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86

小說:血腥遊戲(第十八章:絆&遊戲)

樓主 日希 shadowhearts
龜龜版權不歸我,這只是同人小說。
==============

三個禮拜後,拉斐爾又和李奧玩起了"兵抓賊"。
在屋頂街道間跳躍,在月落牽下前進著…。

雨散雲盡,星星浮現在夜空之上。風雨後…地面是滑的,屋頂也不例外。
站在水塔的一角,拉斐爾拿出他的龜龜手機,望著上邊閃動的白點…
「…很好,未移動。」

前往市中心約用了五分鐘;為了避開人群的眼光,雷斧另花了半小時爬上國立圖書館頂端。踏上屋頂的瞬間,雷斧激烈地靠著強喘息著。屋頂對面的角落,有個熟悉地影子。
似乎在素描?…李奧靜靜地坐著,任他藍色的眼帶在空中舞動著。 慢慢地,雷斧走進他,順理成章地盤腿坐下。

沒有停下看他,李奧繼續畫著。「你怎知我在這?」

「告訴你?想得美~~」
「你真是越來越討人厭。」

「若我說了 …你還會讓我跟嗎?」
李奧放下鉛筆,轉過去看著邪笑的雷「不會」

「你的手機啦」雷伸了個大大的懶腰,「那東西可附著自動發信系統呢。」
攤出自己的手機,雷斧指著螢幕上的那著白點。「跟著這一閃一閃的小白點即可~」

「少開玩笑了...」李奧皺眉地說「我那支早毀在遊戲裡…」
「嘿嘿嘿?那"那"是什麼?」雷斧指著李奧腰帶間卡著的那個小龜殼。「多在你回來就給了你新的,忘了嗎?」

「但是...」有點不滿地,李奧抱怨著。誠實說,他根本不記得他曾認領過任何新手機,更不用說去用它了。 不過多那太羅竟然再那麼短的時間就生產出另一隻,真不愧大家眼中的科學狂人。但顯然地,這幾個禮拜他根本沒注意這東西的存在, 是因為這東西小,還是李奧根本不去注意他? 「我應該記得,我回家後睡了以小時,之後有一段時間昏昏沉沉的...」新手機,是那時候拿到的吧。

「其他的你全忘了?不會吧~」雷斧一臉懷疑的望著他。「我為難你了?」
李奧又將注意力轉回他的素描上,灰黑色的紙上浮著幾清晰的線條。

「你沒有」他的聲音頓時變得很小,很柔:「也許我渴望被找到。」
但聽到這句後,雷斧放棄了;本想好好戲弄一下這位憂鬱的大哥,看來要等下次了。好不容易,在這風風雨雨的幾個月後,李奧為自己爭取到短暫的休息。

將手伸進自己的腰帶,他抽出一張卡。「明信片….」邊說, 李奧將它丟給雷,「佛力克寄到艾波那裡了。」

拉斐爾翻過明信面,他首先看著上面映著的拉斯維加斯風景圖,然後再看看佛力克的手信;字跡仍草的難以辨認。

-"放假中~當公務人員的也挺爽的。坤頭髮留長了,姿色不輸艾薇兒。上次工作的報酬一半繳回給政府去,真他媽的。期待再見。 P.S. 啊,俺電話響,再聊啦。"

「這什麼跟什麼啊….」拉斐爾被弄得莫名奇妙。

「佛力克現在做什麼?」
「殺手」,李奧隨口說著,依然平靜地低頭畫圖;見此,雷不經悲嘆了一口氣。

「但目標只限黑幫。」

「很好,真像位酒娘闖賭場…」看著李奧的背景,他繼續發表他的不滿:「不但弄得自己傷痕累累,」他強調:「還”碎”了心」拉斐爾說得一臉不爽。

「聽著,至少他們現在是站在白色這一邊,對吧?」李奧平靜地反駁著。「幾天之後,街上至少會少了個拿槍亂發的傢伙。…幫社會除害不是挺好嗎?」

拉斐爾舉手投降,他不想為這種莫名的話題開火;自己一但氣起來,今晚又不用回了。看著李奧畫圖的背影,拉斐爾不自覺嘆起氣來。「你在做什麼?」

「重新學畫光….」說著,兩人往曼哈頓廣場上的六角白柱上望去。被各種各樣的夜燈所照射,白柱連接著天地,筆直地矗立著。「我看不到許多過去看得見的東西…但這個我看得見。」

雷斧看著他著鉛筆由淺到深,最後慢慢勾畫出物體的影子;看著他運用線條與模糊法刻畫影子….李奧的繪圖法,今日終於拜見到了。
「畫水也是這樣畵嗎? 有點難啊~」

雷感興趣的態度倒是嚇著了李奧。「你….喜歡嗎?」有點不好意思的摳摳臉頰,李奧笑著:「上次畫水是因為看你和麥可在客廳互潑;我想描的還ok吧….」

「哪天你太自滿的話,我可以好好“打擊”你一頓 」雷斧說:「當然,我會適當地拉回你,我可不想你又莫名奇妙地失蹤。」

李奧有點生氣的瞪著他:「別說了。」
「你最近很少參加集訓,」雷說著,這次他可是異常地嚴肅。「我知道你有好好練劍,可那樣只會提昇你速度而已。你需要個搭檔來鍛鍊你的力量。」

「不管我多麼努力鍊,我大概也找不回從前的實力吧。」
「我了解,可是你還是要試啊」雷嘻嘻作笑「你不想練也可以,那我就正式將你登記在多尼的搬運助手行列。」


李奧聽到頓時全身多打囉嗦;要一個人搬那種幾噸重的研究器材,他不先死在半途才怪... 「好!好!我做就是了!」
雷笑了。這種戲弄別人也算領導者的工作之一吧。


「你待會回家嗎?我開始厭惡跟在你屁股後跑。我也會擔心…你不是完人的。啊,我沒有挖苦你的意思!別誤會…」

「歡迎加入”領導狂”俱樂部」不等他解釋,李奧便冷冷的諷刺道:「你是副會長了。」
「李奧...」

「再等我一下啦」他說,「我得先把它畫下來,以備後用。」
想了一會後,雷斧點點頭。「我看見”你的”壁畫了。」

聽到這,李奧停了一下,但馬上又畫了起來:「那又怎樣?」

「我不懂藝術,可是我覺得畵得很好;就第一次來說。」
「那不是我第一次畫」忍笑地,李奧搖搖頭:「我不知道在紐約中亂塗了多少,只是我沒和你們說。」

「你?!」聽到好好公民的李奧竟然是街頭"噴畫族"一的份子,雷斧差點嚇到下顎落地。

「下次我帶你去看吧,如果他們還在的話。」宛如作弄般,李奧望著雷不斷變化的反應, 「我第一次畫的不好看,但我很喜歡˙˙˙喜歡過之後畫的所有龍。」
「龍?」
「嗯,以前看不見的時候很難畫,但習慣了以後就比較容易畫了。」

向後一靠,拉斐爾倚在圖書館的空調機上。


李奧還活在那進退兩難的窘境中嗎?
告訴不告訴史林特只是個問題而起…李奧選擇的不是問問題,而是直接頂撞。 如果李奧是對的,那沒人會怪他。可是….萬一是錯的呢?這種要承受的傷害又會有多大?

當初幫艾波的古董店刊版畫龍時,李奧覺得沒怎樣。他當時也在逃避嗎?還是已經迷失了呢?在艾波門前那隻蜷起身軀的綠龍, 也充瞞了迷茫的神情---那也是當時李奧所發出的求救嗎?

「艾波有告訴你嗎?」
「告訴我?」李奧邊說,邊不斷在天空與素描間來回望著。「重要的事嗎?」
「呃,艾波他的鄰居很喜歡上次你送給她的玄武圖,他說希望能把那圖作為她刺青店的圖案之一。」

聞之,李奧頓住了。
「然後」雷斧繼續了,「如果可以的話,他有個朋友希望你幫他教會畫個聖女橡草圖;上次艾波給他看過你的畫後,他們就希望能請你畫。」 說著,雷頓時注意到李奧疑惑的表情,「艾波說介紹費會給你打點折。」

突然地李奧竊笑了起來。「也就是說我就不用在參加集體鍛鍊了… 告訴她,我非~~~常樂意接受。」

「咦!???等等!我可沒說…」
「我無法和客人正面交談,所以告訴艾波他必須充當仲介人的角色。」嘻笑著,李奧附註:「還有為我補給一些必要的畫具。」

「喂喂喂,這並不是說你不用參加鍛鍊啊…」
「我開玩笑的啦,我怎麼可能不參加呢。」看李奧那幅逗人地嬉笑,雷斧不經無話可說。「這不也很好嗎?我終於有自己掙錢的方式,可以不用在依賴艾波幫助。」

雷斧找不到話來反駁;對於這點,他不得不承認李奧是正確的。「...師父不會喜歡這主意的。」

「你不是”無所不怕”的領導二代嗎?你去和他說啊」嘻笑著,李奧將雷那邪惡微笑原封不動地還給他。

「喂,你才是那”元祖”不怕死的砲灰領導,你自己和他談!」
「呃…我只有再你需要我時才會出手。」

「很好,那我現在就需要你替我做一件事:不論你多忙,都要按時參加修行!」
「你知道嗎,你連我的一半都未到呢!你才需要鍛鍊。」
「一會我就練習”把你從屋頂上扔下去”」

李奧將鉛筆套進一個褐色的小袋子中,然後將袋繩繫在腰帶上。
「好了,暫時先畫到這兒吧。」
微之一笑,拉斐爾故意拿出隨手筆記。「給自己的筆記:威脅李奧可讓他乖乖聽話。」

「我會銘記在心…」李奧也在畫紙後面邊寫邊唸:「威脅雷斧的最佳方法是戲弄他….」
之後,兩人同時站了起來;李奧呢喃地伸了個大懶腰,然後慢慢朝拉斐爾在的角落走去。少少的瞬間,他倆只是呆在那裡看街上的人與車流動。和這些市民一樣,”他們”的存在,也是令紐約耀眼的原因之一。拉斐爾很清楚的認識到這點, 但是李奧似乎還有些許的籌措及猶豫。

「他們叫你來找我?」
「沒有。只是我頗擔心你的,畢竟半夜不回家不像你的作風。」 起身,拉斐爾迅速地滑到另一角,邪邪地盯著他的大哥。「回家吧。」

「等等」
看著自由女神下的海灣。碼頭的燈塔燃燒著燦爛的金光;那光比任何星星還要耀眼,在後方,黑暗已經開始從地平線上消失。拿下特殊眼帶,他看著那從地平線升起的橘色柔光…那光是他少數可以接受的。匆匆一瞥後,他又將眼帶繫上。

紐約的光越來越小,漸漸被接踵而出的日出染橘; 這魅力之都來說的價值,也只有在這光與闇、晝與夜的輪舞中顯露吧。

李奧將草稿一張張收好,綁緊。 在他心底,這些紙的分量有如刀鞘一般…鉛筆的地位似乎開始朝加靠近了;沒錯,它們都是"李奧納多"的一部分。

自畫像No.2畫的,應該是李奧自己吧;至於背景是家裡到道場,還是這裡...就不得而知了。

慢慢的,他有了自由...而這股"自由"制止他內心的狂氣、以及那沈睡的殺戮。未來是未知的...至少對現在的來說是... 不安仍舊會存在。
可是...

「李奧!我要丟下你了~~~!」
「丟下我?」說著,李奧縱身躍過另一條大道,俐落地落在拉斐爾前方...
「你做得到嗎?」

被李奧的邪笑挑性,雷斧拗拗手:「看到家的時候你還笑不笑得出....」

「 先走啦!」
「你作夢!」

接著,兩人同時跑了起來;看來,這又是另一次"誰是領導者"的遊戲吧....

看著雷斧的身影,他知道....不管發生什麼,他都有人再後面支持他˙˙˙那是一股心與心的 绊˙˙˙名叫"家人"和"朋友"的絆。

在這羈絆的牽引,他知道...

他不再迷失---



【血遊-全文終】



=============
作者廢言:

這故事打從我最初看新版忍者龜時, 就在我心中徘徊不去;經過一年半,我終於將他以文字形式表達出來~ 這對我真的是個很新的挑戰。我是個瘋狂龜迷,這些小龜英雄們的魅力讓我難以抗拒… 以一個科幻故事來說,TMNT是我目前見過最人性, 也最奇幻的。雖然新版卡通將龜龜們的負面刪去不少,可是他們的絆仍存在於每個角落;我覺得很欣慰的。

李奧納多一直是我很喜歡的角色,不論是新版還是原作,我很少感覺到他真的在笑;沒錯,他是個捨己為人的人,可是… 難道他就沒有自己想做的? 還是他只是在壓抑自我呢? 他的心是否一直有個看不見的傷口?探討李奧的內心是我寫血游的主旨, 我也不知道我最後了解了多少, 反正寫出來了(毆死), 各位大大認為是什麼就是什麼吧。非常感謝北美TMNT同盟的網友DT, 他幫我引出整個故事的大綱; 還有幫我修文的忽略我和瘋葉/萊恩。就一次而言,寫這那麼長真是要命啊(慘叫)b能看到結尾,我真是太感動了(←這個活該的作者)身為大一生的我能在邁入地獄大二前寫完這篇,也算了樁心事吧。 最後,給所有支持血遊並看到最後的讀者們:
“感謝你們半年以來的支持及建議,我學到很多。”                    ──── 日希, 2005, Feb 

PS. 遊戲場景和怪物名稱來自SEGA所創的PSO(夢幻之星網路版) 玩過的人不知道有沒有發現呢?|||b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