇張的大笑了起來。
  
  不知道要怎麼回應艾奧里亞和米羅,撒卡只好繼續埋首在『劇本』裡:「……脫、脫衣服?拉開上衣……舔、舔乳頭……?這是、這……」
  
  「就說了別念出來!」
  
  不顧艾奧里亞的慘叫,撒卡快速地將劇本往後翻去,大略地掃過充滿各種下流指示的字句。
  
  「這、這算什麼『劇本』!你們到底想做什麼──!」
  
  「就演戲啊!你可是男主角喔,撒卡!好好努力吧!」米羅一臉愉快的拍了拍撒卡的肩膀。
  
  「演什麼戲……這、這不叫戲,叫做A片吧!」
  
  「不是啦,撒卡,畢竟是由兩個男人來演,所以應該叫做G片才對。」
  
  「……」
  
  因為米羅回答得太過乾脆,反而讓撒卡無所適從的完全愣住。
  
  「喂、卡妙,撒卡對劇本有意見的樣子!」米羅沒有多理撒卡,轉過頭往正忙得不可開交的卡妙喊道。
  
  「那就……阿布羅狄,請你跟撒卡討論一下,關於劇本的問題。」卡妙放大音量,大喊的內容讓整個室內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卻一個個都毫不在意的繼續忙著手邊的工作。
  
  「好──」阿布羅狄從另一邊被黑色帷幕繞住的空間裡晃了出來,直走到撒卡面前,安撫般的輕拍著撒卡的肩旁:「別緊張,撒卡,劇本只是參考,如果可以得話,還是你真情流露的表現會比較好喔!」
  
  「什、什麼真情流露……」
  
  「硬要照著劇本來,演技不好的話會造成反效果嘛!所以撒卡,放心吧,不管你想怎麼做都可以喔!他也會好好配合你的……」
  
  「那就給我快點停止這種蠢事……」
  
  但阿布羅狄卻像沒聽見撒卡的怨聲一樣,看了看剛才他還待在裡面的黑幕:「啊,看來弄好了。」
  
  撒卡下意識的順著阿布羅狄的視線看去,沒想到不看還好,這一看就讓撒卡整個人完全驚呆了。
  
  「過去佈景那邊準備一下吧,撒卡!」阿布羅狄一臉高興的說完,就扔下撒卡和負責架住他的兩人,徑自往黑幕的方向走了過去。
  
  「等、等等……那個……」驚訝到幾乎忘記使力的撒卡,就這樣莫明的被艾奧里亞推到了異國房間的佈景前方。
  
  同時在阿布羅狄、迪斯馬斯克和修羅小心的攙扶下,緩慢走進佈景裡的身影,穿著一身神聖而純白的繁重衣物,看得出來是秏費許多心力的打扮。
  
  「很棒吧!這是日本傳統的結婚禮服,叫做白無垢的打扮喔!」阿布羅狄首先注意到撒卡兩眼發直的反應,笑著解釋道。
  
  迪斯馬斯克也順口接道:「當然,房間也是日式風格……叫做和室吧?雖然沒有柔軟的床墊,在充滿草香的塌塌米上鋪上簡單的一襲棉被,也很有風味吧!」
  
  「原來如此,真不錯耶……喂、撒卡,有沒有開始感受到當新郎的興奮感了啊?」結果是米羅先一臉興奮的應了聲。
  
  「…………你們……把心力花在這種地方就算了……不顧我的心情一個個擅自在那裡興高采烈的……也可以算了……可是……」撒卡好不容易從視覺衝擊中回過神來,下一個反應卻是滿臉冷汗的指著身穿白無垢、端坐到佈景正中央的人影:「你們……你們!竟然讓穆做這種事……希歐大人一定會殺人的啊!不想活也不該用這種方式找死的吧──!」
  
  聽見撒卡這番沉痛的吶喊,坐在佈景正中央的穆輕輕一笑,被脂粉妝點得更加嬌媚的臉蛋與高雅的舉止相和,簡直讓穆就像從傳說裡直接現身的高貴公主一樣。
  
  「放心吧,希歐大人已經許可了。所以……這是正式的『工作』沒有錯喔,撒卡。」像平常一樣恭謙有禮的口吻和聲音,這才第一次讓撒卡產生了眼前那個人是穆的實感。
  
  不過,穆這番話對撒卡而言,還是一點真實性都沒有。
  
  「……怎、怎麼可能?那個希歐大人──」
  
  「沒有錯喔。那個希歐大人,答應接下拍攝我跟你的成人影片的工作了。所以請快點過來佈景裡面,準備開始吧,不要讓一起拍攝的大家為難啊。」
  
  「什、什麼……所以就說了、怎麼可……」
  
  撒卡還沒說完,阿布羅狄等人也幫著艾奧里亞和米羅,五個人一面應和著「是啊。」「就是這樣。」等內容的同時,七手八腳的把撒卡推上了和室的佈景。
  
  「別這麼不甘願嘛,這樣拍起來不好看喔,撒卡。」
  
  「……你、難道你就願意這樣……在…在大家面前……做那種事……還、還要…被拍攝起來,然後……」
  
  穆像是在安撫撒卡一樣,溫柔的出聲轉移話題:「……將一切獻給你的純潔新娘……阿布羅狄說是這樣的風格,不覺得很棒嗎?」
  
  「那、那種事……」撒卡頓時不知道該如何表達他的心情。
  
  卡妙的聲音似乎很很遙遠的方向傳來:「好,可以開始了!穆,好了嗎?」
  
  「是的,麻煩你們了。」穆稍微低下頭,讓寬大的頭巾稍微掩蓋住雙眼的上端,看起來相當嬌羞的動作和恰到好處的燈光,讓穆此時的模樣看起來,確實是多了一份奇妙的魅惑感。
  
  「好,開拍!」
  
  結果完全沒過問撒卡的意見,卡妙就擅自下了開拍的命令,機械轉動的聲音令撒卡的神經也變得緊繃了起來。
  
  「……那個、穆……」猶豫了好一會兒,撒卡終於硬著頭皮、緩慢的走近穆的身旁。
  
  「是的,夫君大人……」嘆息一般地、穆帶著磁性的低語,悠悠地從抹得豔紅的嘴唇傾吐而出。
  
  「……」撒卡努力的忍耐下腹傳來的強烈衝動,顫抖著雙手,小心翼翼地捧起穆因為化了妝而比平常更加嬌嫩的臉蛋,輕盈地將自己的臉龐靠近了幾分:「你……」
  
  「請、請您……溫柔一點……」在撒卡的直視中,穆幾乎立刻別開視線,完美而徹底的演繹著一名嬌滴滴的新嫁娘。
  
  「……」撒卡努力的深呼吸,盡可能地維持住理性,然後……
  
  「……別鬧了……你不是穆吧?不管再怎麼說,希歐大人都不可能同意這種事,這不用想都知道!還有不要用穆的聲音說那種話……什麼『夫君大人』……害我差點不看氣氛的笑出來……」
  
  撒卡滿臉無奈的低喊著,同時以雙手捏住『穆』的臉頰兩側,毫不憐惜的用力拉扯著。
  
  「好痛痛痛……快放手、放開我,竟然敢對我做這種事,你這無禮之徒──」
  
  『穆』慌亂的擺動著手腳,毫無顧忌的弄亂了一身繁複整潔的禮服,試著從撒卡的攻擊(?)中掙脫;而艾奧里亞和米羅見狀,也立既衝上佈景,試著幫忙拉開難得真的有點動怒的撒卡。
  
  「被、被發現了……」「果然,不愧是撒卡。」
  
  此起彼落的低喃打破了機器開始運轉後的沉寂,瞬間瀰漫了整個會議室。
  
  而雖然真的有點生氣的撒卡,其實還是只有捏對方的臉頰而己,見現場氣氛大概已經不會再逼迫他繼續下去,也很快的鬆手。
  
  「……竟然把幻覺能力用在這種地方……沙加,你的思慮什麼時候變得如此破綻百出?」撒卡一臉無奈,對著在拉扯中因為那身沉動的華服、而整個人跌坐在地撫摸自己臉頰的『穆』細聲的碎念著。
  
  「嘖……」沒想到竟然連真實身份都被察覺,『穆』一臉不滿的徹去加諸在自己身上、用來製造幻覺蒙騙他人視線的小宇宙,現出他真正的長相……如撒卡所言,他正是處女座的沙加。
  
  不過也僅有長相外貌是幻覺,妝容和衣物則完全是阿布羅狄等人的傑作,略施脂粉的妝容,也還是讓沙加那張已經過度清秀的臉蛋,看起來更加美麗嬌豔……只可惜,臉看起來是很漂亮,但那雙半睜的藍眸裡逸出的不滿,依舊具有相當的力道。
  
  「所以、」阿爾德巴朗放下手上的攝影機,和艾奧里亞一起拉開一道長長的布條,上頭斗大的寫著『整人大成功』的字樣。
  
  「驚喜!」除了沙加和撒卡以外,在場的所有人一同歡樂的高聲呼喊著。
  
  「……整人節目、是吧……」撒卡垂下雙肩,無力的看著佈景外拼命朝著他苦笑的卡妙:「還在錄嗎?差不多可以結束了吧?」
  
  「……嗯……就是這樣。好,錄到這裡就可以了。」卡妙一面指示著修羅關閉所有隱藏的攝影機。
  
  「……」撒卡努力的忍住嘆氣的衝動,朝著半倒臥在和室地板上的沙加伸出手:「你也是受害者吧?下次謹慎一點,別做這種無謂的事……」
  
  「並非無謂,撒卡!」沙加沉吟了一會,沒有抓住撒卡的手,反倒是一臉不甘願的抬起頭:「我原本可是認真的以為,這次一定可以完美地騙過你!撒卡,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我的演技應該很完美才對……」
  
  「……」看沙加像小孩子賭氣一樣的表情,撒卡也不禁莞爾一笑:「別的先不說,希歐教皇這麼愛護穆,怎麼可能答應讓穆在眾目睽睽之下跟我……咳、總之,挑這種從根本上就不可能發生的狀況來『演』,別說是我了,本來就不可能騙過任何人的吧?」
  
  在撒卡溫聲的提醒中,沙加雖然有些認栽,但還是滿臉不甘願的扶著撒卡的手,先讓自己站起來。
  
  「而且穆不可能答應這種事,這一點就算先放在一邊不說,他也不會說什麼『不要讓大家為難』,穆的話、不管做什麼事,都會帶著一種獨自擔下所有麻煩的決心……而且就算是演戲,穆也不會那麼容易露出害羞的樣子、或是輕易的別開視線……」
  
  無心脫口而出的滔滔不絕還沒說完,撒卡就發現沙加和整個會議室裡的所有人,都一起睜著一雙大眼,滿懷期待的看著他……
  
  「咳、那個……總之……」雖然不是很懂大家眼神的意思,撒卡還是不由自主的害羞了起來,於是趕忙在一陣輕咳中尷尬的轉移話題:「既、既然錄完你們想要的節目了……那麼……應該沒我的事了吧?我先走了……」
  
  實際上也真的沒有理由再捥留撒卡,眾人也就這樣放任撒卡以逃跑般的姿態離開會議室。
  
  「……」
  
  「……你們覺得,撒卡真的完全沒被騙到嗎?」
  
  「好像、在沙加開口說話之前……稍微……」
  
  「…………別再說了……」
  
  「是啊,別再說了……否則再討論下去……結論恐怕會非常地……」
  
  「驚人,是嗎?」
  
  在撒卡離開後,會議室裡小聲的討論很快地被阻止,並瞬間瀰漫著一股開錯玩笑的尷尬氣氛。
  
  
  
  
  
  而正牌的穆本人,雖然事前就有獲得大概的報備,但卻是在事發後的幾天,才從錄製完成的影片及沙加的轉述中,得知整件事的詳細經過。
  
  「……那個……沙加,我不是很想這麼說,但是……」
  
  穆有點為難的看著一臉不服氣的沙加,很明顯對於這件事,抱持著因為撒卡沒受騙、而覺得不甘心以外的想法。
  
  「那個……如果……當然,我說的也只是假設……如果撒卡不疑有他、並且照那個樣子繼續下去的話……沙加你……沒關係嗎?」
  
  「?」
  
  但穆表達得太過迂迴的顧慮,只讓沙加明白的給出了一臉的疑惑。
  
  「……那個……如果繼續下去的話……沙加,讓撒卡對你……做那種事……啊啊、不會來真的吧?雖然最後一定會阻止……不過,多少還是會被撒卡……唔、佔點便宜、吧?那種樣子、沙加你……真的沒關係嗎?」
  
  「……」
  
  「……」
  
  隨著沙加瞬間瞪大了原本緊閉的雙眼,臉頰漸漸泛出明顯的紅暈,穆也在滿頭冷汗中,逐漸露出『糟了』的表情。
  
  「你為什麼不早點阻止我啊──穆──!」沙加一面高聲慘叫著,一邊聚集起強大的小宇宙。
  
  「對、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竟然是這種程度的事……沙加、你要做什麼?」
  
  很快察覺到沙加聚起的小宇宙非比尋常,穆驚訝的喊住沙加。
  
  「我、我這就……由我沙加親自動手,我要讓撒卡當時的記憶完完全全的消失──!」
  
  「等、等一下等一下快住手!你就這樣子突然攻擊撒卡的話、會消失的是撒卡的生命啊──」
  
  「那、那樣的話,再由我去另一個世界把撒卡帶回來,總之、一定要讓他失去那段記憶才行!天魔降伏──!」
  
  「住手啊──」
  
  穆終於在逼不得己的情況下,難得主動地拽住沙加的手臂,讓擊發出去的天魔降伏稍微偏離了原本瞄準的目標,才讓幾乎完全不知情的撒卡驚險的撿回一條命。
  
  而在這之後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沙加對穆的依賴度呈直線上升,對撒卡則像是在厭惡度的方面、突然以倍數的方式成長了一樣,不給好臉色、完全不理不睬不說,甚至偶爾還會明顯的躲著撒卡;可惜完全搞不懂怎麼回事的撒卡,在穆也完全不想插手調解的狀況下,最後也只是放任著沙加不明不白的繼續鬧脾氣、並持續了好一段時日。
  
  
  
  * * *  本篇完  * * *



耶嘿~好久沒來貼文溜~\\.3./
(謎:裝什麼可愛!!!
這次是難得(?)一篇完的短篇……
拿來惡搞用的腐梗跟糟糕梗的程度……貼過來應該沒問題吧?! 欸……沒問題吧?!
好吧總之作者我(?)棄療很久了,就這樣~ (欸?!




板務人員:

768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