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86

小說:血腥遊戲(第十七章:家的旋律)

樓主 日希 shadowhearts
龜龜版權不歸我,這只是同人小說。
==============
躺在自己床上、李奧聆聽著水在鐵皮中流淌…
那聲音迴響著,圍繞四周。

麥可從小就抱怨那聲音老讓他半夜衝廁所;即使如此,那聲音仍令人平靜。那聲音有點像遠處惡魔在覓食般;當然,漏水時除外。

打從被拖回後,他就一直沒離開過家。不是因為他非常想離,身體的傷口也沒有完全復原;雖不至於痛,卻也讓李奧無時無刻頭痛不已。有時,他會去幫多跑跑腿或到倉庫搬一些輕小的研究用品。基本上,他知所以不想離,是怕自己一上地面就忘了回來。自從”重量”消失後,李奧試著讓內心的傷自我癒合。

他開始習慣逃避。可現在,他也習慣脫離逃避。在遊戲裡,和麥可或對講機中的多尼談話時,他發現自己一直想丟掉的重量其實並不存在,或者該說已經消失?他不知道。

旁邊有個微型收音機,李奧將他調到很小聲,因此除了他以外沒人能聽到。多那太羅在垃圾場找到不少毀壞的機子;將其修好後,多給了他兄弟們每人一個。不可思議,在下水道中竟然也能收得到廣播電台,大概是多研究室內那個諜報天線的關係吧。一首首的老歌靜靜在黑暗中唱。當他聽到”我會回到屬於我的家”時,李奧笑了。

但家是什麼?沒有重量後,他對家人來說又是什麼呢?家裡有個天才,有個孩子王,還有個憤世嫉俗的狂人兄弟….即使那傢伙已經變成了頗成熟的代領導。那他會知道答案吧?李奧對他們來說,哪個才是真正的他呢?───是哥哥、還是殺手?

關到收音機,他坐了起來。雖有睡,李奧仍倍感疲憊。

半夜的下水道格外的暗…大家都還在睡夢之中。艾波目前佔用著麥可房間,留著這可憐的孩子和凱西在客廳沙發上睡。除了少少鼾聲,家裡很靜…大家都安然無恙;仍擁有彼此。小嘆了一口氣後,李奧閉上眼睛。

打了自己一巴掌後,他最終確認自己身處現實。

他開始無聊地亂晃起來,首先,他來到麥可的房間。沒開燈,艾波靜靜的睡在麥可的高床上。不像麥可,艾波文靜的睡著;這亂糟糟的房間真難為艾波了。李奧也和麥可抱怨過,可是他最後選擇放棄;也許那就是麥可整理東西的方式也不一定。 如果在黑暗中眼不見為淨;事實,從六歲起麥可就沒改變過。與其要一個個翻櫃子,在散落一地的雜物中找不是比較快嗎?雖然不整齊,不過找東西卻格外簡單。

多那太羅在隔壁的房間裡…一樣,死睡床上。後方的水族箱折射著電腦發出藍色微光, 旁邊似乎多了些新的電腦零件…多從史塔克曼的研究是那裡拿回來的吧。沒親眼見史塔克曼死,李奧著實有些懷疑。多那太羅會判斷,他會判斷生與死的區別…我不該懷疑。

拉斐爾不在他的房間裡, 真讓人意外。

慢慢地,他走下樓去,望著史林特師父的門…自從他回來後, 兩人從未說過一句話…而現在, 他也不認為這樣吵醒他是對的。 輕輕的走過門,他瞥了下沙發上的麥可和凱西;兩人豪邁的睡姿著實特別; 也許我該趁機畫下來? 畢竟, 這特殊的睡姿堪稱世上十大奇觀之一───吊著睡的人。 但是,他覺得內心有點過不去,因此在瞥了那兩人一眼後便離開了。

太疲倦睡不著,過於焦慮使他無法躺下。他走道那座小小的橋上,倚在扶手上看水靜靜流著。有人會在半夜中做橋碑嗎?反著光的水流有如刀鋒般穿梭著。沒有人吧,他好像畫過水...就在不久之前;李奧努力地回想著。

「你就無法好好睡嗎?」從道場出來,拉斐爾低沉地說著,單手轉玩著他的十手。「起來確認大家的”平安”嗎?疑心病還是那麼重。」

李奧笑著,看著雷漸漸走進,他跳上橋的扶手坐下。倚著李奧一旁的扶手,雷朝李奧的視線望去…陪他一起看水。

「老習慣, 難改…。」李奧說著,任波光投照在兩人身上。
「...那就別改了」雷斧的聲音依然那麼沉;但這沉也許是他另一種給予安慰的表現吧。低著頭,他小吐一口氣「你比我清楚怎樣管好大家…一直以來都是。」

「代理首領感覺如何?」李奧問:「好玩嗎?」
「比想像要重很多」雷斧說,「這些也只是你回來前我代理的…等你準備好後,我會全還給你。這樣我又可以在後方指責你的自以為是。」偷偷笑了一下,他望著他哥。「我看過你的素描了。我以前真那麼霸道嗎?」

「非常」
「現在呢?」
「一樣。」看到雷斧喪氣的樣子,李奧不經大笑起來。「都十五年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你不可能一夕間改變的。」

雷斧哼了一下,隨之將臉轉過去;這是他不好意思的表現。「你又知道…」
「我當然知道,麥可也知道」李奧說,「就像把我自己關在房間時一樣…責任感依舊壓著我;不過冥想後就好一點了。」
「有效嗎? 冥想…」

「一點點」 李奧又朝水流中望去:「那重量一直沒離開過我, 他是我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 有時候會令我很想逃,不過現在不會了。」
「為何不逃?」

李奧有點猶豫:「呃...因為我不確定我會回來;也許幾天,幾星期。在我確定我會回家的日期前我不打算離。」

「切」邪笑著,雷用手肘用力往李奧肩膀一捶「至少你肯對我誠實。」
就這樣,兩人靜靜地望著水。

突然,李奧把手掌貼在雷的後頭部…然後用力向前推!雷斧還來不及反應去抓欄杆,就這樣冷不防地頭潮水面栽進去。看拉斐爾大叫、栽下去、消失在水中後,李奧納多呆然了好一陣子。雷斧衝出水面,在這冰冷的水中打顫,邊淘淘不絕地咒罵著李奧納多時,李奧不經為雷斧狼狽的糗樣笑了起來。

收手交叉著,李奧靠在扶手上,府視著他狼狽的弟弟說:「你知道嗎?我很早就想這樣做了。」

「很好!你有種,李奧納多!!!」拉斐爾用力地朝他潑水,可是李奧立刻向後跳,水打在橋上後後反濺在他臉上。

見狀,李奧更是停不住自己;但這種大笑並不瘋,不失控。儘管拉斐爾爬起來,將池裡的泥濘丟再李奧臉上時,李奧仍笑著捉弄他。

之後,李奧整夜陪拉斐爾練拳,拉斐爾大概沒意識到李奧在幫他復建吧;以他的直線腦袋,大概想不到吧。

*   *   *

翌日早晨,李奧在自己的書桌旁整理著。他之前摔碎的相本已被好好修復地擺在桌腳,他看了看,他的東西似乎沒被動過…連那裝有青酸鉀的小瓶也是。 這難道是家人給他信賴的標誌?尊敬的標誌?或者他們打從心底相信李奧不會傷人? 無法專心想,李奧因此拿張新畫紙又畫起來。他莫名地擔心起來--雷斧會不會失去他諷刺人的能力呢?

木杖碰地的聲音響了起來…他不由自主地往門外看。頓時,他呆住了。
單手放在拐杖上,史林特倚在門口,溫柔地注視著他…「我可以進來嗎?」

剎那間,李奧發不出聲…不是因為史林特請求他的許可, 而是自己太久…沒和他說話了。有點不知所措;李奧一直已來都是背對門畫的,因此有人一靠近,它可以很快地將素描藏起來…但現在, 他不知自己該不該繼續這習慣。「當然可以,師父。」

他站起來,可是馬上被示意坐下;史林特走進他,在他面前跪坐下去;習慣性地,李奧也嚴肅地正坐起來。這是李奧另一個難以改掉的習慣,兩人都知道;儘管周遭再怎麼變,某些東西卻永遠不會變。

「你看得清楚嗎?」史林特問著,看著李奧納多所繫著的特殊眼帶。
「可以,師父;只要不是太強的光。」

史林特點點頭,頓時他注意到李奧後方桌上的新成品,可他沒去看。「多那太羅說他和你談過我對其他人說的話吧?」

「是的師父,我很感謝。」
「不,你不該感謝...」史林特搖搖他的手:「你該生氣、憤怒啊。…我讓你過度壓抑了」
「你…不知道啊--」
「沒錯…」史林特說,帶著隱隱的怒氣。「吾為汝師,但是更重要的…吾為汝父啊」他輕輕地摸著李奧的臉, 「我早該發現…」

「你不能…」李奧意正嚴詞的說;「我藏的太好了。」此時,李奧終於發現;他所憎恨的,不是史林特,重量,或長子的責任…而是他自己。「我藏了十五年,都很專業了;你們根本不可能發現...」

他頓住了,但這些話依舊在他腦中迴盪著;…我藏得太好了。
好一陣子,兩人都沒有說話。頓時,史林特深吸了口氣,然後抬頭。「多那太羅告訴我…說你問他我是否恨你,…是否失望對你失望…」

李奧半笑著:「他很快糾正了我的看法」
「可無論如何,我希望你能聽我親口對你說」單手輕放在李奧肩上,史林特悲笑著:「我不恨你...我怎會恨我愛的孩子呢? "我不憎惡你。 經過這次後, 我並不怕你,但我怕你自我畏懼。 你忍受痛苦…為保護兄弟,為讓他們能保住自己; 有這樣的兒子,我非常自豪。」

現在,李奧反到慶幸自己帶著多的特殊眼帶… 即使他想, 他也不願在師父面前流淚。即使是現在也不能吧…

過了一會,他終於發出小小的聲音:
「謝謝你」
…爸爸。

*    *    *

幾分後,史林特離開了房間,讓李奧繼續坐在半黑暗的房間裡。重量…;那造成誤解與傷害的”重量”,已全消失了;帶著李奧心中的自責。難以相信,可是,李奧覺得那重量不會再回到他身上。頓時,他覺得自己被一股溫馨的”暖流”所包圍。有點像他戰鬥中的時候,當重力消失,空氣散去一樣…他頓時暈眩起來。

李奧從未靠告訴過任何人…從未真正面對自己的需求與渴望。

如果該譴責大家利用李奧,那李奧也該好好譴責一番…竟然乖乖的被人用。刀不再乎他傷了誰,不在乎誰握著他;李奧不是一把刀,他…在乎。一股衝動讓他將素描又翻了出來。自由女神、多那太羅、曼哈頓、麥可安捷羅、拉斐爾、史林特….還有,自畫像-那兩把狂亂的武士刀; 李奧將那張抽出、打算撕碎,可是他放棄了這念頭。

他愛他的家, 並且為自己可以保護他們而自豪… 是的, 沒什麼可恥的。他錯了…他錯看、虧待了他自己。

翻過那張素描,他用鉛筆輕輕在上面寫下01…..02一定會不同的。

「喲~~~李奧!」拉斐爾在樓下叫著。「在麥可吃完前下來!只靠一隻手我關不掉他!」雷斧身後,艾波拿著剛烤好的巧克力餅乾分給大家。不用說,麥可立刻抓起一大把往嘴裡塞。

「艾波!你怎能讓麥可吃了我和雷斧那份!」凱西生氣的吼著:「雷斧!讓我們教教他什麼叫"適可而止”!!」之後傳來麥可鬧著兩人跑,還夾雜著雷斧和凱西的咒罵聲。

李奧將他的素描本收好,「馬上來」他笑著,邊把箱子放回桌下。

未來兩日,他決定在去拜訪艾波,問問看有沒有新畫具進來。現在,他決定將一切放下。

起身,他堅定的望著房間四周;他不想拿下那些武器裝飾,牆上還有很多空間可以給他用。走到門口,他頓時看到下方偷吃餅乾而被戊敲腦袋的麥可。

「Ouch!」麥可痛的大叫起來。「多!很痛啊~~~」
「喂,我也會生氣的!麥可」

李奧看著三人打鬧…又看了自己的房間一眼;
他決定將房間的燈關上… 

不久後,客廳中多了李奧的聲音。

=============
終章接續^^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